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妖冥 > 91

91

作者:海贼联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妖冥最新章节!

    各位朋友,无需跟读,本书只是完全混全勤性质的,谢谢合作……

    “金木之源?谢家的铁木园我倒是略有耳闻,真羡慕朱合兄,金属性也能修炼!”任天笑说话间,目光在朱合身上扫视一番,却是看不出任何属性。至于朱合多属性共体之事,他也是在传闻中听说过罢了。“任兄也不差,火木双属性,这般属性,成为灵丹师可让人羡煞不已啊!”朱合回想之前的交手,感叹道。旋即想起了什么,再度问道:“任兄的青色之火,好生厉害,不知是何种火焰?”任天笑先是仰头饮了一口酒,放下酒坛,五指翻转,青色火焰悄然浮现,将整个掌心包裹而去。宛如液体般的青色火焰迎风暴涨,在那炽热的高温下,却是格格不入的弥漫出一种让人动容的生命气息。“这是大地青灵炎!”这大地青灵炎,乃是一种奇异的神火,除了拥有着一般神火的威势之外,它还具有焕发生机的功效,说起来,倒是与朱合的三千白羽炎有所相似。只不过三千白羽炎是浴火重生,这大地青灵炎则是生机再现,所以,它也被称之为生命之炎。“朱合兄,我这大地青灵炎可比不上你的三千白羽炎,那可是火凤的力量!”见朱合惊叹不已,任天笑淡淡一笑,调侃道。此时,朱合方才明白,任天笑不但可以成为一名灵丹师,更是有可能成为一名顶尖灵丹师。火木双属性。本就是灵丹师最佳的属性,加上这号称生命之炎的大地青灵炎,若是能在魂力上有所钻研。那可不得了。一念至此,朱合心神一动,如同潮水般的精神力扩散开来。不知不觉间,无形的魂力化为一只大手,自任天笑身后朝着他猛然抓下。然而,这无形大手还未靠近,便是被一股更加强大的魂力大手给阻拦。“任兄。真没想到,你在魂力上也颇有钻研啊!”朱合微微诧异。他想试探一番。却没想任天笑真的如此妖孽。“朱合兄,你还有闲心说这个,待会见到那小妖女,你若是未能击败我。可如何在美人面前交差!”任天笑一边将坛子中的美酒倒入碗中,一边笑道。对于这个问题,朱合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输与赢,似乎都无需在乎谢娴的感受。但既然任天笑有此一问,他顿时心生一念,笑道:“就说平手,任兄是否能接受?”虽然修为高于朱合,但任天笑深知朱合的战斗力。他自认没有必胜的把握。当即笑道:“如此甚好!”二人都算得上妖孽之中的妖孽,能平手,换做平日。怕是各自都有所不服。但今日却是出奇的安然接受,这与二人那合得来的性子不无关系。咻!咻!咻!就在二人相谈甚欢之际,一道道急促的破风声骤然响起。在山峰上空,数十名气息浑厚的男子突然出现,皆是脚踩虚空,正一脸冰冷的看着下方的朱合。“臭小子。交出金乌丹跟精血,给你个痛快!”其中一名手持金色长剑的男子前踏一步。看着朱合。冷声道。而这人,正是之前在丛林中与朱合交过手的天啸宗之人。“天啸宗?朱合兄与他们还有恩怨?”任天笑嘴角的笑意愈发扩大,看着那来势汹汹的天啸宗众人,戏谑道。这一行人。显然都是天啸宗的弟子,虽然天啸宗宗门距此不远,但也不可能短短时间赶到此处,那只有一个可能,这一行人,则是与之前那一行人一同前来,此时只不过集结在一起罢了。天啸宗众弟子之中,修为最高的,处于九印重生境巅峰,足足有着四人,其余人,也皆是处于六印重生境往上,看其年龄段,几乎都是二十岁往上。也就是说,这一批天啸宗之人,虽然是年轻一辈,但却与朱合二人算不上同年龄段。朱合与任天笑依旧面不改色的对饮着,似乎天啸宗众人之是一些闲杂人等罢了,那番神态,直接令得天啸宗等人脸色阴沉下来。“动手!”手持金色长剑的男子率先一动,手一抖,剑锋划破长空,金色剑芒暴掠而出,对着山峰的二人猛然劈下。