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344 兄弟义气求订阅

344 兄弟义气求订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344 兄弟义气?(求订阅求月票)

    “总之,没有律师在场,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蔡江问了蒋祺扬很多问题,但他始终都以这一句话应对,把咱们的蔡sir搞得很无奈。

    费伦见此情景,面上虽然严肃,心里头却在笑。

    蒋祺扬今次犯的事儿说大不大,最多罚点款了事,真要想落案控告他的话,恐怕多的是小弟愿意站出来为他顶缸,所以他死赖着不说,蔡江也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最令蔡江不忿的是,蒋祺扬的律师迟迟没有出现,明知对方在拖时间,却也没辙。

    又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后,蔡江干脆懒得再问了。

    此时,费伦终于开了金口,淡淡道:“蒋祺扬,下面我的话,你只要听好就行了。”

    蒋祺扬有点无语,翻了个白眼道:“呃……费sir请讲!”

    “你开酒楼,不管是为了洗钱还是为了赚钱都好,要是没有普通市民敢进你的店消费的话,我想就算你酒楼的账目做得再漂亮,我们警方一样还是会找上你的。”

    这话说得蒋祺扬一窒,根本无从辩驳。

    “今天的械斗,虽没伤到无辜市民,但他们肯定对你的酒楼印象大坏。”费伦谑笑道,“我倒很想看看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开门做生意。”

    蒋祺扬已经隐隐意识到费伦想说什么,却仍死鸭子嘴硬道:“普通小市民都爱贪便宜,只要我的酒楼让利大酬宾,不怕没客来!”

    “是吗?有这种好事?那记得叫我啊!”费伦皮笑肉不笑道,“到时候我包下你的酒楼,应该能得到更多优惠吧?甚至我可以包圆你名下所有的酒楼,包一年,你信不信?”

    蒋祺扬闻言,差点没哭出来。若是酒楼被包圆,还包一年的话,那赚多少亏多少费伦岂非都门儿清了?还怎么洗黑钱?别说包一年了,就是这么整仨月,他都受不了。毕竟跟在屁股后头吃饭的小弟实在太多了,像酒楼、夜总会这些地方如果不洗黑钱、不买粉,只正经八百的赚钱,恐怕还不够小弟们塞牙缝,那正兴社还开个屁呀!

    蔡江听了也是一愣,旋即哑然失笑。他是见识过费伦家中奢华装潢的,自然明白费伦的话非恫吓那么简单,想想都令人咂舌。

    “费sir,我可没得罪你,用不着这么整我吧?”蒋祺扬一脸的无奈加苦笑。

    费伦摊手道:“所以呀,你们打开门做生意,千万别骚扰到普通市民,否则不止警方跟你们没完,就连我个人也会时刻照顾你们的。”顿了顿又道:“别听不进去,就算你的酒楼不让我包,我也可以在你对门开家新酒楼,甚至正兴社所有的店铺对面我都可以开新店,价钱是你们的一半,想不想试试?”

    蒋祺扬听傻了,同时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膝头一软,从椅子上滑到地板上,差点给费伦跪下。

    费伦见吓得差不多了,淡淡道:“如果不想我这么做,就千万别扰民,保持市面上的安定,懂?”

    蒋祺扬忙不迭点头。

    “记住,把我说过的话也转给蒋洪听。”费伦一副吩咐下人的口吻。

    蒋祺扬继续点头。

    “好了,蔡sir,我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你继续!”费伦比了个请的手势。

    蔡江闻言,甩给他一个很无奈的眼神,意思很简单:你把我的台词说完了。

    费伦略显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站起身道:“蔡sir,你继续,我去过问一下关利的询问进度。”

    蔡江本想和费伦一块离开,但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摆手道:“好,你去吧!”

    等费伦一走,他即刻问蒋祺扬道:“小蒋先生,貌似你跟费伦sir很熟的样子,不知你们……”

    “关你屁事!”蒋祺扬瞪眼道,“总之,律师没来之前,我什么也不会说。”

    得,一句话又把问询过程带回原点了,蔡江只觉那个憋屈啊!

    费伦出了蒋祺扬所在的审讯室,拐到隔壁审讯室,见到了今次“皇朝械斗”的另一个始作俑者——关利。

    负责审关利的是仇兆强和方能,见费伦到来,两人赶紧在他们中间加多了一个位子。

    费伦落座后,随意看了看记录本,冷笑道:“看来你的嘴巴比蒋祺扬硬多了。”

    关利抬起眼皮扫了费伦一下,哂道:“这位长官,蒋祺扬就是个软蛋,怎么能跟我比?”说话的语气饱含着轻蔑和张狂。

    费伦却不甚在意,漠然道:“你说你一个红棍出身的渣数,居然敢跟蒋祺扬争严兴南留下的位子,是否嫌命太长?”

