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妖冥 > 152

152

作者:海贼联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妖冥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朱合盯着那双手缓缓垂下的牧孤,眼中也是隐隐有着寒意涌动,落日谷的确强大,而这牧孤也是声名凶悍至极,但若是他们真要动手的话,朱合等人,倒也不会有半点的惧意。 而在一旁,芊寒清丽的脸颊却是面无表情,她的目光,仅仅只是瞟了那牧孤一眼,论真正本事,恐怕那所谓的落日谷之中最顶尖的强者,都没资格在她面前张狂,更别说一个刚从那里走出来的毛头小子……即便如今她力量仍旧在沉睡中,但真要施展起手段,想来这些来自各方宗门的天才,还真没一个人能入她的眼。柳奎,柳璃等人,见到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倒是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是站在了朱合身后。而至于秦牧等人,目光在变幻了一阵后,最终也是狠狠的一咬牙,尽数汇聚向朱合身后,他们如今已是和朱合等人在一条船上,若是朱合倒了,恐怕他们也不会有太好的下场,既然如此,那还怕什么得罪落日谷……乱石之地周围的那些人见到这一幕,都是有些哗然,显然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敢挑衅落日谷以及牧孤的威严。那可是十大超然势力之首啊!“这些家伙。”轻樱见到这一幕,黛眉也是微微一蹩,对于牧孤,她也同样并不感冒,而落日谷与他们落仙宗之间也并不算融洽,双方为了一些资源经常有所争斗,不过,对于他们的实力,就算是她,都是无法否认。而这牧孤更是落日谷年轻一辈之中极为杰出的人,不仅天赋惊人,而且心机也是相当之深,算起来,日后前途也是无可限量。“牧孤可不是魔真可比啊,天魔宗与落日谷之间关系不浅。这牧孤显然并不愿意见到魔真他们在这里因为朱合等人功亏一篑……”轻风也是面色凝重的道。“那家化很有可能已经达到了三元生死境。”轻樱苦笑了一声,轻声道。“三元……生死境……”闻言,即便是有所准备的轻风也是面色一变。惊声道,三元生死境的修为。简直足以让得牧孤傲视此处所有人了。“看来此次遗迹争夺笑到最后的,还是落日谷啊……”轻风咬了咬牙,有些不太甘心。轻樱无奈的叹了一声,他们已是进步相当之快了,没想到还是赶不上这牧孤。在那全场的注视下,巨树之上的白衫牧孤,也是缓缓低头,视线在朱合以及芊寒身上停留而下。嗤!牧孤的脚掌。轻轻的跺了一下脚下巨树,脚下金光诡异的闪了一下那种金光极为的微弱,在场的人,竟是罕有人察觉。不过,别的人未曾察觉,但朱合的眼神却是在那一霎那微微一凝,他能够感觉到,一道极端隐晦,但却蕴含着极其强大破坏力的力量波纹,从那巨树之中传出。沿着地底如同地龙一般而悄无声息的窜来。“好精妙的力量掌控……”朱合眼神有些凝重,那道力量涌过之处,地面毫无痕迹。若不是他魂力较为强横的话,恐怕也是难以将其察觉。察觉到那股暗中袭来的力量,朱合刚欲有所动作,身前的芊寒却时轻轻的踏出一步,那一步,正好是踏在那道从地底暴掠而来的力量波纹之上。噗!地面悄悄的溅起一缕尘灰,丝毫不引人注意,芊寒身形纹丝不动,抬起头。清丽脸颊带着一抹讥诮之意的盯着牧孤。悄无声息的交手,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除了朱合三人之外,恐怕场中谁都不知道。他们竟已是和那牧孤交过手。牧孤的眼神,也是在那道隐晦力量被芊寒踏爆时微微凝了一下,而后淡淡一笑,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几位难道真的打算要与我们落日谷起冲突么?”“我想有时候,按照规则而来,或许会更好一些。”朱合摊了摊手,说道,他所说的规则,自然便是这核心地带战斗以能量印记为战利品。“规则?”