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带着女徒去西游 > 第五章 使者来了

第五章 使者来了

作者:墨色白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带着女徒去西游最新章节!

    御前带刀行走是天武国特有的一个“待遇”。 @樂@文@小@说|之所以说是待遇,而不是说官职,是因为奉命成为“行走”之人,全都是皇帝最宠信之人,而且成为行走之前,这人到底是什么官职,什么地位都不重要,只要皇帝看你顺眼了,就可以当行走。

    一句话,皇帝的地盘,皇帝说了算,就是这么任性。

    不过一般的行走只是行瞳,而能再加一个“带刀”那就绝对是亲信中的亲信了。

    尤其是在皇帝武力值不怎么高的情况下,一个实力不低,又带着武器的人成天在皇帝面前“行走”,那要是不可靠之人,皇帝两三天就得玩蛋。

    正德以前就想封一个行走,因为当年的孙楠松就是先皇的行走,然后两人情投意合,结八拜之交。这对正德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向往。不过以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不是他看不过眼,就是大臣们觉得不可靠。这毕竟关系到正德小命的事情,马虎不得。

    这一次唐斗能成为“御前带刀行走”是李卫和孙楠松一了头的。文武两方最高领导都点头了,下面的人自然也就没什么意见了——有意见也没用,正德会听吗?

    本来成为了御前行走的唐斗是要当班值岗的,但是唐斗身份特殊,正德也不想自己结拜大哥辛苦,于是给了唐斗一块牌子,这牌子的作用就是遇关开关,逢门过门,在任何时候,他都可以进出皇宫,包括内宫都可以。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现在正德一个老婆都没有的原因,不然那些老古董的大臣们还不闹翻天才怪。

    而沙云悦的太医院院正不是什么大官,在太医院里也不算什么高职务,本来正德的意思是把沙云悦弄成院判的,这就等于是副院长的级别了。但沙云悦不欲出头,唐斗也不想精灵美女去面对什么勾心斗脚之事,让其成为太医,不过就是找个合理的理由去祸害正德内库里的高级药材而已。

    奇葩的是这个理由是唐斗当着正德面说的。而且正德同意了。

    按规矩,皇帝除了皇后以外,其他的嫔妃不能是魂修,这其中到底是什么缘由,已经无从稽考了。但是一代代这么传承下来,也没人想过去改,毕竟就算像是正德这样的奇葩,就算他永远不修炼,在神器的带动之下,二十岁之后也能成为白银级的魂修。而一个不是魂修的嫔妃显然就惹不出什么事情来。这样皇帝的人身安全也就有了保障。

    千魂灵界因为有战魂这种奇葩的存在,所以阴人手段让人防不胜防,谁也不知道皇帝的嫔妃里会不会出个妖孽。

    正因为嫔妃们都是普通人,所以才会有太医院的存在。

    其实太医院主要是分成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炼制丹药的。专门供皇帝修炼所用,有时有多部分,也会赏赐给宠信的大臣。不过正德这个奇葩不好修炼,从他登基开始,就没让太医院这部分的人动过。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正常的看病行医,不过因为千魂灵界特有的环境因素,所以这一部分的医者加一起才五人,而且医术都不能说是一般,用唐斗的话说全都是赤脚丈夫的水准,治点头痛脑热。月经不调都有失手的时候那种。

    有了沙云悦这么一个超级医者进去,想来太医院会变得极为热闹。

    两人既然被安排了官职,那么就得在皇宫当差,这就意味着白天的时候家里就只剩下两个妹子和一头肥熊猫。以唐斗的性格是绝对不放心的。于是他忽悠了正德一番,然后软妹子带着小萝莉骑着熊猫就进了皇宫——美其名曰,御前答应。

    这话说的,答应其实就是宫女的一种,而且是专门在皇帝面前听差的那种,算得上是贴身侍女。甚至历史上有不少嫔妃都是答应出身的。简单来说,答应就是皇帝备胎库之中相对容易上位的一种。

