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女友很有钱 > 第10章 共枕(上)

第10章 共枕(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女友很有钱最新章节!

    第十章:共枕(上)

    忙碌了一白日,秦拾都有些魂不守舍,每每想到今晚要留在苏大小姐房间里,一颗心总是克制不住的乱跳,像是惧怕,又和惧怕不一样。总之,她望向苏名越那张精致几乎无暇疵的脸时,不敢接近又不想远离。

    秦拾这样子,显然也是苏名越愿意看到的。她虽是没有对人动情过,但感情一事,却也在其他人身上有所了解。她本就是个聪明人,秦拾这人,向来就是把情绪写在脸上,尤其是欢喜,她如果开心,那脸上必定是张扬着一张笑脸,没有笑容,那就是不开心,或者是在想着心事。

    她是乐于看到秦拾为她感到紧张的,因为紧张,也是在乎的一种表现。如果不能确定她的心思,没有把握,苏名越不愿意冒险,甚至,就连这次共枕的机会,可以说是,不光是为了试探秦拾,最重要的也是为了试验自己对这人的感觉。

    江美景点醒了她,所以,一切不必要的牵绊或者埋伏在未来可能成为隐患的情绪,苏名越都想抢占先机,提前掌握。

    因为未知,所以就想要握在手里,堂堂的苏大小姐,被金光环绕的人,原来也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她对自己严苛,所以不容有失。事业一样,感情也一样。

    越是不想到来,时间过得越快。当夜幕降临,秦拾已经拜托人给东城巷送了信,就说今晚要忙公事,就不回了。她说的公事,其实也就是陪睡的工作。

    说起来有点让人感觉好羞耻,可是,当她被苏名越亲手拉近房门时,心里油生的那种感觉,好像是一种叫做期待的情绪。

    苏名越一个人住,独立,也是苏家继承人从小就要养成的品格。

    回来时外面下起了雨,苏名越有着轻微洁癖,入了门脱了衣裳径直入了浴室。秦拾怔怔的盯着红色地毯上的粉色拖鞋,又抬头看看已经进入浴室的苏名越,很有自觉的把鞋换了。

    苏名越慵懒的躺在浴池里,满目尽是素净雅致的白瓷,水流淌在身上,冲去了一身的疲惫,心里泛起点滴的喜悦,这才想起同一顶屋檐下,还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她想起秦拾,唇角不经意的上扬,仔细回想着当日秦拾在繁华市井呼唤自己的样子,那时她回眸,看到了一张紧张在意的脸,明明是要上车的动作,被定格在那一句话里。

    苏名越叹了一口气,当时的自己,看到秦拾和江美景在一起,是失落吗?

    秦拾在诺大的厅室里走来走去,逛了一圈,似乎没有找到自己能做的。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到现在貌似两人还没有吃晚饭,一日三餐嘛,秦拾看的极为重要,想了想,也就自然的进了厨房。

    苏名越从浴室里出来,身上裹着浴袍,裸露的脖颈,白皙泛着一层雾气,她一时迷茫,眼睛里有细碎的光。好像,出来之后还没有看到她,于是,苏名越自顾的去寻找某人。心里隐隐觉得自己有失待客之道。

    秦拾在厨房里哼着小曲,看着一道道菜被装入盘中,食指大动,心想,这次超常发挥,味道应该不会被人嫌弃吧?她失神的望着离她最近的鱼香肉丝,呆呆的样子,十分可爱。

    苏名越是寻着菜肴的香味而来。抬头,看到的就是秦拾呆呆的立在那里,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秦拾?”

    秦拾回过神来,看到的就是苏名越那张惊为天人的脸,“呀!”她猛地倒退两步,险些撞到后面的厨具。苏名越满是歉意连忙扶住了她,“真抱歉,吓到你了。”

    秦拾拍着小胸脯,小心思飞飞绕绕。心想,你哪里是吓到我了,是你离我太近,我紧张哇!

    苏名越把视线放到桌上的菜肴,目露喜色,“秦拾,原来,你厨艺也这样好。”这句话,说的虽是平淡,但仔细听隐约还是有着小讶异。苏名越突然有些感动,感激,长久以来,她一个人住,不通厨艺,就是这崭新的厨具也是一个摆设。她不吃家常菜,已经多年。

    秦拾不知道她的感激从何而来,但苏名越脸上对着她的暖意她看的分明。腼腆一笑,“只要你不嫌弃就好。我可以每天为你下厨呀。”

    前半句还算好,后半句怎么听都有点奇怪的味道。苏名越抬眼饶有趣味的看着她,秦拾后知后觉,嘴巴一撇,连忙补上一句,“就当你家里养了一个厨子。”

    苏名越这才一笑,笑容很美,未尝吝惜。秦拾那一刻觉得自己的心就要化了。买身!我要卖身!小宇宙汹涌爆发,白森森的牙齿看的苏名越突然胆寒,不明白这人是怎么了,笑得这么……诡异,仍旧保持着温婉如春的笑容,就听秦拾的话传到耳边,“你家里,缺不缺厨子?”

    苏名越没想到这人当了真,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好!”秦拾一拍桌子,一股大义凛然的模样。“那就这么说定了!月薪不能少!”

    苏名越:…………

    总之,两个人吃的满心欢喜,苏名越吃的优雅,秦拾吞咽缓慢,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吃的很享受。

    于是,这夜,就这样到来了。

    “你和我睡一起就好。”

    秦拾有点反应不过来,“那……那我要不要去洗澡?”

    苏名越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哦哦!那我现在就去!”秦拾一溜烟的没了人影,苏名越摇摇头,转身就去衣柜拿出两套睡衣。貌似,这人脚下踩的拖鞋也是自己的吧。她低头看着手上柔软的睡衣,微怔了一会,也就安稳的放在床边。

    秦拾三下五除二的脱了衣服,打开水龙头,有些享受这样的待遇。浴室很大,隔声效果也很好。她干脆一边洗搓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脸上一直挂着笑意。

    半晌,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唔~这是苏大小姐的浴室,一时间小心脏又在那里跳呀跳,脸也红了,腿也软了,活生生的像一只被蒸熟的虾。

    天可怜见,我真的没有想歪⊙_⊙咳咳。

    她近乎是有点磨蹭的消磨时光,估量着时间,这才迫不得已出了浴室。苏名越躺坐在床上,盖着薄被昏昏欲睡。晕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长发上,格外美丽。

    她想了想苏大小姐的指示,蹑手蹑脚的换上睡衣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苏名越困意缠身,这才抬起头来,“为什么离我那么远,靠近些。”

    秦拾一瞬间觉得这一幕有点像古时候妃子侍寝,苏大小姐就如同那高高在上的帝王,而自己,不就是那承君雨露的妃子吗?她想了想,这才意识到剧本不对。

    苏名越显然已是困极,声音低浅,“嗯?”

    秦拾克制着心跳,身子挨着苏名越柔软的身子,闻着来自她身上淡雅的体香,心想,这距离是不是太近了?正想着,有一只柔软的手臂搭在自己身上,秦拾身体抖了一抖,脸色微红。

    唔,这算不算同床共枕?算不算?到底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