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470 点三三八求订阅

470 点三三八求订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油伯就成功转移掉了几个坐馆意力,毕竟他现在“龙椅”也让出来了,还打算支持松哥。

    好在松哥并不傻,当下哂笑道:“谁当龙头这个事儿,油伯你一个老头子说了可不算!”

    油伯老脸一僵,正想发作,松哥又道:“我说了也不算······”跟着手向周遭的几大坐馆比划了一圈,“南哥死了,老号挂了,就连洪爷也去了上面享福,所以这个龙头之得大家选才够格。”

    这话相当得体,顶爷等坐馆眼中疑色稍去。

    粗佬道:“阿松既然这么说了,正兴现在就剩咱们几个能做主的,是该好生谋划谋划了。”

    顶爷皮笑肉不笑道:“那怎么谋划呢?大家可别忘了,洪爷的儿子阿扬留洋回来,见识不小,是不是该由他来继承龙头位置?”

    话音刚落,奔四的华哥就自顾自拉开张椅子坐下,嗤之以鼻道:“一个小毛孩子,连坐馆都不是,又没为社团立过多大功,凭什么当龙头?就凭他姓蒋啊?”

    这话一出,发哥松哥等人纷纷附和,他们的态度很明确,反正就一句话,蒋祺扬想当龙头,门都没有。

    顶爷面无表情,心中却乐开了花,因为发哥等坐馆的态度正中他下怀,而且现在就算传扬出去,那他至少是帮洪爷的后人说过话的,于名声上不亏:“那你们说怎么办?要不咱们六人来个不记名投票,谁的票数多,谁就是龙头?”

    地盘最小人马最少的粗佬当即赞成道:“这主意好,不过为了避免大家都自己投自己,每人可以写两个名字,但俩名字不能一样,怎么样?”单凭这话,就知道粗佬的绰号中虽有个“粗”字,但实际上人并不粗。

    发哥几个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意动,但人缘最差的油伯立马反对道:“咱们是三合会又不是民选会,投什么票?大家可别忘了,洪爷乃死于非命·咱们接任龙头位子的人,于情于理是不是该为老龙头报仇啊

    几大坐馆闻言愣了一下,旋即俱都点头附和道:“应该的,应该的……”

    “不过······”华哥接茬道,“我听说毒害洪爷的阿牢已经挂掉了,这怎么算?”

    油伯冷笑道:“阿华,看来你的消息还是不够灵通啊·那个叫阿牢的铺货仔挂倒是挂了,可你知道他是怎么挂的么?”

    几个坐馆面面相觑,发哥追问道:“怎么挂的?”

    油伯毫不避忌道:“当时洪爷栽倒·蒋家乱作一团,阿牢藉机开车冲出了蒋家大门,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远处狙击了他,当场爆头……”

    “慢来、慢来······”顶爷眼神阴鸷,盯着油伯道:“老油,这些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话音才落,所有坐馆的目光都齐刷刷对准了油伯,显是有所怀疑。

    油伯却浑不在意众人所思所想·哂道:“难道你们不知道洪爷家的院子、还有大门后门这些地方装了很多摄像头么?我只是花了点小钱,从蒋家管录像带的人手里买了一套当天的复制带而已,反正洪爷都死了·那些录像带迟早被警方收去,为什么就不能便宜一下我们呢?”

    这话滴水不漏,几个坐馆只好暂时息了追问下去的心思·不过顶爷末了还威胁了油伯一句:“老油,希望你的话是真的,不然就算我肯饶了你,正兴那么多受过洪爷恩惠的兄弟也不会饶你!”

    “老顶,你这说的什么屁话?我也受过洪爷的大恩好不好?”油伯面色多少有些激动,“当年老子欠下高利贷,若非洪爷好心帮我摆平·我早横尸街头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让大家好有个主意,替洪爷把仇报了。”

    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坐馆们的脸色都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这时,摩挲着下巴的发哥道:“照老油刚才的话来看,阿牢背后还有人,显然是想杀他灭口……”

    “不是想,是已经把他给杀了!”松哥纠正道,“而且采用狙击这种方式,貌似非道上的枪手所为吧?”

    听到这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各个坐馆心头俱是一凛:是啊,道上虽说也会时不时冒出枪手,但这些枪手杀人,一般都会采用手枪近距离刺杀的方式,而不是远程狙击,莫非……是职业杀手所为?

    也就在正兴六大坐馆心头打突之时,毒品调查科也关注上了阿牢被狙事件。

    “mqdan找到阿牢了。”警长孔灿敲门进来报告道。

    “人在哪儿?”

