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生天录 > 第九百一十八章 型号

第九百一十八章 型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生天录最新章节!

    “那你说怎么办?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难道我们要一直忍耐下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根本不可能谈的成功啊。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啊。当务之急,不是应该早早谈好合作问题吗?但要合作就必须要做到事先公平的利益分配。我们似乎无论怎么分配都不公平。”

    “这句话终于说对了。世界上的事情本就是如此。要做到完全的公平,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若是轻易就能够做到公平的话,也就不是公平了。公平不是给功劳大的更多的奖励,功劳小的少的奖励,也不是给功劳大的和功劳小的一样的奖励。

    更不应该是给功劳大的少份的奖励,功劳小的多份的奖励。真正的公平应该是能够让大家服气的分配。也就是说,无论给功劳多的人多少奖励,功劳多的人都不会觉得给的少,功劳少的人也不会羡慕。

    这看上去是很容易的一句话,但是要做到却是难上加难,要不然,我们现在的政府也就不会还是实行上下等级制度了。我们应该早就实行所有职位都平等的制度了。但是,其实话说回来。若是真实行了这样的制度,反而更不好。

    因为,实行了以后的结果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团结了。反正所有职位都平等嘛。那这样的话,所有部门的职权也就等于相同的。既然是相同的,为什么我要听你的?为什么我就不可以选择不听呢?

    到时候一定会出现这种想法,这种想法是相当相当恐怖的。大家要提前做出警惕。因为,这样的想法已经不是公平了,而是无政府主意。没有了政府,那水来保护我们民众呢?靠民众自己?

    那就更不行了。民众自己的话,那就是一盘散沙。大家见过无头的苍蝇吧?那是乱飞的。没有头领的鼠群,那也乱窜的,没有头领的羊群,那是管不住的。所以,人不可没有头领,而只要有了头领,就难以实现所有人都公平嘛。这就是困难的地方。

    也是我觉得目前应该要解决的问题。当然了,要完全解决这种问题,肯定是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我们才有牺牲这种词语啊。要不然,人人都不牺牲,人人都在抢夺功劳,根本不用帝国人来侵犯我们,我们联邦自己内部早就内疚起来了。正是因为大家心里始终明白,凡事总会有牺牲,总要有人来牺牲,这样才可以做到大致的公平。

    听到这里,我知道很多人又要说我了,在乱吹牛,胡说八道。虽然理由冠冕堂皇,但是没人愿意做那个牺牲的人。则合格问题问得对,我接下来就好好跟大家谈谈牺牲这种事情。牺牲分为两种,严格的来说,有可以补偿的牺牲和不能补偿的牺牲。

    如果有后者,那大家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能补偿的牺牲就是牺牲性命。这种牺牲若是发生了,那我们只能深表遗憾。因为,对于牺牲的人,我们只有亏欠了,受一辈子的心里谴责。还好现在不是战争年代。

    所以,现在我们和帝国轻易是不会开战的,而只要不会开战,那这种牺牲就不太容易出现。可是这一次它却出现了。因为,我们一会就要执行杀人计划了。而既然是杀人计划,那肯定就会有失败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其实就算是成功了,也可能会有人牺牲。因为,那个目标的实力很强,若非如此,不可能要召集我们整整一百个人,只要找个十来个人应该也就差变多了。当然了。也正是因为目标厉害,也许目标中枪以后还会反扑一波。

    若是谁运气不好,很有可能就会在反扑中,被打死。因此,要做到利益的分配公平,我觉得我们可以这么做。由于提前已经知道会有人牺牲,那么,我们可以先拿出一部分钱给那个可能会牺牲的人家属。这样的话,既能够让那个牺牲的人家属得到安慰。

    也可以让牺牲的人自己得到欣慰,还可以让我们大家所有人的内心得到宽慰,而不是内疚自责,受良心谴责一辈子。大家有异议吗?”

    “这样的分配我可以接受。虽然我不希望成为那个牺牲的人,但是,如果我真的牺牲了,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就算我没有牺牲,我牺牲了自己一点点的奖励去安抚那位不幸牺牲的同志家属,我觉得这样还是很讲道理的。”

    “嗯。这样的分配我也可以接受。至少这样我们的心里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快了。更为重要的是,这样就算是奖励分配不公平我们也都可以接受啊。可是,事情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啊。如果到时候真的没有人牺牲呢?”

    “没错。若是到时候真有人牺牲了,那么,分配不公平的话,我们完全可以接受。这也就等于是变相的公平了。可是,变相公平只存在于有人牺牲的时候,万一我们合作非常默契,没人牺牲怎么办?那不就非常讨厌了吗?”

    “这个问题我当然有想过。但是,迟迟没有更好的方案。所以,我才会告诉大家后面的分配方案。至于前者该怎么分配,还是由我刚才说的方法来决定。我们先把各自的外套脱了。大家开诚布公,坦诚相见,也就不会有太多的尴尬了。难道不是吗?”

