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千金不换之恶女重生 > V044 万劫不复

V044 万劫不复

作者:苏幕遮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千金不换之恶女重生最新章节!

    在那一击擦着乔心的侧脸而过的瞬间,乔心一手点地,左腿平直踢出,那人反应迅速的躲过,乔心一击不中,单腿支地,一个利落的旋转,人已落了几米远,背紧紧的贴着卫生间最里边的墙。

    空气里漂浮着消毒水和清新剂混杂在一起的怪异味道,声控灯时明时灭,巨大的镜子反射着幽凉的冷光,一切都那么寂静。

    那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几的壮汉,全身精装的肌肉包裹在黑色的背心里,直要把那背心撑破,光头,黑容,还有满身外放的煞气,证明这是一个不好惹的男人。

    捏了捏手心,乔心眯着眼睛一动不动。

    “可别伤了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哎,你的同伴呢,就是那个可爱的小正太,没他在,可一点都不好玩”。女子娇媚的声音从男人的身后响起,在幽静的洗手间里听来分外清晰。

    “嗒嗒”的高跟鞋响起的声音,女子曼妙妖娆的身体曲线出现在幽光的剪影里,明灭不定的灯光下,女子脸上的神情也有些慵懒不羁,一举一动都极勾引人心神。

    她的身后又走出一个英俊的男人,手放在女子的腰上,眯起眼睛打量着那贴墙而立的少女。

    白衣如雪,红唇烈焰,黑纱下若隐若现的容颜极尽神秘美丽,男人眼眸渐渐沉了下去,右手上的食指习惯性的摩挲着中指,这样的女人,在床上该是怎样销魂……

    “放心,等你去了天堂,就能见到他了”。乔心冷冷一笑,手心已经多了把匕首。

    “你竟然敢咒老子死”?罗格粗大的嗓门响起,然后一个人便从头顶的排扇空里钻出来,气哼哼的瞪着乔心。

    乔心冷嗤一声:“还算你有脑子”。

    罗格没来得及反驳,便听到一声媚态横生的女人的声音响起:“呦,我当这是谁呢,怎么,想姐姐了,终于知道来看姐姐啦”,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罗格从听到这个声音起,身体就控制不住的颤抖,像是恐惧,又像是愤怒,又是纠结,最终怒气冲冲的转过身来,“贱女人,我一定要杀了你,把你放在男人堆里,日夜奸尸”。

    女人笑的更大声了,觉得十分的好玩。

    乔心拉了罗格一下,低声道:“你对付那个男的,萨卡我来对付”。

    “我不”。

    乔心眉目瞬间冰冷,这次是命令的语气:“如果你想死在这里,就尽情的胡闹吧,只是我是不会陪你送死的”。说完当先朝正笑得得意的女人攻去。

    高大的男人立刻挡在萨卡面前,阻了乔心的路,而这时,罗格猛然蹿起,满腔的愤怒都转化为了拳头,一拳一拳的朝男人砸去。

    乔心嘴角轻勾,轻移莲步朝萨卡而去,女人风情而立,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身躯弯曲成妖娆的s型曲线,红裙下肌肤细腻白皙,极尽妖娆。

    真是个要男人命的女人,同样身为女性的乔心,都忍不住心神荡漾,更何况是那些色字头上一把刀的男人。

    突然不知从哪里蹿出来两个人,将萨卡和鲁尔两人护在身后,虎视眈眈的瞪着乔心。

    身边果然时时刻刻的带着保镖,而且这些保镖和风队之人的实力都差不多,但和精英相比就差的远了,更何况乔心和约翰学习了那么长时间的暗杀之术,这些人根本不足为虑。

    乔心将手心的匕首抛起来又稳稳接住,锋利的匕首在她修长的指尖灵转自如,红唇缓缓勾起,很好,刚好拿来练练手,看自己如今的本领究竟怎么样。

    鲁尔心神一荡,只觉得那白衣女子竟如此的勾人心魂,怀中的女人美则美矣,风情也极尽,但总少了点什么味道,而对面那虽还未见过容颜的女子,一举一动的神秘冷酷,都吸引着他的心魂。

    反正他接近萨卡也只是为了将来夺权时多一个筹码,这女人开始还新鲜,但玩多了就腻了,但对面那女人却不同,鲁尔眯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势在必得。