随着剑芒的劈出,其余人也是紧跟而上,铺天盖地的对着朱合二人飞掠而来。嘭!直到那异常凌厉的剑芒临身,任天笑这才大手一挥,青芒掠出,将那剑芒震碎开来。朱合见状,不甘示弱,刚欲动手,却是面色一变,因为他发现,体内积压了多日的灵力,在这一刻,猛然爆发开来。那雷劫,竟然在此时悄然成形。九天之上,雷云猛然成形,竟然有着彩色雷芒翻滚,好生诡异。“这是什么?”“雷劫……怎么可能是彩色的!”感受着那彩色雷云的狂暴之力,天啸宗众人皆是面色大惊,这超越了他们认筹范围的雷劫,显然对他们来说,有些头皮发麻。任天笑也是没想到朱合会在这关键时刻迎来雷劫,而且还是这般绚丽的彩色雷劫,当即笑道:“古兄无需担心,你先顾好自己吧,这里,就交给我了!”朱合点点头,在渡劫的时候战斗,一个不慎,便是被那雷劫轰成虚无了。当下只能收敛心神,全神贯注的盯着那彩色雷云,将浑身力量调动,准备渡劫。任天笑看着那数十名天啸宗之人,踩着虚空,一脸笑意的走了过去。见任天笑一个人竟然敢同时对抗如此多人,天啸宗众人皆是大为恼怒,这是无言的轻视,当即便是有人忍受不住,身形一动,对着任天笑飞掠而去。任天笑脸上笑意加深,浑身悄然被青色火焰包裹而去,那青色火焰一出现,便是自半空席卷开来,而那首当其冲之人,一声未吭便已然被焚烧而亡。被这诡异的青色火焰所震慑,现场死寂了一瞬,直到那翻滚的彩色雷云中呼啸而出的彩色雷霆猛然撕裂天际。对着下方盘膝而坐的朱合轰然砸下,众人这才心有余悸的退开了去。轰隆隆!彩色雷霆猛然落下,犹如那咆哮的彩色巨龙。狠狠地砸在朱合身上。在雷霆临身的霎那间,朱合浑身犹如山岳一般沉重,其脚下的山峰,更是直接崩碎开来。脚下踩着那崩碎的山峰,朱合身形一动,朝着那呼啸而至的第二道彩色雷霆飞掠而去。任天笑交锋之余,瞥了一眼朱合所在方位。就连他也是暗暗咋舌,这渡劫也太随性了吧。他吃惊朱合的渡劫。但天啸宗众人却是震惊他的战斗力,以一己之力,对抗数十人不落下风,这简直是妖孽中的妖孽。除了那四名九印修为的男子能勉强抵御任天笑的攻击。其余人皆是一个照面便被击败,这般强悍之人,他们还从未见过。一些人还想去趁机攻击朱合,但随着数人被那恐怖的雷霆击落,便再也不敢有所行动。虽然朱合异常强悍,但这雷劫的威力也是随着实力的推进,而愈发的骇人。他咬牙抵御住前四道,就已然浑身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吐了一口血水。朱合胸膛起伏,大口喘着气,皱眉看着天际之上愈发狂暴的雷云。看来这多属性共体也并非全是好处啊。至少这渡雷劫就比一般人要困难的太多。“古兄,坚持住啊!”任天笑大笑一声,滔天大地青灵炎席卷而出,再度将几名靠近的天啸宗之人击杀。任天笑如同杀神一般,在天啸宗众人之中来去自由,一走一过间。便有着人被重创,一些倒霉者。更是被那大地青灵炎焚身而亡。一开始,天啸宗众人还能仗着人多势众,逐渐的,在任天笑那恐怖的攻势下,集体败退,一些人甚至承受不住心底的恐慌,远远避开了去。而朱合这边,早已用尽底牌,这才堪堪抵挡住前五道雷霆的冲击,此时的他,气息萎靡,若有若无,随时可能断气。当然,朱合自然不会轻易死去,本源灵力护住其本源,大地黑灵木的恐怖药效瞬间侵入其骨骼筋脉,飞速修复着那些骇人的伤势。翻滚的雷云中,有着轰鸣之声响彻,那最后一道雷霆也是积压多时,终于是在朱合有些凝重的眼神下,对其轰然砸下。轰隆隆!“出来吧,铁翼狂牛!”来不及多想,当即划破指尖,沾染血迹的五指飞速结印,一道狂暴的气息自朱合身上席卷开来,漫天金光弥漫,一头巨大的妖兽飞速成形,对着那呼啸而来的彩色雷霆猛然撞去。轰!巨兽声势骇人,狠狠地与那怒雷对碰在一起,这一刻,仿若天地间的能量被引爆,那可怕的能量涟漪传荡开来,将一些天啸宗之人震的倒飞出数十丈。即便是九印重生境的兽魂,依旧没能完全抵御住这最后一道雷劫,剩余的能量,直接将朱合轰飞数十丈……就连任天笑都是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那能量对碰中心,大手挥动间,便有着青色火焰护住周身。风暴消退,五彩雷云散去,一道衣衫破碎的身影,徐徐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成功了么!”看着那能量弥漫处,隐约有着一道身影傲然而立,任天笑嘴角微微上挑,笑道。