    “太平间。”

    半小时后,西环公众殓房。

    当袁傲蕾看到少了后半个脑袋的阿!牢时打心底泛起一股恶心,不过她千年冰霜般的冷脸很好妁盖了这

    但是,跟她来的几个手下,包括孔灿,全在打着干呕,胃里不停冒着酸水,随时都有大吐特吐的可能。

    见负责尸检的曾曼褪下手套,袁傲蕾随即凑上去问道:“dactar曾,检测结果怎么样?”

    “我很仔细地检查过他的全身,没有其他致命伤口,现在可以肯定,受害人的致命伤就是前额这个弹孔。”曾曼撇嘴道,“至于进一步的报告,等我弄好了,会直接传真给你们nb!”

    “那他颅内有没有子弹碎片之类的东西残留?”袁傲蕾多问了一句。

    曾曼盯着袁傲蕾看了两秒,指了指尸体后脑壳被掀掉的那部份,道:“你觉得呢?抱歉,我不是法证,这些事你应该问法证部和军械法证科。”说完,她再不理会袁傲蕾,径直出了验尸房。

    “哐!”

    十分响亮的关门声,多少显示出曾曼对袁傲蕾所问问题的不满。

    袁傲蕾嘴角扯了扯,正打算招呼手下走人,孔灿凑过来道:“madam,现在我们要抓的人已经死了,怎么办?”

    “死了?不不,不见得······你应该说线索重生才对!”袁傲蕾摇着手指,冰脸难得有融化的迹象。

    “线索重生?”孔灿愕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对对,既然阿牢被灭口,说明这家伙背后的人开始冒头了。”

    恰在两人都有点兴奋之际,法证部的霍师推门进来,招呼了一声还在做记录工作的曾曼助手:“珍妮,dactar曾刚验的尸体呢?”

    珍妮头也不回,指了指她的四点钟方向,道:“madanr袁和她手下正瞅着呢!”

    专程从何文田赶来的霍师忙戴上手套,走到袁孔二人身边,道:“madam袁是吧?我法证部霍师,想看一下尸体,麻烦让让!”

    袁傲蕾带着孔灿识趣地退到一边,不过她却多嘴问了一句:“霍博士(亦是dactar,用汉字区别)是吧?好像验证枪械子弹这类事情归军械法证科管的哦?”

    正翻看阿牢前额伤口和后脑部份的霍师随口答道:“程序上是这样,所以我专程跑一趟过来,只是尽尽朋友之谊和好市民的义务而已!”

    “敢说出这样的话,想必霍博士对枪械了如指掌······”

    “哪里哪里,只是略有心得罢了。”霍师嘴上敷衍着袁傲蕾,眉头却皱了起来。

    袁傲蕾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连忙问道:“霍博士,看出什么了吗?”

    霍师没有立即回答袁傲蕾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们在追查这个死者么?照弹孔的灼伤程度看,情况相当棘手·`····”

    袁傲蕾秀眉挑了挑,道:“怎么说?”

    “以弹孔的大小,还有灼痕以及威力来看,应该是点三三八的子弹造成的。”霍师的圆脸上难得出现了严肃的表情。

    袁傲蕾愕道:“我记得sdu(飞虎)方面采用的狙击枪好像是点三零八口径的吧?”

    “你说的没错,也就是常说的七点六二毫米子弹。”霍师说到这里指了指尸体额上的弹孔,“不信你仔细看看,这个弹孔比七点六二的弹孔要稍大一点,如果拿放大镜比对就会很明显,应该就是点三三八子弹造成的……”

    袁傲蕾摊手道:“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据我所知,但凡采用点三三八子弹的狙击枪基本上都是军用的。”霍师正色道。

    “军用?”这话把袁傲蕾吓了一跳,“你的意思是······杀死这家伙的凶手是个军人?”

    “不排除这个可能,也可能是雇佣兵或是职业杀手,总之社团中人干这事儿的可能性不大!”霍师说到这,瞄了眼袁傲蕾身边的孔灿,道:“如果你们打算延着这条线索查下去的话,就得留点心,我听说对方的狙击阵地距离尸体倒卧的地方足足有六百码,能一枪命中,枪法可想而知。”

    袁傲蕾嫌霍师嗦,冷冷道:“这点我也想到了,用不着你来提醒。”

    霍师这人脾气相当好,见状也不生气,笑了笑,找珍妮借了块卡尺,又对着尸体比量了几下,在纸上记了些数据,直接走人了。

    “mqdan现在这种情况,还继续查吗?”

    “怎么?你怕?”袁傲蕾斜了孔灿一眼,摆手道:“算了,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