    他没有看到怀中的女人眼底闪过的一抹嘲讽,不知是在嘲笑鲁尔的色心,还是在嘲笑自己。

    女子身子轻盈灵巧,在两个男人间运转自如,柔软无骨的手指划过男人的脖子,两个男人不甘心的瞪大眼睛,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萨卡眸底掠过一抹冷意,手一挥,四个男人陡然出现在乔心面前,二话不说便朝乔心攻去。

    这女人还真惜命,不过也多亏了她的谨慎才能活到现在,乔心一手握紧匕首,一手拂过垂落的长发,指尖点点银芒闪现,她会用银针杀人从未对约翰说过,这是她的底牌,既然是底牌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样才能出其不意。

    而现在,必须要速战速决。

    那边罗格解决了高大男子后,便看到身着白色紧身裙的少女于四个高大男子间闪腾跳挪,像一朵优雅的白莲,洁白高傲,凛冽不失悍然,优美与冷酷并存。

    矛盾却又异常摄人心神。

    四个男子转眼间便已倒地,没了呼吸,浑身却不见丝毫血迹,她究竟是怎样杀了这些人的,可惜乔心可不会为他们解惑。

    不会再给萨卡喊人的机会,乔心闪身到了萨卡面前,一脚踢飞呆愣住的鲁尔,撞到墙壁上直接晕了过去,要不是看他还有用的份上,乔心早解决了他,她通常对色胆包天的男人没有一点好感。

    匕首抵在女人脖颈间,乔心轻轻呵气:“游戏结束,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女子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的模样,丝毫没有意识到仅仅是面前女子的一个念头,她便会从此魂归西里,轻轻的眨了眨眸子,妖娆尽现。

    “别费心了,你的媚术对我没用”,乔心冷冷说道。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丫头”,说着摘去了乔心的帽子,虽然画着成熟女子的妆容,但属于少女的青涩轮廓还是让萨卡惊异了一瞬,没想到这么个厉害的女子竟然还是个未成年,呵,有趣。

    心思缜密隐忍不输成人,面容绝美纯真却冷酷决绝,她长了一张欺骗世人的容貌,心却和她一样的黑透了啊!

    她的眼睛,漆黑透亮,仿佛有一轮漩涡吸引着人沉醉在里面,流转间清澈如溪水淙淙流过心间,又如一弯幽冷明月神秘绝伦却不自觉沉沦就里。

    有这样眼神的人又有着怎样的过往,她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兴趣,想要更深的挖掘她身上的秘密,她想,她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这样的眼神乔心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和那些臭男人不同的是这女人眼里没有那些赤果果的欲望,只有欣赏和探究。

    匕首推入萨卡的肌肤,一丝血线沁了出来,萨卡依旧不慌不忙,“我出比他高十倍的价钱买他一条命,你们接下这单生意如何”?

    “你知道是谁要杀你”?

    乔心清晰的看到萨卡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嘴角挑起一抹冷酷的弧度,“从我九岁那年他就想除了我,十五年了,还真是有耐心啊”。

    乔心知道萨卡口中的“他”是谁,但是对于女子如此漫不经心甚至是有些嘲讽的口吻说出,乔心心底震颤了一下,但她是不会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名曰“感动”的东西冲昏了头脑的,她没有拿开匕首,扯了下嘴角,眸光在幽暗的灯光下闪烁不明:“仅仅是这样可还不够让我违反组织的规矩,反手杀了委托人的,要知道干我们这行,诚信是很重要的”。

    “你的条件”?

    乔心紧紧的盯着萨卡的眼睛,期望从她的眼睛里看出点别的东西,只要她眼里出现一点不该有的情绪,她的匕首便会毫不犹豫的划破她的动脉血管。

    这个女人太危险,狡猾如狐,又冷血绝情,和她打交道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则被卖了还得帮人数钱。

    可惜,从始至终,女人的眼里除了真诚还是真诚,不是掩饰的功夫炉火纯青便是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乔心心里相信是后者,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必须是前者。