    不过正德肯定是不会打软妹子和小萝莉的主意的,至于说什么服侍——只看正德让小萝莉骑在自己脖子上满院子跑就可以知道到底是谁服侍谁了。

    李卫来看了一次,气得心肝痛,但又说不得,一说正德就满地打滚,这货现在觉得有唐斗撑腰,开始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过了三天,李卫开始有些忍不住了,找到唐斗:“狄仁杰,你说的计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

    宰相大人觉得再让正德跟着唐斗这样胡闹下去,天武国头号昏君就会成为千魂灵界头号昏君了,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宰相大人,我这不是一直在执行计划吗?不是你们说的要以一个隐匿,温和的办法吗?要按我说的三天就可以出结果,但按你们说的,三个月能不能行都不一定啊。这关键得看天武国有什么重大的政策变动啊。另一个存在只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才出现啊。难道你让我去创造一个?”唐斗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晃得李卫心慌。

    宰相大人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自己点头,唐斗会马上去袭击孙家。唐斗与孙家的那点事宰相大人也是知道的,于私,他其实是站在唐斗这边的。但于公,他是绝对不会让唐斗与孙家起冲突的。

    孙家对天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绝对不能让唐斗这个搅屎棍一样的贱人把孙家给祸害了。

    “不行,必需要用温和的办法,不然天武将会大乱。尤其在现在这个敏感的时候!”李卫立刻掐掉了唐斗的念头:“你也最好不要打这方面的主意!”

    “是是是!”唐斗无所谓的耸耸肩。他难道会告诉宰相大人,他现在已经把孙家堡上上下下都摸清楚了吗?回头他要是想下下毒什么的,实在是方便的不要不要的。

    “神罗国使者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估计对方要动手就是这一次了。你一定要小心提防。对方既然以前可以让陛下如此,那么说不定早就知道你在皇宫之中的目的是什么!莫要让对方将计就计,反而把陛下害了!”宰相大人其实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情。

    “宰相大人放心吧,这个我懂的!”唐斗点点头。他也很清楚这件事情的重中之重就是正德的安危,一旦把幕后的家伙逼急了,真的把正德给干掉,来一个彻底的狸猫换太子。那他们的一切计划就算是泡汤了。

    “另外,你这几日整日与陛下嬉戏。虽然我答应过你让陛下也有放松的时间,但是你是不是也太放松了?陛下的学业是很重要的。他毕竟是一个皇帝,不能像一般的少年那样放纵自己!”李卫苦口婆心的对唐斗道。

    唐斗嘿嘿一笑:“其实宰相大人不来我也要找你。正好今日是陛下小考之日,我们去看看吧!”

    李卫一愣,他今天来其实也有这个意思,不过并不抱什么希望,在他想象之中。唐斗一定会找各种理由阻止自己,甚至又拿一堆歪理来忽悠自己,他在肚子早就准备了反驳之词,但是现在却发现似乎用不上了。

    见李卫有些发呆的样子,唐斗哪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哈哈一笑:“宰相大人,你莫不是真的认为我想我兄弟成为昏君吧?”

    “本来就是啊!”李卫心里吐槽一句。

    “你来看了就知道了!”唐斗一点都不客气拉着李卫就往御书房走。

    两人似乎来晚了一步,小考已经结束了。主持小考的大学士李纲一脸见了鬼似的从御书房里出来。

    “李大学士,您这是怎么了?莫不是陛下又惹你生气了?还请李大学士……”李卫还以为李纲被气到了,开口就要劝。哪知道李纲一见到他,就拉着他的手,激动的道:“陛下把《劝学》背出来了,陛下把《周游子》背下来了。陛下还自己把这一季的行政给看了,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大学士不是魂修,已经八十八岁的李纲绝对算是个老人家了,一向号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学士现在激动的浑身颤抖,从怀里抽出一个卷轴,打开来:“宰相大人,你来看看。这,这是陛下写的!”

