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生天录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新消息

第四百二十二章 新消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生天录最新章节!

    两分钟后,体内的剧痛越来越强,只觉得全身的骨头仿佛都在被蚁虫啃噬,让人快发疯了。

    杨秋脸色越变越差,着急的说道:“糟糕。用了拔剑术的副作用太大,我现在一点真气都没有。没有真气就不能查探体内的状况。这该怎么办?”一言出口,嗓子一甜,哇的一声,不由自主的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杨秋再次一惊,不安的说道:“这伤势不会能把我弄死吧?开什么玩笑!我才刚刚替雪菲报了仇,要是死在这里,岂不是毫无意义了?我还不能……”一言未毕,只觉得胸口的剧痛暴增了数倍,哇的一声,又不由自主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杨秋脸色苍白的说道:“糟了。看来伤势在继续恶化。我该怎么办?”说到这里,发现左臂上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消失,在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就化成了白骨,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发出了一声恐惧的痛叫。

    “啊!”

    接着,与左臂连接的左肩迅速枯萎,化骨,然后是左腰,再然后是左腿。剧痛随着枯萎的部位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一排排豆大的冷汗密密麻麻的在额头泌出。鲜血越流越多。

    杨秋见这伤势发作速度太快,在没有真气能够调用的情况下,根本不能抵抗,宇文凡又已经死了,解毒的方法都没机会问,越想越害怕。在心里又气又恨的说道:“该死!怎么会这样?我好不容易才报了仇,却要死在这莫名其妙的毒里。

    这伤恐怕是宇文凡在最后关头用什么我不知道的方法留下的。就像是李凤白能够无声无息的给人下毒一样。我居然要死在这里。我……”不甘心的攥紧了拳头。

    但见毫无作用,伤势的覆盖部位已经从左半身蔓延到了右半身,他陷入了绝望,道:“可恶!我居然……”一言未毕,突然间赵雪菲的容颜在脑海浮现,接着。赵雪菲送秘籍时那娇羞的笑颜变得越来越清晰。

    杨秋想起了那本秘籍。双眼一亮,说道:“对了!秘籍!秘籍!”忙深吸一口气,强自平静下来,回忆那秘籍上的疗伤功法。就在第九页发现了一套不动用真气就能疗伤的功法,终于略微冲淡了心中的绝望与恐惧,躺在地上按照功法上记录的姿势,以躺着的方式模仿。

    此时,那莫名却又可怕的伤势已经把杨秋的右腿都完全覆盖,短短半分钟不到,就如同吸干了所有精华,将整条右腿变成了白骨。但就在这伤势要继续蔓延向右腰和右臂的时候,一道淡淡的粉红色光芒在杨秋的右腿的白骨上亮起。覆盖了整条右腿。

    一瞬间后,右腿失去的血肉全部回来了,如同蒸发的水汽又化成雨落回大地一般,一眼看去,如同从未枯萎过。接着,一道道粉红色的光芒在杨秋的全身各个部位亮起,就在光芒溃散的时候,失去的皮肉都在重新复原。

    但这并没有阻止那古怪伤势的扩散,就在杨秋左右双腿复原,左臂和左腰都没事的时候,古怪的伤势影响到了右半身,终于将右肩和右臂覆盖,一眨眼的时间,就把右肩和右臂上的血肉完全吸干。

    杨秋满足的说道:“很暂时修复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不能贪心。慢慢来。”心中一定,擦去额头的冷汗,继续模仿功法里描述的姿势与这古怪的伤势斗争。两分钟后,古怪的伤势被完全治愈,那粉色的光芒仿佛圣泉一般,净化了体内被伤势污染的部位。

    杨秋站起身来,挥了挥手,又踢了两脚,发觉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又惊又喜的说道:“太好了。赵家不愧是帝国的十大家族之一。单单一本秘籍就能够这样的能力,雪菲,你虽然已经不在了,但却又救了我一次。谢谢你。”转身向着远方走去。