    第二百三十一章意外任务任天笑话音未落,那弥漫着狂暴能量的中央处,一道略显削瘦的身影,徐徐踩着虚空走了出来。“辛苦任兄了,接下来,就让我来试试天啸宗的高招!”凭借着九印重生境的兽魂,朱合成功抗住了第六道五彩雷霆,此时气息迅速回升,重生的力量荡漾在其四肢百骸,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令人陶醉,渡过雷劫,他也踏入了六印重生境。任天笑闻言,身形一动,旋即轻飘飘的落在那一片狼藉的山峰处,没有半分要继续动手的样子。天啸宗等人见任天笑不再插手,顿时大舒一口气,这杀神一般的人,他们前所未闻,特别是那青色火焰,简直是死亡之火。所以,当任天笑不再出手,天啸宗等人虽然心悸之余,却是止住了逃遁的脚步。此时,天啸宗从之前的数十人,变成十数人,而且皆是狼狈不堪。“这任天笑好生厉害!”以一己之力碾压天啸宗众人,任天笑的实力让朱合有些瞠目结舌。没有忽略天啸宗众人眼神的变化,朱合微微一笑,当即前踏一步。森白炎羽徐徐浮现,弥漫整片空间。“又是神火……”天啸宗等人能清楚的感受到,这森白炎羽散发的恐怖气息。比先前任天笑的青色火焰更盛,心底发寒之际,再也没有了应战的勇气,身形一动,四下窜逃而去。“哈哈,朱合兄果然厉害,不战而屈人之兵!”任天笑见天啸宗等人被那三千白羽炎吓得魂飞魄散。也是大笑道。朱合无奈摇摇头。这刚渡完劫。还想一试实力。却没想这些跑的如此之快,倒是有些郁闷。轻描淡写击退天啸宗众人。二人再度畅快大饮,大有相逢恨晚之意。“任兄如此厉害,想来会有超然势力盯上你,不知日后有何打算?”朱合仰头一口酒下肚。笑着问道。“不瞒你说。我对加入门派兴趣不大,但我这一生只想追求实力巅峰!”说到这里,任天笑整个人顿时变得气势骇人,犹如长剑破空,尽显锋芒。这任天笑,天赋资质都属于妖孽,加上那大地青灵炎相助,以及不亚于朱合的魂力,即便是在任何地方。必然都会大放异彩。“我对此深信不疑!”朱合面色一正。洪声道。“对了,朱合兄。我能在你身上感受到诸多秘密,其中那一股强大的生机之力。我尤为好奇呢!”任天笑话锋一转,目光落在朱合身上,沉吟少顷,试探道。朱合微微诧异,这任天笑不仅天赋实力强劲,连目光都是如此毒辣。不过他倒是没有隐瞒太多,当即笑道:“任兄说的是这个吧!”朱合摊开手掌。淡淡的青芒暴涨,那大地黑灵木的浓郁生机气息,瞬间弥漫开来。“果然是大地黑灵木!”任天笑虽然吃惊,但似乎早已猜到,此刻只是有些感叹罢了。朱合见任天笑似乎早已料到,不免有些错愕,而就在他错愕之际,任天笑的声音,再度响起。“我这双眼睛,能看出一切生机,也就是生命力!”任天笑说话间,眼中青芒涌动,倒是无比诡异。朱合缓缓吐了口气,终于遇到一个称得上怪物的人了,这种感觉,很奇妙。……那古香古色的小城之中,依旧是那一间楼阁。“这个家伙,竟然还没回来,还真是高估他了!“谢娴玉手紧握,狠狠地砸在桌子上,低声嘟囔道。“师姐是在担心我么?”朱合突然出现在谢娴身旁,抢过她的杯子,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笑道。被突然出现的朱合吓了一跳,谢娴强压心头的怒意,幽幽的道:“看这情况,你赢了?”“反正没输就是了!”朱合笑了笑,既然与任天笑答应持平,暗中说自己胜利之事,他可做不出来。“你突破了?”谢娴见朱合气息愈发雄浑,美眸微微闪烁,诧异道。