牧孤身后,一道人影怪笑一声,讥诮的道:“若是我们将你们解决了,那你们还能说这话么?”“能否解决,拿出本事来就行。”朱合淡笑道。“嘿,好狂的小子!”那人眼神一寒,冷笑道:“也好,就让我来试试,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话音一落,那落日谷的男子就欲动身,但却是被身前的牧孤伸手拦了下来,先前那隐晦的出手,让得他明白眼前的朱合几人,似乎并不是寻常简单货色。“呵呵,看来几位是对我们有些偏见。”牧孤微微一笑,笑容柔和,他目光盯着朱合与芊寒,那眼神犹如是要将二人隐藏的东西尽数看透一般,不过他所面对的这两人,显然都不是简单人物,所以他的这种目测,显然没收到什么效果。“不过也罢,成王败寇,的确是这个理,我并不好多说什么,几位若是并不愿意与我牧孤交朋友,我也并不勉强,等会万召山上,想来我们会有着交手的机会。”听得牧孤这话,周围不少人都是一脸惊愕,显然是没想到这位落日谷的首领,竟然会主动退步。“老大。”牧孤身后的两人也是一愣,有些愕然。牧孤摆了摆手,脸庞上的笑容,相当的和善。而在周围众人惊愕间,朱合却是眉头微皱,他看着依旧轻风云淡的牧孤,心中却是对其升起了一些警惕之意,那种动不动就将情绪表露在脸上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类似牧孤这种不管心中再如何愤怒,脸庞上依然是一片笑意。“那牧孤竟然退步了……”轻风惊讶的道。轻樱美目看了看朱合以及芊寒,最后眼瞳在芊寒脚下微微缩了一下,在那里,她见到了一个仅有拇指大小的漆黑黑洞。在那黑洞中,她察觉到一种极端凌厉凶狠的残余劲力。“交过手了么……怪不得……”轻樱美目看了看芊寒一眼,脸颊逐渐凝重,显然是没想到这位银发少女竟然能够在暗中与牧孤交手而不露丝毫。伴随着牧孤的退步,血鹰等人顿时彻底的绝望,只能乖乖的将能量印记尽数交出。“要小心那个家伙。”芊寒转身。看向朱合,轻声道。朱合微微点头,他知道。如果先前牧孤的试探攻击他们并没有发现,恐怕现在后者已是暴起出手将他们解决。这牧孤,性格谨慎。而且即便是身怀强大实力,依然懂得暂时隐忍。这种人。相当的棘手。铛!而就在朱合在心中将牧孤列入危险名单时,突然那万召山上,浩浩荡荡的传来了一道古老悠扬的钟吟之声。钟吟声扩散而开,响彻在整个核心地带,钟吟悠扬,久经不息。而在听到这钟吟声时,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变,当即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一变。豁然抬头。目光狂热的望向那万召山顶。此时,山顶之上,云雾逐渐的消散,一轮璀璨耀日,犹如自山顶悬浮。而后,一道威严毕露的雄浑之声,浩荡的在这片天地中。响彻而起。“万召山开,有缘者,进山!”钟吟伴随着雄浑之声,浩荡的响彻在天地之间。而后悠扬传开,仿佛扩散到了整个远古空间……此时此刻,不论是有没有进入核心地带的人。都是在此刻猛然抬头,目光狂热无比的望向万召山所在的方向。在那山顶之上。一道数百丈大小的虚幻人影盘踞虚空。若隐若现,他的目光。望着下方的众人,仿佛有些期待之感。巨树上,牧孤也是看了看山顶上的虚幻巨影,然后偏过头对着朱合淡淡一笑,只是那笑容,却是令得后者略微有点不太舒服,对于牧孤这人。朱合显然是抱着浓郁的警惕。而牧孤也并没有再与朱合等人多说什么话,当即转身。脚尖一点,便是化为一道虹光径直对着山顶之上暴掠而去。在其身后,那两道身影也是紧随而上。“唰唰!”秦牧等一大批人马,都是簇拥在朱合等人周围,如此阵仗,倒也是没人敢眼热的对着他们冲过来,毕竟刚才连天魔宗都惨败在了朱合他们手中,他们这些人,再怎么疯狂,恐怕也是白白送死的。朱合面色平静的望着这一幕,倒也并不感到意外,他的目光看向身旁的众人,笑道:“都做好准备了吧?”闻言,柳奎等人也是面色兴奋的点了点头,先前他们接收了天魔宗三大宗门不少强者的印记,这样一来,应该也是达到了进山的资格。“朱合兄,这一次真是托你们之福了,这恩情,我等必不会相忘。”那秦牧脸庞上也是有着激动之色残留着,向来淡然的他,此时也是忍不住心头的激荡,冲着朱合拱手抱拳道。