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生天录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舌战

第四百八十七章 舌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生天录最新章节!

    那三个男人中最矮的一人走出,不信的说道:“哼!要有真本事,你能在这里摆摊?人的命运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而不是瞎算八算的。 --要是真都能算出来,那我在联邦学习了这么久的知识,岂不是都成了笑话?”

    杜喆不认同的摇摇头,说道:“命运当然是早就注定好的。但注定好的东西也未必是不能改变的。”

    三人中,最高的一人跨前一步,走到那矮个男人身边,说道:“那你还在这里胡言乱语乱骗人?既然未来能够改变,你推算出的结果岂不是不准吗?既然都不准,那我们为什么要信你?我看你就是个骗子!”

    他这话一出,那本来对杜喆露出一丝信任之色的少女脸色一变,似有所悟的点点头,上前拉了拉那两个男人的衣服,说道:“你们说的对。我应该早点想明白这点的。走吧。我不会算了。既然未来算不准,他说的话也就毫无意义了。”

    更后面的其他人听到这番话,都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失望的一一离开。

    杜喆见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人群转眼间走了七七八八,仰头一笑,说道:“凡人就是凡人。古地球文明时期形容凡人用凡夫俗子四个字,原来在现在也通用啊。真是一群蠢货。我的话还没说完,只是一半,就以为窥到了天机,真相。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世间有个词叫做断章取义和一知半解吗?只把我没说完的半句话当成真理,真是有够愚蠢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有耐心。难怪做不成大事。唉,可悲,可叹啊。”说到最后,忍不住替那些离开之人扼腕叹息。

    那少女走了两步,停定下来,心中涌起一丝好奇,问道:“那你还有另外半句是什么?”

    那三个男人把她双手拉住,一边推她后背一边齐声劝她。把她不停往外推。

    “别信他的鬼话。他就是个骗子而已。还半句话。我看是被我们戳穿了谎言,没法子继续混了,故作神秘罢了。别忘了,他是个骗子。我们走。”

    “是啊。这种人什么本事都没有,最大的本事就骗人。嘴皮子功夫相当了得。要是信了他,就上他当了。”

    “说的没错。他这么说肯定又想骗你去算命。虽然现在他不收钱,但你看看他旗子上最早标出的价码。算个命居然要那么贵的价钱,我宁愿去商场消费一顿。替你买几件时髦的衣服了。”

    杜喆见那少女眼中现出一丝犹豫,发出更大的笑声,说道:“悲哀啊。我的确说过人的命运能够改变。但我有说过怎么做才能真正的改变命运吗?”

    矮个男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还能怎么做?当然是靠自己努力打拼啊。”

    杜喆再次仰头大笑,不认同的摇摇头,说道:“傻。真傻。要改变命运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啊。小兄弟,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我告诉你真相吧。如果我今天没来这里摆摊,你要改变你的命运很难很难。我刚给你推算了一下,你家中还有四个弟弟吧?

    这四个弟弟是不是学习一个比一个好。但是。偏偏在全国联考的时候惨的不行?还有,两天前你母亲是不是不幸遇到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需要一大笔费用?

    而你今天来陪这个女孩,其实很不愿意,是这女孩强行要求你陪她逛街,你怕失去她,才出来的。所以,你这么着急的要走,对不对?”

    一道难掩的震惊之色在那矮个男子脸上浮现。他听杜喆所说一件不差。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说道:“你……你调查我?”露出一丝深深的不快之色。

    杜喆摇头一笑,道:“年轻人啊。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平时忙得很,哪有时间去调查你啊。你只要回答我。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那矮个男人一言不发。

    旁边的胖男人推了他一把,道:“你怎么了?不是说好了不和这老家伙啰嗦了嘛。我们……”但一言未毕,被中途打断。

    那矮个男人一抬头,露出难掩的慌张之色,说道:“他说的一件不差,都对了。”

    胖男人一怔。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但随即回过神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左手戳了一下他的额头,道:“你这小子是不是收了这老头的钱了。当了托?我可不信。”对他失望的摇摇头,走过他身边,推着那少女往外面走。

    杜喆微笑着说道:“啊呦。小伙子啊。你们可是大小一起长大的死党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呢?”

    他这话一出,那胖男人一怔,露出了难掩的吃惊之色,道:“你也调查我?”

    杜喆哈哈一笑,摇了摇头,道:“你很有名吗?我有必要调查你?年轻人,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请不要用你那弱智的想法来看我。你又拿手指指我干嘛?想骂我骗人是不是?好啊。既然你那么抗拒我,不信我,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本事好了。

    让我推算一下你的情况。恩。原来是这样啊。哦。我明白了。你这么着急的走是因为刚刚偷了一家宝石店的珠宝想要销赃是不是?

    因为,不巧碰上了你的两个朋友,所以,你才不得不陪他们逛街,怕拒绝的话,像你这种游手好闲,整天都在街上晃悠的人拒绝逛街会引起这两个朋友的注意对吧?别害怕。虽然我已经知道是哪家珠宝店失窃了,但警察目前还没接到报案。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好消息。对于你来说,你完全不用担心会有警察找上门,反而可以借此机会发财娶个老婆,早点结婚,开公司,走向人生巅峰。你一定觉得奇怪,为什么那家珠宝店老板不报警对吧?

