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我的女友很有钱 > 第40章 计划

第40章 计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女友很有钱最新章节!

    第四十章:计划

    秦拾受伤,过了一周才好。伤好后,根本不敢出门。小粉丝们太热情,苏美人看到一群群莺莺燕燕头疼。于是,惧内的秦拾更不敢出去见人。这期间,也只魏良辰来过。奇怪的是,一向好热闹的江美景这次没有来。

    苏名越很是心疼的抚摸着她的脸庞,温柔如水,眉间夹杂着一丝担忧,“秦拾,你说,如果你要出些什么事情,你要我如何是好?”

    秦拾笑了起来,枕在她的腿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指间透过来的日光,“名越,如果注定不能和你在一起,那我该怎么活呢?与其坐等失望,不如我去用力一搏。为的,是你我的将来,所以,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你放心呀,我那么顽强,就是只打不死的小强,我能处什么事呢?”

    她笑起来的样子就好像世上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她,充满希望,眼里有着憧憬和开怀。

    苏名越心知自己是被秦拾受伤吓到了,见她这副样子也不再多劝。秦拾执过她的手,“你放心,只要不在,我不会允许自己出事。”

    那么认真,认真的眼里只有那一个人。苏名越叹息一声,“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希望你好,未来的路我们一起走。”

    秦拾见她精神焕发,不由的也跟着高兴起来,头望着天花板,突然冒出一句,“名越,我们亲一个好不好?”

    苏名越一愣,“啊?”还来不及脸红就已经被某人拥住。

    “秦拾!你还有伤!”

    秦拾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所以你就不要乱动嘛!”

    带着偷袭的窃喜,耍着无赖,这日子过的就是这样浪漫。

    能够击败步行,秦拾在拳术界的名声再次得到提高。一度受到外界追捧,纵是不喜欢看拳赛的人,因为秦拾姣好的面貌,平易近人的低姿态,莫名的也生出许多好感。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秦拾的名字,在各大媒体,电子网络,都能找到有关秦拾的消息。

    就在秦拾窝在温柔乡里无法自拔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因为这个客人的到来,秦拾差点把自己的衣服穿翻,蠢的无可救药。

    “秦拾!你别紧张!连我都没有想到爷爷会来呀!”

    “秦拾,看着我,笑一个,你又不是第一次见爷爷了,怎么还是这么怕?”

    “秦拾,你现在很帅很美,相信我!”

    “秦拾!你怎么又怂了!”

    秦拾拉着苏名越的衣角,“亲爱的,你去开门。”

    苏名越突然有点头痛,“那是爷爷,你总不能让爷爷在外面等着吧?你去开!”

    秦拾“哦”了一声,“那是爷爷,我去开。”动作僵硬的走到门前,手指有点颤抖的打开了门。

    秦拾有点心虚,话说爷爷突然来,怎么看怎么有一种捉奸的味道!

    “咳咳,苏老爷子好!”一瞬间化身成为无敌乖宝宝,身上散发着柔和的光,笑容恰到好处。

    苏名越显然已经见惯了秦拾的变脸技能,拉着自己的爷爷做到沙发上。秦拾赶忙倒上一杯水,“苏老爷子能来,秦拾内心惶恐。”

    苏鼎苍老的面容此刻露出微笑,“怎么?你将我苏家唯一的乖孙拐跑,还不许老头子来?”

    “不不不,老爷子误会了。名越只是担心我的身体,在我这里每天都要念叨几遍想爷爷想回家,怎奈我受伤颇重,身边离不开人。”秦拾一番话说的声情并茂,就是老爷子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的确是个会说的好孩子。”苏老爷子看了看自家的乖孙女,满意于秦拾说的那句想爷爷想回家。

    两人凑在一起装孙子每句话都配合着说,逗的老爷子脸上的笑意始终未减。

    “秦拾,我来,是为了感谢你的。”过了好久苏老爷子才这样说,秦拾被这句话吓得不轻,“老爷子言重了言重了!”

    苏鼎放下手里的水杯,“你能够在擂台上打倒步行,削弱步家的声望,说实话,这对苏家很重要。”

    苏名越抬眼看了一眼爷爷,心里了然,“爷爷是要对付步家了吗?”

