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1495 候选

1495 候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刚刚在别的组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关于费sir你的。”

    “关于我的?”费伦很是诧异,哑然失笑道:“我可是才回来啊!”

    鱼莎点点头,表示清楚这一点,旋即道:“费sir,有人在传你的交流评估报告有问题……”

    “什么问题?”费伦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随即恍然大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让他们传去吧,没事儿!”

    力王见状问道:“sir,到底怎么回事啊?”

    费伦摇头不语,擦鞋仔却道:“肯定是那帮家伙嫉妒sir下半年升职,不然凭什么拿交流报告说事儿啊?”

    其余的人也一下子回过味来,俱都流露出义愤填膺地表情,邓南更是冷笑道:“我们虽然是纪律部队,但其中总是不乏害群之马,哼哼!”

    “就是……”

    听着手下的声讨,饶是费伦的脸皮厚到城墙倒拐也不禁有些发热,关于评估报告他自家知自家事,就算人家嫉妒真起了什么流言也只能算实事求是:“行了,都别说了,工作去吧!”

    见费伦这么说,众人虚应一声,各自散了。不过等他进了小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鱼莎就进来汇报这个把月的工作了。

    “sir,你赴曰之后,我们组又新接了三起案件,其中一起已经告破,第二起已经锁定重要嫌疑人。正由cib负责监控,只是最后一起案子,十分棘手。近两个礼拜以来,没有查到丝毫有用的线索,疑似神选者所为,我们正在考虑是不是移交给特管局……”鱼莎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情况。

    “特管局!?”费伦诧异,之前他人身在曰本,倒还真没听过特管局这么个机构。

    鱼莎闻言怔了一下,随即解释道:“就是中.央政斧新成立的特殊危害管理局。我们hk这边也设立了分局,说白了就是一个专门由神选者组成的新机构!”

    “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费伦微感诧异道。说实话,他听到这么个机构后,心里倒起了些别的想法,毕竟他身边有那么大一群仆役。即便有了正经身份,也实在不太好安顿,但特管局的出现或许能解决这个难题也说不定。

    “就上星期的事吧,港埠特管分局正式成立还不到一礼拜!”鱼莎道,“不过说来也怪,按照他们局的编制,至少得有一个局长几个副局长吧,可到目前为止,就我们警察部这边收到的消息。他们目前就一个副局长到位,在管着下边的人!”

    听到这话,费伦的眉头不自禁挑了一下。道:“还有这么奇怪的事儿?”

    “对啊,而且我还听说大陆和港府方面对特管分局局长的人选一直不统一,最关键的是今次就连港埠商会也难得站在了港府一方。”

    “嗯?”费伦闻言愣了一下。

    要知道,自打hk回归,留在港埠没有选择移民的豪门基本都是亲大陆的,换言之。若没有太大分歧,他们是不可能不同意关于大陆方面提议的特管分局局长人选的。至于港府。说白了就是为这些好豪门服务的机构,一旦大陆同意商会同意,那么港府在特管分局局长人选上的话语权简直小得可怜。可问题恰恰也出在这里,今次商会的富豪们集体抽疯似的不同意,反倒令大陆方面难做起来。

    其实,要真的算起来,也不怪富豪们不同意,毕竟在神选者大行其道的今天,特管分局局长这位置太重要,关于各个豪门的身家性命,若无信得过的强力人物当选,还不如空位高悬呢!

    事实上,大陆派来想要当局长的人,富豪们对其倒也能够信任,只是信任度有限,所以他们才在这件事上投了反对票,毕竟当局长的人得是神选者,而神选者监守自盗的案例放眼当今世界比比皆是,富豪们绝不会因人是中.央派来的就绝对信任,说到底资本家还是资本家,尤其是能称得上大资本家的那一撮人,别说是中.央派来的、就是佛祖派来的人,他们也会审慎对方的居心。

    也正因为如此,特管分局局长的事情一直悬而未决,倒是给了费伦一些希望。不过关于这件事,他却不打算让鱼莎看出什么来,当下道:“把三件案子的卷宗留下我看看,你忙你的去吧!”