    但富贵险中求,她愿意相信这个刚刚才见了一面的女子,更何况,如果她敢骗她的话,她有一百种方法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你不是拥有j&d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吗,相信你在j&d集团还是很有话语权的,我听说你们集团最近正在研发一款新型武器,好像已经成功了,正在大批量生产,我希望到时候接手的不是黑手党不是俄罗斯帮,而是我”。最后一个“我”字咬的很重,直接敲在了萨卡心里。

    “你怎么知道”?新型武器的事情一直是秘密进行的,连fbi都没有查出来,j&d集团虽说是美国三大财团之一,但在其他两大财团的围攻下已经渐渐有衰败之像,商战是残酷无情的,为了维持j&d集团,他们才打起了军火的主意,他们集团前身就是一化学公司,所以研究些新型武器并不会引人注意,但面前这个少女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答应就成了”,匕首划过她的脖颈,凉腻的像一条蛇缠上的感觉,萨卡知道面前的少女并不好糊弄,一个不小心她就会万劫不复。

    父亲打定主意与黑手党和俄罗斯帮合作,这两个黑道组织没一个好惹的,但是,面前这个少女说出从这两个组织口里抠食吃的话连眉都没皱一下,她刚才说的不是什么别的组织,而是“我”,是她个人,她和父亲早已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也许这是转机也不一定,黑手党和俄罗斯帮看的是父亲的面子,根本不会在乎她,这女孩十分不简单,或许能帮到她也说不定。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哦?说来听听”,乔心收回匕首,细长的指尖拂过匕首尖利的锋刃,微垂的眼角流转着笑意。

    萨卡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瞪着面前有些漫不经心的少女,沉声道:“你必须要保证我的安全,我少了一根毫毛合作将会终止”。

    “啧啧,里三层外三层的保镖都不能满足你,小妞,你没救了”。

    少女说这话时一脸痞气,萨卡一下子就笑了,这女孩子外表看起来冷漠得生人勿近,性格还挺可爱的嘛,“以前我还觉得这些保镖能让我安心,但见识过你的本领之后,就是垃圾,如果你答应做我的贴身保镖,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更何况,这女孩的本事她可是见识过的,有她在身边,她能安心更多。

    “要什么都答应我?你确定”?

    萨卡肯定的点头:“我确定”。

    “呵……”,乔心摇头,眸光明灭不清,似是流转着诡异的流光,“我对做保镖可没有丝毫兴趣,你还是找别人吧”。

    萨卡也没有很失望,她那样说纯粹就是一试,她看的出来这样的人不会受任何拘束,又怎么会乖乖的呆在她身边当个保镖呢?

    两人谈话的声音很小,罗格根本没听清,只看到两人竟然愉快的聊了起来,怎么回事?

    “乔心,你忘了我们此行的任务了吗?快点杀了她”。罗格大声问道。

    乔心眯了眯眼睛,没有搭理罗格,对萨卡说道:“记得你刚才说的话,我会和你电话联系的”。说完拉着罗格便闪出了洗手间。

    萨卡愣了愣,正想说‘我把号码给你吧’,那人便已经消失了,罢了,她们这样的人想要查到她的手机号根本不是难事,双手抱臂慢悠悠的踱到昏过去的鲁尔身边。

    这男人,以为她不知道他的心思吗?想拿她当枪使,以为她和别的女人一样吗?用过了就扔,她会亲口告诉他,只有她萨卡扔别人的份儿,敢利用她的人,下场只有一个。

    死路一条。

    高跟鞋踢了踢鲁尔的脑袋,昏过去的鲁尔慢慢醒了过来,昏沉的脑袋看到正居高临下睨着他的女人时,脑子霎时清醒了过来,女人眼底的冷光顿时消弭无形,换上温柔,这温柔令鲁尔十分受用,挣扎着爬起来,关切的问道:“萨卡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萨卡摇摇头,抬手摸上他额头上的淤青,心疼的问道:“疼不疼”?

    鲁尔眼眸一闪,想起那厉害的女人,心神就一阵激荡,抓住萨卡手臂的手紧了紧,状似不经意的问道:“那女人呢?她没有怎么样你吗”?

    萨卡继续摇头,垂下的眼眸内尽是嘲讽,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你何时添了这样一个仇家,告诉我她是谁,我帮你解决了她,敢在我鲁尔面前撒野,哼,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把那女人弄到床上,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萨卡和鲁尔打了那么长时间交道,还不知道他心里的花花肠子吗?她是不会好心的提醒他他口中的女人有多可怕,如果对方能解决了鲁尔的话,还给她省了个麻烦呢?