    三天后,杨秋跋山涉水,终于回到了吴辰俊的房子,见里面除了赵雪菲的尸体没有别人,不禁心中一痛,将赵雪菲的尸体抱到了后山埋下,刻下了“知己赵雪菲之墓”几个字,感概万千的说道:“雪菲。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是,我已经有妻子了。

    如果还有来生,我还没有婚娶的时候,我会考虑你的。今生你就做我的知己吧。我不会忘了你的。谢谢你。”双手合十在墓前虔诚的一拜,把手中的小兔子放在了坟前,然后,离开。

    走了十多分钟,回到了吴辰俊的故居,杨秋又在房子里转了一圈,见吴辰俊还是没有回来过的痕迹,坐在门口,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现在的修为一点都没恢复,要恢复至少还要三四个月左右。以我现在的状况,出门去找吴辰俊只能靠走和跑,效率实在太低。

    罢了。索性就在这里住个几月吧。反正吴辰俊忙完事情以后,也是要回来的。也许再过几个月,他就回来了也说不定。”重重的点了点头。

    三个月后,吴辰俊还是没能回来。

    杨秋从地上站立而起,一步踏出,飞上天空,只觉得熟悉的清风扑面,熟悉的真气在体内生生不息的流转,如同海水,一种凉爽的感觉萦绕全身,微笑着说道:“终于康复了。这种感觉,真好。”轻轻一拍腰间的乖宝剑,道:“多半吴辰俊是短时间内回不来了。我们走。”

    “嗡!”

    一声清脆的剑鸣回荡。乖宝剑在他腰间兴奋的颤抖,欲要冲出。

    但就在这时,一座房子进入了杨秋的眼底。杨秋飞高了一些,定睛细看,只见这座大山的山脚下只有这一座破旧的房子。那个几个月前上过山来的老婆婆身影在脑海中浮现。

    杨秋咧开嘴。说道:“对了。离开以前去再去问问那老婆婆。她应该能告诉我更多关于吴辰俊的事。这样,我找吴辰俊就会方便许多。”掉转了方向。飞向那座房子。

    两秒后。杨秋到了门前,礼貌的伸手敲门,道:“老婆婆,老婆婆?我是上次来找吴辰俊大师的那个人。我想再向你了解一下吴辰俊大师的事情。你在家吗?”

    门内没有回应。

    杨秋走到窗户外,往里看去,见屋子里空空如也。疑惑的说道:“难道出门了吗?”又回到了前面。

    这时。远处走来一个年轻人,约莫二十岁左右,肩上扛着一个扁担。他对杨秋友善的点头致意了一下,就在杨秋面前。打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杨秋问道:“你好。你是老婆婆的孙子?请问这家的老婆婆去哪了?我想找老婆婆打听一些事情。”

    那人一怔,但随即回过神来,说道:“哦。你说的是这间屋子的前主人吧。的确是个老婆婆。年纪已经很大了。她一个月前去世了。现在这房子我住。我是图这房子便宜才买的。我不认识那个老婆婆。不好意思。”说完,他砰地一声,把门一关。

    杨秋吃了个闭门羹,不禁心中来气,但转念一想,对方说的也不无道理。心道:“算了。不和他计较。毕竟这里是老婆婆的故居。我再去其他地方打听就是。只是会麻烦一点罢了。”腾空而起,飞向了北方。

    三天后,杨秋去过两个村子,三座小镇打听消息,但都毫无有价值的消息。他不禁感觉有些失望和疲累,就在飞过一座小山头的时候,落回了地上,走入了山脚下的一家小酒馆,叫了两个小菜与一碗酒一边吃喝一边歇息。

    不多时,酒喝完,菜吃完,他起身就要走。但就在这时,身后却响起了有关于吴辰俊的交谈声。杨秋又重新坐了下来,说道:“小二,再来两个菜和一碗酒。”摸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店小二兴奋的跑进了厨房。

