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超能教师 > 第三百零二章【家访】

第三百零二章【家访】

作者:彬临城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超能教师最新章节!

    第三百零二章【家访】

    下午上课的时间,夏宇找到理事长的办公室,敲门。

    “理事长,我是夏宇。”

    里面传来倾言的声音:“进来。”

    夏宇推门而入,见到倾言坐在椅子的后面,正在阅读什么东西,夏宇拿出手机拨通上次倾言给他留的电话号码,很快,办公桌上的一个精巧手机就发出了悦耳的铃声。

    倾言没有去接,甚至没有看过去一眼,只是看着夏宇,忽然笑道:“你总算是想起来了么?”

    夏宇道:“中午是你?”

    倾言并没有卸下伪装,坐在那儿,微笑道:“不错,是我,你不知道ho是我们紫罗兰的么?”

    夏宇皱眉道:“我不大明白,你又跑来买了学校,又给我贵宾室这种无上待遇,就只是想招揽我?或者,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做?”

    倾言摇了摇头道:“若我要你做事情,别忘记,你还欠我一个要求,不过说到招揽,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

    夏宇走近一些,看着她道:“听你这口气,招揽也不是主要的目的,那你到底为什么……”

    倾言摇头失笑:“我倾言做事情,从来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你是第一个敢过来质问我的人,行,既然你一定要问,我告诉你,我不为什么,我当时看到你带两个小美女去吃东西,就顺手帮了,关键是心情,没有任何意义,至于学校,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投资,和你也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夏宇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脸道:“那我就放心了,那理事长,以后我还能用那间贵宾室么?还有免费大餐吃么?”

    倾言没好气道:“你就想了,那是我专用的位置,大发慈悲给你用一次,竟然还来怀疑我别有用心。”

    夏宇赔笑道:“这也不能怪我,你又买刺桐又给我超级豪华包厢,我虽然是打定主意不领情,但至少也要知道是谁做的吧?”

    倾言淡淡道:“我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至少知道,你和我们的大明星知欣有着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

    夏宇无所谓道:“她是我未来的老婆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只不过她不想那些媒体影响我而已,事实上我才不怕什么媒体,他们要拍随便他们拍,要写随便他们写就好了啊,我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

    倾言拍了拍手笑道:“说得出这话的人很多,但做得到的人,没有几个,我看重的就是你说得出,也做得到。”

    夏宇笑道:“多谢理事长。”

    倾言看了看手上的资料,忽然道:“夏老师,上次你答应要帮我做一件事,我现在忽然想到了,你帮我重重打十下陈芷的屁股,我们之间就算两清了。”

    “啊?”夏宇张大嘴巴,“你说打谁?”

    “陈芷,你没有听错,也没有理解错,就是龙腾的陈芷,你好好想想怎么做吧,你不会连这件事也要耍赖吧?”

    夏宇苦笑道:“陈芷……你干嘛要选她,能不能换一个?”

    倾言想了想道:“换一个也行,把陈芷杀掉,你可以自己选,是杀掉还是打屁股,由你决定。”

    夏宇拍了一下额头,叹道:“那我还有什么说的,难道我还要为此杀人么。”

    从理事长办公室出来,夏宇就琢磨,怎么样才能打到陈芷的屁股……怎么感觉这和自己使用异能的那些代价那么像呢?

    更变态的他都干过,这个对于他来说倒也不算什么,只是实行上有些难度,别说陈芷了,就是一般的女生,你要给她屁股十下,她若不跟你搏命,那就一辈子缠死你,无论哪一种情况代价都太大了,看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蒙头蒙脸来干,迅雷不及掩耳的制服这个小妞,然后给她来上十下立刻脚底抹油,以后不管受什么酷刑都绝对不招。

    唉,上次就跟她搞得不清不楚了,本来就想着以后不再见面,免得尴尬,没想到现在又要跟她产生交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真是命运弄人啊……

    一个下午,夏宇还是苦恼了起来,这个倾言真是会给人出难题,你让我去打某个高手都强过干这种鸟事啊……自己毕竟把人家那啥了,现在还要去想办法揍她屁股,想想都不地道,而且,怎么找她人都不知道……在办公室想,班会的时候,在讲台上也托着下巴想,还是想不出,放学的时候,见到梁婧低着头走出教室,他立刻就不想了,站起来就跟了出去。

    梁婧发现夏宇紧跟在身旁,和一般人不一样的是,她既不出声询问喝骂,也不加快脚步拜托,而是将脚步放得很慢很慢,这样别人走得快的话就会很快超过她,但夏宇竟然也跟着很慢很慢,总之就死黏在她的旁边,一直走到楼下都是这样。

    梁婧终于忍不住,停下来小声道:“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好吗?”