“走吧,这外面太乱,我可不放心师姐留在这里!”朱合将茶杯放下,率先朝着楼阁外走去。轰!谢娴见朱合越来越目中无人,俏脸微微有些清冷,在诸多客人的注视下,将那茶桌拍成粉末,这才不甘心的跟了上去。这一举动,让的现场众人都是为之一愣,这个看似妖艳的妩媚少女,从头到尾都是呈现优雅姿态,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们都是有些错愕。出了古城,二人一路畅通无阻,直到天雷南城出现在视线中,也是没有再遇到天啸宗的人。终于是安全回到了天雷南城,朱合也不用担心谢娴再度纠缠自己,进了城,便是直接回到了住处。谢娴也是自顾自的朝着反方向行去,那神情,大有分道扬镳的意味。回到住处,还没来得及休息,却是遇到吴扬门下的几名弟子。“慕合师弟,师傅让我等前来转告,说你回来后,前去师傅的修炼台找他!”“这吴扬找自己,到底有何事?”朱合心中尚有疑虑,但面上却是没有丝毫变化,当即笑道:“辛苦几位师兄前来告知,我马上便去!”心中怀着百般疑虑,朱合最终来到吴扬的私人修炼之所。这是一个巨大的石台,石台之上,有着淡淡的金芒弥漫,一股浓郁的金之气令得周遭空气都是被切割开来。而那吴扬,正在其上盘膝打坐,胸膛微微起伏,呼吸吐纳着一缕缕金色气息。随着一次次有规律的吐纳,朱合能感觉到,这吴扬的气息也是愈发雄浑。“慕合,你来了!”朱合还没开口,吴扬徐徐睁开双眸,道。“为师最近在闭关修炼。那谢家的铁木矿,就麻烦你去走一趟了!”吴扬了解朱合的实力,此番让他代替自己。一来可以试探他是否有着别的心思。另一个,朱合深知那万木金罡阵的威力,吴扬深信他不会傻到去再试试那大阵的威力。“除了铁木矿的验收之外,那铁木园你也要去查看一番,有任何异常,都要向为师报告!”朱合认真的听吴扬说完,先是点点头。然后心有余悸的问道:“师傅,那铁木园之中的大阵。太过恐怖,我还是敬而远之的好!”吴扬之所以让朱合前去查看,是因为最近他在修炼一门金系灵术,分身乏术。而且。那金木之源,神奇无比,若是非金属性之人接触,那下场怕是很惨。“无碍,为师教给你一道破解之法,但这破解之法只能撕开一个小口子,你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却无法深入其中,你记住了吗?”吴扬大手一挥。一道金色印记飞速射入朱合体内,后者顿时浑身一激灵,一道隐晦的符文化为一缕缕信息涌入其脑海之中。想来,这就是吴扬说的那大阵破解之法。闭目感受到那一道金色印记的不同寻常之处,这表面上只是一道蕴含信息的灵力印记,但朱合却是惊骇的发现,这印记之中,竟然隐藏着一道灵印。到关键时刻,吴扬能运用这灵印找寻他。甚至,控制他。“好个歹毒的老家伙!”朱合表面上不动声色,只是闭目接受着吴扬传与他的大阵破解之法。好半响,朱合这才将那些信息接纳了去,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傅,我好像听师兄们说起过,那金源洞府的金源之气就是大阵之中取来的吧,只可惜,我不是金属性!”吴扬见朱合主动提到这个问题,他却是更加放心,当即正色道:“既然拜入我门下,那为师就跟你明说了吧,那其中,其实还有着一道尚未成熟的金源之气,所以要小心保护啊!”朱合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慕合,你天赋上佳,这金源之气于你确实有些鸡肋了,只要你好好的跟着为师,到时候必然让你去阁内的寒窟修炼一番!”吴扬以为朱合修炼的是冰属性,当即安慰道。“多谢师傅,若是没别的吩咐,那我就先去准备了!”朱合说话间,便是退出了吴扬的修炼台。“希望你别让老夫失望啊……”看着朱合消失的地方,吴扬眼神一寒,喃喃道。旋即再度闭目,周身金气弥漫,进入修炼状态。