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生天录 > 第一千零七章 雇主

第一千零七章 雇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生天录最新章节!

    他摇了摇头,暗道:“绝对不可能不闻不问。如果不闻不问,那那些财主就是笨蛋了。要么就是,那些财主的钱多到了怎么花都花不完的程度,又或者是那些财主其实已经对金钱的追求和依赖性变淡了。

    这些理由看似都很合理,但其实又都不合理。毕竟合理和不合理最大的概念还要看那些财主本人。而那些财主之所以称之为财主,不正是因为他们对金钱有着其他人都没有的强烈追求吗?

    要不然的话,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财主。毕竟那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一个对于金钱没有追求观念的人,最后竟然做了财主?这是不现实的。这可是现实世界,可不是什么小说世界。

    既然如此,那那些财主肯定对金钱看的比的生命还要重要,这样才符合他们是财主的身份嘛。可是,如此一来,却也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必须要解决。他们这么看重金钱的话,那星球长大人肯定也是知道的,如果不知道的话,那星球长大人就显得太过愚蠢了。

    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想办法要避免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那最好的避免方法就是说服那些所有雇佣过来的杀手,让他们在各自的岗位待命,而不是跟着自己。不过,雇佣过来的杀手毕竟人数太多太多了。

    而他的回复时间却不能拖的太久,因为,他若是拖的太久,给石海大人误会他是不愿意来那怎么办?这不是会导致石海大人放弃把宝藏告诉世人的念头吗?那如此一来,那星球长不是要失去一个逆袭的机会了吗?

    他肯定不会愿意发生这样的误会。既然如此,那如何说服第二名的那个杀手就显得至关重要了。理由很简单,那个杀手的实力是最强的,资历也是最深的,如果能够说服他的话,那其他所有杀手都不敢再跟着自己。

    可是,这说来简单,其实并没有简单多少。毕竟要面对的对象虽然在数量上从很多变成了只有一个人。但是,要面对的这一个人份量足啊。而且,这个第二名的杀手有一个很大的麻烦必须要解决,要说服他的理由必须要让他能够接受才行。

    也就是说,绝对不可以随便搪塞一个理由。那只会给他轻易的识破。对方资历那么深听过的谎言肯定也多的数不胜数,至于见过别人的撒谎表情,也肯定到了难以计算的程度,一个随随便便的理由要说服他,是不可能的。

    这就对星球长大人有超高的要求。星球长的人该怎么说呢?难道要直接说出实话吗?说出实话的其实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行的办法,因为,他可以尝试着这么说。你别跟我过去了。我是去问宝藏的。

    你肯定知道那个石海获得宝藏的事情了,对吧?作为一个杀手,又是厉害的修士,不可能不知道石海的事情。如果是我这个外人,或许可能不知道,但你肯定知道。你跟我过去只会坏我的事情而已。

    你跟我过去当然是好心。只是这份好心用在现在会变成我的阻碍,甚至可以说,你可能就因为跟着我过去,把这件好事情给搅没了。那石海多半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已经答应要把宝藏的秘密告诉我了,也可能是宝藏的藏身点,但这么机密的事情,绝对不可能会愿意告诉第三个人。

    跟你说句实话吧。我对那宝藏很动心,但是,你不要激动,也千万不要担心什么,我不是一个自私的人。我绝对不会一个人贪图那宝藏。在我知道了秘密或者宝藏藏身点以后,我就会回来告诉你的。

    你应该相信我。如果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你觉得我会把这些心里话告诉你吗?对不对?我完全可以随便编造一个借口啊。我之所以跟你说实话就是在拿出诚意,现在希望你也拿出诚意,帮我把其他所有护卫都压制住,让他们不要跟上来,我要单独和那石海会面。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还动之以情。那第二名杀手应该会答应。毕竟那是掏心至肺的话啊。一般人是绝对听不到的。如果那个杀手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的话,那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了。他毕竟也是在社会上混迹多年的老江湖了。

    不过,这样就真的可以搞定那个第二名的杀手了吗?是不是太容易了?感觉不会那么简单啊。对了。我有些太过投入在那星球长大人的视角里了。如果换位思考一下,也许就会有别的发现。

    毕竟那个第二名杀手是老江湖。他可能会有一些比较老辣的想法,轻易就答应别人不像是一个老手的回答。但他会怎么想呢?让我想想看。啊。对了。他可能会这么想。我要答应你的话,当然是可以的啦。

    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雇主,你给钱请我过来,虽然给的钱不是让我太满意,但先前那笔赔偿的钱还是不错的。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次能够让那石海完美的记录破掉,这才是最让我有成就感的事情。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不可以。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杀手,那这些报酬对我来说已经够了。但我可是堂堂排名第二的杀手啊。换句话说,在整个杀手这个行业,能够对我构成威胁的人,只有第一杀手而已。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要听你的话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应该再多给我一些赔偿才对吧?当然,你说会告诉我那宝藏的位置,这倒是一个很诱人的报酬,但是,你说的地点就一定是真的地点了?

    如果你为了独吞而故意报一个假的地址给我,让我离开星球以后,你再偷偷把那真正的宝藏挖出来,自己修炼,这对我来说岂不是天大的损失?我不是什么政府官员,我只是一个杀手,我的智商不及你。但是,我也不是傻子。

    我可不相信那么好的宝藏你会如实的告诉我地址。除非我是你的亲身儿子才有这种可能性。但偏偏问题就是,我并不是你亲儿子,既然不是你儿子,和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凭什么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告诉我?