    夏宇这下倒觉得有些新鲜,这丫头竟然就直接道起歉来了,有意思。他笑道:“你为什么道歉?”

    梁婧垂头道:“我不该在教室割脉自杀,给老师和学校还有同学添加了很多麻烦……”

    “其实我不大关心你割脉啦,我比较关心你为什么割脉,若你的原因真的达到了要割脉的地步,那也应该,就没什么值得道歉了。”

    梁婧本不想再说话,没想到夏宇会这样说,忍不住道:“老师不是应该提倡什么事情都要坚强,不应该以自杀来结束自己生命吗?”

    夏宇叹道:“人生哪里是说要坚强就一定能坚强的,那些百折不挠的斗士,真正能有几个?而且每个人对人生体悟都不同,有的人看重金钱,有的人看重感情,前者只要有钱,被人甩鼻涕一样甩几百次都可能不会很痛,后者可能不名一文都未必能被打倒,但若掉转过来,前者没钱,后者被甩,说不定被甩一次,他可能就要跳楼了,所以,没有完全坚强的人,只不过要看碰到的事情是不是到了他的点。”

    梁婧若有所思,很久才道:“那……跳楼只是那个人的一种手段呢,一种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

    夏宇喟然道:“这种比那些真的想死的还可怜,因为真的想死的人万念俱灰,至少,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但那些为某种目的的人,却要被迫去体会那种死亡临近的恐怖。”

    梁婧沉默下去,很久都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并肩往校外走,直到临近校门,小女生才道:“夏老师,那你对这类型的人是什么态度?”

    夏宇微笑道:“我的态度重要吗?”

    梁婧点了点头:“重要。”

    夏宇淡淡道:“心疼。”

    梁婧眉头微微一跳,紧紧抿了一下唇,才小声道:“你,会关心这样的人吗?”

    “会”夏宇叹道,“这样的人,才是最需要人关心的,因为她们并不是真的想死,她们只是想获得更多的关心,如果她们还得不到,说不定就会变成真的想死了,到那个时候,再去关心,说不定就晚了。”

    “你,你真的这样想吗?”梁婧颤声道。

    “真的。”

    在校门外等候梁婧的司机,见到梁婧竟然会跟着一个男子走出来,两人还一路说话,嘴上叼的烟一下子脱口掉了出来。

    这位大小姐出了名的三棍打不出一个闷屁,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严重,平时来接,从开门上车,到达目的地下车,她一个字都不会说,说句不夸张的话,他都不记得这位大小姐说话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了——这男子到底是什么人?

    两人走到车前,梁婧道:“夏老师,我到了。”

    夏宇看了看车和司机,奇道:“这是你家?”

    梁婧道:“这是车。”

    “哦,那我也一起,我去你家一趟。”夏宇边说,就往车上挤。

    梁婧愣了好半天,才开门上了车,司机见大小姐并没有对此说什么,他还是忍不住问:“对不起,这位先生是……”

    夏宇笑道:“我是梁婧的班主任夏宇。”

    “哦,啊,原来是夏老师,不好意思。”

    坐在车上,梁婧就再没有说过话,一路来到一片很雅致的住宅区。司机停好车没有下来跟他们一起,夏宇跟着梁婧下车上楼开门进屋,屋里有一个中年妇女,夏宇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保姆之类的,不可能是梁婧母亲。

    那保姆见到梁婧回来,后面还跟了一男子,也是吓了一跳,夏宇率先道:“你好,我是梁婧的班主任,今天过来做一个家访,她父母不在家吗?”

    保姆讶道:“哦,原来是夏老师,可是,梁婧的父母很少回来的啊,她没有跟你说么?”

    夏宇并没有讶异,微笑道:“是吗,她没有跟我说,那真是不巧,不过既然来了,就吃了饭再走了,你做的饭菜够分量吧?”

    保姆还没见过这种一点都不客气的班主任,愣了一下才道:“哦,有的有的,我,我这就准备。”

    夏宇对梁婧挤挤眼睛道:“又骗了一顿饭。”

    梁婧却毫无反应,垂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