离开吴扬的修炼之所,朱合径直回到自己的住处,吴扬此番的目的很简单,让自己去查看金木之源是否成熟。另一个,也是让彻底的试探他,不然,也不会在他体内留下一道灵印。“既然你要试探我,那就如你所愿!”朱合打定主意,若是那金木之源出世,他会毅然决然的夺取来,为自己所用。到时候,根本无需担心吴扬的追杀,这灵印对于别人来说或许难以摆脱,但对于拥有着本源灵力的他来说,根本算不得太过困难。“接下来,得赶紧将这三色石跟金乌丹融合,炼制出一柄灵兵才能抵御那狂暴的金色风刃!”朱合盘膝而坐,拿出那金灿灿的金乌丹,以及那三色流光溢出的三色石,喃喃道。咚咚咚!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少女那媚意撩人的声音悄然响起。“慕合师弟,我可以进来么?”听闻此言,朱合一咬牙,手中紧紧的将那金乌丹跟三色石捏住,若非这两件宝贝都是异常坚硬,不然怕是会被他捏碎了去。“这妖女,真是阴魂不散啊……”

    好半响,朱合方才强压心头的不爽,徐徐起身走到门口,一脸笑意的将门打开。吱!随着木门的打开,谢娴早已俏生生的立于门外,见朱合笑的如此不自然,她也不点破,当即嫣然笑道:“慕合师弟,听说你要去谢家铁木园,我特意向师尊请了假,陪同你一齐前去,师姐对你好不好!”看着一脸媚意的谢娴,朱合深吸一口气,悠悠的道:“师姐对我这般好,我受之有愧啊!”也不等朱合说完,谢娴径直走入房间之中,一对美眸四下打量着,浅笑道:“师弟客气了,你帮我对付任天笑,我还没感谢你呢!”朱合深知谢娴这妖女根本不会轻易被劝说,干脆省点力气。反正她是谢家大小姐,到时候去了谢家,或许还得用得着她。准备好行装。休息一晚,第二日,朱合便是与谢娴二人赶往铁木城。由于这一次是查看那金木之源出世与否,至于那铁木矿的验收,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所以,吴扬并未派遣其他弟子,朱合也心照不宣。一切照常进行着。“吴长老就派你一人前去铁木城?”谢娴见出发之时,只有朱合一人。不由得有些诧异。要知道,换做以前,每一次前去铁木城,至少都有着数十人的规模。不过说来也怪,这吴长老最近去铁木城有些频繁了。“长路漫漫,多亏有着师姐这般绝世佳人相伴,不然还不无聊死!”见谢娴大惊小怪的样子。朱合忍不住出言调侃道。没有理会朱合的调侃。谢娴美眸微微闪烁。盯着前者,好奇的问道:“那铁木园之中,到底有什么宝贝?”身为女人,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铁木园必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她可是谢家的大小姐,这吴扬三番五次前去铁木园。显然此事另有蹊跷。“你觉得有什么宝贝会轮到我一个新来的弟子去查看么?”朱合嘴一撇,讥讽道。朱合说的倒也在理。只不过,谢娴早已打定主意,此番回去,便要亲自进入那铁木园一探究竟。而与此同时,天雷南阁赵锡阳寻上了铁木城城主府,对于那金木之源。并非只有吴扬一人有着私心,赵锡阳同样对此垂涎不已。推测到神木即将出世。他暗中拉拢城主府。造成混乱,伺机而动。即便到时候事情败露,还有着城主府做替死羔羊,他赵锡阳也可以置身事外。而城主府,早已对谢家有所怨气,此番倒是正合他意。由于天雷南城距离铁木城有一段距离,朱合则是在休息期间,运用三千白羽炎将三色石与金乌丹融合在一起,在强大的魂力操控下,最终化为一柄流光婉转的长枪。虽然不是灵匠师,但朱合也并未做到多么精致,只是徒有其表罢了,乃是最原始的融合。即便如此,这长枪的强度也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天雷南城距离铁木城虽算不得多远,但二人这般前行,估摸着也需要数日时间。“我累了,休息一下吧!”