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千金不换之恶女重生 > 070 不负初心

070 不负初心

作者:苏幕遮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千金不换之恶女重生最新章节!

    乔心轻飘飘的瞪了瑞克一眼,成功阻止了瑞克胡思乱想的小脑瓜。

    来之前已经联系过货车,将箱子搬到货车里,拒绝驾驶员大叔的热情邀约,乔心和瑞克坐着货车离开。

    乔心看了眼手表,五点四十分,与那人约定的时间是七点,乔心初始有些疑惑,交接不是一般都在晚上吗?这人倒好,弄个大清早的时间,让她一晚上都不得闲,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兴许这是人家的癖好呢?

    这个城市乔心不熟,瑞克倒是相对来说熟悉一些,瑞克握着方向盘颇为怨念的看了一眼旁边浅眠的少女,人家好歹也是曾经的电队队长,现在却沦落到开货车的地步。

    初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少女的侧颜上,眼眸微闭,长睫若蝶翼,肌肤更添如水白皙,只眼下有着淡淡青痕,呼吸清浅绵长,回荡在封闭的车厢内。

    瑞克觉得呼吸突然有些紧,果然车厢里太闷了。

    六点三十分乔心准确的睁开了眼睛,耳边听得瑞克的声音:“队长,到了”。

    眼睛瞬间恢复清明,乔心推开车门蹦了下来,脚下是松软的青草地,有着清新的青草香气,乔心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体内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

    面前是大片草地,不远处一条小溪,溪水对面是一个小树林,小草上沾了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添晶莹,偶尔有蝴蝶嬉戏着飞过,如此美景,当真令人着迷。

    乔心看着看着突然眼眸一寒,冷声道:“瑞克,回车里去,没我的命令不许下来”。

    瑞克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听话的钻进了车子里。

    不远处一辆警车由远及近而来,乔心指甲掐进掌心里,眼眸渐渐眯起来。

    这两天是和警察犯冲吗?怎么到哪儿都摆不脱警察的影子,连这么个偏僻的要死的地方也能遇上。

    警车终于停了下来,两个着警服的男人走了下来,皱眉打量了眼乔心,然后目光落在路边的货车上。

    天知道乔心现在有多讨厌穿警服的人,最好祈祷这些警察不要招惹她,否则她真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其中一警察指指乔心,勾了勾手指:“就你,过来”。

    乔心敛下眼底的寒芒,垂着脑袋慢慢的走了过去。

    “这个时间,你怎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还有这辆货车,和你什么关系”?开口叫她的警察沉声问道。

    女孩垂着脑袋,长发流泻下来,声音讷讷:“我陪舅舅出货,走到一半的时候舅舅肚子疼就下车了,让我不要乱走,在这里等他”。

    “那你舅舅呢”?

    女孩指了指背后的小树林,指尖晶莹剔透,仿似玉琢而成。

    警察目光紧紧的盯着女孩,“送的什么货”?

    女孩眉头皱了皱,像在苦思冥想,半晌呐呐道:“听舅舅说好像是造汽车的材料,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警察叔叔我没干坏事,你可不可以不要抓我”,委屈的咬着嘴唇,眼底似有晶莹涌现,我见犹怜。

    这两个警察气势十足,丝毫不会因女孩的怜态而有丝毫放松,冷冷的哼了声,抬步朝货车走去。

    乔心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手心悄悄滑落一柄匕首,握紧。

    如果她观察没有出错的话,两人警帽上区别于m国警察的警徽证明,这两个人不是m国警察,而别国警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m国境内,只有一个解释。

    这两人是国际刑警。

    怎么会这么巧?她确定不是自己引来的,那么,乔心眼眸寒了寒,便是警察提前知晓了买家的动作,才会大清早的出现在这里守株待兔。

    kao,她乔心怎么会这么倒霉,下次选人一定要擦亮眼睛,猪队友万万不能要。

    不到万不得已,乔心是不会灭口的,但似乎,不出手已经不行了……

    一步……两步……

    四步……十步……

    离得越来越近,乔心捏紧了匕首。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声枪响,惊得林子里的鸟儿都飞了。

    两个警察猛然停住了步子,望向发声地,似乎是道路尽头?

    再也顾不上管这货车里拉的到底是什么,两个警察快步走向警车,飞快的朝道路尽头追去。

    乔心松了口气,将匕首又塞了回去。

    瑞克也从车上蹦了下来,目光却突然望向乔心身后,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乔心却没回头,垂着眼眸淡声道:“看的可还开心”?

    “哈哈哈哈……开心,非常开心”,男人大笑道,声音略显阴柔。

    乔心眸底的冷越积越深,连几米外的瑞克都感受到了。

    “放心吧,警察已经被我的人给引开了,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声音比刚才要近一步。

    乔心回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男子,着一袭休闲装,随意轻快,花美男发型,长长的斜刘海遮住了一半眼睛,略显迷蒙幽深,皮肤很白,下巴很尖,嘴角挑一抹似笑非笑的痞笑。

    他的长相不似洋人和欧洲人,倒是像亚洲人,尤其是那笑容,很假,再配上五官,有一种h国批量生产的即视感。

    “呵,和你这种人合作,被坑死了都不知道”,乔心后退一步,冷嘲道。

    “别嘛,小美人,我知错了还不行嘛,原谅我,哥哥请你喝茶”,说着朝乔心挤了挤眼睛,自以为很帅的撩了撩刘海。

    乔心快要吐了好吗,见过傅衍玑那样的“国色天香”和阿飞的秀雅绝伦,这种一看就假得不得了的脸对她来说没有一毛钱的吸引力。

    “你是h国人”?乔心突然问了一句。

    男人正为乔心的冷漠心伤时便听到对方的问话,眼底闪过一抹光亮,惊喜的看向乔心:“你怎么知道”?