    “时间已经够晚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否则爸爸又要说我了”。说完当先走了出去。

    鲁尔正想说你什么时候还怕了你那个爸爸,面前已没有了女人的身影,他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在他昏过去的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萨卡有什么地方变的不一样了,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哼,无论怎样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那女人,也是我的囊中之物。

    一辆跑车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不时从里边传出一阵尖利的叫骂声,惊得道路两旁树木上栖息的鸟儿都扑棱着翅膀逃走了,不想受这声音的荼毒。

    “你知道不知道这样做是违反组织内部的规则的,被老大知道你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你怎么胆子这么大,如果今晚你一刀咔嚓了她,任务就完成了,你怎么三言两语的就被她给忽悠了呢”?

    “曾经有个人跟你一样为了高额赏金放了目标,转身去杀买家,结果任务失败,负伤逃走,你知道等待他的后果是什么吗”?

    乔心安静的开着车,鸟都不鸟他。

    “老大当着风队所有人的面毙了他,告诫所有人不守诚信就是这样的下场,乔心,我可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反悔的话还来得及,我们杀了那女人,老大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毕竟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

    罗格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乔心,一脸愤愤然,当然,他说的组织内部的规则是完全建立在利益之上的,他们这些亡命之徒,有何诚信可言,他也只是拿来吓唬吓唬乔心,以为乔心没见过多少世面,对组织内部了解不清,很容易就被他忽悠过去。

    乔心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漫不经心的说道:“他不是因为不守诚信被毙,而是不会分析时局,被一时的利益迷住了眼睛,所以你是拿我跟他比吗”?

    “什么”?罗格愣愣的问道。

    “我不会为了金钱拿自己的命去冒险的,你放心吧”,以乔心的性格是不会向别人解释的,但她实在是受不了罗格的唠叨了。

    显然罗格并没有理解她的良苦用心,“你以为你是谁?你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的过错了吗?我告诉你,回去我就告诉老大,让他……”。

    乔心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点在罗格后颈,世界瞬间清净了。

    对着罗格憋得通红的脸乔心笑的颇显冷漠,“我乔心从来不需要别人的原谅,别忘了你输给我的时候可是答应以后都要听我的话,如果这第一步的诚信你都做不到的话,我想我可以向云锦申请先把你给毙了”。

    罗格一双通红的眸子死命的瞪着乔心,却也无可奈何,他只是想要收拾了那个死女人,为什么会这么难,现在连这丫头都向着她,他还要怎么报仇。

    伴着秋风瑟瑟,也到了开学的日子,这天两人都起的格外早,吃过早饭,江如飞锁好门,背上书包拉起等在一边的乔心的手,有些凉,江如飞皱眉:“心儿,冷吗”?

    清晨凉气渐重,阳光单薄稀疏,乔心摇摇头,“不冷,我们走吧,阿飞,好期待我们的新学校”。

    江如飞悄悄握紧了她的手,把自己的温暖渡到她的身上,含笑点头:“好”。

    院子里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停在那里,黑色流畅的车身,时尚简洁,这是乔心送给江如飞的开学礼物,江如飞喜欢的不行,以后他每天都会骑着单车载着心儿上学。

    想想就觉得美好。

    乔心抱着江如飞的书包跃上后座,双手环上他的腰身,脸颊贴在他的背上,温暖沿着脸颊袭卷而来,她听到阿飞温软的声音传来:“心儿,坐好了,我们要出发了”。

    乔心手指捏着他的衣服,点头道:“嗯”。

    江如飞低头看着环住自己的白嫩小手,眸子柔的能滴出水来,双脚蹬上踏板,车子驶离原地。

    清风吹过长发,鼻尖充斥着少年好闻的清香味道,稀薄的白光透过树杈的间隙投来斑驳的疏影,穿过街道,穿过马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身后坐着他心爱的女孩,就这样载着她,走到地老天荒。

