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极品神婆 > 376 空虚的人

376 空虚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极品神婆最新章节!

    黑暗之中,黑色的吸力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紫色的命运之力显得飘忽不定,好像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可能。 。しw0。

    未来冷哼一声,身上的紫色光芒大盛,一下子变的更加刺眼了。

    “嘿嘿,都去死吧!”

    大魔王的双手迅速的变幻着手印,四周的黑暗更加的暴虐了。

    “师父,我看命运这个家伙快撑不下去了,咱们能逃脱么?”

    毛晓瑞有些担心,因为现在的形势实在太不妙了!

    谷湘雨看看毛晓瑞,淡淡的说道:“你最好还是祈祷命运能赢,否则咱们都必须跟着陪葬。”

    毛晓瑞闻言一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了。

    谷湘雨轻叹一声,她现在是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如果可以的话,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可惜现在的情形只有命运一个人能对付,谷湘雨第一次有种被当做废物的感觉。

    看着命运的背影,谷湘雨神情有些恍惚,她突然觉得命运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冷漠无情,甚至还觉得命运也有温暖人心的时候,至少现在看来命运还是很不错的。

    也许是感受到了谷湘雨的内心想法,未来也把头转了过来,他看了看谷湘雨,说道:“你其实可以敞开心扉的,那样我的力量会随之增加,毕竟我们二人彼此是相通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谷湘雨闻言一愣,这话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过谷湘雨也没其他的办法。

    若是现在听从了命运的安排,那么她以后就很有可能陷得更深,再想摆脱命运的束缚就很难了。

    可若是现在不这么做,那么现在就必须死,更谈不上以后了。

    思来想去,谷湘雨还是相信了那句老话,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敞开心扉,谷湘雨任由命运的印记吸取自己内心深处的力量。

    所有的信仰之力全部被抽出,那些信仰之力被命运之力加持之后,变成了一道绚丽的彩虹之光。

    “哼。就这么一点儿力量能派上什么用场?都给我变成黑暗之力吧!”

    大魔王根本没有看得起对方,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信仰之力还没有命运之力强大,即便是被借用了,也只不过杯水车薪而已。

    未来没有在意大魔王的话,他继续把信仰之力和命运之力融合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黑暗的空间突然震颤起来!

    “怎么回事儿?这是什么情况?”

    大魔王突然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心悸!

    未来没有多做解释,他手里的彩虹之光已经变成了一朵绚丽的彩色莲花。

    随着采莲的开放,黑暗的空间越来越不稳定了!

    “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存在!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大魔王大吼着,面目变的无比的狰狞。

    未来看着大魔王,淡淡的说道:“这不是力量,而是规则,存在的规则,道的规则。”

    大魔王闻言变的更加愤怒了:“不可能!我拥有掌管混沌世界的力量!我怎么可能被规则约束!”

    “不是你拥有了力量就可以不被规则约束,而是因为这个规则才给了你掌控混沌世界的力量,你的力量。就是规则的一部分,你懂么?”

    话音刚落,未来手中的采莲瞬间炸裂。

    与此同时,黑暗的空间就像被打破的镜子一样,变的四分五裂,巨大的能量潮汐席卷了整个宇宙,无数的大小世界都被湮没了,成为了一粒粒细小的微尘。

    大魔王的身体颤抖着,他身上流淌着黑色的血液,显然是受伤不轻。他舔舔嘴唇,冷冷的说道:“你们以为就这么结束了么?没有结束!真正的结束就是以你们的死亡告终,这仅仅是个开始!”