    “喂。你们知道那个吴辰俊吗?”一个头上盖着毛巾的中年男子说道。

    “哪个吴辰俊?”一个左手只有四根手指的青年男子问道。

    “啊呦。你怎么连吴辰俊都不知道啊。”一个长着双下巴的胖子说道:“还能是谁啊。就是我们帝国最有名的算命大师,吴辰俊大师啊。对吧?”转头,对另外一人投去询问的目光。

    那头脸盖着毛巾的男人肯定的点了点头。胖子脸上现出一丝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

    左手只有四指的男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原来那个人叫吴辰俊啊。我当然知道啊。只是忘记了名字而已。胖子,这没什么好得意的。”转头看向提起话题的中年男子,问道:“大哥。你无缘无故说他做什么?”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替他觉得可惜啊。你不知道这吴辰俊大师最近倒大霉了。我以前好歹受过他指点,这不是担心嘛,想找你们两位商量商量,怎么帮大师。”

    “大哥。吴辰俊大师那么厉害,他能出什么大事啊?”胖子问道。

    中年男子,说道:“据我所知,他好像不久前出言不逊得罪了李家。现在被李家囚禁起来了。”

    左手只有四指的男人吃惊的张大了嘴,说道:“李家?不会是十大家族之一的那个李家吧?”

    中年男子遗憾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希望不是,但可惜是的。这也是我担心吴大师的原因。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大师救出来?”

    左手只有四指的男人和胖子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中年男子失望的低下了头。

    杨秋站立而起,跨近两步到了那三人近前,问道:“请问你们刚才所说是否属实?”

    中年男子一怔,没想到会被外人打扰,但见杨秋相貌英俊,气质温和,默默的点了点头,问道:“你是谁?问这个做什么?我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

    杨秋不禁大喜,感激的一抱拳,抛下两个字“谢了”转身就走。但就在到了门口的时候,一段回忆在脑海清晰的浮现。他想起上一次去李家之时,找了半天却扑了个空,这还不要紧,最要紧的是耽误了去赵家的时间,害的赵家被灭,终于多了一个心眼,又掉头走了回来。

    中年男子,胖子和左手只有四指的男人都不约而同的一怔。

    杨秋一抱拳,问道:“请问三位,你们知道李家的地址吗?”

    那中年男子说了一个具体的方位和相隔的距离。

    杨秋听到具体位置与记忆中的位置完全不同了,不由得一惊,在心里暗感庆幸:“还好我多了这个心眼打听了一下。不然,又要白跑一趟。”感激的抱拳行了一礼后,再次离开。

    南方,五十里之外的一间山洞里,有一道倩影在里面来来回回的晃动。不是别人,正是李家大小姐李凤白。

    李凤白在山洞里又走了一圈,向外看去,见太阳西沉,这一天又要过去,担忧的说道:“宇文凡到底去哪了?我在山洞已经等了他快三个月了。他却还不回来,不会有事吧?”说到这里,脸上的担忧之色更浓了。

    她越想越担心,越担心就越不愿继续在这山洞久留,又在洞里走了两圈,终于再也不能忍耐,疾奔出了山洞,踏空而上,欲要离开。但就在这时,后面飞来一道黑影,砰地一声,来不及降速,和她撞在了一起。

    李凤白被撞的侧飞出去七百多米,只觉得左腰仿佛断了,疼的难以忍受,愤怒的喊道:“谁啊!不长眼睛的啊?飞得快也请好好看看前面好吗?”加速飞了回去,拔出一根鞭子向着黑影的面前抽去。

    刺耳的风声呼呼而起。鞭影在半途化成残影,如电如幻的在那人左肩落下,却什么都没打到,只是将一截袖子如钢刀一般割了下来。原来是个独臂。

    李凤白瞪了他一眼,道:“独臂也不能饶恕!得罪本小姐,我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你。”右手向左一甩,又把鞭子向着那人的左腰和后背抽去。

    那黑影右手倏地探出,噗地一声,抓住鞭子,顺势往后一扯,就在李凤白被拽向自己的时候左膝顶出,砰地一声,正中李凤白的肚子,将她顶的眼珠子暴突,一口胃液被硬生生的挤吐了出来。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宇文凡成立的杀手会的新会长,独臂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