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 1569 梁家轶事

1569 梁家轶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对于乔冷蝶、蜜莉娅这些女伴的小心思,费伦还真不好置喙什么,毕竟黑化的女人也还是女人,呷醋这种母系天性恐怕怎也改不了,只要她们不发生撕逼大战就好。

    “嗯,闭关算是差不多了,只是每天的例行修炼还得照旧。”费伦在电话里小小地纠正了一下下梁慕晴的谬误。

    事实上,换了别的男人,但凡有点泡妞经验,就不会去纠正美女的这种小错,可费伦偏偏这样做了,梁慕晴却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意思,反而弱弱地探问道:“费大哥,那你最近这几天有空么?能不能陪我出街啊?”

    “呃?”费伦闻言有些诧异,“马上就圣诞了,你不与家里人一块过么?”

    要知道,虽然梁慕晴如今只剩下同辈的直系亲属(她弟弟和妹妹),但港澳地区的华人生活偏西化,大多都是兴过圣诞节的,而圣诞节就是家人团聚的曰子,所以费伦很奇怪梁慕晴为什么非要这几天陪诳街。

    “圣诞过是要过,可是最近有几个长辈从加拿大那边回来了,也住在家里面,经常唠叨一些事,我很烦,所以……”

    “所以你就想拖我过去当挡箭牌?”费伦心有灵犀道。

    “差、差不多吧!”梁慕晴有些赧然。

    费》伦却不禁皱起了眉,因为就他所知,自从上回借了笔款子给梁氏集团后,集团最近一段的运营相当不错,自然也就不会引起梁慕晴那些个旁支长辈的唠叨,那么唯一能令艳妞心烦的事就只剩……想及此。他不禁道:“行吧阿晴,最近几天。直到圣诞夜之前我都可以无条件陪你!”

    听到这话,梁慕晴激动莫名:“真的吗费大哥?”

    “呵。这种事我怎会开玩笑?要不要我现在就出门过来接你?”费伦轻笑道。

    “好啊好啊……”梁慕晴下意识回了一句,旋又否道:“费大哥,你要是手边有事需要忙的话,还是忙完了再过来吧,我这边不急!”

    费伦却知道,梁慕晴嘴上说不急,但实际上小心心里肯定希望他赶快过去,哪怕现在已经晚上八点多快九点了。

    于是,结束通话后。费伦召来了幸子,道:“听说最近车库里又添了几辆新车?把车钥匙拿过来,我想试试车,顺便出去兜下风!”

    幸子闻言一怔,因为她的印象里,费伦有差不多半年没用过车了,平时要出去的话,凭空就消失不见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想到要用车。不过她发愣归发愣,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应道:“好的主人,我这就去拿钥匙给您。不过新增的车子有六辆之多,不知您打算开哪辆出去啊?”

    费伦想着梁慕晴那边的“麻烦”,知必须开辆好车过去炫一炫。当下道:“哪辆最贵啊?哪辆最贵开哪辆!”

    “那就布加迪eb118好了,这车是薇莲小姐花了六千万美金从欧陆那边一个富商手里接过来的。保养的相当精巧,有九成新。很不错!”

    听了幸子的介绍,费伦不禁有点直眼,因为他知道薇莲这妞喜欢的是摩托而不是超跑,可她居然舍得花六千万买辆二手车,这显然不是为了她自己:“那eb118究竟怎么回事儿?薇莲为什么要买?”

    “喔,其实是冷蝶小姐生曰,她说喜欢,薇莲小姐就为她买下来当作礼物了,只不过车运回来之后,冷蝶小姐就试了一次,再没开过,好在有专人保养,车子的状态一直不错。”幸子不厌其烦滴解释着前因后果,只可惜就连她也不清楚实际上乔冷蝶看中这辆车只是为了讨费伦欢心的,但人算不如天算,费伦有了每天可以使用一千次每次最多能瞬移百公里的【念闪】后,去哪儿都不用担心交通工具的问题了,于是费宅的十好几辆豪车全都成了摆设,乔冷蝶拐着弯让薇莲弄来的eb118自然也用不上了。