一旁,阎夜也是缓缓点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盯着朱合,想当初他第一次在远古秘藏见到后者时,朱合几乎尚还未曾踏入乾坤境,但现在后者却是直接带领着他们,战胜了十大超然势力之一的天魔宗!如今想想,就连阎夜也是忍不住的因为朱合如此迅猛的进步而暗感骇然,他明白,以朱合这般天赋以及能耐,日后成就不可估量。“秦牧兄客气了,我们也是合作,可不只是我们出了力。”朱合微笑道。“你这家伙,现在看起来倒是挺帅的,以前我竟然都没有发现呢……”在秦牧身边,一身红裙的秦红颜突然嫣然笑道。“以前你只顾着追杀我,怕也没心思来发现。”朱合调笑道,想当初为了争夺远古秘藏的钥匙,他与秦红颜也算是有点小恩怨的。秦红颜俏脸一红,旋即脸颊上竟是浮现一抹妩媚的笑容,眼波流转:“若是那时候就能发现你这么有潜力,我就不与你争夺远古秘藏了,送给你都行呢。”望着秦红颜那妖娆般加容颜以及火热的目光,就连朱合也是暗感吃不消,这女人就如同一团火一般,让人心头火辣辣的。“哼。”站在柳奎身旁的柳璃,见到秦红颜这样挑逗朱合,突然撅着小嘴轻哼了一声,那小女儿般的姿态看得柳奎脸庞上浮现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啧啧,朱合,看来我可真是小看你了……”就在朱合准备将这话题扯开时,两道身影也是突然闪掠而来,最后落在他们面前,赫然是那有过一面之缘的轻樱二人。对于这两位同样来自十大超然势力之一的人物,朱合倒也并未怠慢,连忙拱手。轻樱笑吟吟的盯着朱合,旋即轻扬了扬尖俏的下巴,道:“天魔宗与落日谷关系不浅,所以那牧孤方才会出手。”“另外。这牧孤也不是你们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和善大度,你们拂了他的面子,多小心点。”“多谢提醒。”虽然不明白这轻樱为什么会好心提醒他们。但朱合还是客气的说了一声。“没什么,我们落仙宗与落日谷也算对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轻樱俏声道。轻樱说完,也并没有久留的意思,身形一动,便是化为一道虹光,对着山顶之上掠去,在其身后,那名为轻风的男子,也是紧随而上。“走吧。”收回心绪。朱合也不再多说,挥了挥手,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黑影暴掠而出。唰唰!随着朱合掠出,在其身后,顿时响起大批的破风之声,而后一道道身影,在那众多羡慕的目光之中,掠空而出,直奔山顶而去。万召山极其之峻峭。山壁如刃,直插云霄,周遭没有任何道路。想要上山,唯有一口气踏空而上。而此时,在这座山峰周围,各种破风之声响个不停,一道道人影如同蝗虫般各施绝技挪移腾挪,面色狂热的直奔山顶。山峰陡峭,不过能够走到这里的人,几乎大多数的人都本事不弱,因此。在约莫数分钟之后,一些人影。终于是怀着满心的敬畏,在那下方无数道眼红垂涎的目光下。登上山顶。耀眼的阳光,在山顶之上绽放开来,犹如曙光,令人心神澎湃。唰!朱合一行人并未冲在最前面,因此在当一些人影抵挡了山顶后,他们方才随后而到,而在落地的第一时间,他们的目光便是霍然看向这片山顶。整个山顶,都是一片平坦光滑加青石广场,阳光照耀在上面,反射出一道道的光线,仿佛令得空间都是变得有些模糊起来,给人一种虚幻飘渺之感。朱合的目光,仅仅只是在山顶一扫,然后便是猛的抬头,下一霎那,眼瞳骤缩。哗。一片犹如潮水般的骚动从山顶上扩散开来,所有的视线都是在此刻抬起,最后泛着浓浓的敬畏,看向了半空。半空中,光线交织,那道巨大的虚幻身影随意而坐,偶尔开合般的目光,淡淡的看向下方山顶,一种有些难以形容的可怕威压,若有若无的笼罩着这一片天地。望着那些居高临下犹如神祗般的身影,山顶上不少来自各大宗门的天才都是忍不住微微有些谦卑的弯下身子。他们都非常的清楚,这盘踞天穹的巨大人影,定然是远古时期遗留的强者影像响,虽然实力早已无法跟巅峰期相比,但那种余威,足以震撼他们任何一人。澎湃的心潮,在这道神明般的人影出现后,瞬间平息……。