    学校离他们住的地方不是很远,骑车刚好二十分钟,还没到学校大门口,仅是学校所在的那条街上全是豪车私家车,将路堵得水泄不通。

    好不容易从豪车中挤进去,来到学校大门口,气势恢宏,百年名校的古韵悠然而来。

    菲利普斯安多夫学院,历史悠久,是美国最古老的寄宿高中,1973年学校变为男女合校,目前,学生来自几乎每一个州和26个其他国家,约有35%的学生是有色人种,师资力量雄厚,能为每一个学生尽责。

    当然,选择这个学校也有乔心自己的打算,她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阿飞身边,寄宿学校的话能更好的保护阿飞,也能让他多交一些朋友,成为真正的十几岁的少年人,开心快乐的过每一天。

    先去老师那里报道,老师是个三十多岁胖胖的中年女人,温柔和蔼,两人在老师那里领了课本、校服和宿舍钥匙之后,乔心便先陪阿飞去看看他的宿舍。

    学校很大,大部分的地方种的都是树木植被,环境清幽,鸟鸣花香,不时有少年少女相携着走过,蹦蹦笑笑,青春肆意流淌。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个在最北边,一个在最南边,乔心感叹以后想找阿飞得穿过整个校园,阿飞捏捏她的脸蛋,笑着说道:“你等着就好,以后我来找你”。

    两人说着话便到了江如飞的宿舍门口,三楼最里边,比较安静,江如飞伸手推开门,一只鞋子猛的飞了过来,江如飞拉着乔心往旁边一躲,鞋子飞到对面宿舍的门上,发出刺耳的震荡声。

    对面的门猛的拉了开来,一个个子矮矮的小男生探出头来,先是打量了站在一旁的乔心和江如飞一眼,见这两人气质卓然不凡,生生将嘴里要骂人的话咽了回去,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开口说道:“嗨,两位漂亮的同学,来我们宿舍做客吧,那里边的人都是混蛋,你们可别被他们诚实的外表欺骗了”,说着拉开宿舍门,很热情的要招呼乔心和江如飞。

    乔心瞥了一眼,嘴角抽搐,整个一“惨不忍睹”,还有下脚的地方吗?亏得他能面不改色的邀请两人。

    这时一个人影从对面猛的蹿出来,拉起江如飞和乔心闪进宿舍,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矮矮的小男生翻了个白眼,“小气的森,连美女也不给看,哼”,说完大力关上了宿舍门。

    乔心忍下踢飞这人的冲动,如果不是感受到这人没恶意,乔心早一脚踢飞了他,这是她长时间训练出来的感知能力。

    那人放开江如飞和乔心,挑着眉颇显高傲的睨视着两人,最后将目光定在江如飞身上,“你就是简弗,我的新室友”?

    江如飞点点头,没有和这人多交谈的打算,但江如飞敷衍的态度明显惹恼了对方,一直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另外两个男生站在男孩的身后,警告的瞪着江如飞。

    领头的男生又把目光放在乔心身上,这么气质非凡又十分漂亮的女孩子还真没见过,肆意打量的目光令江如飞皱紧了眉头,“她是你什么人”。

    她是我……江如飞突然愣住了,他不知道在外人面前应该如何定义他与心儿的关系,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却住在一起,虽青梅竹马答应永远在一起可心儿这么小又让他如何说出玷污她名誉的话。

    “哦,我知道了,是你妹妹对不对”?男生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欠揍表情,然后探头到乔心面前,“嗨,美女你好,我叫姆森,以后在学校里我罩着你”。

    江如飞突然打断他的话:“不是妹妹,她不是我的妹妹”。

    姆森似是被江如飞竟敢反驳他的话弄的生气了,竖眉瞪向江如飞,高大的个子站在江如飞面前颇显压迫,身后两个男生手指捏的“咔嚓”响,等着老大一声令下就冲上去揍这不抬眼的小子。

    乔心头疼的揉了揉额角,怎么无论在哪个地方,拉帮结派都这么明显,阿飞这么“纯洁”,被带坏了可怎么办?

    “阿飞,我好像把宿舍钥匙弄丢了,这里的路我不熟悉,你帮我去找一下好不好”,乔心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江如飞。

    江如飞是最受不了她这种眼神了,明知道她做的什么打算,却也无法拒绝她的要求,罢了罢了,她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反正她的初衷都是为他好,他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

    最后给了还不明就里的三个男生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拉开宿舍门走了出去,还很好心的关好了门。

    乔心笑眯眯的活动着手上的关节,十根手指捏的“咔咔”响,跟两男生刚才相比完全小巫见大巫,三个男生愣愣的看着刚才还一脸温柔娴雅的少女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可怕了呢?

