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第一百六十章 开战讨论

第一百六十章 开战讨论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而来的曙光最新章节!

    “这是全面宣战!”李杰琦站了起来,挥舞着手吼道,“竟然在我们拦截检查船只的时候出动舰队袭击我们并且造成了重大损失!”

    “没错!这是宣战,现在我们和迈德诺人已经处于战争状态了!”肖明伟点了点头,很肯定地说道,同时转向正在手扶额头状的杨铭焕,“我们必须要对迈德诺人做出反应,否则就是畏战,尤其是对于我们下面士兵们的心理会产生不利影响。”

    “现在这事情还没有披露出来吧?”肖竞有点紧张,这事情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破天荒头一遭——这可是宣布和本时空另一个势力处于战争状态了,“能不能先瞒一下?”

    “瞒不了。”唐勋良回答得很干脆,“首先驱逐舰是最早回来的舰只,船甲板舷墙上到处都是破洞和血迹,并且因为需要救治伤员,东方港总医院出动了全部的救护车辆,同时还征用了许多的社会车辆从军港运输伤员,招摇过市从军港到总医院,根本没办法瞒的。”

    “并且这事情根本就没必要瞒,这已经是宣战了,我们不应战吗?”袁振力说着站了起来,“我们有最好的武器,有飞机有飞艇,同时还有地面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我们到底在怕什么?”

    肖竞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事情可以晚点吗?我觉得执委会有必要讨论一下。”

    “这还有什么好讨论的?”“难道还要向迈德诺人提出强烈抗议吗?”“抗议有用我们还发展军备干什么?”“就是,我们都到了新世界,还要继续旧世界的抗议抗议再抗议吗?”面前几个总参谋长和总司令几乎同时嚷嚷了起来。

    “请安静一下,”杨铭焕有些无力地招了招手,不过对于面前这些军官们丝毫没有作用,李杰琦冲他摆了下手说道,“我是一个光荣的中国军人,我用我生命中最宝贵的青春为祖国的国防做出过贡献,我们这些军人为什么要存在?为的就是要在战场上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而不是政客谈判桌上的砝码。”

    “就算是砝码也无所谓!”唐勋良在一旁接口道,“战争的出现就是因为在谈判桌上得不到足够的利益,迈德诺人现在连谈都没有和我们谈,就已经开始随心所欲地袭击我们,并且在各个方面给我们使绊子……”

    “没错!”肖明伟跟着说道,“一开始通过安南把亲近我们的占城港收回,甚至不惜支持叛军推翻阮福源。接着又是出兵界镇,让界镇的南岸军十多万人来进攻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厉害挡得住,恐怕就给这帮混蛋推平了。”

    “就是!”“没错!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不然真的就把我们当作软柿子捏了。”

    “这次是绝对的战争行为!”肖明伟又说道,“还记得我们登陆后的东方港保卫战吗?六艘大型战舰几千人来攻击我们,我们当时只是把这行动当成是迈德诺人东方舰队对南蛮军事行动进行支援时走错路而已,并没有升级成为战争状态。但是我们的退让并没有让迈德诺人停止背后使坏。”

    “背后使坏这种事情别说在现在的世界,就算是在旧世界,也是屡见不鲜啊!”杨铭焕连忙说道,“现在我们对迈德诺人的海上运输是有依赖性的,如果全面宣布战争状态,我们整个东方港的外来资源渠道就会完全中断。”

    孙不科远独艘术所孤察恨帆

    “中断并不稀奇,”谷福林说着拿出一份报告递给杨铭焕,“这份报告我在上个月就已经提交给参联会了,迈德诺人并没有放弃垄断的意图,他们在距离我们六十公里外的几条主要水道建立了一条或者多条封锁带,任何不属于迈德诺人或者违背迈德诺意愿的船只都不被允许进入东方港海域。他们早就把我们从这个世界给截断了。”