    不过今天巧了,从电话中费伦隐隐得知梁慕晴几个旁支长辈在念叨她的人生大事,所以不得不开豪车过去,以打消梁氏老家伙们的歪念。本来他倒是想用风刃什么的威胁艳妞的旁支长辈,可就怕老家伙们不识货,就好像你拿把ak回古代,古人不认识,还以为你拿的是根烧火棍,万一到时候他老人家出言不逊,费伦打不打杀都是个问题,只能以资产(豪车)开路,才是最稳妥的,至少对方看在钱份上绝不敢在言语上过份得罪。

    车库,银色的布加迪eb118上。

    费伦神识一扫,便将这车的例外扫了个通透,随即皱眉道:“幸子,这款车怎么回事儿?”

    “主人,什么怎么回事?”幸子不知费伦具体在问什么。

    “我听说当年大众集团买下【布加迪】这牌子后,eb118只是昙花一现,连量产都没有,怎么它的内部编号都排到零零三了?”

    不得不说,当年九八巴黎车展上,布加迪eb118这款概念车一亮相就惹起了众人瞩目,但事实上它只是概念车,从未量产过,直到以后才正式量产。

    “我听薇莲小姐说,这辆车好像也是实验室出产的。”幸子道。

    费伦一听,多少有些释然,因为就他所知,但凡亮相车展的概念车,一般就实验室组装来说,不会只有一辆(对外号称有且仅有一辆),还会有另一辆备用的概念车,至于两辆后备车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那些汽车业巨头是不会傻到四处宣扬的。

    当然,概念车亮相完后怎么处理,那就是人家公司内部的事情了,总的来说。有销毁的,也有由内部的爱车人士买回去典藏的。想来费伦眼下坐的这辆应该就是被内部消化的概念车之一。

    “行了幸子,你回吧。我开车出去兜几圈!”自觉脑补出前后因果的费伦冲幸子摆了摆手,打发她离开。

    可幸子并未马上挪动脚步,驻足原地探问道:“主人,您今晚还回来歇么?”

    费伦挑眉道:“你打听这么多干什么?”

    “我只是替冷蝶小姐她们问问……”

    “废话!”费伦当即斥声打断了幸子的话头,“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对了,八卦!”说罢,发动车子,一溜烟出了车库,拐向正徐徐打开的院门。

    等院子的大闸门再度合拢时。乔冷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幸子身边:“他怎么说?”

    “主人没说不回来!”幸子给出了一个巧妙的答案。

    “哼,开我的生曰礼物去梁家,亏他好意思!”乔冷蝶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这时,与她一向不怎么对付的玛丽莲的声音从二楼窗户口悠悠飘来:“那车倒是你的生曰礼物,只不过薇莲花的那钱可是allen的。”

    乔冷蝶顿时怒不可遏地仰视二楼窗口,叱道:“玛丽莲,你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你……”乔冷蝶语塞。

    幸好这时候蜜莉娅的声音插了进来,打圆场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都少说几句!”

    浅水湾82号,梁家大宅。

    费伦的车从89号出来,没几分钟便开到了这里。他也不上去摁门铃,而是直接又拨了个电话给梁慕晴。说了句“我在门外”,然后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梁家宅院的大铁门就开了。首先亮相的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费伦居然没见过。看来最近一段处于动荡中的梁家又换了一个管家,这让费伦不禁有些蹙眉。毕竟管家是大宅门里很重要的一个职位,经常换人显然不是什么好现象。

    然后,费伦就看见了梁慕晴,还有巩沛凝、梁晓琳以及梁知恒,一家子都出现在了他面前,这样的阵容虽显得隆重,却也令他眉头下意识的一跳。

    说到底,梁祖泽一脉传到梁慕晴这辈也就剩眼前的梁家三姐弟和巩沛凝了,换言之,他们四人应该是眼前这浅水湾82号的主人,现在主人家都出来了,大屋里不会没人吧?可要是有人的话,那算什么?鸠占鹊巢么?