    你说的可能性是事实。因为,你担心不说出事实的话,会遭到我的阻止而已。也就是说,我会带着一大波人跟着你一起去那石海。但同样的,你现在拉我出来私聊肯定也只是为了把那些人留在外面而已。

    换句话说,现在你会对我掏心至肺只是因为,我对你来说还有利用价值,还有用。一旦我真的相信了你的话,你真的单独去和那石海见面了,那到时候你就不会故意欺骗我吗?你肯定会啊。如果不会欺骗我,那你就是一个老实人了啊。

    可是,一个老实人有能力做到星球长吗?我是不相信的。要做到这个位置,肯定心机多的不得了。要不然,怎么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获胜啊。因此,我要是轻易就相信了你的话,那我真的成了傻子了。

    没有得到宝藏不说,以后还会给其他同行笑话。这会严重影响到我今后的生活。到时候下一个雇主知道了我的这种事情,他一定在雇佣费用上动手脚。也就是说,就因为这件事情,可能我的薪水会少掉整整一半。

    到时候我即便是不满,也没有任何的借口去反驳。因为,对方会死死掐住这件事情不放。我能怎么办?争执到了最后,除了接受下来没有任何的办法。既然如此,为什么我现在不把这种风险给规避掉呢?

    没错。那宝藏我能不能拿到先不去考虑,毕竟石海已经说了,只打算告诉星球长大人一个人,我要是跟上去,他也就不会说了。他要是不说,那谁也讨不到便宜。到时候大家都得不到好处,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局面。

    因此,我还是应该不去打扰星球长大人办事比较好。他要求单独和石海见面,我就应该满足他。只不过,不可以轻易的让他满足,我要提一些要求。这样我才可以挽回我的损失。如此一来,到时候即便是他告诉我的地址是假的,我也不会给人取笑。

    因为,我提前争取了到了实际的好处的话,以后也可以在下一个雇主面前吹嘘一番。只是,这补偿到底要什么呢。这个比较关键,如果我随便提一件东西,对星球长大人无关痛痒的话,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犹豫的。

    只要他不犹豫,那我最后肯定还是要吃亏,我可不能吃亏,我也不想吃亏,也就是说,必须要让星球长大人觉得舍不得,肉疼,甚至是对我的要求感觉到愤怒,他才会明白,不跟我说实话,最后他的损失将是巨大的。

    哪怕他最后一个人独吞了那宝藏也不会有任何的快乐。反而,相比之下,心中更大的情绪是后悔。我就要让他后悔。这样的话,他才不敢忽悠我。可是,我应该提什么要求比较好呢。毕竟他是星球长啊。

    他有权有势,和我这种做杀手的人是不一样的。我要是提出很多的钱,或许对我来说已经够多了,但对他来说,可能皱眉都不会。这就是有钱人的想法。我做了这么多年杀手,当然也是有钱人了。

    相比于几十年前那刚刚做杀手时的心酸和贫苦来说,我现在的钱已经多到了这辈子都花不完的地步。但我是花不完,不代表我的后代就花不完。如果我不能够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那么我也就不是什么第二名的杀手了,而是一个普通杀手。

    或者话句话来说,如果我真的能够理解富翁的世界,那我现在也不只是一个杀手了,我应该自己开办了一个杀手组织,自己只要在家里数数钱就好了。虽然说我现在的财富也可以这么做,但我却并不觉得自己擅长处理这些事情。

    也就是说,我虽然现在是有钱了,但和星球长那样真正的有钱人来比,还是差距太大了。但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关键还有一点让我始终处在自备的状态。那就是像星球长那种有钱人的眼光,以及生活习惯,那根本是我这种从底层爬上来的人无法理解的。

    换个简单的话来说,我现在改善的只是自己的财富,但我的气质还没改善,可能一辈子都改善不了。在同行杀手看来,我很厉害,我是前辈,但在有钱人看来,我其实和那些新人杀手没什么区别,反而还会引起他们的发笑。

    甚至,这次把我雇用过来的星球长也可能没有在心里看得起我。因为,在他们看来,我其实就和一个进了城的乡巴佬差不多。这是我难以弥补的差距,既然如此,那我想要让这星球长大人肉疼就很难了。

    毕竟我们不是敌人。如果是敌人,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方法可以让他不敢欺骗我。我可以用他的性命来威胁他,直接出手好了。但我是他的杀手,我要是这么做,我等于是违反了做杀手的行规,会被整个杀手行业抛弃的。

    到时候第一杀手肯定会来杀我。我又不是他对手,怎么办?必死无疑啊。因此,无论如何我今天也要让星球长大人明白,我即便是不出手威胁他的生命,也可以让他不得不忌惮我,而不得不对我说真话。

    那我应该提出什么要求才行呢?让我想想看,这个问题很难,但再难我也要想出来,不然,我就会陷入很被动的处境里。对他要求金钱上的补偿那肯定是没用的,他太有钱了,背后的财团足以控制这颗星球了。

    那么说,我要要求官位作为补偿吗?这貌似也不行啊。他都已经是星球长了。我要求什么官位可以让他肉疼呢?副星球长?毫无意义。除非我要求做星球长的位置,这才可以威胁到他。但这要求实在过于夸张,或者不合实际,他是不可能同意的。

    那能有什么办法呢?等等。我对他提出补偿要求不行,可以从他亲人入手啊?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