    “yes,sir!”

    等鱼莎退出了小办公室,费伦并未先看卷宗,反倒直接抄起桌上的电话给叶太打了过去。

    “喂,这里是保安局长办公室,哪位?”对面响起了叶太秘书的女声。

    “你好,我是西九龙重案组高级督察费伦,想找一下叶太!”费伦倒也不乱套关系,直接表明了身份。

    倒是叶太的秘书有几分诧异:“西九龙的费sir是吧?你有事可以直接向警务处长汇报,怎么把电话打到保安局来啦?”

    “我找叶太自然是有一哥处理不了的大事儿!”费伦哂道,“如果叶太现在在忙,那就请你转告她,费伦找过她,就这样,我挂……”

    “先别忙费sir,不用转告,我这就帮你问问叶太!”女秘书多少了解费伦与叶太的渊源,所以也不多为难他,直接就把话说到了点子上。

    “那好,我在线等!”

    不久,电话那头传来了叶太的声音:“阿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到……”

    “那你今天就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什么意思啊?”叶太言语间隐隐带着几分戏谑。

    费伦倒不怎么在意叶太的语气,开门见山道:“听说特管分局局长的位置还悬而未决。我想向你毛遂自荐!”

    “就你?”叶太有些诧异,“可这个局长人选……必须是神选者啊!”

    “我知道。”

    叶太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了不少,笑道:“难怪你破案有如神助……诶~~不对。在神选降临之前貌似你的破案率就居高不下了吧?”

    费伦闻言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提醒道:“叶太,我们现在在讨论局长候选的问题好吧?”

    “我知道,不过我这里不负责接收报名,所以你得另外打一个电话!”

    “啊?这事儿不归你管么?”费伦有点郁闷道。

    “我管?我怎么管?”叶太没好气道,“要知道,特管局长跟保安局长是平起平坐的存在。你觉得我能管么?”

    费伦被特管局长的级别吓了一小跳:“那这事儿……”

    “臭小子,想必你也听说了。最初的局长人选没有获得通过,具体原因你也应该知道吧?”

    “我略有耳闻!”

    “那就好……因此在公开招聘这一职位后,所有候选人的报名登记都由商会负责,只有从他们那里通过了。才有资格进行下一阶段的选拔!”叶太解释道。

    “商会?”费伦有些无语,“那他们打算怎么审查?”

    “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商会会长!”说到这,叶太随口提了个建议,“你要想搞清楚他们的审查程序,大可以去问商会的李会长嘛!”

    “多谢叶太,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着,火急火燎地挂了电话。

    “这臭小子……”

    所谓商会的李会长,就是李哲恺他爹李超仁。所以叶太一指路,费伦就知该怎么弄了,很快一个电话打到了李超仁的私人手机上:“喂。李叔,是我!”

    “喔,阿伦啊,我听阿恺说,你不是去曰本学习了嘛!”

    “我昨天就回来了,正有点儿事想跟你打听一下。”

    “你说。”

    “就是关于那个特管分局局长公开招聘的事。我想报名参加,你看……”

    “你?报名?”李超仁闻言诧异不已。“这局长必须得是神选者啊!”

    “呵呵!”

    费伦干笑了两声,李超仁那边一下就懂了:“个臭小子,藏得还挺深啊你!行吧,回头我把报名表格传真给你,你填好了给我拿过来!”

    “那这资格审查的事儿,你们商会……”

    “臭小子,资格审查对你而言不过是个过场,毕竟你这小子说不定比我还有钱!”李超仁笑骂道,“倒是后面的理论、面试以及实战,我才应该担心你!”

    “这么说还得与其他候选人手底下见真章?”

