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第544章 国债小风波 3

第544章 国债小风波 3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而来的曙光最新章节!

    和其他的土著豪绅不一样,刘明远可有着一个元老女婿,而且这个女婿身份高贵,基本上可以算得上元老院的皇帝之一,因此给他带来的好处也是有目共睹的。别看刘明远是第一次反围剿战斗中元老院的敌人安允本地乡勇的指挥官,但是一旦有个女儿嫁给了元老,那剩下的事情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反正第一次反围剿战斗中也没有什么元老死亡,受伤的元老也是有专门的元老院补偿款项,所以这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被执委会三两下就给糊弄过去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人想起这回事。

    刘明远的女儿刘丽婷第一次和孙文彬见面就让孙文彬一见倾心,从而对刘丽婷大献殷勤。孙文彬的热情让刘明远如坐针毡,生怕因为女儿和髡贼走得近被纳入“从贼”的行列中去,万一髡贼们哪天忽然跑了,自己这庄子可跑不掉,那些打不过髡贼的官兵们肯定会拿他们出气。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不务正业”的髡贼们及不打算劫掠财产,也不打算掳掠人口,竟然是在荒滩上建立起了东方港,看上去他们根本就是打算在这里扎根,尤其是后来的大规模剿匪行动,让安允地界从来没有这么安宁过,就好像他们已经把这个被叫做东方港的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家一般。并且在剿匪的过程中东方港的军队奇袭了安允境内最大的一帮土匪,将他的女儿从敌人重围之中救了出来,这也彻底让他断绝了阻止女儿和髡贼交流的念头。当然,刘明远选择这样的默许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把女儿的赎金三千两送到了东方港髡人那里,但是却被髡人当作了化工厂的入股资金,也就是说他已经是和髡人们在一条船上了,完全没可能脱离关系了的。

    在女儿出嫁到东方港之后,他也彻底安了心,反正髡人自打到了这里,自己打过,迈德诺人打过,南蛮也打过,东方港的髡人军力越打越强,现在已经豁然是南海一霸,跺跺脚就能让南海洋面上抖三抖,区区武朝军队或者其他任何势力想要把髡人从东方港驱逐出去?那还不如拿根竹竿去戳月亮,反正两者可能性都一样。他刘家自从和东方化工厂绑在一起之后,忽然一夜之间发现了钱原来是这么容易赚到的,以前刘明远在自己的家族里担当话事人的时候经常受到自己的兄弟们挤兑,想要把他排挤出管理层,甚至不惜通过破坏她女儿的声誉来打击他,但是随着和髡人走到一起,这些都不是问题了,刘家赚得的钱从来就没有这么多过,并且由于当时的赎金三千两是以他的名义注入的股份,因此这些分红分摊到刘家也无形中给他增加了家庭会议中的筹码,谁也不敢动他,只要刘明远甩了袖子,那么这些钱根本就不会有刘家的份。

    在这样的资金支持下,刘家很快又进行了几次投资——当然每一样都是跟随元老院的脚步进行的,当然都是赚得盆盈钵满。现在的刘家寨已经全然不是以前的样子了,那自从刘明远记事以来就存在的高墙现在被推倒了,从前种不出多少粮食被刘家悄悄佃出去的土地也被收回了,那些土地上现在已经建立起了一排排的厂房,以前在刘家寨里到处躲懒的长工们现在坐在厂房里操作机器或者进行着流水线作业,以前当长工一年的工钱还比不上现在一个月赚取的工资,这些曾经的长工们再也不会偷懒,而是勤奋地在流水线上工作着,一个个兴致勃勃,别提有多认真了。他们的认真劲也给刘家带来了近乎不可思议的产量,这些产量通过东方港的出口转化为了庞大的资金。那个曾经常常为了资金发愁的刘明远不见了,他现在唯一要操心的事情就是——钱太多了,一年几十万元的收入下他甚至不需要再进行投资也能够满足刘家现有的资金需求量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女儿刘丽婷忽然回到了家里,对他说元老院刚刚开始发售国债,又对他阐述了国债这东西具体是做什么用途的,又是为何而用。刘明远马上就坐不住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一切美好生活都是元老院带来的,女儿说了,这笔国债跟元老院的壮大息息相关,那么自己就有必要为了这个和自己一条船上的元老院做出贡献。所以他也没有和刘家商量,而是直接带了几十个“保安队员”从刘家的银库里拉出了一些银子,就直奔高德银行而来。

    话说进行国债发行准备的时候元老们倒也想过本地乡绅们也许会支持一下,但是谁也没有把希望都寄托在乡绅们身上,要知道他们穿越而来的旧世界里乡绅们可以算得上是“地富反坏右”级别的,在《白毛女》《半夜鸡叫》中都是唱白脸的角色,身上无不标着见利忘义的特性。相对于这些乡绅们,元老们更是觉得国债的购买主力会是那些归化民,因为这些归化民们都是享受着元老院的福利,吃着元老院的饭,从“吃人的旧社会”爬出来的,应该对元老院充满了感激才对。不过今天的情形让元老们大跌眼镜,归化民工人农民们对于国债始终保持着漫不经心的态度,甚至于不少人还直接抵触国债,售出量之少让他们目瞪口呆。而他们之前原本并不抱希望的乡绅们反而冒出了个陈小毛,直接购买了三千元的国债,现在更是又跟进来一个刘明远,他后面跟着几十个家丁,看起来有不少的银子。