    苏鼎爱怜的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名越,你是知道的,在b城,步家一直虎视眈眈,企图吞并我苏家的产业,爷爷怎么会让他们得逞?爷爷要打下一个稳固的江山来,日后也省去你费心劳神的对着那帮狡猾的狐狸。”

    秦拾见苏老爷子并没有避讳自己,试着问了一句,“那秦拾能做什么?”

    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在一定意义上表达了欲要亲近之意。苏老爷子心知肚明,看着秦拾,“我要你保护我的孙女,去伦敦度假,等我收拾完步家,你们再回来。”

    “去伦敦?”苏名越问。“不,我要陪着爷爷,和爷爷并肩作战!”

    苏鼎摸了摸她的头,“机票都已经订好了,你不走,难道要爷爷走?况且有秦拾陪你,爷爷也放心点。”

    秦拾听到这句话,心虚更甚。那位爷爷,你真的放心吗?⊙_⊙

    苏老爷子态度坚决,“必须走!”

    所以说嘛,当人家的孙子你就不要试图反抗,你爷爷说了要你走,你不能不走。

    于是,两人恭敬的将老爷子送出了门,大眼瞪小眼。

    秦拾问,“去伦敦?”

    苏名越点头,“嗯!爷爷刚才说了。”

    秦拾再问,“他老人家真的放心?”

    苏名越心虚,“你想干嘛?”

    秦拾:“咳!我在想山高水长,我们会不会水土不服?”

    苏名越抬头,“不会。”

    “你不担心你爷爷?”

    苏名越认真的看了她一眼,“什么叫做我爷爷?”

    秦拾义正言辞的改口,“不!是我们爷爷!”

    “爷爷既然打算要对付步家,我在这里也是多余,况且苏江江家交好,江爷爷肯定也会帮我们家的,所以我并不是很担心。”

    秦拾疑惑,“那你刚才表现的那么舍不得?”

    苏名越有点无奈,“亲爱的,如果不表现明显点,爷爷会不开心的……”

    “况且,是真的舍不得哇……”

    秦拾沉默,揽过她的身子,“亲爱的,放心。”

    已经被强制的规定了去伦敦的路线,秦拾这两天忙着收拾行李,苏名越也不见了人影,大概也是在忙着伦敦之行。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名越,此刻正在被一个她极为讨厌的男子纠缠。

    步行眼底满是失望之色,“我不在乎家族间的争斗,不在意秦拾的故意羞辱,我只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对我有过一丝的好感?”

    苏名越面若冰霜,“步行,事到如今,你还要我怎么说?”

    “说你爱我!”

    她嗤笑一声,“我爱的从来都不是你。”

    步行红着眼,“名越,醒醒吧!你们不会长久的!”

    苏名越觉得对话十分可笑,“我与她长久与否,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整整十几年!”步行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他快要失去了她,或者他终于认清,他从未拥有过她。

    “笑话!难道因为爱我就要逼我舍弃自己的爱情舍弃自己的爱人?步行,看来幼稚的并非是我。”苏名越怜悯的望着他,虽然不愿伤人,但终归是不能不说。

    步行看来还不死心,“你对她就这么有信心?”

    “对!因为我知道,这世上如果有一个人宁愿自己去拼命创造机会,只为和我在一起,那么,我为什么不会对她充满信心?”苏名越高昂着头颅,露出洁白的颈子,提起秦拾,提起有关她们的爱情,一举一动,温柔的不像话。

    “如果到最后她对不起你呢?她负了你呢?”

    苏名越沉默,片刻开口,“这世界上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阻止我和她在一起,但只要有一个理由在,我就不能离开她,那就是,我爱她。我爱她,便要想着和她在一起。”

    矜持如苏名越,第一次这样和外人阐述自己对秦拾的心意,直白而又温暖。

    步行一时落魄,只觉得现在的苏名越,温柔的刺眼。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懂了,但我会阻止你们!”

    苏名越摇摇头,想着爷爷对步家的计划,更加同情这个外表优秀的男子。轻轻的落下一句,“恐怕,你没有机会。”

    她径直的离开,徒留那人深深的怨念着。

    走到楼下,就见一个人影扑来。一股熟悉的清香,苏名越宠溺的笑了笑,“秦拾,遇到你真好。”

    秦拾拥抱她,“名越,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