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生天录 > 第五百六十章 振作

第五百六十章 振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生天录最新章节!

    一道嘲讽的声音响起。

    皇甫健听而不闻,继续挥舞右拳,替杨秋加油,喊道:“大叔啊!大叔!你快反击啊!大叔你怎么了啊?大叔……”越喊越激动,越激动越失望,越喊声音越小,越喊越无力,流下了两行悲伤的泪水,泣不成声。

    “哈哈!这小子哭成个泪人了。真是蠢货啊!竟然会替那个爱睡觉的选手加油,我看是个弱智啊!”

    “说的没错。我还以为我们留下的人都是聪明人,居然还有这样的蠢货。笑死我了。太搞笑了。现在知道哭了吧?怪谁啊!活该!”

    “哈哈哈哈!的确是活该。竟然会去压那个爱睡觉的家伙,眼睛瞎了吧。不然,谁会去压那种货色啊。老子就是眼睛瞎了也不会去压他。他除了在第一轮比赛有些表现,之后的表现是一场差过一场。

    这摆明了就是说他已经要不行了嘛。虽然刚才有一些亮眼表现。但弄了半天,不是他厉害啊,只是他的对手故意再发放水罢了。这才显的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现在他的对手拿出了全部实力,这家伙不是立即原形毕露了?

    就这种家伙居然还能杀到现在,我也真是服了这家伙了。实力弱成这个样子,还能一直晋级,只能说他运气太好啦。之前碰上的对手肯定都是些垃圾啊。但现在让他原形毕露也是好事啊。要不然,让他真碰运气成功杀入了决赛。

    决赛就不好看啦。像方少爷那么厉害的人,若是和他碰上,那就是一两秒就能解决的战斗嘛。比武大赛每一届都是决赛最最精彩了。我可不希望决赛的时候比赛乏味,不过瘾。”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比赛快点结束吧。我要看决赛,我不要看这种碾压的比赛了。太无趣了。快结束吧。那个用分身神通的选手叫暗吧?暗啊!快杀了他。我们要看你和方少爷决赛。快啊!”

    这话一出,整个赛场上空都响起了一片此起彼伏的认同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长,仿佛海浪。一波接着一波,一波强过一波。生生不息。

    “是啊!杀了他!暗。快动手杀了他。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们要看决赛!”

    “杀了他!你还在磨蹭什么?快杀了他。比赛就应该认真的进行,这家伙一直在睡觉睡觉睡觉,我们早就看不顺眼啦。快杀了他!”

    “说的没错。动手吧。暗。你怎么还不动手?快啊!那家伙根本不是你对手,只要你认真一下,就能把他秒了呀。”

    皇甫健越听越悲伤,越听越绝望,在心里难以接受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大叔你不是很强的吗?大叔。难道你真的会死在这里吗?是你告诉我要相信自己,可是现在。你怎么一点也不相信自己会赢呢?大叔,难道你骗我吗?”

    一念及此,他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难以接受,深吸一口气,就在杨秋快被那暗砍的站都要站不起来的时候,悲愤的喊道:“大叔啊!你是个大骗子!你之前说让我要相信自己,全都是在骗我的对不对?大叔!我恨你!”

    杨秋神智恍惚的避让暗的攻击,虽然双目已经看不清任何的东西,越避越恼火。越恼火越想奋起反击,击杀暗重新获得视力,杀入决赛。但发觉这暗的分身术实在太厉害,远远超出了自己预料,终于露出了后悔之色,暗道:“早知道他这么厉害。

    我当初就不该留手。糟糕了。现在神智又开始恍惚了。我好像又要睡了。这该怎么办啊?就算现在拿出乖宝剑也赢不了。我的眼皮好困啊!小健。我刚才好像出现幻听了,居然听到了小健的声音。难道我会死在这里吗?