    她本来不想这样的,怎么都算是要和阿飞相伴三年的室友,但她不想留一点隐患在阿飞身边,对付这样的人讲道理完全没用,武力征服更能让他们心服口服。

    “本来不想做的这么绝,但你们好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角色里了,那就不要怪我了”。话音刚落,乔心就动了……

    一阵噼里啪啦声透过门板传来,矮矮的小男生靠在床头摇头叹息着,可怜了两个漂亮的人儿,又被姆森那个大恶魔给荼毒了。

    ……

    宿舍面积很大,有阳台、卫生间,四张床铺分四个角落放置,上边是床铺,下边是桌子、书柜、鞋柜和衣柜,中间空出来的一大片地方放置着一张长方形桌子,上边摆了个花瓶,里边插着的一捧花早风干成了标本,总的来说,干净简洁。

    江如飞的位置本来在门口,但乔心嫌弃人来人往的不能好好休息,她只一个不高兴的眼神,姆森赶忙很上道的卷着自己的铺盖卷放在门口那张床上,将江如飞的东西放在自己位置很好的床上,他还想要上去铺床呢,江如飞拉住了他:“谢谢你了,剩下的还是我自己来吧”。

    少年的声音那么温柔好听,姆森几乎要流泪了,眼角瞥到少女淡淡扫来的目光,赶紧松了手,他突然想起来刚才少女说过的话:“他喜欢干净,你们的脏手别总摸他的东西”。

    呜呜……这是嫌弃他脏吗?

    但他是敢怒不敢言,直到现在他还是心有余悸,全是上下疼的骨头都错位了,但奇怪的是没有一点伤痕,少女长得那么美好,却比魔鬼还要邪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少女说了,只要他们好好待简弗,别让他受了别人欺负,还有时常向她报告简弗的生活起居,她绝对不会亏待他们的。

    不会…亏待…他们…的…

    怎么有一种……把自己卖了的错觉。

    乔心双手抱臂靠在阳台的栏杆上,风拂过发梢,暖阳静静流泻,阿飞在一旁神情温柔的铺着床铺,愿时光从此静好,赐予她的少年无忧亦无惧,一世安好,远离烦扰喧嚣。

    江如飞从床铺上下来,静静站在那里,眉眼温润含笑:“心儿,我们走吧,去看看你的宿舍”。

    乔心笑靥如花,灿烂的晃花人的眼,姆森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她是魔鬼,她是魔鬼,不要被她的皮相给欺骗了。

    突然一张放大的美丽容颜出现在他眼前,少女清甜的嗓音说道:“小声嘀咕着什么,声音大点让我也听听”。

    姆森差点腿软的跪在地上,幸好身后的两个男生扶了他一把,没有丢脸的载在地上,但两人一脸“老大你真丢人”的模样也令姆森想撞墙。

    他讪讪笑道:“啊……没什么没什么”。

    听到对面有人走出来的声音,想看热闹的某人赶忙打开门露出小脑袋,却看到清风朗月的秀雅少年和娴静柔美的绝色少女当先走了出来,一如初见般气质昭然,哪有他想象的狼狈不堪。

    混蛋姆森狗腿的目送着两人离去的身影,一脸的恋恋不舍,某人脑袋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奇怪?不该是这样的啊?

    还是他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走远的少女突然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的诡异让他打了个冷颤,我艹,感觉浑身都被看穿了似的,这哪里来的奇怪少女?