    “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什么叫做不会有太大的尴尬。没有尴尬是不现实的好吗?我们现在若是不脱,就已经很尴尬了,若是真的脱了,只会更尴尬。难道你以为脱了不会尴尬?真是毫无逻辑的答案,不,不是毫无逻辑,应该是毫无道理才对。”

    “不是毫无道理,是很有道理的。既然大家这么反对,我说出其中的道理好了。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不成熟,没有经验。最关键的就是没有经验。正是因为没有经验,我们每个人都在害怕。害怕到时候真脱了外套没有解除尴尬会怎么办,其实不会这样。

    你们是不是不相信?其实我只要说出理由你们就会明白了。但是,我不会完全说出来。因为,若是把理由百分百说出来,反倒不会有人相信我。我只能说一半的理由。或者说,我的理由只有说了一半才会起作用。全部都说了大家反而不会去做了。”

    “这不还是骗人吗?如果你真的心怀坦荡,就应该告诉我们全部的事实啊。现在这样算什么意思呢?还不如不说。你不说,我们刚刚还是相信你的。可是,你现在说了,虽然还没开始说理由,但我们已经怀疑你了。”

    “我也是。哪有说话只说一半的。只有骗子才会故意把要说的话隐藏起来,如果你不是骗子,就老老实实把所有原因都说出来,不要故意少说,这只会让我们难以再信任你而已。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啦。要不然,我刚刚也不会说那番话了。但是,正是因为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更加的需要你们理解啊。要不然,谁来帮我?可是,如果你们真的要知道全部原因的话,你们必须得做好准备才行。

    因为,这个原因若是你们全部都要知道的话,只会让你们觉得很辛苦而已,当然不会不相信我。若是你们知道了全部原因,我坚信你们会帮我的。只是,你们真的会很辛苦,我相信,到时候可是会有大部分人会后悔听到全补的原因。即便是这样,你们也要听全部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们当然要听啊。只是,我们还没心理准备而已。但没有心理准备又怎么了?我们还是要听。你说吧。最多到时候后悔好了。反正后悔了,也不是怨恨,更不是怀疑你啊。总比现在怀疑你更好。对不对?”

    “说的没错。快说吧。让我们听听看,你为什么要让我们全部的人把外套给脱掉。我是死活也都想不出这有什么哲理。我始终觉得,这不是什么很好的办法,我也是种坚信,这样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你却这么坚持。我实在是想要了解里面的原因。”

    “我知道了。看来我不说的话,已经给大家带来了太多的困扰。那我说好不行嘛。其实理由是这样的。你们脱掉了外套以后,就能够看到对方的内衣了。之前我已经提过了,一个人的内心是什么样子,从穿什么内衣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就是原因,但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因为,这样的原因,站不住脚,或者说力度还不够。因此,这个原因其实之中所有原因中的一部分。而我现在要说的是另外一部分的原因。脱掉了外套以后,大家就会看到彼此之间穿的内衣是什么牌子,是什么型号,是什么款式。

    那就一定会出现很多让人料想不到的情况。比如明明平时穿着很暴露的女性,内衣却是穿的异常保守,反之也有可能,明明平时穿的相当保守,其实内衣反倒是性感的很。这样的反差是不是会让大家对那些女性产生好奇呢?

    而只要产生了好奇,不就会去询问原因了吗?这不就是成功的搭上话了吗?而且,理由正当,又是在公开的情况下。当然了。这种问题自然不可能所有人都会去问,因为,总是会有害羞的人。

    可是,大家应该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吧?那些害羞的人难道就不会好奇了吗?这肯定不会的,对吧?害羞的人,并不是不好奇,只是羞于询问而已。因此,他们也是好奇的,那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

    他们会听。他们会靠近那些发问的人,假装不在意,然后倾听那些女性的回答。这难道不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情吗?若是被其他人发现,追过去问话的话,难道不有趣吗?这还只是其中一些理由。

    如果大家觉得这个理由还不够有吸引力的话,那我再说一个理由好了。比如那些害羞的人被其他人追问的时候,是不是也更加的有趣呢?因为,一般情况下,那些害羞的人未必就会是那些高高瘦瘦的人,也未必一定要很矮。

    就算是真的又矮又瘦,也不可能全部都是这样的体型对不对?总会有一些表面上看去很瘦弱,但其实非常强壮的男生啊。之所以你始终察觉不出来,或者发现不了,完全是因为那样的男生害羞啊。而只要是害羞的男生,就肯定不会轻易的秀出自己的肌肉。

    平时上班的时候,肯定是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在家里除了自己之外,连父母也都不知道。那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脱了外套,不就可以看到强壮的肌肉了吗?女人们看到这样的男人难道不会觉得很有趣吗?

    我不是女人我当然是不知道的。但是,我通过现在看你们女同志的眼神我就知道,答案是肯定的。既然如此,大家还有什么好在意的呢?我不是前面已经说过了吗?只是让你们脱掉外套而已。又不是全部?

    如果我让大家脱掉了内衣,这才是过分的事情,对不对?怎么了?你们还觉得听不够吗?还要再听?我不想说了,因为,这种事情其实不用我来说,到时候大家就能够体验到了呀。与其听我说,不如现在就把外套脱掉,来一起体验一下,不是更好吗?

    还是说,依旧有人不相信我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大家沟通了。但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大家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我一个人要面对这么多人的追问,也肯定说不过来。

    就算是我说得过来了。你们就不会自己想象或者是推理一下吗?什么事情都要问我的话,是不是也让我太辛苦了?就算是代表大人,似乎也受不了你们这样吧?对不对?好吧。看来还是没人相信。那这样,我做个表率,我先把外套脱了。”

    说完,他双肩一震,左手便将胸前拉链拉开,噗地一声,将外套扔在地上,露出一件卡通的背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