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生天录 > 第七百九十七章 骗不了我

第七百九十七章 骗不了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生天录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虽然他们小李和那假少爷各自心怀鬼胎,互相揣测,但在时间的压力逼迫之下,还是不约而同做出让步,一起配合将倪殇尸体装在一个巨大的纸箱子里,小心翼翼的带着离开警局。

    他们俩刚刚离开警局,一道刺耳的警铃声便即响起,一个个机器人从四面八方的大楼内涌出,齐整的站立在操场上,一名名警察从大门外面气冲而至,不是骑着悬浮摩托,便是骑着悬浮汽车,争前恐后的挤入大门以后,纷纷齐整的排列在那些机器人警察后面。

    原来,时间已经达到了上班时间。为了能够让警察时刻具备战斗力,联邦警局制定了一个规矩,早晨上班第一件事便是做早操,于是,这这些警察才会马不停蹄的先冲往操场,有些来的晚了,怕被点名,甚至连打卡都忘了,车也不锁,砰地一声,骑车撞入操场。

    幸好操场内前排尽皆是机器人警察,那些被撞倒的机器人警察只是在地上抽动两下,便即站立而起,跟着音乐挥舞双臂晨练,若是普通血肉之躯,多半已经进入医院。就在他们开始晨练以后,一道伟岸的身影经过,不是别人,正是杨秋。

    他已经从田力那得知了大半情况,正一脸茫然的往方家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困惑,始终带着怀疑之心,说道:“不可能。这应该不可能吧?方凡辰明明都已经被我杀死了,怎么可能又复活呢?如果这样都可以复活的话,那这方凡辰又是怎么复活的?

    难道说是老天爷帮他的?不对啊。如果老天要帮他,当时只要安排他不被我杀死不就行了吗?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等等。难道说田力在骗我?不行。还是要去方家一趟,弄个明白再说。要不然,我实在心里不安,总是有一种毛毛躁躁的感觉。”

    说完,他便加速往方家走去,越走越快,越走越远,不多时已经饶了七个弯,只见方家的宅院已经在百余米外,终于露出笑容,但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饥饿感袭来,只觉得无力的感觉袭遍全身。

    杨秋踉跄一步,险些摔倒,勉强站稳以后,右足一阵酸软,正暗暗奇怪,说道:“怎么突然感觉这么饿?我是修士,一般情况下,应该不会饿才对啊?今天这是怎么了?哦。我想起来了。原来如此。不久前虽然杀了田力很轻松,但是,在杀他以前我还经历过一系列大战。

    那场战斗虽然并没有让我有什么危险,但是,却很消耗体力。而听完了田力的招供以后,我还一直没有休息,熬夜赶路到了这里。”

    一念及此,他终于露出恍然之色,右手轻拍了拍肚子,只觉得越发饥饿,微笑着说道:“罢了。虽然现在我急需回到方家把方凡辰是不是还活着弄清楚,弄明白,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头一转,拔足往二十多米外的一家面馆走去。

    但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从右前方抢冲过来,化作一辆摩托车,向他脸上撞来,后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箱子。

    杨秋吓得脸色一白,忙后退一步避让,就在他后退的时候,那摩托车从他面前飞过,虽然没能撞上杨秋,但砰地一声,刹车过度,车子失衡,才行出去十多米,便横倒在地。那车尾的箱子砰地一声,砸在地上,只见一丝鲜血从纸箱缝隙流淌出来,只闻得一股血腥味弥漫。

    那开车的人爬立而起以后,又是惊慌又是恐惧的低头给杨秋赔不是,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没装疼你吧?”

    原来他正是那和小李一起离开的男快递员。只是,在离开了警局以后,小李突然接到了一个紧急通话,说是家里着火了,不得不离开,才和这男快递员分开。就在小李离开以后,那男快递员也是大松了一口气,暗暗庆祝自己的幸运。

    谁料,他还没得意半分钟,刚刚过了一个弯道,便即撞上了杨秋,本来并不打算停定下来,心道:“反正现在时间紧迫,虽然那个杀人狂魔离开了,但是,我还是必须把制定的尸体运送到制指定的位置,要不然,他发火了找上我怎么办?