    可恶!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我不能就这样窝囊的死在这里。苏慧还在等着我,我要是死了,也不能对王秋阳老先生有交代。还有彤彤。我要是死了,谁来保护她。不。我要振作。我要振作,我要打败他。”

    一念及此。杨秋脸色一沉,恼火的说道:“我不会输。”心神一动。暗运罡气于右掌,向前一扫,啪啪啪啪,把四个暗的分身轰碎,就在剩下七人冲上来的时候,左手又扫了一下,啪啪几下,把剩余所有人击杀。

    但就在这时,还有一人在杨秋背后浮现,正是暗的真身。他仰头冷笑,右手结了一个印诀向前一点,整整二十余道分身从体内冲出,挥舞着银光灿灿的刀疾向杨秋身上落去。

    “噗噗噗噗……噗噗……”

    一串此起彼伏的闷响回荡。杨秋低头缩身,扭脖避让,在无数刀光中穿来插去,尽力避让,已经做到了极致,但还是被一次次的砍伤。

    血花喷溅,浓郁的血腥气弥漫。一股绝望的感觉在心底涌现。

    他不甘心的掐了一个手决,欲要召出乖宝剑,但刚刚这么做,只觉得脑海一阵眩晕,已经昏了过去,就在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觉左腿负伤,居然动弹不得,终于陷入了绝望,在心里后悔的说道:“可恶啊!

    竟然状态差到连乖宝剑都不能召出。不死术要施展则更看重视力。我现在连那家伙本尊在哪都不知道,又如何施展?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可恶!可恶!我不甘心啊!”

    他越想越绝望,越想越悲伤,眼泪止不住的簌簌而下,已经哭成了泪人。

    但就在这时,皇甫健不甘的呐喊在人群中响起。

    杨秋隐约间听到了以后,不由得一怔,暗道:“什么!?这是……小健的声音?等等!小健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我又幻听了?可是,不对啊。如果是幻听,为什么我会听到其他观众嘲笑挖苦小健的声音?啊!啊!啊!难道说!难道说!

    小健他没有死?他现在就在比武大赛的现场,并且,观看我的比赛,为我一个人加油吗?”

    一念及此。他脸色一变,终于露出难掩的喜色,猛吸一口气。往后一滚,就在避开了十余把尖刀劈砍以后。兴奋的喊道:“小健。是你吗?”但听无人回应,内心一颤,惨笑一声,自嘲的说道:“原来还是我的幻听啊。

    我就是说嘛。小健明明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看来今天我真是走到头了。这一劫我是怎么都躲不掉了。我……”越说越悲伤,越悲伤越绝望,但一言未毕,说到此处。突然想到:“四周观众的呐喊声那么大,刚才能听到小健的声音只是侥幸。

    若是他真的没死,来现场看我比赛了呢?那我现在就认命岂不是要让他失望?那我为什么就不能再相信自己一次呢?对。对。对啊!刚才的声音应该是真的。小健应该没死。我相信他。我要相信自己。

    我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不是因为他不在,刚才出现了幻听,而是小健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没错。刚才的观众嘲讽声就是最大的证明。他们虽然不太会对小健动粗,但却可以用声音盖过小健。

    那这样的话,无论他喊的再大声,声音也不可能再传到我这边。刚才之所以能够听到小健的声音应该是那些观众没料到会有人愿意为我加油吧。我明白了。一定是这样的。小健一定没死,他一定正在观众席上的某个角落默默的看着我,坚定的支持着我。我不能让他失望。”

    一念及此。他越想越激动,越激动越满意,就在二十多道暗的分身急攻上来的时候。猛吸一口气,左手一拍,轰碎两人以后,向前一扑,在七把尖刀的劈砍中穿了过去,盘膝坐在地上,冷静的说道:“我不会输。这不是我的末日。乖宝!出来!”

    “锵!”

