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1198 无心之语(求订求月票)

1198 无心之语(求订求月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虽然你是警察,但千万别乱来,犯法的这个事儿!”

    听到萧旖玲这话,唐添耀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连忙转移话题道:“对了,你刚才说先生看重你,哪个先生啊?”

    萧旖玲隐晦地指了指费伦所在的座位,道:“喏,那不就是咯!”

    “你说费伦啊?”唐添耀有点傻眼,同时嫉恨之色在他眼底悄然划过。本来这也没什么,可好死不死的,他的目光还从费伦身上扫了那么一扫。

    得,费伦一下就感受到了唐添耀的敌意,本没打算偷听二人私聊的费伦顿时竖起了耳朵,正好听到唐添耀说了这么一句:“嗤~~费伦看重你,雷天动就不敢动你了吗?”

    “那当然先生交游广阔,在国外认识很多朋友呢!”萧旖玲美眸含笑道,“前一段我不是跟你说过,有部好莱坞的戏约我演女配嘛,就是先生介绍的……”

    听到这话,唐添耀顿时想起来了,貌似费伦那家伙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亿万富豪,认识一些国外友人丝毫不显突兀,不过他仍嘴硬道:“不就有俩臭钱嘛,可是在hk,他的表面身份也就一警察,怎么跟雷天动这地头蛇斗啊?”

    萧旖玲倒也狡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下道:“这不还有你罩着我嘛,高级督察唐sir!”

    唐添耀听了这话后很是受用。却故意板着脸道:“人家费也是高级督察,他都罩不住你,我哪儿成啊!”

    萧旖玲当然知道唐添耀在矫情。故作娇嗔道:“好了嘛,人家知道你厉害,你就别……”

    偷听到这儿,费伦差点没掉一地鸡皮疙瘩,赶紧收了听力,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抬手招来侍者。刷卡买单之后直接走人了。

    结果打算乘电梯上楼时,费伦却诧异地发现了温柔也在电梯厢内。不仅如此,她正跟一个他不认识的素装美女手挽着手,状似亲密。

    不过费伦瞅见温柔后诧异的倒不是这一点,而是他倏然想起好像那个谁无意中说过一句。温柔和唐添耀已经订了婚(详见546),那刚才在中餐厅这唐添耀与萧旖玲勾勾搭搭就有点意思了。

    想到这儿,费伦嘴角翘起一个玩味的弧度,可不巧的是,温柔其实早就发现了费伦,只是她故意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却在暗中留意,见费伦笑得有点贱,终于绷不住道:“费sir,你冲我笑什么笑啊?我跟你不熟好不好?”

    费伦对这女人的自我感觉良好已经无语了。撇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你笑了,脱线!”

    温柔一怔,张嘴就欲反驳道:“我两只眼……”

    “哦对了……”费伦却截住她的话头道。“你这是打算去哪儿?吃饭么?刚才我在中餐厅碰见唐sir,他好像已经定了位子了!”

    温柔闻言呆了呆,她身边那面容姣好的女人也是一愣,显然对费伦这话相当诧异。可惜面对两位美女的眼神询问,费伦却没有深入解释下去的意思。

    犹豫再三,温柔终忍不住明知故问道:“喂。你说的是哪个唐sir?”

    费伦闻言剑眉微蹙,对温柔的态度很不感冒。正巧这时电梯“叮”的一声,停稳在西餐厅所在楼层,于是他从容一笑,回道:“不好意思,madam温,我到了!”说到这,也懒得再多废话,直接出了电梯。

    “喂,喂喂……”温柔又喊了几声,费伦却当没听见,自顾自地消失在两女的视线中。

    “别喊了柔柔,这人到底谁啊?我们也下吧!”素装美女提醒道。

    温柔却没动步子,道:“薇薇,反正我吃的那份照旧,你先去帮我点上吧!”

    “那你……”

    “我去中餐厅看看!”温柔抬手按住快关门的电梯。

    素装女人薇薇闻言讶道:“不是吧?你还真信刚才那家伙的信口雌黄?你还信不过我哥嘛!”

    “我怎么会信不过,但你哥好歹是我未婚夫,现在我知道他在中餐厅,却不过去打招呼的话,是不是有点过份啊?”

    温柔这么一说,薇薇顿时无言以对,只好道:“要不……我跟你一块去看看吧?要是没什么重要人物的话,说不定咱们仨还能坐下来一起搭伙呢!”

    “那好吧,一起!”温柔并不反对薇薇的提议,貌似对唐添耀很有信心,至于具体情况是什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费伦拐进西餐厅后,李哲恺已经在位子上了,见他出现在门口,连忙举高了手向正要询问费伦的侍者示意了一下。

    侍者瞧见后,赶紧把费伦带到了李哲恺所在的台子,顺带询问道:“李生,两位想要来点什么?”