    “这事情我们也报告过,”李园拍了一巴掌说道,“还是我们的东风号带着货物和部队来往于香港东方港航线时就不止一次地在航海过程中遇到迈德诺人的拦截船队,他们甚至于对那些被拦截的船队直接开火击沉。”

    “没错,我们是商业立国,但是并不是没有底线的。”李杰琦连忙说道,“自由贸易是建立在双方自由平等的状态下进行的,如果其中一方通过使诈或者使用战争行为来迫使对方接受自己的交易条件,那就不是自由贸易!之前迈德诺人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来从我们的交易中获取利益就已经是严重破坏自由贸易的精神了,现在更是直接使用武力对我们的军事力量进行攻击,这和英国人为了给华人灌鸦片而发动鸦片战争有什么区别?”

    “就是!打倒迈德诺侵略者!”“我可坚决不愿意当东亚病夫!”会议室里一时间充斥了口号,让杨铭焕脑子里满是浆糊。他也好,肖竞也好,整个执委会哪怕是整个元老院里五百多号元老,没有任何一个是有治国经验的货色,而且年纪轻的人又为主力。他望向会议室里在座的军事部门元老,二三十岁的为主体,整个参联会里少壮派为主。这帮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壮派还是没有和迈德诺明显交恶之前就天天望着开战了,每天在地图上进行着兵棋推演,他甚至还去旁观过好几次海军举行的海军兵棋推演。

    “杨执委,你是领导,我们尊重你的意见。”有人缓缓说出话来,旁边人连忙望过去,原来是一直没怎么发声的何岳。“宣战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说着话何岳站了起来,他的腰杆挺得笔直,朝着在座的军官和与会人员敬了个礼接着说道。“我们是军人!现在更是元老院的保卫者,因此我们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什么时候和什么人开战,而是要达到一个什么战争目的,换而言之就是为什么而战。”

    他的话说得并不快,声音也不大,但是在座的人却都静了下来。肖明伟此刻心里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清醒了过来,何岳还在那里继续说着,“我们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在座的各位已经不是一个普通军人了,更不是参谋部沙盘上的一面小旗!我们现在是整个元老院军事力量的指挥棒,我们说要打哪里,元老院的军队就会向着哪里前进,现在站在参谋部沙盘边的人是我们!我们就有必要为那些会被插上去的小旗负责!”

    “上一次叫嚣着要开战并且直接绕过决策阶层自主开战的人,后果我们已经看到了。”何岳的话掷地有声,但是却让在座几个元老一头雾水,“谁啊?”“什么人自主开战?这么牛?”旁边立刻就有人纠正他,“说的是日本人的少壮派在二战时的乱作为。”

    “没错!我说的就是日本人!”何岳对那个纠正的人颔首表示赞同继续说道,“日本人无论是九一八、七七事变还是八一三事变,都是一群最高不超过少佐的军官在瞎折腾,日本军部连整个所谓的大东亚圣战需要打多大,打到哪里,战争目的是什么都没弄明白就仓促发动了战争,可谓是极尽所能地开足了挑衅模式,侵华、诺门坎事件、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到了最后他们把整个世界都给挑衅了,最终呢?他们给种了两颗蘑菇,成了旧世界里惟一一个吃过蘑菇的国家。”

    “说得好,”肖明伟站起来鼓起掌来,“话说我一开始被迈德诺人的战争行为冲昏了头脑,现在被老何一说也的确想起了这些事情。”他说着向在座的军事元老们两手一摊,“我们现在已经不仅仅只是代表自己了!我们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军队力量,现在考虑问题要以整个国家和军队的地位来考虑,而不是仅仅从自己的面子和认知来考虑。”

    说着肖明伟走上了主席台,在黑板上摊开一张地图,“这是我们的地图!大家看看!向北是武朝,我们一直想要和武朝搞好关系,但是前往武朝的北上支队在半途上受到了攻击损失惨重,现在还停留在湖北等待空军飞艇的救援。”

    “飞艇是我们海军的!”唐勋良连忙纠正道,但是马上就被何滚龙抢白了一句,“能飞的东西都是空军管理的!”“那你就把从海军调去的人员都还回来!”