    “怪不得呢”?乔心冷笑,谁不知道你们国家最出名的是什么,假脸军团名不虚传。

    男人丝毫没有听出少女话语间的嘲讽,也许听出来了也没有放在心上,走近乔心,双手准备搭在乔心肩膀上,乔心突然闪身避开了,嫌恶道:“再动手动脚别怪我把你手脚给卸了”。

    “唔……小美人儿,你好绝情哦,不过,我喜欢,哦呵呵……”,伸着兰花指捂着嘴巴笑了起来,露出来的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乔心。

    kao,乔心抖了抖肩膀,抖落一地鸡皮疙瘩,死娘炮,要不要这么恶心人。

    乔心后退一步,冷冷道:“废话少说,我们现在来谈正经事,钱带来了吗”?

    韩允贤幽怨的剜了眼乔心,打了个响指,身后跟着的人立刻步出,将手里的密码箱放在地上,打开,露出里边满满的一箱子钱。

    “三千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美人儿,要不要来数一数”?

    乔心没搭理他的话,走到货车旁,将铁门拉开,“货都在里边,让你的人检查一遍”。

    韩允贤抬了下下巴,两个男人便走上货车挨个检查了起来,五分钟后,两人走下来,恭敬对韩允贤道:“少爷,没错”。

    “唔……”,韩允贤迷离的眼睛眨了眨,瞟向乔心,乔心将车钥匙扔给韩允贤,便准备弯腰提起密码箱。

    一只秀气的手蓦然伸出挡住了乔心的动作,乔心长腿高抬,踢向那只作乱的手,那手竟然擎住了乔心的脚腕,力气较大,乔心看到那人笑得狐狸一样的眼睛心底火气上涌,一个旋身,另一腿踢上男人脸蛋,在男人闪避时柔软的腰下弯,右手提起密码箱,利落的收腿后退。

    韩允贤摸了摸略有些红的脸蛋,遂望向那清冷的立着的绝美少女,清晨的阳光落在她身上,长发自肩头散落下来,在脑后翻舞飞扬,肤白如雪,眉目清寒,而那温暖的阳光却照不透她心底的阴寒。

    “呵呵……有趣”,韩允贤笑了起来,眸光有些意味不明。

    乔心已背身离开,冷寒的声音随风飘来:“再见”。

    “喂,美人儿,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韩允贤,希望我们下次合作愉快”。

    少女走的很快,不知听没听到他的话,只余纤瘦的身影渐行渐远。

    韩允贤望着少女走远的背影,摸了摸下巴,沉吟道:“真是个有趣的姑娘,去,给我查查她”。

    “是,少爷”,身后立着的男人恭声道。

    走出这片地方花费了半个小时,然后招了辆出租车直赴市里,先找了家酒店洗个澡吃个早饭,接到简菱的电话,她那边也解决了。

    乔心没有休息便直接赶回了n市,一天不在她放心不下阿飞,还有,有些人,是时候算账了。

    让瑞克带着钱去找简菱,然后两相汇合拿出自己的部分剩下的给萨卡送去。

    乔心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推开病房门,少年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上演的是已经放烂了的动画片猫和老鼠,江如飞却依旧看的津津有味,不时的发出爆笑声。

    有多久,没有看到阿飞如此肆意纯真的笑容了,这个动画片即使看烂了又如何,在前世的饥寒交迫中,他们唯一的乐趣便是在孤儿院唯一的电视机上看动画片,在笑声中渐渐忘记那些不快。

    即使年华老去,依旧不负初心。

    听到开门声,少年蓦然扭过头来,看到那怔然的少女,江如飞突然咧开嘴巴,笑着道:“心儿,你终于回来了”。

    “还没吃午饭吗”?乔心走过来在江如飞身边坐下。

    江如飞摇摇头,“等心儿回来一起吃”。

    “傻瓜,要是我一直不回来你就一直饿着吗”?

    江如飞眨了眨眼睛,“不会啊,阿飞一点都不饿啊,不过心儿一回来就饿了”,说着摸了摸肚子,瘪了瘪嘴巴,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心儿,阿飞饿了”。

    乔心无奈的笑了,站起身来:“我的阿飞小少爷,您先在这儿等着,心儿去给您端饭去”。

    江如飞笑的更开心了。

    乔心走出病房,悠长深邃的走道不见阳光,幽冷森寂,乔心一步一步走的极慢,却见前方的豪华病房里突然走出来几个人,为首的男人大概四十多岁,穿着白大褂,身高稍矮,体态微胖,五官齐整却给人一种尖刻的感觉。

    男人满脸怒容,嘴里骂骂咧咧着什么,身后跟着的几男几女惶恐的低着头,敢怒不敢言,只有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昂着头,不卑不吭,嘴角挂着一抹笑。

    几人从乔心面前走过,英俊男人朝乔心眨了眨眼睛,可惜乔心压根就没搭理他,詹尼挫败的挠了挠头皮,是没看到他吗?

    中年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侧眸看了一眼那垂着眼眸的少女,一半容颜掩在阴影里,只那周身的气质,沉静娴雅。

    为什么他的心突然跳的很快,男人皱了皱眉,不知这种反常来自哪里,一般只有他感受到极致的危险时才会如此,摇了摇头,男人叹气,也许是被气的,便再无停留的领着身后人大步离开。

    乔心静静站在那里,整个人似融入黑暗中,指尖已经割破了掌心,微垂的眸底闪过彻骨冰冷。

    很好,就先拿你来开刀吧。

    杰克森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