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254 比较顽固求订

254 比较顽固求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费伦亮证道:“警察!”

    谢冬杰心头一突,略微结巴道:“有、有事吗?”

    费伦哂道:“有没有事,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

    谢冬杰刚才只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此时已经镇定下来,道:“阿sir,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是吗?看来我需要给你点提示了。”费伦讥诮道,“上周末,钱志森的寝室。”

    谢冬杰脸色微变,却仍嘴硬道:“谁是钱志森?我根本不认识。阿sir,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认识?那和你一起干炮的邓楠你总不会忘吧?”费伦屑笑道,“再不然韦闻山你该认得吧?他们俩都在警局等着你呢!”

    谢冬杰终于勃然色变。

    “说说吧!”费伦淡淡道,“我可以不拷你回去,但你得把知道的事都抖落明白了。”说着,还掏出手机摁下了录音键。

    “阿sir,我没碰毒.品,吸毒的是他们。”谢冬杰装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但说出的事情仅只冰山一角。

    费伦自然明白谢冬杰打的什么主意,步步紧逼道:“没问你吸毒的事,我只是想了解宗欣桐几个女生是怎么回事?”

    谢冬杰微愕,眼底闪过一丝惊惧,憨声道:“我们没什么的,只是男女生之间闹着玩罢了。”

    “闹着玩?几个大男生骑一个男生也是闹着玩?”费伦讥笑道,“我听说还啪啪作响呢!”

    谢冬杰脸色变得有些难堪起来,仍诡辩道:“阿sir,大家都是成年人,一男多女还是一女多男,只要你情我愿,警察好像管不到这些吧?”

    “我可没想管你们的破事儿!”费伦哂道,“不过你们男女混战之后,钱志森收了钱,我就不能不过问了。”

    “没、没这回事!”谢冬杰心头一惊,说话也开始磕绊起来。

    “那要不要我把钱志森带来当场对质啊?”费伦冷笑道,“还是我直接把你拷回局里再对质?”

    谢冬杰顿时哑口无言。

    费伦穷追猛打道:“再说了,你吸没吸毒,这事儿还有待调查,说不定毒.品都是你提供的呢!”

    谢冬杰闻言脸色剧变,眼底闪过的恐慌之色被费伦成功地捕捉到了。

    本来后半截话只是费伦随口一说,没想到谢冬杰的反应这么大,这让他直觉有问题:“不会那些古柯碱真是你提供的吧?”

    “没,怎么会?”谢冬杰连摇双手,矢口否认。

    费伦却趁机一个箭步跨到谢冬杰身边,擒住他的手腕,咔嚓一声给他上了铐子,道:“不管有没有,照你刚才所说,钱志森寝室的party你参加过总是没错的,所以我需要带你回警局协助调查。”

    谢冬杰被费伦的突袭搞懵了,并未作出过激反抗,反倒在众目睽睽之下,乖乖被押出了实验室。

    孰料,费伦刚把谢冬杰押到了闵文野倒毙的餐厅附近就又碰上了徐一安。

    徐一安瞟了眼谢冬杰双手上盖着衣服,不豫道:“费sir,你们警方这两天已经带走了不少学生,老这样乱抓人不是个办法吧?”

    费伦哂笑道:“徐校长,警方办案自有一套,拿人也有拿人的规矩,你乱指挥恐怕不妥吧?”说着,他还扫视了一下周围远远围观的港大学生。

    徐一安闻言,脸色更加阴沉,道:“看来费sir是没把我的话听入耳喽?”

    “徐校长,听没听入耳没有关系!”费伦屑笑着摇头道,“我只知道你再这么挡着路,恐怕我不得不告你妨碍公务了。”

    徐一安闻言,差点没当场发作,但见费伦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仿佛在等着他犯错一般,终好歹忍住气,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费伦目送徐一安离开,谑笑两声,押着谢冬杰上了支援而来的冲锋车。

    将谢冬杰弄进冲锋车的隔间锁好,费伦又吩咐车旁驻守的同事帮忙照看,这才转进了餐厅,径直来到了正在勘验闵文野尸体的曾曼身旁。

    “doctor曾,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曾曼头也不回道:“男死者暴毙的情况跟那天那个女生的死状极为相似,看来我回去后的第一件事不是验尸,而是检测一下死者的血液。”

    “聪明!”费伦赞了一句,“如果血液报告出来,请第一时间传真给我。”

    听到这话,曾曼倏然回头瞪向费伦,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什么了?”

