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全体大会 5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全体大会 5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而来的曙光最新章节!

    “哦,大家不要着急,”杜彦德不由得有些无语,连忙喊停,“这个方案并没有表决,不用这么快就去做方案吧?”

    “就是,”杨铭焕连忙表示赞同,“洪水这东西是不好控制的,而且随着地貌的变化可能还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产生可怕的后果,我觉得这可能是最不能选择的方案了,相比较起来我觉得还不如之前那个全体搬迁的方案。 ”

    “哦,”潘岱不由得呆了一呆,“这个也是,这不是平时没事想出来的办法么。”

    “各位元老同志们,你们要注意下,这个方案乍听起来感觉很不错,”孙文彬在旁边连忙表态,“但是我最不愿意的就是用这个方案。”

    “为什么?”潘岱差点跳起来,“这可是我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也是我们水力电力部门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了。”

    “很简单,大水能够冲跑敌人,也一样能无区别地干掉一切,”孙文彬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一旦真的采用这样的方案,我们农委会花了这么长时间开辟出来的全部农田会被彻底淹没,长时间的浸泡会让农田里所有的庄稼都完蛋的,并且之前修建的全部水利灌溉工程全部作废,在清理完淤积之前,全部农田都将没有产出,我们只能靠之前留存的粮食过活,即便是我们现有的粮食可以保存到明年年底,这个险也绝对不值得冒。”

    “没错,”何永康站了起来,“大水之后就是大疫,我们现有能力面对痢疾都有些抵御不住,就更别说瘟疫了,会死人的!”

    “嗯,”肖明伟连忙解释道,“大家的意见我们军事委员会会考虑的,这个方案仅仅是作为一个可选预案,不到最后关头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说着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夹,“这是我们军事委员会和参联会今天下午的时候做出的一些预案,其中有和敌人正面决战的甲计划,撤退全部人员和部队坚守邦克山基地的乙计划,还有放弃整个东方港将敌人引入丛林拖垮敌人的丙计划。请执委会的同志们过目一下。”

    “好的,”张元走上前去拿起文件夹,稍稍翻看了一下就走回了自己的席位。“具体采用那个方案要等执委会与各部门商议之后才能做出决定,但是现在大家要做的事情是为是否与迈德诺人全面开战进行表决。”

    “是的,现在既然大多数元老都在场,我们可以为这个元老院决策进行一次表决。”肖竞接过文件夹看了看,对着麦克风说道,“元老院没有在场的元老将会通过无线电进行参与和投票。”

    与此同时,襄阳附近的北上支队临时驻地里几十个人正在忙碌着,这些归化民中有北上支队的工人与特侦队的战士,此刻都紧张地拿着自己的武器,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晚上首长们需要都上山顶参加重要会议,全部安全防卫工作交给他们这些归化民。

    特侦队在前次战斗之后一直都没有参加过战斗——他们此时也没有了进行战斗的弹药和枪支了,上次战斗中他们就已经几乎打光了所有的弹药,此时只剩下机枪子弹三十五发,卡宾枪子弹六发以及两发霰弹和三发步枪子弹了,这样的子弹存量根本没法支撑一场战斗,因此现在特侦队只能选用弓箭和长矛。好在跟随北上支队一起进发的人中有个号称用弓箭的祖宗——蓝草,蓝草这几百年的生活里虽说没有领悟出子弹和步枪的制作工艺,但是却把弓箭的特性给摸了个通透。

    要知道在使用元老院提供给他的滑轮弓之前,他一直都是自己亲手做弓的。现在手头虽然没有非常适合做弓的材料,但是有这个做弓的老手在这里,临时制作出来的弓怎么也要比那些完全的新手做出来的要靠得住。并且在蓝草的亲自指导下,无论是特侦队队员还是随行的工人,弓箭射击的技术都有着明显的提高,一些从特侦队步枪手转职而成的弓箭手此刻已经能够准确地射中六十米开外桃花大小的目标了。