    “那可不,你小子实战有信心么?”李超仁关心道。

    “这可说不好,只有见了对手才知道。”费伦难得谦虚了一把。

    与李超仁讲完电话后,费伦翻看起了卷宗,特别是第二个案子,就是对重要嫌疑人已经勾线的那案子,详细看完后,他立刻皱起了眉头,因为直觉告诉他,这案子并非表面上这么简单,所谓的重要嫌疑人也只不过是没有不在场证明而已!

    想了想,他立刻接通了内线电话:“阿莎,立刻带人去把cib勾线的那个嫌疑人给抓回来,我要问话!”

    “啊?现在?”鱼莎显得很惊讶。

    “是的,马上!”

    “明白了,我这就去!”

    也就在鱼莎带人离开重案组大房不久,李超仁那边的表格传真过来了,费伦接收到后,一气填完,然后钻进小办公室,反锁上房门,直接念闪去了商会。在商会楼下,他又给李超仁打了个电话:“李叔,表格填完,我该交到哪儿?”

    “你可以直接交到商会去,也可以交给我!”

    “那我还是交商会吧!”

    “那你可得抓紧了,因为今天上午下班之前,就是报名截止期。”李超仁提醒道。

    “我知道,表格背面有写,谢谢李叔了!”

    等交完表格,费伦又念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而这一去一回不过五六分钟,鱼莎等人才刚把车开出地库,实在慢得可以。

    半小时后,鱼莎一行转了回来,身边还押解着一个消瘦青年,看上去有些颓废,但却难掩书卷气,显然出身正经人家。

    看到青年,费伦益发肯定这家伙不是嫌犯了:“扔到电梯房里去,等下我有话要问他!”

    消瘦青年一听费伦这么吩咐领头的鱼莎,顿时激动起来:“这位阿sir,你是负责人对吧?我没强奷人,我没杀人……啪!!”

    话还没完,力王就在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少废话,给我老实点,被我们抓的人,十个有九个都喊冤!”

    “我真……”消瘦青年还待再辩,却力王一瞪,声音一下变成了蚊呐,“没…有……”

    十分钟后,电梯房。

    看到费伦进屋,消瘦青年一下子又来劲了:“阿sir,我、我……没有先奷后杀人呐!”

    鱼莎当即斥道:“闭嘴!”身为女性,她最讨厌的就是强奷犯一类的家伙了,哪怕是疑犯她都厌恶无比。

    “行了阿莎,你先出去。”费伦摆手道。

    “我……出去?”鱼莎以为自己幻听了。

    “对,我有些事需要单独问问这小子。”

    “可是费sir,这不合规矩啊!”鱼莎找了个借口,事实上她是真的很想一口气逼问消瘦青年到供认不讳。

    “你去守着监视器,我允许你开声音,这样就合规矩了吧?”费伦道。

    “那好吧!”鱼莎见费伦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只好退出了电梯房。

    费伦随即坐到了消瘦青年对面:“姓名?”

    “阿sir,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而且那位madam也已经记在纸……”

    “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费伦冷声道,“这个地方叫电梯房,知道为什么叫电梯房吗?电梯效应你总该听说过吧?人在电梯厢那种密闭空间内,只要十五个小时以上就会开始崩溃,到了三十个小时,甚至敢毫无顾忌地拉屎,然后把屎涂得到处都是,你想试试吗?”

    消瘦青年听到这席话脸都白了,赶紧摇摇头。

    “姓名?”

    “陈乃星!”

    “职业?”

    陈乃星犹豫了一下,答道:“自由撰稿者!”

    “十天前,五月二十二号,也就是上星期三晚上九点到十一点之间,你干什么去了?”

    “我、我……没干什么呀,就在家睡觉!”

    “真是这样吗?看着我!”

    费伦平和的问话声陡然变得尖利起来,吓了陈乃星一跳,他下意识抬起了低下的头,好死不死地与费伦四目相对。

    .

    .(未完待续)

    ps: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