    我刚才也很好奇,顺便推算了一下。答案呼之欲出,那老板的钱来路不正,是贩毒积攒下来的。而他二十年前贩毒的那件案子现在还留在警察的档案库里。也就是说,要是他敢报警,就会有被警察不经意间查出当年案子的风险。那他还会报警吗?当然不敢了。”

    那胖男人不信的说道:“你就尽量的吹吧。我……”但一言未毕。被中途打断。

    杜喆微笑着说道:“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等一个小时。联邦的报警系统已经相当高级了。你既然成功盗窃了那家店,一定知道那家店的营业时间,和老板的习惯吧。只要一个再过半小时。那珠宝店老板就会回珠宝店检查货品。这是那珠宝店老板的习惯。

    而你偷盗数额巨大,我想警察局收到报警不用十分钟就会备案调查。这里正好有位警察。就是负责那间珠宝店辖区的。”

    说完,他右手抬起指向了更远处人群里一个身穿黄色长衫的青年男子,说道:“你是警察,我没说错吧?”

    那人一怔。露出难掩的震惊之色,点头:“咦!好神奇。你是怎么知道?”

    杜喆笑而不答,转头继续看向那三人中的胖男人,说道:“怎么样?有胆子就陪我一起等。没胆子你现在走好了。但你运气太背,离开的话,不出半个小时就会被车撞死,至于为什么,我不会告诉你。”

    那胖男子越听越心惊,越听越觉得杜喆神秘,虽然心中不满。但细想:“反正多等一个小时没什么,但要他说的这么神,要是真的。我现在冲动岂不是白白掉了性命?”露出一丝不信的微笑,说道:“好啊。等就等。我没偷没抢,怕什么。”

    一个小时以后,什么事都没发生。那警察的通讯器没响。

    杜喆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看向那胖男人,说道:“怎么样?现在你信了吗?”

    胖男人露出苍白之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高个男人推了推他,说道:“喂。你怎么了?不会真被他给说中了吧?他是个骗子。骗子!骗你呢。这话你也信?无非就是……”露出浓浓的不满之色,劝他离开,但一言未毕,被中途打断。

    杜喆转头看向了他。摇了摇头,说道:“小兄弟。你虽然个头长得很高,智力怎么就不高呢?你以为你穿的人模人样,我就不知道你干哪行的吗?我先跟你说清楚,我可不骗人。因为,没那个闲工夫。没必要。我是有真本事的,可别把你理解的那套加在我身上。

    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这么想我,为什么你那两个朋友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们是不是收了我的钱做了我的托?你肯定在这么想对吧?我现在告诉你没有的话,你肯定也不信。那很简单。我就问你一句,你不是托对吧?”

    那高个男人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我要是你的托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杜喆微笑着点点头,满意的说道:“很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那我现在问你,你父母是不是昨天刚刚离婚,所以,你现在心情很不好,想要找个人发泄不满的情绪?”

    他这话一出,那高个男人也不由得一顿,随后,张开了嘴,露出难掩的震惊之色,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少女拉了拉他们三人,道:“你们三个怎么了?难道他都说对了?”

    杜喆理所当然的道:“当然。不然你还真以为我是骗子吗?我都说了小姑娘,我从来不骗人。怎么样?现在……”越说越得意,但一言未毕,被中途打断。

    一声齐整的尖叫声响起。

    “好——厉——害!”

    一道道兴奋的叫喊声在后面响起,一个个围观之人都争先恐后的向着杜喆冲去,仿佛赶投胎一般,挤在桌前,对杜喆问这问那,一转眼间,已经把那少女和那三个还在发怔的男人都淹没了。

    “神算命师!快给我算算吧。下一期彩票的头奖号码是多少。”

    “我不让你免费给我算命。我家有的是钱。我只想找个能对我胃口的美女。老师傅啊,能不能麻烦你赶快给我推算一下,我未来老婆长什么样啊?要不是美女,麻烦你帮我改改我的命吧。我可不想讨个丑八怪回家啊。”

    “都走开!懂不懂规矩?我先来的。大师啊,快帮我算算。我好想早点抱孙子啊。可我家那个死小子就是不争气,都催他多少回了,就是不愿生。你说我要多久才能抱到孙子啊?”

    杜喆见生意转眼间兴隆了起来,终于露出了笑容。

    两个小时以后,第一波客人离开,本来空空如也的桌子,变得满满当当。一袋又一袋金沙被封装在十个袋子里,塞得鼓鼓囊囊。

    杜喆随意拿起一袋掂量了一下,只觉得触手很沉,越掂量越满意,越满意越高兴,把袋子重新放回桌子上以后,右手一抬,指向了在一旁耐心等候,已经贴墙排成长龙的队伍,说道:“好了。下一个。”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老人兴奋的蹦下了长椅,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向杜喆。

    但就在这时,一个女警察从外面走来,就在与几个排在末尾的客人交谈了几句以后,三步并作一步的疾奔过来,掏出警棍,抢在那老人前,挥棍砸在了桌子上。

    “砰!”

    一声轻响回荡。一张秀美绝伦的脸浮现在众人的眼前。她见杜喆抬头仰望,略有不满之色,怒哼一声,说道:“老头。这里是联邦,不是帝国。我们不允许搞迷信活动。看在你年纪很大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你一次。但这些钱要充公。”

    说完,她左手伸出,唰唰唰几下,已经把三代金币抓起,往怀里揣。

    一丝不满之色在杜喆眼中显现。他不悦的说道:“警官……”但一言未毕,突然间发觉眼前之人居然是许久不见的倪殇,不禁一怔,暗道:“我不是早帮你推算过了。你这辈子不可能留在联邦啊,应该……”

    说到此处,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终于恍然,点点头,收敛了所有不满,露出平静之色,抓住倪殇的手,理直气壮的说道:“警官大人。请问我犯了什么法?你凭什么要处罚我?这些钱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你要是不能说出个让这里所有人满意的说法,就不能处罚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