    结科仇仇鬼孙球接孤学羽羽

    当然,此刻的蓝草也没有在营地里,他正跟在林月如背后在爬山,刚才他们接到了山顶的无线电呼叫,让他们上山。蓝草爬了几步,停了下来,扭头望了一下山下的营地,营地里没有火光。但是他的眼神极好,能够看清楚营地里许许多多的箱子和停着的货车,营地的外围还用野草覆盖着不少的铁丝网。营地里的防御人员此刻都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但是在营地靠溪流一侧的地方,有几个由木条临时制成的笼子,里面关着不少人,这些人还是在上次战斗中被俘的袭击者,到现在好一段时间了,他们一直都被关押着,对于自己会面临什么结果全然不知情。

    此刻笼子里的囚犯们一个个精神萎靡,因为长时间没有洗澡和关押在这样拥挤的空间里,身上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臭味。自从他们被关押以来,这些胜利者对他们似乎就彻底失去了兴趣,连审问都没有审问几次,除了每天还有饭吃之外几乎就被彻底遗忘了一般。他们此时一个个被戴着木头临时加工出来的枷锁,并且被用螺丝直接锁死的,想要逃跑都非常困难,因此一个个听天由命,只是坐在地板上靠着栏杆望着夜空。

    “北上支队现在的情况可谓是非常困难了,”刘业强坐在石头搭建出来的桌子边说道,“我们现在的武器已经几乎回归了冷兵器时代,携带原本用于送给天启的礼物此时也大多数损毁,而物资现在也基本上快要用完。以我们现有的能力,无法再返回襄阳或者前往新野采购粮食了,所以我们希望近期能够让东方港派出人员接运北上支队人员返回。”

    “现在求援是不是真的合适?”阳牧秦有点踌躇,“现在东方港的形势也相当严峻,根据新闻推送所描述的情形近期还遭到了迈德诺舰队的偷袭,今天晚上还在召开全体大会讨论是否全面宣战,如今向东方港求援派出人员接运回去,未免有些……”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刘业强说着在头发上抓了抓,抓出了一只不知道是跳蚤还是虱子的小东西,狠狠甩向桌子。

    此刻的桌子上正摆着一个小烛台,烛台的上方用铁丝支撑着一个小圆铁盒,已经被烛火烤得通红。那只倒霉的虫子被直接甩在了通红的圆铁盒上,“嗤”的一声就化成一道青烟。与此同时,阳牧秦也从脖子上抓下来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狠狠甩向圆铁盒,也是嗤得一声响,同样化作一道青烟。

    “喵的,真是受不了了,”一旁的鲁奇躺在旁边特制的担架床上,也是在身上不停地挠挠,“这里实在是荒郊野外的,居然还能有这么多虱子跳蚤?”

    鲁奇由于受伤,此时需要静养,由于刘业强在设置防御时如何安置鲁奇颇为挠头,如果放在营地里,害怕在遭到袭击的时候这伤员难以转移和逃生,因此最后直接把几名伤员和鲁奇一起运上山。反正一旦山下营地守不住,他们防御总是要向山顶撤退的,与其到时候背着伤员艰难爬山,倒不如一开始就把伤员安置在山顶,就是撤离的时候需要从山上搬下去麻烦点罢了。

    “我说的就是你啊,”刘业强无奈地又开始在头皮上摸索,“现在最头疼的情况就是你的伤势了,一开始感觉好像好了一些,可是这几天来似乎又有反复,抗生素我又不敢给你乱用,怕弄出麻烦来。”

    “我当然知道,”鲁奇似乎捏到了个什么东西,用力掐住了用指头狠狠地磨了好几下,然后拿出来瞧了瞧,“跟伤口可能发炎的可能性相比,我更痛恨的是这些跳蚤啊,我都快要受不了了!”