    “嗨,姆森,究竟怎么回事儿”?男孩问道。

    姆森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二话不说,转身关上了门,杜绝了对方探究的眼神。

    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奇怪?男孩摸了摸脑袋,转身,关门。

    穿越了整个校园,来到了最南边的女生宿舍楼,乔心的宿舍在顶层六楼,校园里是没有电梯的,两人爬楼梯到了六楼,来到604宿舍门口,整个楼道都静悄悄的,乔心推开门,宿舍里两个坐在一起说话的女孩子望了过来,见是长的十分好看的一男一女,眼睛亮了亮,在江如飞身上多看了几眼,其中一个个子颇高,长相上纯种美国人的明艳少女站了起来,对乔心笑道:“你好,我叫拉玛,欢迎你,新同学”。

    另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也站了起来,有些害羞的说道:“你好,我叫路泽,欢迎你”。

    乔心笑着对两人点了点头:“谢谢,我叫索乔,希望以后能愉快的相处”。

    两个女孩子都跟着笑了起来。

    拉玛很自来熟的走到乔心面前,眼睛不时的瞥向江如飞,压低嗓音问道:“乔,这个男生是你男朋友吗?长的好帅哦”。

    乔心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淡笑着走到写有自己名字的床铺前,江如飞已经细心的拿起抹布将她的书桌柜子打扫了一遍,又把她的床铺重新整理了一遍。

    拉玛羡慕的看着乔心:“乔,你男朋友真贴心,你好幸福哦”,路泽也羡慕的点着头,一双眸子咕噜噜的转着,不时在江如飞身上打量着。

    乔心垂下眼眸,掩饰去眸底的嘲讽,看人不能光看外表,拉玛看起来热情大方,实则举止轻浮,话里话外都是试探,这种人最是表里不一,而路泽,看着有些小家子气,安静腼腆,但飘忽的眼神已经泄露了她不安分的心思,这种人最忌背后插刀。

    这时门“砰”的一声被从外面踢开,一个高挑少女走了进来,少女留着一头褐色的蘑菇头,耳朵上戴着大大的银圈耳环,天有些冷了,她却依旧穿着抹胸短裤,露着白花花的肩膀胳膊、肚脐大腿,脚上蹬着一双黑色松糕鞋,手腕上戴着一圈圈五颜六色的环,直接套到手肘处,露出的肚脐上定着一枚银钉,腰腹上有一枚骷髅头的纹身,长相说不上多出色,但也算清秀,一双碧绿的眼珠子使得她多了些妖媚,整个一非主流小太妹的打扮。

    拉玛和路泽齐齐露出嫌恶的眼神,拉玛拧着眉说道:“爱莉,你怎么总是用脚踢门,再结实的门也得被你踢坏,再说了,踢坏了你赔得起吗”?

    爱莉眯起眼眸睨了拉玛一眼,拉玛要骂人的话不知怎么就吞回了肚子里,她气恼的捶了下桌子,这个死爱莉,好像天生就是她的克星似的,从初中起就在一班,没想到高中了都没摆脱她,还和她分到了一个宿舍,真是冤家路窄。

    爱莉看了眼乔心,这个少女没像别人一样,看到她的打扮露出嫌恶的眼神,她勾起嘴角走到乔心面前,伸出手来:“你好,我叫爱莉”。

    乔心回握,眼神含笑,“索乔”。

    手指松开时,爱莉惊异不定的目光徘徊在乔心身上,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红肿的掌心,低叹:“好厉害”,是自己轻敌了,看来以后的高中生活不会无聊了。

    乔心垂眸看着自己的掌心,白皙柔嫩,连一丝痕迹也无,这个爱莉看着桀骜不驯,刁钻野蛮,实则这样的人最重情义,上来就想试探自己,呵呵,有趣。

    江如飞铺好床铺下来,爱莉这才看到江如飞,也仅是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江如飞看了眼手表,“心儿,饿不饿,该吃午饭了”。

    才十点多而已,哪里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但乔心显然拗不过阿飞,和他一起离开了宿舍,两人刚走,拉玛便“切”了一声,轻蔑的瞥了眼关紧的门,穿的衣服也不是名牌,有什么好拽的,当着别人的面就卿卿我我的,背着人还不知道怎么风流呢?