    此时的谷湘雨三人根本没有听到大魔王后面所说的话,因为他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之中。未来带着他们安全着陆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我该走了。”

    未来说完就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留下毛晓瑞和谷湘雨还在呆呆的看着。

    同样的街道,同样的路灯,一切都好像做了一场梦。只是这梦太过真实了,毛晓瑞现在还感到心有余悸。

    “走吧,都暂时结束了,我们回去。”

    谷湘雨说完就往回走,毛晓瑞赶紧跟了上去,二人一路无话的回到了圆心缘。

    第二日上午,阿兰姐妹二人起床以后才发现谷湘雨和毛晓瑞昨天晚上回来了,因为桌子上还有一些泡面渣滓。

    “大姐,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没听到啊?”阿梅小声的问道。

    “嘘,别说话,大师他们还在休息,别吵醒他们。”

    阿兰说完立刻蹑手蹑脚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又拉着妹妹说道:“咱们出去买一些菜,估计他们饿坏了,等他们起来以后给他们做一些好吃的。”

    谷湘雨和毛晓瑞其实都没怎么睡,因为还有很多闹心的事儿,他们根本没有这个心思睡觉。

    到了中午,谷湘雨不得已从床上起来了,因为昨天晚上就没吃好,现在饿到中午,肚子已经咕噜噜的响了。

    “哟,你怎么起那么早啊?”

    当谷湘雨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就发现毛晓瑞已经帮着阿兰她们洗菜做饭了。

    “睡不着,昨天晚上失眠了。”毛晓瑞实话实说,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失眠过,可是这些日子以来根本没有睡过几次安稳觉。

    “呵呵,以后失眠的情况还多着呢,慢慢就习惯了。”谷湘雨笑着说道。

    毛晓瑞叹了一口气,突然说道:“师父,以前我是为了赚钱而活着,现在是为了帮您对抗命运而活着,可是当昨晚上过后,我又突然觉得一切好像没那么重要了,我们就是平凡的人,就应该踏踏实实的活着。一切都跟咱们没什么关系,何必去干那些大事情呢?”

    谷湘雨看看毛晓瑞,发现对方说的很认真,她自己也一下子有些迷茫了。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为以前的自己?还是为了别人?到底为了什么呢?

    “师父,你有喜欢的人么?”毛晓瑞突然开口问道。

    谷湘雨闻言一愣,是啊,自己喜欢过谁?真正爱的又是谁?自己从来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自己活得是不是有些太失败了?

    “师父。我不想那么累了,我想休息,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也挺好的。”

    毛晓瑞说完拉住了阿兰的手,又接着说道:“阿兰对我很好,我也喜欢她,我想娶她,你觉得我们合适么?”

    “什么?哦,你、你们两个确实挺合适的,很、合适。”

    谷湘雨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蒙蒙的,她从来没想过毛晓瑞会这么快的放弃。也许对方的选择是对的。

    “祝福你们。”

    谷湘雨很想微笑着祝福他们,可是却又根本开心不起来。

    一时间,谷湘雨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失落,她的心有些痛,这种痛以前应该出现过,这是被她给忽略了。

    谷湘雨觉得自己应该一个人静静,她转身离开了这里。

    “哎,师父你要去哪?”

    毛晓瑞本想追过去,可是感觉到拉着自己右手的阿兰猛地一颤,他还是停下了脚步。

    “嘿嘿。师父就是这样,总是神神叨叨的,不过也没事儿,她这样的人不管去哪儿都很让人放心。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人可以欺负她,她能搞定的。”

    毛晓瑞大声的说出这些话,也不知道是说给阿兰姐妹二人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阿兰看看毛晓瑞,内心的感情非常复杂,她很喜欢毛晓瑞。不愿意放手,可是她又能感觉得到,毛晓瑞的心里其实是有谷湘雨的。

    “毛先生,其实,你应该追出去的。”

    阿兰松开了毛晓瑞的手,她做出了她认为是正确的决定。

    毛晓瑞张张嘴,本想解释,可是又觉得那种话根本不好说出口,也根本不是自己的性格,他笑着说道:“追出去干嘛,没有我,师父会过的更加潇洒。”

    毛晓瑞说完又拉住了阿兰的手。

    此时,阿兰的心里是暖暖的,不管毛晓瑞心里到底有没有谷湘雨,她都是不介意的,她只在乎毛晓瑞愿不愿意接受自己,只要有毛晓瑞,一切就已经足够了。

    “好了,咱们吃饭吧,我早就饿了。”

