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末世纵横之桃色悍女 > 118.情债肉偿

118.情债肉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末世纵横之桃色悍女最新章节!

    死了,变成那种不人不尸的丧尸,等同于死亡。

    残酷的末世带走了全世界一大半的生命,剩下稀微的人在恶劣的环境中苦苦挣扎。生存物资稀少引发的种种不堪现象,道德沦陷,毫无正恶之分。人类自己不够坚定,环境也容不得他们保持坚定。

    就像陈君仪,她自认为心中横着一杆秤,不沦陷道德,不违背良心,可是,她真的没有罪?她杀过的人,并不少,不比任何一个末世中挣扎人杀的少。假如末世前,她绝对不会这么做,但现在是末世后。

    你不杀别人,别人就要杀你。生存法则没有人会违背,她也不会。巨大的残酷环境已经决定他们的自私和冷血,她只能保证自己不会踏进杀戮机器的黑暗途中,保持心中自我坚守的道德。

    只有这样,才是一个人。有情有爱有正义感,才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没有这些,她和这些丧尸有什么区别?和无直觉的动物有什么区别?

    再一次深深怀念不知道流浪在何处的弟弟。那是她的亲人,她胸口炙热的火。

    陈君仪不愿意承认他死了,她不愿意相信他会死,所以只能一遍遍自欺欺人地认为他还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安静的,健康的等待着她,等待着她这个姐姐去拯救。

    找到他!找到他!找到她世界上相依为命的亲人!

    李瑞吉的家人都死了,他的遗愿自然没有办法完成,还好他还有个表弟尚存,陈君仪还能履行自己许下的承诺。

    她从来不会轻易给任何人许下诺言,一旦许下,势必完成。尽管李瑞吉托付她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她会不会接受,可陈君仪还是将这件事情牢牢记在心底。

    她的第一批队员,年轻的生命最后的恳求,队长会完成的。

    “你还有没有什么亲人?”她问。

    以绝对强者的自信姿态,以绝对能够保护他们平安的自信姿态,用她明亮的惊人的眸子,静静看着男孩儿。

    孙皓阳有瞬间的恍惚,她的眼眸太亮,就像夏日里耀眼的阳光,能够直直穿透心房,温暖整具冰冷的身体。

    “没有了。”他意识模糊地回答,的确没有了,他所有的亲人都死光了。一个都没有。

    “那好,我们接下来要到天龙基地去,你要去吗?”要去就带上他,如果他不愿意,陈君仪会负责将他送到他想去的地方。但愿不是北极。

    男孩儿眼睛骤亮,天龙基地!

    不仅仅是他,所有偷偷侧耳倾听的人们都大吃一惊。毕竟首度天龙基地的名声太过响亮,整天自爱收音机里头收听关于各种各样的来自天龙基地的消息,食物、水源、军事力量、固若金汤的防护——简直是幸存者的天堂!

    每个人都向往着有一天能够到天龙基地去,在他们心中,天龙基地就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之一。战无不胜的名声让天龙基地备受欢迎,汇聚全国各地最优秀的异能者和人才,想想都叫人激动万分!

    现在,这个女人说他们要去天龙基地!人群中响起小小的躁动。

    身为朋友的沈腾飞用不屑的目光扫过那些羡慕嫉妒的人们,从鼻子里发出冷哼。让你们看不起我们,让你们孤立我们,看吧,我们有强大的异能者大人做后台!我们即将就要跟着他们去传说中的天龙基地!

    他狂喜的要仰天大笑起来,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欢快过。以往压在心头的憋屈和郁闷终于得意释放,他爽的身心舒畅。下巴高高扬起,仿佛一个胜利者似的高傲。

    自己的朋友果然好运,在人性冷酷的末世还有人惦记着从老远过来接他,还好自己当初选择和他成为朋友,就让那些曾经孤立他们的人哭死去吧哈哈哈!

    “天、天龙基地?你说的是首度的那个天龙基地吗?”男孩儿激动的不知所措,双手紧张地纠结在一起,白皙清秀的脸绯红。

    看见他局促的样子,她忍不住调戏,挑眉,唇角勾出恶意的笑:“难不成还有第二个天龙基地?”