    我可不是什么修士,这次没能逆袭已经让我够遗憾的了,我可不想再丢命。”

    可是,那车子在半途便即摔倒。

    他见那尸体摔倒以后,竟有血迹流淌而出,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越想越怕,心道:“要是被发现我就完了。绝对不可以被发现。”于是,只好屁颠屁颠的奔到杨秋面前,低头哈腰赔不是,假装运送的是普通货物,试图蒙混过关。

    杨秋越看越奇怪,越奇怪心中越是好奇,暗道:“他不过是和我撞而已,需要这样赔不是吗?一般人不是赔了一句对不起便转身离开了吗?不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我没事。你走吧。”正欲转身离开,继续往那面馆走去。

    但就在这时,一个念头如流星划破夜空一般,划过了脑海。

    他心中一动,暗道:“不对啊。他不是还没和我撞上吗?如果和我撞上了,这么赔不是,还说得过去,现在的问题是,他没有和我撞上啊。那道歉这么诚恳是什么原因?难道他是为了掩饰什么吗?”

    一念及此,他好奇的扭头再看,但见眼前空空如也,刚才那快递员和货物哪里还在,只有冷漠的行人和空旷的街道,以及明亮一些的光线,不由得一怔,叫道:“人呢?”

    原来那男快递员已经早早离开。杨秋只是刚刚摆手说“不在意”,那男快递员便像是如获大赦的死囚,转身回到摩托车旁边,三下两下将带着的货品固定好,骑上摩托车逃命般的往远处驶去,只留下一片巴掌大的血痕。

    杨秋左手食指蘸了一点血迹,凝神细看了一下,惊呼道:“不对啊!这不是猪血,更不是鸡血,这完全就不是动物血迹。这是……人血的味道!没错。这和田力身上的血迹有着一丝相似,动物血迹身上是没有那些化学成分的。

    更重要的是,联邦现在根本就没有天然的动物啊。这个小小的快递员竟然运送尸体?他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他越想越心惊,越心惊越好奇,不知不觉,已经拔足急追上去,飞行术施展,唰的一下,飞到了百余米之外,但见下一个弯道人流量拥挤,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衣着一样的快递员数之不尽,不由得大是懊恼,说道:“糟了。我刚刚没怎么注意,竟然让他跑了。

    现在要找起来麻烦多了。他身上也没什么明显标志,唯一要说标志的莫过于那已经有裂缝并开始流血的快递箱,只是,这里四通发达,人流量这么多,就算是路上有鲜血地滴下,也早早被人潮吞没,我又哪里找的到是谁?”

    一念及此,他自嘲的摇头一笑,头一转,只好往来时方向折返回去,遗憾的说道:“罢了。反正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也不是这些。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对。”但才飞行了十多米,一道熟悉的人影进入了视野。

    就在相距百余米的右手边,一张长椅旁,一名身穿制服的男快递员正悠闲的喝着人工啤酒,左腿放在右膝上,右手拿着啤酒瓶轻轻摇晃,左手食指不断来回画着圈圈,他头时而往顺时针方向旋转,时而往逆时针方向旋转,一副享受音乐,仿佛在指挥的样子。

    就在他头晃来晃去的时候,一道血迹清晰在后背蓝色制服上浮现,竟正是那之前和杨秋险些装上,后来,匆忙离开现场的男快递员。

    原来他早已送好了货物,一脸轻松的来到公园歇息,只是,在和杨秋照面以后,后背不经意间发了一会痒,左手下意识抓挠了两下,并未察觉鲜血已经透过指尖沾染到了衣服上。那些路人见到他后背的鲜血,不知内情,也无接触,尽皆没有理会,只当是他自己的血。