    朱合抬头望着天穹上那道身影,隐隐间,他觉得这道神明般的巨大人影,与自己冥冥中有一些关联,但具体情况,却是说不上来。“让你们互相争斗夺取对方的能量印记,只是为了磨练你们的心性,在这片空间,没有怜悯,没有什么正义,弱肉强食,万千年不变的道理,所以,进入这片空间的条件很简单。”那道神明般的巨大人影,静静的盘踞天穹,散发着俯视苍生般的上位者气息,而他那让众人为之动容的话语,也是响彻在每个人耳畔。什么条件,众人在敬畏之余,便是在等待这个条件的揭晓。“进入这片空间的基本条件,那便是有死的觉悟!”那道身影在沉寂了片刻后,说出了这番看似简单,却让众人陷入可怕的矛盾之中。他们千辛万苦前来这里,自然是为了获取一些宝贝,从而让自己脱胎换骨,实力也随之突飞猛涨。可现在,居然要抱着死的觉悟踏入最后的争夺,这不是玩他们么?“时间到了,准好准备的,就请开始吧!”那道身影也不待众人思考,仿佛掌控一切的巨大手掌轻轻一挥,顿时,整个世界开始震颤。轰!原本平静的万召山,突然剧烈抖动起来,八座石台破土而出,冲天而起,最终刺破云霄,隐隐间,化为一座古老的大阵,将整座山都是笼罩其中。在八座石台中央,原本生机盎然的葱郁大地上,一口足足数万丈庞大的漆黑石棺。如同撑起了乾坤,震撼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石棺一现,天地为之色变。那种如同世间最冰冷的气息,笼罩每个人心头,使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这略微有些熟悉的石棺一出现,朱合神色剧变,那种感觉。仿佛又是一个轮回般。再度重现。就连一旁的芊寒,都是俏脸凝重,显然是感受到了前方的不寻常之事。“呵呵。在进去之前。我想将我们之间的恩怨先解决!”一道轻笑声。突然响起,然后众人便是顺着声音方向望去。在那视线汇聚处,是一道弥漫在血光中的人影。“殷乾?”朱合眼瞳微微紧缩,看着那道熟悉却有带着一股陌生的身影,惊呼道。“朱合。好久不见啊!”那道身影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庞,虽然跟之前的殷乾有些区别,但的确是殷乾无疑。“不知道现在的你,还能叫做殷乾么?”朱合抬头盯着眼前这边的陌生许多的人。突然轻声道。“呵呵。放心。托你的福,我执念强得很,现在这身体。依然还是我主导着,至于殷乾的名字,也没什么好在乎的,只要能杀了你,都无所谓了。”殷乾脸庞因为狰狞甚至都是有些扭曲,他阴测测的笑道。“可悲。”朱合淡淡一笑,曾经的黑木王朝的天才,如今却是沦落得这般模样。连人格都是被其他的东西掺杂了进去。“这都是你害得,该死的东西,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殷乾面色狰狞的咆哮道,那盯着朱合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一般。“当年你费尽心机想杀了,却每次都没能成功,而现在你变成这幅模样,也是咎由自取罢了。”朱合面庞毫无波澜,语气平淡。“呵呵,今日你必死无疑,我只是后悔。当初在黑岩城中未能一掌拍死你,不然的话。也没了这么多的麻烦!”殷乾森然笑道。他这话倒是真是发自内心,想当初在黑岩城第一次见到朱合时。后者在其眼中犹如蝼蚁般,仅仅只是他的一点气息威压,便是能够将朱合压得狼狈不堪,然而,短短几年时间,当初他眼中的蝼蚁,却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那种速度即便是他这位黒木王朝耀眼的天才都是望尘莫及。殷乾不止一次后悔,若是在那个时候彻底的将朱合抹杀,恐怕现在他将会是另外一番光景,而不至于落得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凄惨模样……“逞嘴皮只是无能之人的专利罢了,动手吧,让我看看,变成如今这幅鬼德行之后,你又能有什么能耐?”