    秦明昊想说什么,张张嘴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闷头生气。余光不动声色捕捉他的反常,陈君仪眼中精光悄然滑落。

    孙皓阳不过是个未经人事的男孩儿,乍然看见她融合英气凛然和妩媚的脸,浪潮似的冲击他的心头,他微微怔愣,脸泛红,结结巴巴:“不不是,只有一个天龙基地。”

    他的笨拙让女人开心地笑了。第一眼看到这个男孩儿的时候,她以为他是个非常叛逆的孩子。原因在于他的打扮。

    彩色的短发上扬,倒竖在头顶,上半身是破烂的黑色羽绒服小袄,下身是紧身牛仔,挂着一条长长的金属链子,脚上黑色的运动鞋。颇有非主流叛逆少年的模样。

    连着他旁边儿那个男孩儿也是差不多的造型,所以陈君仪初步断定这两个孩子肯定不是乖乖子,倒是没料到他说话会显得这般青涩和拘谨。

    难不成她长的太凶吓到小孩子了?摸摸脸,好久没有照镜子,难不成几天不见脸朝着凶神恶煞的方向发展?某女终于开始反思自己以往的暴力行为,总结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她觉得很正常啊。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儿被她亮的惊人的眸子盯的全身发麻不自在的时候,她终于开口再次问道。

    他松了口气,明明眼前的人看上去不必自己大几岁,但她的目光总让他骨头颤抖、腿发软。

    “孙皓阳。”他小声回答。

    “阳阳。”霸道的女人当即拍板,在他惊讶的神色中,定下小名。

    陈君仪很喜欢这个男孩儿,不要误会,只是单纯觉得他和自己的混球弟弟相似而已。因为第一眼看见他时候感受到的叛逆气息,和记忆中的某只实在太吻合了,她不由得心生亲切。

    不过,他们也有不同之处。

    这孩子看似叛逆,实则拘束和温和。而小混球可是真正的嚣张到极致,无法无天、猖狂放肆,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老是拿着鼻孔对人——当然如果敢这样对待陈君仪就会被她无情揍一顿。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小混球的性格和她很相似,毕竟是由她一手养大的,没道理不相似。

    还记得他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情人节自己到他学校接他回家,正巧看到一群小女生围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反正朝他怀里塞了很多包装精致的巧克力和一封封漂亮的信笺。

    陈君仪当时就笑喷了,看着一群小萝卜头搞浪漫太有喜感了。好吧,当时的她也是小萝卜头。

    她正打算看完戏再出去,没想到高傲的小霸王无情的直接将她们的东西当着小女生的面扔在地上,小下巴扬的高高的,像只愤怒的小天鹅,冷冷地叫她们以后别来烦他。

    哟呵这小子,脾气挺傲的嘛,也不怕伤了小女生们的心。她兴致勃勃,考虑着待会儿等所有人走后把巧克力都捡起来,食物不能浪费。

    结果那群小女生不但没有一个人走,反而集体商量好似的围着他大哭起来,聒噪的差点儿没笑死她。

    到现在她还记得小混蛋当初那张黑乎乎的小脸,圆润的婴儿肥都被他阴沉拉长了。此事也成为陈君仪后来经常笑话他的一个笑柄和提醒的重点,情书可以不收,巧克力不能!要懂得拿回来孝敬姐姐。

    也就渐渐养成了他每次放学回家,习惯性从书包里倒出满满当当各种小女生零食,然后无语盯着狼吞虎咽姐姐的习惯。

    现在算算,小混蛋被她调教的真好!外表高傲冷酷内心细腻、皮肤水嫩、身材极品、吸烟喝酒赌博不会,家务做饭捏背精通——嘶,以后的弟妹太幸福了!应该好好感谢她这个伟大的姐姐!

    从回忆中拉回思绪,她看看旁边儿一直紧张盯着自己看的陌生男孩儿,对孙皓阳道:“这是你朋友?”