    “先不要吵那些小事!”肖明伟有些恼怒地冲着两人指了指,“坐下!我们继续说说我们周边的环境。向南和向西,都是南安南的土地包围着我们,现在这时候我们已经和黎氏伪安南政权处在战争状态下了,虽然说他们并没有来对付我们,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就都马放南山了。根据我们陆军情报局的汇报,黎氏伪政权已经组建了十多支连队,全都是装备的滑膛枪和长枪,此刻这些新组建不久的军队已经前往界镇方向,准备堵住北安南向南的攻势。”

    “是的!”任雪峰连忙站了起来,“按照安南伪政权的说法,迈德诺人出枪,安南军队出人,组建起了多达十七个中队规模的火枪长枪营,这样的军队在战斗中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就算是在我们面前也还是有能力一战的。现在这些军队中已经有十五个中队前往界镇堵漏,只有两个中队还在文山港。”

    “两个中队并不多啊。”“就是,不过两三百号人而已,一个冲锋就全都的跑。”

    “问题并非如此,”任雪峰连忙说道,“根据当地情报员的报告,从沙巴克逃出去的叛军中有一小部分已经到达文山港,此刻迈德诺人正在同时组建两个这种中队,同时用我们的训练方式与他们的训练方式做比较,然后再决定用那种方法训练新的部队。”

    在场的人又一次静了下来,何岳却说话了,“用我们的方式?是哪些方式?你知道他们的训练大纲吗?”

    “暂时还没有弄到训练大纲,但是我们的情报人员已经确认了其中好几种训练方法,例如刺刀格斗,散兵线列,还有长跑。”任雪峰说着顿了一下,“根据当地的情报,文山港近几天粮价上涨百分之十,肉类价格上涨百分之三十,鱼类价格则上涨百分之二十。明显是为了训练长跑,他们提高了整个新军军营里的伙食供应水平。”

    “鉴于现在迈德诺人已经拿到了我们自己装备的元老院步枪和一六二八步枪,我们的武器已经失密,并且根据林深河同志的意见,米尼弹也肯定失密了,所以我们接下来可能就要面对一支全新的敌人了。”说着任雪峰又停了一下,“迈德诺人在拿到这些步枪并仿制之前,他们对我们的试探是相当多的,甚至于派出南岸军来送死,用来搜集我们的火力密度和强度。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武器威力并没有质的提升,而他们提升了自己的战斗力。现如今他们自己能够制造这些武器了,他们的情报部门就必定会做出一份评估,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我们甚至超过我们他们才会对我们发动战争。”

    “可是我们还是打败他们了啊!”唐勋良有点不服地说道,“我们仅仅是一艘驱逐舰就把他们的整支舰队都给打败了啊!这样的敌人没什么可怕的吧?”

    “这也不一定,”肖明伟说道,“迈德诺人也是第一次在海上遇到我们这种新型的战斗方式,不适应是很正常的,我们在看到胜利的同时,也要看到自己的严重不足!我们的四艘船在整个晚上都没有发现迈德诺人一整支舰队的靠近,早上的时候甚至还被敌人趁着晨雾跳帮,如果不是我们在机枪上占了便宜,怕是连船都回不来。”

    唐勋良点了点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肖明伟继续说道,“我们对于技术装备的依赖太严重,以前我们的舰队只是在雷达范围内活动,从来不超出雷达搜索范围行动,但是雷达搜索范围是有限的,我们以后还要前往七大洲四大洋的,如果天天窝在雷达范围里,以后就不要说蓝水海军了,直接就呆在东方港当存在舰队好了!”

    听了肖明伟的话,唐勋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虽然心里不服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