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妖冥 > 349

349

作者:海贼联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妖冥最新章节!

    听得此话,天龙妖帅顿时狞笑一声,身形一动,直接消失而去,待得再度出现时,已在那赵奎前方。 “你这般气息不稳的老狗,也敢在这里叫嚣,不知死活的东西!”天龙妖帅冲着赵奎一声冷笑,直接一拳轰出,滔滔灵力汇聚,龙吟响彻,在那浩瀚灵力中,渗透着一丝轮回波动。那赵奎见状,急忙运转灵力,也是全力一拳硬憾而出。砰!两人拳头相撞,可怕的能量冲击席卷而来,然后众人便是见到那赵奎一声惨叫,身体狼狈的倒飞出数千丈,这赵奎,竟是连那神秘强者一拳都是接不下来?“哈哈,我也来。”血猿妖帅见状,仰天大笑,身形一动,直接是出现在那倒射而出的赵奎后方,身形一旋,一记蕴含着轮回波动的腿风,便是甩在后者身上。砰!那赵奎一口鲜血喷出,还未稳下来的身体,竟又是朝前方飞了出去,体内肺腑震动不堪。“哈哈。”周毅兄弟二人也是大笑,其中一人掠出,一拳轰出,再度将那赵奎打飞了出去。砰砰砰!数道身影凌空虚踏,他们拳风呼啸,然后众人便是目瞪口呆的见到,那先前还高高在上,将他们视为蝼蚁般的赵奎,竟是在此时犹如沙包一般,被随意的在天空上踢来踢去,那番模样,竟是连丝毫还手之力都不曾具备。那远处围攻落霞城的宗门大军,皆是在此时骇得一阵颤抖,而城墙上的萧术等人也是面色煞白的望着这一幕,那可是半步造化的超级强者啊。他们目光偷偷的看了一眼那一直在和唐苍说话,甚至连头都没转过去的朱合,一股寒意忍不住的冲上天灵盖,他们可还记得先前那人对朱合的称呼。朱合首领。

    显然,朱合才是这群恐怖的家伙的领头。虽然并未见到朱合真正出手,但他们都是明白,这个一直面带微笑的青年。或许才是最可怕的人。唐苍与唐千鸿等人也是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然后一声苦笑。无奈之余,又是有着无比的骄傲,这个臭小子,真不知道这些年经历了什么,竟然变得如此的恐怖。后方砰砰砰的声音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朱合方才冲着唐苍一笑,道:“唐叔叔,我解决一下麻烦。”声音落下。他便是缓缓转身,那之前还布满柔和笑容的脸庞,缓缓的冰冷,而后他手掌探出,掌心黑洞暴涌而出,一股吸力喷薄而出,远处那正被打飞的狼狈身影顿时暴射而来,然后悬浮在朱合的面前,此时,那赵奎的脸庞。已是布满了鲜血与恐惧。朱合冲着他微微笑了笑,手掌轻轻的握在了他咽喉处,那等笑容。落在赵奎眼中,却是宛如恶魔。“老狗,先前不是很嚣张的吗?”带着一点轻笑的声音,缓缓的传进那赵奎的耳中,从那笑容中,赵奎能够感觉到一股令得他心底发寒的浓浓杀意。“你,你究竟是谁!”赵奎脸庞上,恐惧终于是一点点的涌了上来,先前那对他出手的几人。实力竟然完全将他压制,而且最可怕的是。从他们的身体上,他察觉到一种极端恐怖的波动。那是轮回的味道!这些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恐怖家伙,居然都是触及轮回的强者!这般阵容,就算是以现在的天雷阁,都极难轻易的拿出来啊。“你们跑到这里来,还问我是谁?”朱合微笑道。赵奎一怔。下一霎,他的眼中猛的涌出了浓浓的惊骇以及难以置信之色,他挣扎着,嘶声道:“你,你是朱合!你果然还活着!”“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强!”不过紧接着,这赵奎又是面色涨红的道。当初朱合还在衍化大陆时,赵奎便是天雷阁的长老,那时候的朱合,身怀神火,已然名声大噪,而后又在神元大陆声名鹊起,将韩远三人击杀,眼下朱合的实力绝对比先前对他出手的那几人更恐怖!