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带着女徒去西游 > 第八十六章 谈话与来访

第八十六章 谈话与来访

作者:墨色白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带着女徒去西游最新章节!

    眼看着气氛就变得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克劳深吸一口气:“好吧,我道歉,为我的愚蠢和对你的怀疑!”

    虽然她的眼中还有着深深的不甘和愤怒,但至少她懂得低头。

    唐斗手中的墨剑眨眼间消失不见:“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好好谈谈吧!”

    “谈谈?”克劳以为唐斗会在自己道歉之后趾高气扬的再次耻辱自己,却没想到唐斗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谈什么?”

    唐斗走回到办公桌前,拿起那厚重的账本:“这就得看我什么时候能把这该死的东西弄好了。太烦了!”

    克劳一开始还以为唐斗是又在耍她,但仔细看唐斗的表情又不像,然后抿了抿嘴:“我看看!”

    “哦?好啊,拿去!”唐斗把账本递了过去。

    克劳一边看,一边心算,不到一会儿,她居然把第一页三百多项的账目给理了出来:“这里差了三百七十六吨粮食,还有八十七个奴隶,其中五十一人是战奴,有一个是黄金级!”

    唐斗有些意外的看着克劳:“姑娘,我看你骨骼精奇,和我学做菜吧……啊,口胡,看来你对这些东西很有天赋啊!”

    “差不多吧,二娘教了我很多,亚雷斯塔也教过我很多!”克劳撇撇嘴。

    唐斗好笑的看着这个女孩:“怎么?你不喜欢亚雷斯塔,听你说起他的名字,就像是说起一坨屎一样!”

    克劳一下子瞪着眼睛看着唐斗,憋了两秒,还是没有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自觉不对,又捂住嘴:“反正我不喜欢他!”

    “行了,要笑就笑,我这没那么规矩!”唐斗拍拍头:“我也不喜欢那个娘娘腔!看着阴阳怪气的!”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都笑了起来。

    这算是两人之间找到了第一个共同点吧。

    “这样,你帮我把这些鬼东西处理完,然后剩下的时间我们谈谈?”唐斗立刻准备甩锅。

    “虽然我觉得你有些不怀好意,不过可以!”克劳斜眼看了看唐斗,但最后还是欣然点头。

    这世上有一种人,总是会拥有一些如同天赐的能力,这种天赋会让他们在其他人看来如同怪物一般。

    比如唐斗的符文。

    唐斗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符文天赋,但他就是明白,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

    克劳要是放到唐斗的前世,估计是个数学天才,就是那种会放到后世各年纪课本上,把学生们折磨的********的先哲那一类。

    有了克劳的帮助,唐斗本来以为要奋战一天的账务居然在四个小时里完成了,每一项都条理分明,前后清楚。

    “你真是个天才!”唐斗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你的处理办法也让我很惊讶!”克劳则是一脸的好奇。她曾经跟着亚雷斯塔学过一段时间政务的处理,但却从来没有想到有唐斗这样的处理办法,有些命令听起来相当的荒唐,但是等到后续的事情的命令发出去后,再回头来看,却会发现之前的命令和此刻完全相合。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唐斗挥手让卫兵们退下,整个政务大厅里就只剩下唐斗和克劳。

    “不是你找我谈吗?”克劳惊讶的看着唐斗。

    唐斗大有深意的一笑:“哦?那么就不谈了?”

    克劳这才明白过来,没好气的皱起眉头:“怎么会有你这样小气的男人?”

    “这和我小气不小气没关系,关键在你。你现在的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哦!”唐斗嘿嘿笑道。

    “我什么时候求你……”说到一半,克劳颓然下来:“好吧,事实上的确是我求你。我想问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关心古斯国的未来?”

    “不,我担心的是我弟弟和二娘的未来。其他人的未来我并不关心,也不是我可以关心的!”克劳板着脸。

    唐斗点点头:“哦,只有你弟弟和二娘是吧,包括你父亲还有你自己,都不关心吗?”