    一声轻响回荡。一道白光从他后背窜出,就在六把尖刀齐齐劈砍向他后背的时候,横档在中间。把六把尖刀全部震飞,化作乖宝剑的模样。静静的在半空待命。

    杨秋默默的观察自身,只觉得头脑一片清醒。状态仿佛大有恢复,摇晃了一下,发觉也不头晕了,更无任何的困意,只是碍于伤势暂时没了作战能力,终于露出难掩的喜色,说道:“哈哈!我的状态恢复了。我的状态恢复了。

    你赢不了我了。乖宝!接下来我要运功疗伤,防御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那乖宝剑在半空轻轻一震,发出一串悦耳的剑鸣声,回应。

    所有观众席上听到这些话的观众都一个个张口结舌,露出难掩的嘲讽之色,对杨秋变本加厉的挖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家伙疯了吧?居然说能够战胜暗?他都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还想反击?果然是个弱智!”

    “他一直活在梦里啊。虽然我不知道那飞剑是什么玩意,但质量估计好不到哪去,毕竟我们联邦也有修士有飞剑这样的法宝。只靠一把飞剑就想挡住暗的攻势,实在是太天真了。”

    “说的没错。他真是天真的可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想战胜暗,简直就是笑话嘛。要是真被他赢了。那岂不是要笑掉大牙?现在他身负重伤,而暗一点伤势都没有,只是损失一些体力罢了。谁强谁弱一目了然嘛。”

    皇甫健脸色一变,露出难掩的惊喜之色,抽泣着说道:“大叔开始反击了。大叔真的开始要反击了。好期待。可是,只是用一把飞剑能行吗?大叔伤势已经很重了。那个暗室里明显强过他。大叔,加油啊!”

    他这话一出,一个听到他话语的男人冷笑着嘲讽道:“小子。你期待个鬼啊!就他那个病秧子,能有什么实力?放弃吧。接下来的画面一定会相当残忍,你还是别看了,我怕你看到你支持的人被剁成肉块承受不了。”

    一个肚子赘肉大出一大截的女人,说道:“没错。小家伙。赶快滚吧。你支持的那个人是不可能赢的。”

    皇甫健不服气的在心里说道:“大叔开始反击了。我不能不支持他。我相信大叔一定可以赢的。虽然我很担心他,但也只是担心。我要继续给大叔加油,虽然我现在喉咙喊哑了,但做到不受外界干扰,在心里支持大叔也算是支持他了。大叔,你可一定要赢啊。”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会场上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一道道身影密密麻麻的交错,一道道鲜血仿佛水柱一般,喷溅而出,浓郁的血腥气弥漫。一片此起彼伏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

    那暗出手越来越快,越来越重,把杨秋逼的越来越紧,但每每要一刀命中杨秋的时候,那乖宝剑总会及时呼啸而来,把那一刀格开,再一闪,冲到其他位置格挡接连劈刺向杨秋的尖刀。

    就在又交手了上百个回合以后,见竟再也伤不到杨秋,那暗终于脸色一变,露出一丝难掩的惊慌之色,说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分出了二十个分身。二十个人同时出手,竟然伤不到这家伙一下?那飞剑到底是什么法宝?

    速度快也就罢了。怎么可能硬度还那么强?我的法宝虽然不能说是绝世神兵,但也绝对不是一般的法宝可比,那是我在雪山锤炼了十年才锻造出来的冰魄刀。那法宝居然轻轻松松就能挡得住,更让我费解的是,那飞剑好像还有灵性。

    这家伙明显是失明了。既然如此,那要操控法宝抵挡我的攻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能够通过气息感知到我的攻击,但再做出反应以后,再把抵挡的意念传输给法宝,再操控法宝抵挡,中间过程太多,这样的抵挡方法根本不实用。

    但这家伙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我的攻击挡下,而且,是全部。就在这飞剑出现以后,我居然一刀都伤不到他了。这法宝也太强了吧?

    光有速度和硬度还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它真有灵性。若真是如此,我必须尽快拿下这场比赛。要不然,等这家伙疗好了伤势,我就危险了。”

    一念及此,他脸色一变,转眼间分出了上百道分身,把杨秋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远远看去,已经看不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