谢娴见前方一片绿茵,便是伸了伸懒腰,诱人曲线毕露无遗,加上这妩媚的慵懒,倒是让朱合看的有些口干舌燥。咻!咻!咻!然而,就在此时,寂静的四周突然响起一阵阵尖锐的破风声。“小心!”陡然升起的危机感,令得朱合身躯一颤,磅礴的魂力犹如一道道潮水涌动开来,化为一道无形的屏障,将那些诡异袭来的暗器尽数抵挡下来。“呵呵,不错的魂力!”见暗器偷袭无效,一道道人影自四面八方涌现出来,其中一人前踏一步,看着朱合二人淡笑道。“王烈,竟然是你!”谢娴见到那为首一人,正是铁木城的城主王烈,当即冷喝道。朱合一惊,这王烈他先前也是有过一面之缘,而且此人与谢宸实力相当,乃是洞天境的强者,此番竟然会对谢娴出手,个中情况,怕是有些复杂了。“没大没小,好歹我也是跟你爹同辈份,竟然直呼老夫名讳!”王烈淡淡一笑,似乎并未生气,看向谢娴二人,目光之中却是多了一分冰冷。赵锡阳暗中拉拢城主府,答应替他们除掉谢家,使得城主府一家独大,而城主府该做的,就是先将谢娴神不知鬼不觉的擒下,威胁谢家。王烈此人虽然实力强劲,但头脑却稍有不及了,他本以为,凭借此举,便可压过谢家,到时候借助赵锡阳的地位,摆平天雷南阁的责怪,他城主府就能成为铁木城唯一的主宰。殊不知,赵锡阳则是利用这个空当,意图窃取那金木之源,到时候,还能嫁祸于城主府,不得不说,这一招颇为毒辣。身为天雷南阁长老,他自然知道,谢娴何时离开宗门,所以一早他便让王烈等人埋伏至此,然后将其擒下,到时候便可暗中搞垮谢家,而赵锡阳则是趁机夺取金木之源。“用传讯玉符!”朱合见这情况有所不对,一道神念,悄然传进少女耳中。谢娴一怔,方才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此时被朱合提醒,立刻醒悟过来,玉手一伸,一块青色玉符闪现在手,顺势将其捏碎了去。“呵呵。没用的,这片空间已经被老夫布下的大阵封锁了!”看着谢娴将传讯玉符捏碎,王烈淡淡一笑。戏谑道。连空间都被大阵暂时封锁住,朱合瞬间便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此处距离那铁木城距离相当遥远,何况连打斗动静都传不出去,今日怕是九死一生了。“我可是天雷南阁阁主的亲传弟子。你敢对我出手。你城主府还真是胆大啊!”谢娴虽然一直对城主府没有好脸色。但似乎也从未想过,这王烈等人竟然敢真的对她出手,不由得颇为气愤。“直接将你杀掉。神不知鬼不觉!”王烈目光在谢娴那充满魅惑的魔鬼身材上扫视一番,幽幽的道。既然动手。王烈早已考虑到后果,到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将一切都证据都毁掉便可万事大吉。“爹。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在王烈身旁。有着一名年轻的白衣男子,男子约莫二十多岁,与王烈有着几分相似,正是那王仲的哥哥,王岩。这王岩才是这铁木城年轻一辈最强之人,虽然年岁比谢娴要大上几岁,但其真实修为,早已达到八印重生境。据说最近打算冲击九印层次。“少城主太过谨慎了,就凭借这二人。不管他们如何蹦跶。也无丝毫胜算!”一名中年男子接过话,目光带着些许不屑看向朱合二人,见一个是妩媚动人的女子。另一个则是六印重生境的小子。“动手吧!”王烈没有耐心再啰嗦下去了,当即一挥手。众人顿时一拥而上,对着朱合二人掠去。“九炎鞭!”谢娴见状,银牙紧咬,手中火红色长鞭猛然抽出。嘭!嘭!嘭!漫天鞭影笼罩开来,伴随着触目的血迹飞扬。冲在最前方那数人也是被震的倒飞而出。这一行城主府的亲信,皆是重生境层次的修为。但在谢娴这盛怒的一击下,哀嚎连连。王岩见状,身形一动,飞速掠向谢娴,可怕的力量缭绕掌心,对着少女那雪白脖颈抓去。嘭!“这么漂亮你也下得了手!”朱合身形诡异一动,闪现在那惊慌失措的少女近前,一只手探出,将王岩的攻势轻松接下,旋即淡笑道。