    “是的,跳蚤和虱子的确也是很可怕的隐患。”刘业强说着在身上抓个不停,“荒郊野外的虱子跳蚤是很多的,主要是从野生动物身上寄生的。就算是旧世界里大城市基本上消灭了这些寄生虫后,农村和野外的寄生虫现象还是非常多的,主要来源还是野生动物以及老鼠。”

    “好像这东西还能传播病菌吧?”阳牧秦问道,刘业强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被鲁奇抢了先,“可不是吗?跳蚤就是绝好的传染病载体,号称黑死病的腺鼠疫可就是靠这东西传播起来的,主要载体就是老鼠身上的跳蚤。说实话,我可不希望死于鼠疫。”

    “现在我们北上支队里面也没有了杀虫剂,只能够等回到东方港重新净化来根治身上的跳蚤了。”刘业强叹了口气,这时他手机上忽然发出了嘀嘀嘀的声音,他连忙把插在手机上的数据线拔掉,打开看了看,“好家伙,现在开始表决了,看是不是向迈德诺人开战了,我们怎么弄?”

    “我们表决有个屁用?”阳牧秦满不在意地抓着跳蚤,“咱们现在正在扪虱夜谈,他们在干净的元老院大会堂里开会,都没在一个位面上的感觉好吧,再说咱们才三个人,就算表决了对于整体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啊。”

    后仇仇远独后学接孤通科帆

    “好了好了,有意见就说,发牢骚顶个屁用?”鲁奇摸了摸自己伤口附近,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有很痒的感觉,让他总是忍不住想去挠挠,但是却又由于害怕感染扩大而不得不克制,只能在附近没有破皮的地方一通乱挠隔靴搔痒。

    “我的意见当然是开战啊!”阳牧秦说话声音高亢,“我现在可是特侦队的分队长,作为军人自然不能害怕打仗!”

    “打仗打仗,你就知道打仗。”鲁奇有些不满地嘟哝了一句,“打仗有什么好的?你没看到他们袭击我们的舰队都是跑到外海发动偷袭?为的就是尽量不让我们察觉,此刻虽然败露,也没有立刻开始向东方港开战,还让我们有足够时间作出反应。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迈德诺人并没有做好和我们全面开战的准备,他们内部应该都还有严重的分歧没有达成共识。”

    “那我们应该等他们达成共识再开战?”阳牧秦的声音明显有些提高,鲁奇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现如今如果是我说,我就不会选择开战,我会等迈德诺人自己来找我们讨论和平的问题,这样能够夺取更多利益。”

    “但是如果迈德诺人不像你想的那样,而是带着一支大舰队来攻打东方港,你怎么办?”刘业强微微一笑,对鲁奇问道,鲁奇笑了笑,“这个可能性不高,你看,他们第一次来进攻东方港的时候就直接损失了六艘军舰。这次偷袭我们的舰队,虽然给我们的船只造成了损失,但是他们自己的损失更加大,他们在没有完胜的准备前肯定不会发起对我们的全面进攻的。”

    “你是说他们对郑和舰队的全面进攻?”刘业强反唇相讥道,“我记得他们在围攻郑和舰队的时候自己的力量也并不是很强大,似乎还是趁着武朝舰队指挥混乱之际才获得的主动,迈德诺人并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样没有稳妥的方案就不做下一步行动的,相反,我觉得他们是那种喜欢没事就赌一把的疯子。你看东方港保卫战的时候就是东方舰队自己决定来打我们的,这次又是毫无征兆的偷袭。如果我们不做出强烈的反应,他们会觉得我们是软柿子好捏,什么时候想来捏我们就来捏我们。”

    “就是!”阳牧秦连忙点头说道,“要说第一次偷袭珍珠港——啊不,偷袭东方港的时候我们就直接宣战的话,也不至于到现在他们还敢偷袭了,更别说他们还在背后使手段把原本亲我们的安南篡位,还派出安南军队来攻打我们了。”

    “反正我觉得开战没什么好处,尤其在商务方面来说,开战是绝对没有好处的,更别提我们还有那么多旧世界的生产设备已经在东方港扎根了,现在一旦开战,就势必会有损失,我们可损失不起!”鲁奇说着又在发痒的伤口附近抓了抓,“这场仗,能不打就不打,就算是要打,也要先把生产设备和工厂转移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