    关利不服道:“怎么就不能争?不光是我,还有几个渣数也在跟蒋祺扬那小子争,相信长官你比我清楚。”

    费伦哂笑道:“我是很清楚,我更清楚严兴南为什么要跑路?”

    关利蔑然道:“严老大跑路的原因是个人都清楚,不就是因为得罪了何赌王嘛,那是他没长眼,活该如此。”

    “哦?是吗?”费伦掀眉道,“可是我知道的来龙去脉并不是这样的。”

    八卦,大大的八卦!费伦这话一出,不仅关利瞪大了眼睛,仇兆强和方能也都竖起了耳朵。

    费伦见状笑笑,道:“其实事情说起来很简单,那天我去澳门,严晓西想撬我的妞,就跟我开了无限局对赌,结果输了五亿多,算是把老严的棺材本都输光了……”

    随着费伦半真半假的讲述,仇兆强和方能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关利更是傻了眼,感觉像在听天方夜谭:搞了半天,逼得严老大跑路的罪魁祸首在这里。

    “嗙嗙!”

    费伦随手敲了两下桌子,把三人唤醒,续道:“关利,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就算你今后坐上了严兴南的位子,我一样可以逼走你,不知你信不信?”

    关利无语凝噎。

    “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就看你上不上道了。”

    关利咬咬牙,腆着脸道:“费sir,有话你尽管问。”

    费伦闻言笑了起来:“你倒光棍!既然如此,我想问问你,那个叫鸟哥的是怎么一回事?”

    关利愣了愣:“鸟哥!?”他倏然回忆起鸟哥对费伦的冲撞,暗忖:这死条子该不会是想找茬报复阿鸟吧?想及此,脑中顿时冒出一个词儿来——睚眦必报。

    当然,关利基本上是草的脑袋里不知道有这么个成语,只晓得是这么个意思。

    见他眼珠子直转,费伦森然一笑,道:“怎么?还没编好瞎话吗?”

    “费sir,我哪敢编瞎话骗你呀!只是阿鸟当年好歹替我挡过刀,我不能出卖救命恩人呐!”

    “啪!”

    费伦重重一拍桌子,斥道:“少他妈唬我,阿鸟是你救命恩人,怎么净听蒋祺扬的话去了?”

    “这个……”

    “我最后问你一遍,也最后再给你个机会,至于说不说,就看你自己考虑。”费伦寒声道。“告诉我,这阿鸟捞的是哪一门生意?”

    听到这话,关利不敢再犹豫,连忙道:“阿鸟在旺角开了几家夜总会,经常捣腾点粉啊药丸什么的,具体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具体哪几间夜总会?”费伦追问道。

    既然都已经吐了,关利毫不迟疑说了几家夜总会的名字。

    “阿鸟一般都跟哪些人拿货?”费伦又问,“你别告诉我,他自己有工厂!”

    “制毒?他哪有那个胆子。”关利不屑道,“至于他向谁拿货,这个我就真不清楚了,毕竟我跟他不是一条线上的。”

    “连点江湖传闻你都没听过?”费伦眯眼道。

    关利连连摆手道:“没有,这个真没有,这种事要是有江湖传闻的话,你们警方应该早就收到风声了吧?”

    “这么说,阿鸟的粉源还挺隐秘的。”

    “绝对是!”关利立马赞同道,“不瞒费sir您说,有段时间我特眼红阿鸟的收入,所以想跟他合伙搞生意,没想到他居然一口回了我,连条路子也不给我介绍,忒他妈抠门了。”

    费伦闻言哂笑道:“所以你就把他吐了,还吐得这么干净?”

    “我哪有,这不是被费sir你的威严给逼出来的嘛!”

    费伦森然道:“行吧,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会去证实,若有半句假话,我会让你落得跟严兴南同样下场。”

    关利闻言愕道:“严老大的下场?什么下场?他不是跑路了么?”

    费伦也不答他话,施施然起身,对仇兆强和方能道:“继续审他。”末了,临出门时,轻飘飘扔过来一句:“严兴南仇家不少,你还真以为他能跑路?”

    “嘭!”

    话落,重重的关门声将关利震得一个激灵,他脑子里蓦然浮现出“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句话。

    出了关利所在的审讯室,费伦终拐进了讯问鸟哥的房间。这里,戴岩和莫婉宁在。

    费伦进屋后,开门见山第一句话就是:“阿鸟,听说你这几年卖粉攒了不少钱啊,能介绍下路子吗?”

    原本还很淡定的鸟哥一听这话,顿时冷汗涔涔,根本不敢与费伦对视。

    费伦没期待他回答,随口吩咐道:“玳瑁,把他押回重案组,扔到电梯房里,我打算关他四十八小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