    银子的清点工作很快就完成了,刘明远的银子里银币占了大部分,大约是五千多元,散银子不少,大约有九十多公斤,听他介绍这些都是以前存在银窖里的,一直都舍不得拿出来,这次去看银子不少都已经发黑了,所以干脆就拿出来,刨掉火耗直接换成钱也不错。至于剩下的,刘明远直接掏出了存折,这是刘家在高德银行开设的公账,他叫账房先生做了记录,将公账中属于自己部分的三千多元提出来,一起凑齐了一万两,直接交给了已经是目瞪口呆了的国债销售业务员。

    =============================分隔线=============================

    “啪——”随着一声脆响,一叠厚厚的纸票被丢在了办公桌上,孙文彬从桌上的试验数据参数中抬起头来,推了推已经有点下滑的眼镜,仔细看了一眼,“岳父大人,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刘明远也不客气,不等孙文彬招呼便自顾自地找了个沙发坐下来,“这不是婷儿跟我说你好几天没回家了吗?她有些担心你,回家去做了些小吃,让你记得回家去吃。”

    “这个……嗨……”孙文彬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这是……怎么说呢?”他站起来,但是又不放心地翻了翻试验数据,再次放下,“是这样的,现在养殖场里发现了一种鸡瘟,我们农委会的正在攻关鸡瘟防疫工作,那边制药部门提供了一系列的药品进行防疫测试,我们最近几天都在筛查试验数据。”

    边说话他边在纸堆里翻找,不多时就翻找出了一个马克杯,里面水已经不多了,他走到墙角,拿起了茶几上的暖瓶,倒了一些水在里面,喝下去然后定了定神这才继续说道,“您也知道,我们的鸡肉产量一直都不稳定,鸡是特别容易发生瘟病的,只要一有瘟病就必须要全部扑杀,浪费是非常大的。而我们现在的生活中对于鸡肉鸡蛋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啊,如果不能把动物检疫防疫工作做好,就没法继续大规模发展,所以这几天我就一直都吃住睡在这里了,您别放在心上,我跟婷婷已经解释过了,没事的。”说到这里,他这才定睛看了看刚才刘明远丢在自己桌上的一叠纸票,仔细看了一眼,“中国国家债券?哇塞!您买了多少啊?”

    “一万块!”刘明远的声音明显带着骄傲的语气,他的话把孙文彬吓了一跳,连忙拿起了掂了掂,果然很重,“您买了这么多?一万块国债债券原来有这么重?”

    “你呀!”刘明远语气里明显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你们这些元老啊,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随便哪一个拿出去都能翻天覆地,赚钱这事情更是日进斗金,偏偏你们一个个又全然不在乎钱,五百多个人,人人都是这样,让我这个老丈人想不通啊。”

    说着刘明远又站了起来,“你先忙,有空了去看看婷儿,我先回去了。”

    “爸!”孙文彬有些手足无措地叫了一声,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拿起桌上一万元的债券紧走两步,“您把债券忘了。”

    “这是给你的,”刘明远摇了摇头,“这债券就是给你们的,放我这里现在也没啥大用,听说要等到一两年之后才能兑换,你到时候拿去兑换一下就好了。”

    “一万块啊!爸!”孙文彬吓了一跳,“给我干啥?您自己弄点什么事情都好啊,放我这里算怎么回事啊?”

    “没啥,放你这里我放心,放我那里,我怕给那些个子侄惦记着,到时候都给我倒腾走了,”刘明远摆了摆手,“你到时候对婷儿好点就好了。”

    孙文彬有些无奈,但是却又不好继续说什么,他身为执委,拥有的钱比普通元老多不了多少,现在的元老院资金是属于平均分配的,只有那些有特殊贡献的元老能够得到一些不算特别多的奖励。然而这些钱的数量除了金融口,没几个元老能够真正了解自己有多少钱,要知道这些钱是元老院商贸部前一年赚取的全部利润减去预算,扣除掉当年的运营损耗,剩下的再进行平均分配的。不过一六二九年的盈余不多,三零年的预算又高,因此元老们中传出一种说法,那就是元老们也没有余粮了。这一万元的国债债券,就是整整一万元,换成银子可是一万多两,四百多公斤的银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当年杨铭焕卖了一块手表换了的银子都只是兑了十几斤银子,赚到了穿越贸易的第一桶金,假如说当时刚刚穿越就遇上了这一万两银子,怕是跟着杜彦德杨铭焕三个人都要傻眼。

    刘明远的这个举动孙文彬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让自己对老婆好一点,让他女儿不至于受苦罢了,孙文彬也不多推辞,反正岳父大人需要的话在让刘丽婷送过去就好了,存在自己这里的话总还是在的,他又不会乱用。

    刘明远已经走了,孙文彬再一次拿起债券翻了翻,债券印刷的还是比较精美的,债券票面是淡蓝色的油墨,上面用宋体字书写着“中国国家债券”字样,两侧用中文和数字写着“一百元”字样,票面的中央是一群工人,正在北极星的引领下走向工厂大门,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样子栩栩如生的。票面下方是稻穗麦穗与绸缎围绕着的齿轮花纹,这样复杂的图案现有的伪造工艺根本就造不出来,更别提票面左下角还有罗马数字与普通数字共同印刷的票据编码,每一张都是不同的,如果有人要伪造,就会很容易出现重复的情况。

    把债券翻过来,后面的图案又不同了,主体还是在北极星下乘风破浪的东风号,但是这次的画面上多了好几条船,其中就有在两旁游弋的蒸汽战舰与运输船,天空中还有远处的飞艇,旁边也被复杂的难以伪造的花纹所围绕着,这样的做工足以让任何想要印刷假币的人往而退步——就连元老院想要伪造也是不容易的,就别提那些伪造全靠模仿画的武朝画匠了。画面的旁侧印着一排小字“在元老院的引导下,我们向着胜利前进!”以及“本债券将于一六三二年五月一日后开始进行兑换,基准利率百分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