可短短三年的时间,他怎么可能会强到这种地步?朱合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道:“当年天雷阁苦心追杀我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他们惹了大麻烦了。”“哼,我们的几位阁主,如今同样今非昔比,你就算回来了又能怎样?我天雷阁够将你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这一次也不例外!”提起几位阁主,赵奎仿佛是平添了诸多信心。当即冷笑道。“是么?”朱合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中。有着无尽的寒意弥漫出来。“你们想要留住老夫,也没那么容易!”赵奎见到朱合的笑容。心头顿时一阵不安,当即一声咆哮。体内浩瀚灵力竟是在此时毫无保留的尽数席卷而出,周遭空间都是因为这种冲击变得扭曲了一些。嘭!赵奎的两条手臂,突然在此时爆碎开来,血雾喷涌间,那等灵力冲击愈发的狂暴。旋即竟是生生的将朱合的手掌挣脱而开,然后他身形又是一动,两腿也是爆成血雾,而其本身,则是化为一道血光。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逃遁而出。“啊啊,朱合,你们等着,我天雷阁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拼着自爆双臂双腿,那赵奎终是逃脱,而后那凄厉的咆哮声,弥漫着浓浓的杀意,在这天地间回荡着。后方的小炎见到这家伙要逃遁,当即一声冷哼,刚欲出手。却是被朱合挥手阻拦下来,他目光漠然的望着赵奎逃窜的方向,漆黑眼瞳之中,黑芒暴涌。嗤!遥远之处,那逃遁血光四周,空间一顿,竟是有着四道黑洞漩涡凭空的浮现,它们犹如囚牢一般,刚好是将那血光包裹。朱合面色漠然,伸出手掌,轻轻一握。嘭!四道黑洞漩涡,猛的收缩,恐怖的黑洞挤压之力,瞬间便是将那道血光碾爆而去,接着,那赵奎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便是响彻而起。咻。在赵奎身体被碾爆间,一道虹光也是掠出,那是赵奎的元神,此时的他,已是满脸恐惧,身形一动。就欲逃走。嗡。不过他元神刚刚逃遁而出,只见得其头顶上方,巨大的黑洞蔓延开来。恐怖的吞噬之力弥漫出来,直接将其吸扯而进。“啊。不要啊,放过我,我可以告诉你天雷阁的很多秘密。”这般吸扯,直接是将那赵奎吓得亡魂皆冒,若是元神被灭,他就真的将会身死道消,彻底湮灭在这世间。“现在的你,连求饶的资格都没有了。”朱合语气淡漠。袖袍一挥,黑洞急速旋转,旋即那赵奎的元神便是被直接吸入而进。凄厉惨叫。顿时嗡嗡的在这天地间回荡着。天空上的黑洞。缓缓的散去,然而这天地间,依旧是寂静无声,即便城墙内外,有着无数的人马,但却无一人敢开口说话。远处天空,那些来自天雷阁的强者,面色煞白的望着这一幕。身体索索发抖。那实力达到半步造化的长老,便是这般的被抹杀了?那是半步造化的超级强者啊!放在以往的衍化大陆,足以成为一个超级宗派之首的强大存在!然而现在。却是在这短短十数分钟内,被抹杀得干干净净?“朱合,是当年身怀神火的那个朱合,他回来复仇了!”有着九天阁强者的记起先前赵奎的惨叫,当即望向城墙上那道削瘦身影的目光中,有着浓浓的惊恐涌出来。城墙上。同样是一片寂静,朱合解决掉赵奎。缓缓上前一步,冷漠的目光望着那些天雷阁的强者。“快逃!”见到朱合那杀神般的目光投射而来。那些天雷阁强者顿时头皮发麻,旋即一声尖叫。竟是纷纷溃逃而去,再不复相战勇气。“我说过。天雷阁,一人不留。”朱合望着那些溃逃的天雷阁强者。