    费伦摇手指道:“我知道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尸体不会说谎,你检验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一个钟头后,现场问询和搜证的工作基本完成,费伦等人跟大队回了总区总部。

    不过经过之前在学生实验室的交锋,费伦认定谢冬杰是个顽固份子,所以打算晾他一晾,一到重案组就命人把他塞进了电梯房。

    “喔,好臭!什么怪味?”谢冬杰一进房间就忍不住捏紧了鼻子。

    负责押送他的李立东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角里那马桶没刷干净,加上有些嫌犯不太自爱,吃完了盒饭偏不把饭盒塞出门口,在这房里搁上几天后自然就有股馊味。这馊味混合屎尿味,自然……嘿嘿!”说完,对谢冬杰难看异常的脸色视而不见,嘭一声关上门,径直离开了。

    瞬间,整个房间极具安静下来,只有天花顶上的通风机在嗡嗡作响。

    谢冬杰无语之余,试着打开塞饭盒的门洞看了看,发现外面还有一层铁皮门把洞口罩得严严实实,微光不透。马桶后面的墙洞也是如此,至于墙洞后面通到哪儿,他就不知道了。

    殊不知,马桶后的墙洞通到这一层男卫生间最靠里的一个厕格,不过眼下这个厕格已经被费伦命人加装了铁笼,除了清洁大婶要清洗马桶时才偶尔由专人打开之外,其余时间都是上锁的。

    值得一提的是,电梯房南墙上还有道密不透风的防盗门直通隔壁的电梯审讯房,平时都是反锁的,锁芯是费伦亲自设计的,从电梯房根本打不开。

    说白了,电梯房完全就是一个从生理到心理都会对人形成严密禁锢的囚笼。

    费伦刚进办公室,戴岩就凑过来道:“费sir,那些个party男生有俩已经关够了48小时,有律师来保释,咱们要不要放人?”

    “放人?笑话!”费伦冷哂道,“除了我最后抓回来这个谢冬杰之外,剩下那些个男生或多或少都有吸毒,还聚众乱搞,最重要的是,钱志森收了不少钱,而其他几个人都有转介别的男生加入party,这算不算拉皮条?”

    “那落案告他们?”戴岩探问道。

    “先别忙!咱们手上的证供还不太充分,告什么告?”费伦摆手道,“不过钱志森等男生都吸毒,咱们可以把他们送去强制戒毒嘛!当然,联络戒毒所那边需要一些时间,所以我们有理由把他们扣在警局继续讯问嘛!”

    戴岩瞬间懂了,道:“我这就去回了律师,同时向戒毒所那边发函,问问他们下一期能不能安排钱志森等人去戒毒。”

    听到戴岩说“下一期”,而不是“这一期中途加入”,费伦就知戴岩完全领会了他的用意,颔首道:“ok,就这么办!”

    等戴岩打发走了律师回来,费伦命他连同李立东三人分为两个组,继续审问钱志森一干男生。

    安排好了重案组的工作,费伦趁还有点时间才下班,当即驱车赶到了中区警署旧楼。

    刚上完卫生间的姜雪在楼道里撞见了费伦,美眸一转,大声招呼道:“good afternoon,sir!”

    费伦当然知道她是在给办公室里的其他人提醒,却不以为意道:“阿雪,好啊!等下我倒要看看你这两天锻炼眼力的成果。”

    “啊!?”

    “啊什么啊,跟我来!”说着,费伦径往大办公室行去。

    进了办公室,池问寒等人早已列队站好。

    费伦见状,哂笑道:“队列站得不错,可就是不知道本事练得怎么样了,要是还不行的话,嗯,我可以给一哥打报告,介绍你们去仪仗队!”

    池问寒等人闻言,苦着一张脸,暗中诽腹不已。

    费伦懒得看他们的臭脸,挥手道:“都去练功房!”

    简易练功房。

    “辛宇,出列!”

    听到费伦的命令,辛宇不敢怠慢,立刻小跑出队列,站上了擂台垫。

    “这两天眼力有进步没?”费伦问。

    辛宇略一迟疑,道:“十中六没什么问题,勉勉强强十中七。”

    “勉勉强强!?”费伦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扫视向其余的组员,道:“这么说,你们这些人没一个能达到十中七的要求喽?”

    大半人听到这话都佝下头去,只有池问寒、姜雪和古侯一的脑袋还支棱着。费伦见后,旋然一笑,道:“你们三个,报报各自的成绩。”

    池问寒正色道:“十中八!”

    姜雪略显傲然道:“勉强十中九!”

    “十中七!”古侯一道,“全赖辛宇倾囊相授。”

    看来终还是有些组员找到了正确的练习方法后能练好眼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