    李卫接过来一看,的确是正德的笔记,前面部分就是大学士所说的《劝学》和《周游子》其地位和作用其实就和唐斗前世那些让上小学的孩子背唐诗三百首一样。表面上看起来是然并卵的玩意儿。但其实是培养内涵气质必需的东西。

    这一部分不算太过惊艳,后面部分才把宰相大人吓了一跳,上面洋洋洒洒的写着对于这一季各项军政事务的看法和建议,尤其是在针对这一次出征之事的问题上,更是提出了许多不算成熟,却绝对算是独到的看法。

    作为宰相。李卫当然能一眼看出这些看法与建议的稚嫩,但是想想这是奇葩皇帝正德写出来的,那就完全有着不同的意义了。

    不怕皇帝的想法稚嫩,想法稚嫩是可以进步的,就怕皇帝没想法,或者是乱想。

    “这真的是陛下所写?”李卫不敢置信。

    “哈哈,李相,你看怎么样?我……朕的写的不错吧?李师和大哥……呃和狄卿都认为不错呢!”正德一脸得意的从御书房里出来了。

    软妹子和小萝莉身着宫女装,跟在后面。

    “不是你使的手段?”李卫小声的问唐斗。

    “就算是手段,也是教育手段。我说过,宰相大人你们的教育手段很落后啊!”唐斗笑得就像是偷吃了鸡的狐狸。

    “教育手段?”李卫一头雾水。

    “陛下不是个坐得住的人,你们让他坐在椅子上死记硬背他当然没兴趣了。所谓益教娱乐,玩着学习,就是这么回事了!”唐斗也没装高深,解释道。

    其实也没什么好高深的。正德就是个多动症,他聪明,机敏,但是坐不住,静不下心。而且对于事物喜新厌旧到令人发指,所以想要他老老实实的坐着背书听课,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在娱乐之中记住这些事情。

    把文章拆成数块,做成数独游戏,把军政大事从纸上扩展成立体,直接以演戏的方式在正德面前演,这样的方式正德就大感兴趣,而以他的聪慧,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东西,绝对是过目不望,同时举一反三的。

    所以只是短短的三天,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似的,小考成绩差点没把李大学士心脏给吓停了。

    李卫听了唐斗的解释,心中对唐斗也是佩服万分。当然口头上还是要拿起宰相和长辈的架子,说教一番什么戒骄戒躁的话来,然后就扶着大学士走了,看那轻快的脚步,可以想象宰相大人心里是多么的高兴。

    “哈哈,大哥,你看到大学士和李相的表情没有?太有趣了!而且今天他们没有再一见面就说什么学习,学习,太好了!”正德等到两人走远,捧着肚子笑了起来。

    “现在你懂了吧。想要他们闭嘴,就先要震得他们目瞪口呆。这样他们就自然闭嘴了!”唐斗道。

    “明白了,明白了!还是大哥你厉害。你教我的办法一下子就把那些讨厌的东西全都背住了。不过那个数独我有些腻了,还有别的吗?”正德那喜新厌旧的毛病又开始发作了。

    不过唐斗也非等闲:“嘿,你想要玩新玩意儿?这个简单,不过你要先在数独上面赢过我。别撇嘴,我先给你看看,什么叫卡牌游戏!”

    唐斗前世那么多新鲜玩意儿,哪怕是一天拿一个出来,也够正德从十四岁玩到四十岁。唐斗不怕没东西拿。更何况,学习这种东西其实是有瘾的,一旦真正的学进去了,自然就想继续的学下去。这是人类本身的求知欲造成的。

    接下来的十天,正德第二次小考依然得了个好成绩,现在大学士和李卫都不得不承认唐斗的办法才是最适合正德的办法了,不再有任何的怀疑,全力支持唐斗的教育方式。

    而就在这个时候,神罗国的使者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