    “乔长的好漂亮啊,她男朋友也好帅,真是幸运的女孩”,路泽双手合捧,眯眼做陶醉状,然后歪头笑着对拉玛说:“拉玛姐姐你说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我怎么知道”?拉玛气不打一处的说道。

    “咦?拉玛姐姐,你叔叔不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吗?咱们学校有什么事能瞒得过你的眼睛呢”?路泽笑嘻嘻的说道。

    这马屁可算是拍到正经地方去了,拉玛心里乐滋滋的,是啊,她怎么忘了,叔叔可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想查什么人还不是手到擒来,打定主意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路泽站在一旁,嘴角勾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脑海里闪过刚刚见过的那个少年,温润如玉,俊秀多姿,可是他的贴心温柔都给了身旁的少女,但那又怎样。

    她路泽看上的人是绝对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的。

    拉玛放下手机,挑眉傲然的嗤道:“果然如此,舅舅说她根本就没什么背景,也不知道是怎么进这所高中的,哼”。

    路泽点头应到:“哦,是这样啊”,语气有些意味不明。

    爱莉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眼睛盯着天花板,听着下边两个人自导自演,心底冷讽,两个傻逼,自作聪明,她就等着看戏了。

    相信乔不会让她失望的。

    乔心和江如飞被分到了高一a班,班上只有十五个学生,除了阿飞宿舍里一个叫费阳的男生之外,没有一个是认识的,乔心才明白,原来宿舍里的学生不是按班来分,而是按级来分的。

    班主任是上午见过的胖胖的中年女人,让每个人都上讲台做自我介绍,江如飞的温和秀雅,乔心的落落大方以及出色的外表都赢得了全班学生的好感,班主任于娅对乔心印象很好,提出让乔心当班长,但乔心以学业为由婉转拒绝了于娅老师的好意,此举更是赢得于娅的赞赏。

    最后班长的职位落在了一位瘦高的男生身上,那男生目光时不时的瞟向乔心,乔心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回望过去时,对方已经害羞的垂下了脑袋。

    这里的教育与国内填鸭式教育完全不同,主张扩散学生思维,从启蒙方向来开拓每一个学生身上的潜力,很自由,课程也很轻松,能有很多空闲的时间来做别的事情。

    寄宿学校唯一有一点不好的就是不能随便出学校,但对如今的乔心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亲眼见着阿飞进了宿舍,乔心才转身离开,先回宿舍睡一觉,晚上行动。

    宿舍门推开了一条缝,乔心手便顿住了,眼底掠过一抹冷意,嘴角却好玩的勾了起来。

    拉玛让路泽守着门口,在乔心回来的第一时间告诉她,路泽一看到乔心的身影出现在楼道口就告诉了拉玛,但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门口却没一点响动。

    拉玛瞪着路泽,眼神仿佛在说:‘死丫头,你不是说她过来了吗?人呢?人跑哪里去了’?

    路泽委屈的低着头:‘人家明明看到她过来了啊!

    又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声响,拉玛坐不住了,起身走到门口想要把门打开条缝瞧瞧,透过门缝,她看到一双漆黑幽凉的眼珠静静的盯着她,一瞬间背上像爬满了毛茸茸的虫子,她尖叫了一声,门“嚯”的被她打开了。

    “轰”的一声,一桶凉水兜头浇了下来,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浇了个透心凉,站在不远处的路泽也没好过多少,裤子上溅了不少水。

    乔心这才从门后闪进来,双手抱臂绕过两人,一身衣服清爽干净,眉眼淡漠悠然,唇边温软含笑,斜斜的睨扫过狼狈的两人,一声冷笑低低的流泻开来,震的人心底簌簌发抖。

    “你……”,拉玛想说什么骂人的话,突然想到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遂恶狠狠的剜了路泽一眼,你个死丫头,出的什么馊主意,没整到别人,自己反倒遭了罪。

    路泽拍了拍腿上的水珠子,掩去眼底的暗芒,看来自己错估了,这个女孩不简单,还是不要急进的好。

    “拉玛姐姐,你没事吧”,路泽朝拉玛走去,关切的问道,然后扭头看向乔心:“索乔同学,对不起,拉玛姐姐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希望你不要介意”。扑闪的大眼睛里尽是真诚,想要让人不相信都难。

    拉玛一把推开她:“你给我滚”。

    “拉玛姐姐……”,路泽咬牙,泪盈于睫。

    “呵……”,乔心摇头失笑,这演技不去演戏都亏了,“我怎么会介意呢”,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三两下爬到床上。躺下,闭眼。

    睡了一觉醒来的爱莉刚好目睹这戏剧性的一幕,感慨了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刚好对上对面少女投过来的目光,她对着乔心竖起了大拇指。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