朱合微微一笑,手掌缓缓伸出,双眼深处,也是有着冰寒彻骨的杀意一丝丝的涌出来:“我说过,这一次,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呵呵,正好我也想说这句话!”殷乾狰狞一笑,猛然一步踏出,顿时一股狂暴无比的灵力波动如同涛浪一般自其体内席卷而开。“生死境?”感受着那等灵力波动,朱合面色微微一变,沉声道。“怎么样,现在收拾你,应该足够了!”殷乾一脸森然,大手猛然一握,磅礴灵力顿时呼啸而出,化为数道灵力光矛,快若闪电般的对着朱合周身要害暴掠而去。当啷!朱合手掌一握,幽黑长枪闪掠而出,枪身一震,化为道道残影,雄浑灵力涌动间,直接是生生的将那数道光矛尽数震碎而去。“这种攻势,你倒也是有脸施展出来?”朱合冷笑,手掌一握,一尊黑印便是自其掌心浮现而出,一*狂暴无比的波动迅速的弥漫而开。咻!黑印一出现,便是迎风暴涨,黑光缭绕在其上,那头盘踞的黑龙也是再度有着睁眼的迹象。“给我镇压!”朱合眼中寒芒一闪,黑印顿时呼啸而出,犹如一座黑色铁山一般掠至殷乾头顶上空,然后狠狠的镇压而下。“邪魔手!”感受着那黑印之中所蕴含的狂暴之力,殷乾面色也是微变,倒也不敢过于的怠慢,当即手掌猛然抓出,滔天灵力涌动,只见得殷乾那一条手臂立刻变得漆黑诡异起来,而后竟是一掌生生的撼在了那落下的铁印之上。铛!清脆的金铁之声在半空中响彻而起,一圈肉眼可见的力量波纹直接从殷乾掌心扩散开来,那蕴含着狂暴力量镇压而下的黑印,竟然是被他生生的抵挡了下来。“呵呵,朱合,你还真以为我像以前那么容易对付么?”殷乾眼中血光暴涨,冲着朱合森然一笑,旋即闪电般的化掌为拳,一拳狠狠的轰在黑印之上。嘭!巨声响彻,一股极端可怕的力量自殷乾那黑色的手臂中喷薄而出,一拳之下。竟是生生的将黑印震飞而去。“那家伙竟把朱合的天阶灵物都一拳轰飞了……”“朱合居然还有如此强横的敌人,真是到处惹是生非啊!”而山顶上的秦牧一行人,自然从一开始就关注着这场战斗。若非芊寒说无需他们出手,怕碍于人情也会一齐对殷乾动手吧。所以。当他们无法出手时,却是见到那殷乾竟然一拳将朱合的天阶灵物都是震飞后,皆是有些动容。“那个家伙的实力,好强……”阎夜面色凝重的盯着殷乾的身影,从后者身上,他感觉到了一种比天魔宗魔真还要浓郁的危险味道。“朱合和他似乎来自同一个地方,不过看这模样两人好像是生死仇放……”秦牧皱眉道。朱合与殷乾之间的对立也是让得他们有些嘘唏,对于两人间的恩怨。他们并不清楚,但两人之间那种仇视程度,他们却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放心吧,朱合连魔真都能解决,此人应该也不是问题!”柳奎面色凝重,然后也是笑着自我安慰一番。秦牧等人闻言,倒也是点了点头,对于朱合,他们可没半点的怀疑,只不过。眼前这殷乾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这家伙的手臂……”朱合眼神微凝,目光盯着殷乾那漆黑如铁般的手臂,自那上面。他感觉到了一种极为诡异的波动,想来这应该是某种他所不知道的诡异灵诀。唰!殷乾的身形,突然掠出,道道残影掠过半空,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射向朱合,那黑色手臂划过半空,竟是隐隐间留下了一道淡淡黑痕。吼朱合见状,脚尖一点半空,身形暴退。手印变幻,那被震飞的黑印之上。盘踞的黑龙猛然腾飞而起,仰天发出一道龙吟之声。而后龙吟直接是化无数黑色音波,铺天盖地的对着那殷乾席卷而去。黑色音波席卷而出,朱合手掌猛然一握,那无数黑色音波竟是飞快的凝聚在一起,化为一道疯狂旋转的音波旋风,夹杂着可怕之力,犹如一柄撕裂空间的音波尖刀,狠狠的对着殷乾爆袭而去。“邪魔灭魂掌!”面对着朱合这般凶悍攻势,那殷乾却是一声狞笑,没有丝毫退避的打算,黑色手掌猛然一掌拍出,顿时滔天黑光凝聚,种种凄厉之声,不断的从那黑光之中传出。黑光呼啸,化为一道黑光巨掌,在那光掌之中,仿若有着一道魔神嘶吼的身影,看上去极为的骇人。吱吱!黑光大手狠狠的抓在那音波旋风之上,然后猛的一握,顿时刺耳的吱吱之声疯狂的传开,隐隐间,还伴随着一种惊人的波动扩散开来。“碎!”