王岩见朱合竟然如此轻描淡写挡下自己的一击,心中暗暗吃惊,要知道,他可是八印重生境的修为,而朱合,才区区六印修为,即便算得上天赋不错,但毕竟修为差距可不算小。这王岩显然性格比较稳重,被朱合挡下,并未说话,手腕一震,将后者震开,旋即变爪为拳,猛然轰出。朱合前踏一步,毫不示弱,力量涌动,顷刻间灌输拳风之上,迎面对轰而出。轰!两人硬生生的对碰,伴随着震人耳廓的闷响之声,一股无形的劲风也是席卷开来。地上枯叶飞舞,王岩的身形竟然是不由自主的倒退数步,方才稳住。而朱合,只是身影微微一晃,便化解了那股力道。“好强横的力量!”王岩终于开口,感受着朱合那异常惊人的力量,称赞道。“你也不差!”朱合见王岩接下自己那可怕的力量,依旧面不改色,也是笑道。依旧没有多余的话,王岩身形再度一闪,飘忽至朱合近前,掌风之上,可怕的力量急速汇聚,竟然打算再度硬碰硬,这一次,八印重生境的磅礴灵力,被王岩施展的淋漓尽致。劲风临身,朱合顿感呼吸微微有些急促,这王岩的实力,即便放眼八印重生境层次,怕也是鲜有敌手。玄元劲涌动,伴随着那霸道无比的龙之气,朱合猛然一踏地面,身形犹如离弦利箭,对着王岩迎面冲上。轰!拳掌触碰的瞬间,爆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力量,整片空间的能量仿佛被引爆,无与伦比的可怕劲气化为道道涟漪传荡开来,甚至连笼罩此处的大阵都是微微扭曲了片刻。这般对碰,将地面上的泥土都是生生掀飞了一层。惊天对碰之后,朱合的身形蹬蹬倒退数步,而王岩,在王烈等城主府众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下,犹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出,重重的撞击在一颗参天古木上,竟然将其拦腰震断了去。噗嗤!而随着王岩摔落在地,一口鲜血也是随即喷出,其体内被那一道霸道的龙族气息撕扯的有些不堪入目。现场因此而死寂了一瞬,王烈的面色终于是彻底阴沉下来,看着朱合,冰冷的话语在这片天地响彻开来。“今日若是你能活着离开,我王烈誓不为人!”u

    无需王烈动怒,朱合早已看清场上形势,即便不动手伤王岩,他二人今日也是毫无退路可言。王烈一共二子,其中王仲先前便是在铁木园被重伤,至今未愈。而王岩,此时再度被朱合所创,他岂能不怒。见王烈如此暴怒,城主府众人纷纷袭来,一道道凌厉的攻势,铺天盖地的朝着朱合席卷而来。“苍生血印!”朱合手一挥,血印呼啸而出,化为一尊巨大血印,血印之上,六足天翼虎仰天咆哮,将那诸多攻势震碎开来。“给老夫让开!”王烈见状,身形犹如闪电一般顷刻间出现在朱合身前,弥漫着心悸力量的掌风,对着后者猛然袭来。见王烈亲自动手,朱合面色为之凝重,深知洞天境强者的手段,来不及多想,即使暴露身份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大手挥动间,漫天森白炎羽飘散开来。森白炎羽一出现,整片天地仿佛都变得灼热起来,一股毁灭般的力量席卷开来,令得众人都是头皮发麻。王烈见状,面色微微一变,然后身形一点地面,急忙退开了去。“火属性!你不是冰属性么?”谢娴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炎羽吓坏了,一时间都是没有反应过来。“形如凤羽,洁似白玉,这是三千白羽炎!”王烈眼神一凝,一眼便是认出了这三千白羽炎的来头。“三千白羽炎,你是朱合……”谢娴终于是反应过来,看着朱合,身形下意识的倒退数步,蹙眉喃喃道。虽然世间三千白羽炎并非只有朱合拥有,但这般年岁,加上多属性共体,却是肉体不离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