漆黑眸子中。煞气却是陡然涌了上来,眼瞳之中,雷光一闪,然后众人便是见到那远处的天空,突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昏暗下来,雷云凝聚。轰隆隆!无数道雷霆,犹如雷龙般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那些逃窜的天雷阁强者皆是被雷龙席卷。惨叫声响彻,一道道黑炭般的身影,接连不断的坠落而下。浩荡天威。无数人望着这近乎末日般的景象,皆是骇得魂飞魄散。这般力量,真的是人能够所拥有的吗?城墙上,萧术等人望着前方那道双手微垂的削瘦身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人究竟是如何修炼的啊。先前翻手间便是实力晋入半步造化的赵奎抹杀,如今更是随手召唤出天地雷霆。这般能力。当真是鬼神莫测。“朱合师兄好强啊。”一名娇俏的少女,大眼睛狂热无比的望着那道背影。俏美的小脸激动得一片涨红,这一年来,九天阁虽然因为羽儿小师姐的出现。能够将天雷阁的攻势抵御下来,但却始终未能如同这般干净利落。这位当年在九天阁内留下了显赫一笔,传奇程度甚至已经是超越了当年那位墨凡前辈的朱合师兄。竟然真的这么的强大。轰隆。雷霆铺天盖地的落下来,那些围攻玄云阁的军队,也是在此时鸡飞狗跳,不过好在朱合并未将杀意放在他们的身上,不然这里怕是少不了一番血流成河。雷霆的呼啸。持续了数分钟,终于是减弱下来,而那些天雷阁的强者,已是尽数的化为焦炭,无一人能够逃脱。那些宗门的将领以及强者,则是索索发抖的望着这一幕,一些不堪者,竟是失控的尖叫起来。朱合望着那些宗门联军,面色淡漠,手掌轻挥。吼!就在朱合手掌挥动时,那远处,有着震动天地的怒啸之声响彻而起,然后他们便是骇然的见到,远处黑云席卷而来,一股恐怖的煞气,弥漫开来,令得天地间的温度都是降低下来。唰!那朵黑云,随着靠近,猛的一刀劈出,滔天煞气席卷,一道数千丈庞大的黑色刀芒掠出,竟直接是将那片大地,撕裂出一道万丈庞大的深渊沟壑。咚!黑色洪流,掠过天际,最后直接是在城墙下方落下,那一霎,大地都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他们身形一落下,皆是对着城墙的方向单膝跪下,一举一动,都是如同呼吸一般,尽数的相同,浓浓的煞气,在他们上空凝聚,仿佛是化为一头万丈巨蛟。“半个时辰内,所有还留在玄云阁的军队,杀!”朱合冷漠的声音,淡淡的传开。“是!”低沉的低喝声,整齐响彻,那上空煞气所凝的万丈凶蛟,也是缓缓匍匐而下,那等滔天煞气,惊人之极。“好恐怖的军队。”萧术等人望着那宛如一体般的吞蛟卫,眼中皆是有着浓浓的骇然,这一支神秘的强大军队,难道也是属于朱合所有么?他们面面相觑着,眼中敬畏更甚,如今的朱合,不仅仅本身实力滔天,而且在他的麾下,还有着一个足以震慑衍化大陆的庞然大物。当年的少年,已是真正的一方雄主!远处的那些宗门联军,此时士气已尽数破灭,不待主将下令,就已疯狂的掉头逃窜,那漫山遍野的人海,看上去极为的壮观。城墙上,那些本已倔强的人,他们望着那些撤退的联军,先是呆滞了片刻,最后猛的爆发出惊天般的欢呼之声。而在那漫天欢呼声,无数敬畏的目光,皆是投向了城墙上那道年轻的身影,不少人的眼中,有着狂热涌起来。他们知道,从今以后,黒木王朝,将会拥有一个传奇,而这个传奇,叫做朱合。当年离去,少年稚弱,再度归来时,这片天地,都将为之颤抖。整个落霞城,都是在此时陷入了欢呼的海洋,在之前的不久,他们几乎尽数的处于绝望之中,一旦城破,玄云阁不复存在,而这个王朝的子民,也将会流离失所,背井离乡,那般惨剧,这一两年来,他们看见了太多太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