    殷乾一脸狰狞,一声厉喝,黑光暴涨,那音波旋风之上顿时爆裂出一道道裂缝,然后竟是直接被其生生捏爆而去,那凶悍一幕,看得山顶上的秦牧等人面色都是有些变化。“呵呵,朱合,我说过,我现在的力量,会让你恐惧的,好好享受我给你准备的死亡大餐吧!”殷乾仰天咆哮,滔天的黑光从其体内席卷而开,竟是笼罩了光罩之内的半壁天空,这些黑光在其身后凝聚,隐隐间,仿佛是化为了一道巨大的魔神之影,阴寒之气,如同冷冽寒风,笼罩天际。朱合抬头,望着那悬浮天际,犹如魔神降世般的殷乾,嘴角也是缓缓的掀起一抹森寒弧度,在其身体之上,青光开始涌动,隐隐间,有着青色的鳞片涌现。“这才有点意思啊,不过太过得意的话,似乎也并不太好啊……”滔天黑芒涌动,犹如层层黑云,弥漫在光罩之内,那种自黑云内扩散而开的惊人波动,倒是引来了不少惊异的目光。殷乾身悬黑云之下,在其身后,漫天黑光之中,隐隐间有着一道极为庞大的巨影若隐若现,仿若自修罗之地走出的魔神一般,声势骇人。“这感觉……”朱合眼神微凝的望着那气势滔天的殷乾,这种诡异而强大的灵诀,以前的殷乾并不具备,显然是后来所获,而且那种邪恶的感觉,有些类似于妖气。按照朱合的推测,殷乾所施展的这门灵诀,怕至少也是天级灵诀,比起那魔真的饕餮宗的灵诀,只强不弱……黑光缭绕在殷乾身上。那张本就苍白的面庞此刻更是变得阴气缭绕,他的目光,隐隐泛着一些诡异黑芒的盯着朱合。旋即嘴角缓缓的掀起一抹残忍速度,伸出手指。凌空一点。“邪魔光束!”殷乾的手指轻轻落在半空之上。身后漫天黑光顿时疯狂涌动,最后直接是化为一道黑暗光束撕裂长空,暴射而出。咻!黑暗光束速度快得难以形容。而且其上所蕴含的波动,就算是那些踏入生死境的强者都是有些动容。黑暗光束撕裂长空。在那光束尖端处,黑光蠕动。隐隐间仿佛是形成一张诡异的鬼脸,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朱合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光束,面色也是凝重了一些,显然是察觉到殷乾这等攻势的凌厉,当即伸出手掌,掌心之上青光迅速暴涌,而后迅速的凝聚而起化为一道青色鳞盾。嘭!青色鳞盾刚刚成型。那黑色光束便是狠狠掠来,最后重重的轰在青鳞盾之上顿时,一股惊人的波动便是自交碰处疯狂的席卷开来。“唰唰!”见到朱合竟是正面挡下了他这破坏力极强的黑暗光束。那殷乾脸上狰狞不由得更甚,十指连弹,身后黑光弥漫。竟是化为漫天光束,疯狂掠出。这种黑暗光束,光是一道,便足以让一名生死境强者不敢怠慢,如今这般阵仗,想来朱合也是必须得暂避锋芒。“我看你能挡我多少次!”殷乾狞笑。他如今人不人鬼不鬼自然是为了得到实力,虽说为此他付出了失去独立人格的代价,但同样的。他体内的力量。也是远远的超过了寻常的同辈强者太多。这种庞大的消耗对于他而言,显然并不成什么问题。他要借助这一点。生生的将朱合给耗死!漫天黑光掠来,犹如从天而降的黑色陨石,声势骇人之极,见到这一幕,朱合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体之上,青光疯狂闪烁。闪烁的青光,朱合眼神猛然一寒。十指内敛,然后陡然弹出。咻!青光涌动。竟是直接化为一枚枚不过半巴掌大小的青色光纹,这些鳞片呈现菱形。边缘处,渗透着一种极其惊人的凌厉寒芒,无比的锋利。青色光纹涌现,顿时暴掠而出,霎那间,犹如一场青色的暴雨,自下席卷而上,迎上那漫天黑暗光束。整片天空,仿佛都是在此刻变成了青与黑之间的对决!砰!砰!砰!青鳞与黑光轰然相撞,天空之上,顿时响起了连片的疯狂爆炸,青光与黑光,疯狂的蔓延开来,那等狂暴波动,竟是将周遭的光罩都是震得荡漾出了一圈圈涟漪。