    杨秋认出那人以后,兴奋的转向,如箭一般飞将过去,一眨眼间,已经到的那人身后,右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叫道:“嗨。”

    “啊!?”那快递员吓的从座位上谈坐起来,回道,但说到此处,想到现在已经没了危险的尸体箱子,刚刚也已经打电话给总部圆满完成了任务,不由得底气十足,怒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谁啊?想吓死老子啊?”转头往身后望去。

    杨秋道:“是我啊。”露出灿烂的微笑。

    “你谁啊?”那男快递员不满的说道,欲要责备一番,但和杨秋目光一触,只觉得一股电流从头过到了脚底,吓得浑身一颤,砰地一声,踉跄摔倒,啤酒哇的一下,洒在身上,又是诧异,又是害怕,又是不解的说道:“怎么……怎么……怎么会是你呢?”

    说话间,一片此起彼伏的轻笑声回荡。

    “这家伙,竟然会把啤酒洒在身上,笑死人了。”

    “没错。多大的人了。见到一个人居然像是见到了鬼一样,他这是在拍戏吗?”

    “没劲。一个大男人胆小成这个样子,以后我的女儿可绝对不能嫁给这种人。”

    那男快递员越听越气,越气越恼火,欲要发火,只觉得这些话说中了自己的痛处,仿佛女友分手的画面昨日重现,越想越气,越气越恼火,拔高了音量,吼道:“吵什么吵?有本事……”但一言未毕,被中途打断。

    杨秋右手抓住他肩膀,一下提到半空,说道:“小子。先处理我们的事情。”

    “我们的事情?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那快递员不安的问道。

    杨秋道:“我不是说你撞我的事情。”

    “那还有什么事情啊?这位小哥,我貌似不认识你吧?”那快递员假装无辜的问道。

    杨秋点头,道:“对啊。你是不认识我。我也不认得你。但是,你刚刚送的那批货,我却很有兴趣了解一下。你能告诉我,你把货送到哪去了吗?”

    他这话一出,那快递员越想越怕,但越是害怕越不敢表露出来,暗道:“糟了。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我运送尸体的事情?难道说刚刚的尸体被他看到了吗?不应该啊。我记得箱子并没有破啊。那究竟是怎么被他发现的?”

    一念及此,他想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暗叫:“血!我知道了。原来是血啊。可恶!如果他是普通人,就算是知道了血迹,看到了血,闻到了血腥味,也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因为,毕竟普通人和修士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关注点。

    普通人看到鲜血不会有什么好奇,修士就不同了。因为,时常都要战斗的关系,修士经常都会流血,因为经常都会流血的关系,修士已经对鲜血的气味相当敏感了。他一定是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发现鲜血不是假的,而是真血,还是人的鲜血,才起疑的。这下麻烦了。”

    他越想越怕,越想越急,只觉得心烦意乱,说不出的委屈,只好装傻,露出茫然之色,摇了摇头,道:“货物?抱歉,作为快递员,我也不会知道货物是什么。如果是知道的话,那就必须要拆开箱子才行。但是拆开了以后,就会泄露隐私了。我只负责送货,不负责查获。”

    “兄弟,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不知道货物是什么,你会这么惊慌害怕吗?告诉我实话。我不想浪费时间。现在我急着去吃东西。快说。”杨秋不信的摇了摇头,道。

    他这话一出,那快递员吓得脸色更白,恐惧的暗叫道:“吃东西?他都已经知道我送的是尸体了,还说这种话?

    不会他是要去吃尸体吧?太可怕了。这些修士都是什么人啊。”越想越怕,越怕越不敢说,但想到若是不说,也许会被当场击杀,只好硬着头皮,回道:“东边百米外,一户人家。那里只有一户人家。我只是个送货的,请你放我走,你要找的东西真的和我没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