    毛晓瑞拉住阿兰姐妹二人往餐桌走去,他从此以后都没有再主动的提过自己的师父,提过谷湘雨这个名字。

    繁华的街区,热闹的城市,谷湘雨独自一人穿梭于人群里,虽然这个城市看上去非常热闹,可是谷湘雨的内心却是空虚的。

    曾经谷湘雨觉得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很有意义,但是回头之时,发现自己争取的,想要的,都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

    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谷湘雨扪心自问,可是她没有给自己一个答案,她好像什么都不需要,好像什么都不缺少,从始至终,她都是一个看客,她的一切没人懂,她独自承受着,独自消化着。

    久违的空虚再次涌上心头。

    小的时候谷湘雨很羡慕别人有父母,成长的岁月里,她总是独自一人站在角落里看别人玩耍,长大以后也没什么理想,没什么追求,也没有想着要结婚生子,好像自己来到这个世上只是要作为一个看客,仅仅是看着别人如何生活而已。

    “哎,姑娘,我看你乌云盖顶,肯定有大凶之兆啊!”

    这个时候,一名中年男子穿梭于人群里,见到美女就过去给人看相,顺便也能揩油占便宜,一双桃花眼就跟偷吃油的老鼠一样。

    “哎,美女留步啊!我给你免费算算!”

    见到没人理睬自己,这中年男子又蹲在了十字路口抽烟,一双眼珠子总是在那些衣着暴漏的年轻少女身上瞄来瞄去。

    “娘的,又没钓上大鱼。”

    男子暗骂一声,嘬了一口烟之后,又站起来喊道:“走走走,游游游!天南海北往这瞅!看相问卦不花钱,趋吉避凶我最拿手……”

    男子的叫喊声吸引了谷湘雨的注意力,其实不用男子在这里大声喊,仅凭他那一身脏不拉几的行头就能惹人注目,若是他现在趴在地上,绝对有过路人把他当成乞丐,说不定赚的钱比他给人算卦都多!

    “你好,我想算算命。”

    谷湘雨走到男子的面前,甩出了一百块钱给他。

    男子借到钱以后立马眉开眼笑道:“好好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吧。”

    找了一个僻静的小公园,男子直接开口说道:“看姑娘气质不俗,绝对非一般人物,这命您想怎么算啊?”

    谷湘雨也没多想,说道:“怎么算都行。”

    “那个,咱们就来个实际一点儿的吧,生辰八字不问,掌纹面向不看,您再掏出五百块出来,我给您用钱占卜!”

    谷湘雨闻言一愣,她从来还没听说有用人民币算卦的,不过她也没说什么,明知道对方说的都是假话,她只想找个人聊聊天。

    “钱我有的是,你尽管算吧,我就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命。”

    谷湘雨说完直接把钱包里的所有钱都给掏了出来,一沓子足有一千多块。

    男子看的眼睛发直,就差把口水流出来了,心想这次真是钓到大鱼了,一定要让对方牢牢地抓在手心里。

    “姑娘,我也不是夸海口,整个德州就根本找不到你叔这样的高手,你可别看我穿的不咋地,我这个人是不拘泥小节,懒得收拾打扮,我要是打扮起来……”

    对于男子的喋喋不休,谷湘雨很无奈的打断了,她说道:“直接说正事儿吧。”

    男子尴尬的笑笑,说道:“跑题了,别介意啊,叔我就是这性子。”

    男子说完把地上的钱往兜里一装,说道:“嗯,这卦我算出来了,姑娘你什么都好,就是感情不顺,不过这都没关系,命运算个鸟,我们鬼谷一门有专门的法术逆天改命!”

    男子说完就要念咒语,却又被谷湘雨打断了。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男子一愣,回想自己的话也没哪里说错啊?

    “呵呵,我就是说你感情不顺,这命运可以给给改改。”

    “不是这句,你说你是?”

    “哦!我是鬼谷一门的传人!”

    原来是虚惊一场,男子这才喘了一口大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