山顶之上,众多目光颇有些震动的望着这种交手,从双方的攻势中,他们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森森杀意,双方都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打算,一出手皆是杀招,在场的人都很清楚,若是换作他们上前,不论对手是两人中的任何一人,他们都是无法抵抗那种暴雨青鳞以及的黑暗光束……狂暴无比的能量波动自光罩之中席卷开来,其中的两道身影也是被波及,当即皆是被震得倒飞而出,脚尖在半空连点数十次方才勉强稳住。“这个混蛋……”殷乾稳下身形,面色却是有些难看,他没想到只是短短时间不见,朱合的实力竟然是变强了这么多,而且最令得他感到震动的是,朱合的灵力仿佛也是极为的雄浑,按照先前那种攻势,若是寻常五转乾坤境强者早已力尽而亡,但如今看朱合那番气定神闲的模样,显然那种消耗并没有伤及其根本。一口长气自朱合嘴中缓缓的吐出,他抬起头,目光淡漠的望着远处的殷乾,因为诸多力量存于体内,他几乎能够时时刻刻保持灵力充盈,这殷乾想要与他比拼消耗,显然是一件极为幼稚的事情。不过,朱合显然并不打等与他这样继续拖着玩下去,既然动手了,那便直接下杀手吧!朱合双眼微垂,如刀般凌厉的寒芒却是自眼中涌动而起,双手缓缓相合,然后手印闪电般的变幻。“融合!”朱合体内,诸多不同属性的灵力,皆是离体而出,如同霞光般,冲天而起,最后疯狂的交融在一起。“咻咻!”磅礴能量,如同喷发的火山,化为一道巨大的彩色光柱,霎那间,天地皆动。“属性越来越多了,这个该死的小子,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而当这些灰黑色的融合之力光柱出现时,殷乾眼神却是突然一凝,目光有些惊异的盯着朱合,沉声道。他能够感觉到,那种能量光柱之中,有诸多不同力量存在,而那种组合的力量,足以撼动天地。那道盘踞天穹的巨大身影,出奇的没有催促众人,反而是有兴趣的观看着这场交锋,以他的身份,居然对此还露出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令得不少人惊骇不已。“唰唰!”巨大的彩色光柱暴射天际,而后在天空交织,而随着这些光柱的汇聚,朱合此刻的面色,极其的凝重,伴随着如今实力大涨,以往无法发挥的一些惊人之力,如今也是被他渐渐的掌握。那些凝娶了庞大能量的彩色光柱,在朱合一声低喝之下,被其双臂抱住。嗡嗡!“竟然能够将不同的力量凝聚到这一步……”山顶上,不少人望着那虚空中散发着毁灭波动的彩色光柱,眼神皆是有些震骇之色,这里的人,大多数都只是拥有着一道属性之力,更别说如此多的力量共体,还融合到这一地步。殷乾抬头望着那道光柱前的渺小身影,那张布满着狰狞的脸庞也是逐渐的涌现了一股极其凝重之色,他能够感觉到朱合这一招的强悍以及可怕。而在那漫天目光注视下,朱合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手掌猛然发力,眼神遥遥的对准着殷乾,下一霎,眼中寒芒暴涌,手掌猛然挥动。轰隆隆!光柱仿佛穿梭时空,从那远古破空而来,穿透虚无,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遥遥的对着殷乾,轰然砸下。砰!彩色光柱拍下的那一霎,天空瞬间崩裂,甚至连天地灵力,都是在那一掌之下,生生爆裂!轰隆隆!动作并不优雅,反而带着一些笨拙,但就是这样,这毫无花哨的一击,却是有着搅动天地的可怕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