    “我存在你们这儿的那瓶28年份的玛格开了没?”李哲恺问。

    侍者赶紧答道:“请放心李生,已经备下了!”

    所谓的备下了,就是把酒开开、酝着,这样久藏的红酒等到喝的时候才会有最佳口感,而对于1928这种属于玛格正牌几个最佳年份的红酒,他们这些做小的从来就不敢怠慢,否则要是弄坏了一瓶酒的口感,就是杀了他们也赔不起啊!

    事实上,作为法国红酒五大名庄之一,出产红酒的好年份也就那么几个,1900、1928、1982、1983、1990、1996和2000年,而红酒一般要有十年以上的典藏才会达到适饮期,而上佳年份的红酒那密封都是相当之好,嫩巩固将适饮期由五十年延至一百二三十年,所以为了招待费伦,九零年份以后的红酒李哲恺根本就拿不出手,至于1900那个年份,以他李家公子的名头满世界淘换也就才淘换到一瓶,最后辗转送给了老李,自然不可能拿出来招待费伦,于是选来选去,也就1928的红酒才够份。

    费伦自然听见了李哲恺对侍者的吩咐,当下笑骂道:“阿恺,你整这么好的酒,我怕喝下去中毒啊!”

    “我那瓶酒在你眼里不就跟寻常啤酒一个价么?”李哲恺趁机打趣道,“你可着劲儿喝,能中什么毒啊!”这话一出,倒把杵在边上等两人下单的侍者给吓了一跳。

    “我还不知道你,无事献殷勤,说吧,今天找我来什么事儿啊?”费伦开门见山道。

    李哲恺却扯过菜单道:“来来来,先点菜,点完了咱们再说别的。”

    费伦也没看菜单,因为西餐点来点去就那么些菜式,不是扒啊就是粉啊面啊什么的,没什么新意,于是随口点了俩平时吃惯的西餐菜式,又指着李哲恺道:“他的跟我一样……”

    知道李哲恺身份的侍者却不敢这么随便,看向李哲恺,见他微微点头,这才写好单子暗自咋着舌走开。

    “说吧,到底有什么事!”这话出口的同时,谨慎起见的费伦已用思感网络将附近都过了一遍,同时念力场展开,在他们这张台周围形成了“微振动屏蔽”。

    李哲恺面对着费伦洞若观火的目光,讪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这不已经翻年了嘛,你作为稀土公司的股东,有三百多万的分红(rmb)!”

    “就这?”费伦很是不屑,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三百多万软妹币他还真没看在眼里。

    “废话,咱俩入主那稀土公司貌似三个月不到点儿吧?能有三百多万已经算不错了!”李哲恺有些抓狂道,“这还是整个公司下属生产企业只开动了不足百分之二十产能的结果,我跟你算算啊,这三个月每月一百二十万左右,再乘以五,就是每月六百万利润,纯利喔……”

    “得得得,一年也不过才七千多万……有什么幺蛾子你直接挑明好了!”费伦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他本想说,这一年才七千多万,还不够目前tz公司手上未清仓的空单跌一天来得赚。

    李哲恺听了费伦的话,一咬牙一跺脚道:“是这样……上头呢,想让我们两大股东再出点资,翻新一下设备!”

    费伦微微一怔,旋即道:“凭什么?当初老子们买股份时可是一分钱没少给,现在让我们出钱翻设备,那公司那些个高管干什么吃的?”

    “这……”

    见李哲恺难以启齿,费伦立马比了个打住的手势,道:“行行行,你别说了,反正老子股权文件什么的一应俱全,都是威尔逊帮着弄的,这样,你帮我放出风去,就说老子手上那些个股份要抛,谁愿做这个接盘侠都可以来,外国佬也一样!”

    李哲恺一听这话,脸都吓白了:“别别别,你这样做不就等于……”

    “等于什么?”费伦玩味笑道,“谁要想阻止老子,就让他亲自来见,再不然就把吃了老子的给老子吐出来,而且必须是翻倍吐出来!”

    李哲恺见费伦似笑非笑中带着一股子狠戾,顿知这件事没得商量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因为本身这件事就很让他跟李超仁恼火,只是一时间没想好怎么应对罢了,现在既然费伦这个股东都已经这样表态了,他老李家要是再当缩头乌龟不就被人瞧不起了吗?不就是撕破脸皮嘛,他老李家就算缩水九成资产也还是够几代人过活了,看谁拗得过谁!

    .

    .(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