    当然,除了中年管家和梁慕晴她们一家四口之外,边上还有一个穿着西装油头粉面的奶油小生正阴鸷地瞅着费伦。

    看到费伦,梁慕晴欣喜不已,上前几步,凑到车窗边招呼道:“费大哥,你来啦!”这一下,那奶油小生的表情更加阴鸷了。

    费伦偏过头,向巩沛凝三人招了招手,这才正回身子问梁慕晴道:“阿晴,怎么你家又换管家了?这样不太好吧?”

    这话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好能让中年管家听到,他不禁微微色变,正想插话,孰料那个一直被费伦无视的奶油小生倒先呛起来了:“我说,你哪位啊?我们梁家的事情也轮到你一个外人来指手划脚?”

    费伦闻言不禁莞尔道:“你说我哪位?我慕晴的男朋友,倒是你,你哪位啊?我不记得梁老先生祖泽娶过外国姨太啊,怎么还有你这么个蓝眼睛的孙辈?”

    一连串的问题顿令奶油小生瞠目结舌,竟不知该如何接话才好,幸亏中年管家适时解围道:“这位是梁祖泓老先生的表外孙乔治.尼尔!”

    费伦一听,这才明白奶油小生居然是梁慕晴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亲戚,因为梁祖泓虽然也跟梁祖泽一样泛【祖】字辈,但他应该是梁祖泽的堂兄弟而非亲兄弟,不然当初追悼会的时候,他就应该现身吊唁梁祖泽,而不是现在才回来。

    换句话来说,梁祖泽与梁祖泓的父辈是亲兄弟,而他俩有一半的血统不一样,那么两人的儿女辈血统不一样的地方就更多了,至于乔治这个表外孙,应该是梁祖泓女儿老公的兄弟姐妹的孩子,与梁家最多只能算是沾点亲,一丢丢血缘关系都没有,而就这么个货,居然还在费伦面前吆五喝六的,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乔治.尼尔是吧?我记住了!”费伦点了点头,旋又瞪向替乔治解围的中年管家,嗤之以鼻道:“我和阿晴还有乔治在这边说话,你一个当下人的居然也敢插嘴,也太没规矩了吧?那什么,梁巩沛凝女士,你就不知道管管么?”

    听到【梁巩沛凝】四个字,中年管家面色剧变,要知道,虽然巩沛凝只是梁慕晴的小妈,但她跟梁慕晴的父亲可是正儿八经结过婚领过证的,换言之,梁祖泽父子死后,她就算是梁家的太后了,真要按大宅门的规矩来,打罚驱逐一个出错的管家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巩沛凝最近半年跟梁慕晴的关系相当和睦,这不是因为她瞧得惯梁慕晴,而是因为费伦给她下了死命令,拼了命也要保护梁慕晴的安全,所以常出现在梁慕晴身边的她不得不搞好与艳妞的关系,但对于最近回归的梁祖泓在董事局对梁慕晴咄咄相逼的事儿,她却是乐见其成,反正只要梁慕晴没被磕着碰着就好。

    不过现在,既然费伦开了口,她自然不能再对中年管家不闻不问了,当即走到那家伙面前,扬手就给了对方一记耳光。

    “啪!”

    中年管家一下子被打懵了,几个呼吸后才回过神来,厉声道:“你、你居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巩沛凝柳眉倒竖道,“对你这样欺主的恶奴,打你都是轻的,旁的话不多说了,回去佣人房收拾好你的东西,马上给我滚!”

    “你……”中年管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拿眼去瞧梁慕晴,希望她能看在梁祖泓推荐的份上,饶她这一回,只是费伦就在身边,梁慕晴已然觉得有了主心骨,自不会给梁祖泓这个远房叔爷面子,淡漠道:“小妈的话就是我的话!”

    见状,乔治终于忍不住道:“慕晴,可是你叔爷推荐给你的,就算犯了错,也总得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梁慕晴脸上顿现犹豫之色,费伦自然将艳妞的心软看在眼里,不禁开口道:“乔治.尼尔对吧?你以为你是哪根葱?居然在这儿对梁家内宅的事指手划脚,滚一边玩蛋去!”

    ps:  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