    克劳没说话,只是把脸微微扭到一旁。

    “好吧,我们先来谈谈,你恨国主吗?”唐斗问道。

    克劳没想到唐斗会这样问,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不知道。在我的感觉里,他更多的是一个陌生人。虽然给了我吃穿,也给我请了好的老师,但是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交流,就算每天一起吃饭,也从来不说一句话。所以对我而已,他是一个陌生人!”

    “看,这就是问题所在。你不喜欢他,怨怼他,但你又不能离开他控制的范围,不仅仅是因为他不允许,同样也因为你没有离开他生存的权力!”唐斗的话很直白,直白的让人心里发寒。

    “你的意思是,错在我?”克劳自嘲一笑。

    “你有错,但国主也有错!他的错在于并没有把你放在第一位,甚至可以说把你放在很多事情之下,让你显得无足轻重。而你的错在于,你欣然接受了他给予你的一切,一边抱怨,一边从未反抗!”

    “反抗?我怎么反抗?我甚至拥有一个让人耻笑的战魂!”克劳悲凉的一笑,情绪激动了起来。

    “冷静,冷静!谈话的第一要素就是冷静,不然就是吵架了,而吵架除了伤害他人以外,并没有太多的价值!”唐斗摆摆手,让克劳坐下。

    “让我来帮你分析分析,你可以怎么反抗。或者我们在反抗的理解上并不一样。如果我是你,小时候自然是没有选择的,国主给什么,就只能接受什么。那么国主给了你什么?他给了你最好的生活,最好的老师,最好的条件。而你呢?接受了这些,却并没有做出应有的成绩!”

    “为什么?因为你反感这一切,所以你无视这一切。但可笑的是,你在无视这一切的时候,却又欣然的接受了这一切。想想那些奴隶,他们拥有什么?他们连作为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而你拥有什么?你拥有他们所失去的一切,所向往的一切!”

    “如果说你不想接受这一切,当你成年之后,为什么不选择离开?走不了?好,如果走不了,那么你为什么不用另一种方式发出你的抗议?”

    “你说你的战魂无用。那只是战斗而已。你的数学天赋不仅仅是天赋,还有战魂有关,不是吗?那么,就以刚才的事情为例,你可以掌握这些事情吗?你是否可以掌握整个古斯国的账务?对亚雷斯塔之前掌握着这些,说不定你的努力到最后只不过是一个笑话。但那是努力过的人才有资格去自嘲的东西,你都没努力过,有什么资格说这些?”

    “棋子,是的,你认为你的人生是棋子。可是这天地间,谁不是棋子?你以为你的国主父亲不是棋子?那你应该好好想想,他最想做的是什么,而是否又在做呢?亚雷斯塔是不是棋子?他一度掌握了整个古斯国,是非王之王,真正的大权在握,但是别人一声令下,他该死还是得死不是吗?你看我,我是棋子吗?我告诉你,我是这天下最不自由的棋子,最可悲的棋子。当然,我知道你不相信!”

    “谁都是棋子。除非你可以傲然生活在这天地之间,唯一一个人,独自一个人,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不需要任何的牵绊。不然只要你与人接触,你终需要做出一些让步。那么,你依然是这天地的棋子。”

    “所以关键从来不在你是不是棋子,而在于你打算当一个怎样的棋子。你可以自暴自弃,你可以自怨自艾,你也可以浑浑噩噩。你可以放纵自己的欲·望,你可以苦苦追求那不知道存不在存在的极致的奥秘,你做什么都可以。你的生活,最终由你选择!”

    “是的,我们都是棋子,但是棋子也是不同的,你会成样怎样一个棋子,最终是由你选择的!”

    唐斗对着克劳咧嘴一笑:“你看,一开始我们之间甚至剑拔弩张,但从你选择了道歉开始,一切就走向了另一条路,而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聊天。这就是一种选择。所谓的命运,那就是不同选择都堆砌出来的人生而已!你选择了什么,你就会去经历什么,到了生命的最后,你能拥有什么了?不就是这些经历吗?”