    孙皓阳愣愣看着她美丽的脸,莫名的感受蔓延在胸腔。这就是书本上的气质吧?她只是站着,就仿佛一杆笔直凛冽的标枪,冲天的气势张扬自信,深深震慑他的胸口。好美,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儿都美,美上一百倍。

    猛然听见她清亮的声音,男孩儿从怔愣中惊醒,毫不犹豫回答:“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阴森的很。下意识看过去,正对上她身边男人阴冷的双眼。

    来源于男人的直觉。情敌。

    “我们准备带着他去天龙基地,你要一起走吗?”她客气地询问这位朋友的意见,当然,如果他说什么有亲戚要帮助的,她不会管,那不属于她的范畴。

    “是!我要去!我只剩下皓阳一个朋友了,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聪明的人,很懂时务。陈君仪满意微笑,“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转身、走人。利落的身影潇洒恣肆,隐隐有王者般高傲的姿态展露,风华万千。

    没有想到她是个如此果断、不拖泥带水的人,两个男孩儿都愣了下,想想自己的确没有任何理由留下,当即跟上他们的脚步。

    “等等,等一下!”背后急切的声音传来,他们回头。

    一个女孩儿从人群中站起来,见所有人回头看她,不禁慌乱,直直望向沈腾飞,恳求:“腾飞,带上我好不好?带上我好不好?好歹我们也谈过恋爱,你带上我好不好?”她不敢看那两个气场强大的人,只能哭哭啼啼寻求沈腾飞的帮助。

    谈过恋爱?学生们都惊讶无比。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校花竟然和学校里遭受厌弃的差生沈腾飞谈过恋爱!还真是大爆炸八卦,藏的够深的。

    沈腾飞脸色很难看,他也是靠着自己的朋友孙皓阳才能有幸跟上这些强者,没想到关键时刻她居然要当自己的拖油瓶。

    现在才跟我攀关系不觉得太晚了吗?我们两个被孤立,几次三番差点儿死掉的时候你在怎么不说我们还谈过?

    身为他最好的朋友,孙皓阳当然知道这个秘密。此时沉默看着好友,看他的态度。

    陈君仪兴致勃勃靠在秦明昊胸口,将身体重量扔给他,肆意地观赏好戏。末世经历的久了,心态变得苍老,在她看来这群没长大的小豆子们讨论什么谈恋爱太有趣了。

    身后的男人无奈地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让这个任性的女孩儿不摔倒,漆黑神秘的眼中满满的宠溺。在他眼中长不大的小丫头,怎么抱都抱不够。

    “有利用价值了才想起我吗?”沈腾飞冷笑,斩钉截铁:“我和你没关系。”

    “腾飞!”女孩儿哭的撕心裂肺,“我知道错了,我好怕啊!求求你带上我吧腾飞!”

    啧啧,陈君仪仰头看着上方男人优美的下巴,调笑:“男人是不是都这么无情?”

    秦明昊低头,她鲜艳的唇热烈的像红玫瑰,忍不住俯身轻啄一下,低低笑起的沙哑嗓音性感动听:“你最无情。”

    “那你还喜欢我?”她挑眉。

    “不是喜欢。”男人纠正:“是爱。”

    两人旁若无人秀恩爱,引起阵阵关注,连沈腾飞和哭闹的校花都转过头看他们。

    秦明昊阴冷的视线回馈过去,人们脚底发寒,立即不敢再看。

    孙皓阳静静看着他们,心头刚刚升起的苗头被无情掐死。她原来……有男朋友了吗。是啊,就算她没有男朋友,自己也配不上吧。失落地低头,苦笑。还来不及生长一点点儿的爱恋,就这般冷酷磨灭。

    “腾飞!你忘记我们美好的时光了吗,你真的要这么无情呜呜呜。”

    “你还说我无情!”沈腾飞也怒了,“当初坚决分手的是谁?你不是一直看不起我吗?!”

    两人吵吵嚷嚷,秦明昊咬着她柔软的耳朵:“我的小乖乖,那小子对你有意思。”

    “帅哥,你吃醋了?”

    “狠心又无情的宝贝,你对我投怀送抱不就是为了让他死心吗。这样利用我,不怕伤我的心?”

    “你想多个情敌?”

    “他配?”依旧低哑的嗓音,却带着骨子里的骄傲。

    艳丽的唇瓣勾起,头颅肆无忌惮枕着他结实健美的胸膛:“你想要我怎么补偿?”

    他的声音忽然深沉:“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