    克劳愣愣的看着唐斗,然后低下头,久久不言。

    唐斗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在一旁看着各种资料,计算,规划,然后做出决定。

    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成为古斯国的二把手,他自然有他自己的目的,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所做的一切,的确是与古斯国的联系在一起的。

    很久之后,克劳抬起头:“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么恭喜!”唐斗摊开双手。

    “谢谢!”克劳向唐斗行了一个大礼,然后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

    “总觉得你特别喜欢把别人的三观给撕碎,然后粘成新的模样!这算是一种恶劣的爱好吗?”

    “啊哈,我亲爱的徒弟,你是说你也经历这些吗?”

    林晓从暗处走了出来,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半精灵姑娘撇撇嘴;“总会有一种同情她的感觉呢!”

    “你可以随时选择回到雾隐大陆哦。”唐斗一脸的不相干。

    林晓翻了个白眼:“你就好意思让我这样的美少女独自一人离开阿尔撒吗?真是一个狠心的师父呢!”

    “好吧,好吧!我让你调查的事情如何了?”唐斗举手表示投降。

    林晓点点头:“和师父你说的一样,那绝对是假的!”

    “所以说,那位的意思就是想把我们留在这个鬼地方喽,之前那些奴隶,应该也是他放出来的吧!”唐斗用手指撑起下巴:“他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不知道!”林晓摇摇头。

    “我知道你不知道。你这个小笨蛋从来不喜欢用脑子的。行了,别瞪眼。回去告诉搜索队,加快搜索力度,我总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东西没发现呢!”唐斗眼珠子乱转起来,一脸的邪恶表情。

    “总觉得你打算又去坑谁一样!”林晓耸耸肩,转身离去,如同来时一样,消失不见。

    在半精灵姑娘离开半个小时之后,卫兵来报:“尼古拉斯大人,拉扎罗家族族长克拉拉克与其长子卢彻来访!”

    “哦?好啊,请他们进来吧!”唐斗玩味的一笑。

    片刻之后,克拉拉克带着自己那个笨蛋儿子走了进来。

    两人见了唐斗的面,直接行了一个大礼。

    “拉扎罗族长,为什么行如此大礼?快快请起!不要客气,卫兵,拿座位来!”唐斗这坏人估计等人家行礼之后才这样说,而且还是在对方说完之后才假腥腥地开口。

    而且政务厅其实本来有很多椅子的,分排下位两旁,以前亚雷斯塔和众贵族商议政务的时候就是那样。

    但唐斗一来就先让把所有的椅子拆了,现在却装模作样的让人拿椅子。

    呵呵,哪里来的椅子?这货直接把椅子全都给烧了。

    卫兵们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去哪里拿椅子来——不是没坐的,但那是卫兵们休息用的小方凳,这东西拿出来还不如让拉扎罗家的两位站着呢。

    克拉拉克不是傻子,看到唐斗脸上那再明显不过的假笑,还有卫兵们的错愕,就大概猜到了些什么,眼底闪过一丝怒气,但很快又压制了下去。他会带着儿子来到这里,其实就是和唐斗所说的一样,他没有退路了。

    卢彻的自大毁了他一开始苦心的经营。

    本来就算拉扎罗家族不答应任何一方的招揽,短时间之内也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完全可以继续待价而沽下去。他们有这个条件,唐斗所说的那种分化手段不是不可以,但并没那么容易成功。

    但是卢彻搞砸了这一切。

    自己这个长子有天赋,肯努力,一直都是他的骄傲,但事到危机,他才看出来自己儿子有一个一直隐藏至深的致命缺陷,那就是自视甚高,而且容易冲动。

    复仇派派来的游说人员是他们那边第二大贵族的长子,名叫蒙石,他与卢彻一直都不怎么对付,双方曾经为了争夺一个牝奴而大打出手,一度面为古斯国贵族圈里的笑话。

    而这一次蒙石来到他们家,态度之嚣张,确实让人讨厌,但克拉拉克也没想到的是,自己儿子居然那么冲动,上去就给了对方一拳。

    卢彻战魂都没用,明显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哪知道蒙石就死了。

    蒙石一死,克拉拉克就知道大事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