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婚礼 4

第四百四十三章 婚礼 4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而来的曙光最新章节!

    “撞门吧?”贺亚运挤到杜彦德面前冲他直眨眼睛,“我们带了撞门槌啊。

    “去你的,”杜彦德直接斜了他一眼,“敲不开就撞,你还真当是特警解救人质啊?”

    “当然啊,”贺亚运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冲旁边的一个元老使了个眼色,那元老连忙转身就跑了下去。“里面不就是被劫持了吗?我们现在要解救人质。”

    “不许去!”杜彦德连忙冲着他大声喊道,“只能敲开,谁乱搞就要受到警告的!这可是行政处罚!”

    不过此时房顶上已经站了好几个特警队的归化民警察,他们的身边是沈彬,沈彬手中抓着一个步话机紧张地看着这些特警队员。特警队员们身上已经系上了安全绳,并且身上还绑定了安全绳,做好了垂降准备,只要那边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从窗户突入,直接从屋内打开门。

    敌仇远地酷孙球由孤技情方

    不过此时的这些特警队员一个个都是捏了一把汗,他们得到的命令是绝对不允许伤害到里面的任何人,他们心里唯一做的就是想骂娘,这又不是抢亲,干嘛要搞成这样?他们从玻璃窗冲进去,到时候四散的玻璃碎片几乎不可能不伤到里面的人,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沈彬对于贺亚运的这个提议也是从根本上反对的,但是他又架不住这个大男孩的请求,所以只能派出最重要的特警队来做这个他看起来非常荒唐的事情。

    好在他并没有郁闷多久,不多时步话机中就传来了杜彦德的声音,“沈彬,谁让你把特警队带出来的?都撤回去,你妹的到了新时空就乱搞了!”

    “我去!我也没办法啊,贺亚运跟我磨了好久,我架不住啊!”沈彬不由得连连发牢骚,杜彦德气不打一处来,“你妹啊!你等级比他还高,怎么还要听他的指挥?有这么玩的吗?况且破窗而入,你真想的出来啊!快撤了,里面可都是元老,又不是阶级敌人和恐怖份子。”

    沈彬没好气地对着旁边的特警队员挥了挥手,“都撤回去!任务取消!”特警队员们不由得都吁了一口气,一个个手忙脚乱地跳回天台,解开身上的安全绳。

    这边塞红包正在继续,这帮伴郎团的元老们可没打算给机会让伴娘们堵门,没有任何人带着纸币,统统带的都是硬币,而且一角一分的硬币多得是,只有很少的是一元硬币。

    “你们真抠门!”“就是,一毛一分的打发叫花子啊!”“没错!多一点!多一点!”

    “你们干嘛不说还要还要?”有男元老立刻开始喊出声来,里面女元老立刻就回应道,“还要还要!只要钱,不要别的!”

    “真是帮拜金女!”又有男元老立刻开始评论起来,“关你们屁事,你们又不是没钱!”

    “我给钱,你嫁我不?”顿时有男元老大声问道,话音刚落,就见身边忽然变得无比安静,屋内屋外一下子全然没有了声音。

    后地地地情孙球由月诺球独

    后地地地情孙球由月诺球独  水汪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雪繁星连忙紧紧闭上眼睛,旁边水汪凼的伴郎团中他的好友张元则摆出一个剑指,食指和中指并列伸直,在雪繁星的嘴唇上点了一下,然后马上跳开一步继续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保护动作来。

    “行啊!你得答应不找二奶!”屋内很快又传来了新的回应,把外面的一众男元老们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不行!为啥就不能一块儿?一起过嘛,这都是新世界了!”

    “新世界也不行!”女元老的话音丝毫不让步。

    结不科远情结球接孤我羽冷

    =============================分隔线=============================

    光是开门就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上午十点左右新郎们才一一把门敲开,新郎团和新娘团们又争夺一番这才双双下楼,新郎们抱着新娘,一次从楼梯缓缓走入大厅。此时高音喇叭中响起了一手新的歌曲,“明天我要嫁给你了,明天我要嫁给你了……”

    谢明芳此时正被杨铭焕抱在怀里,她紧紧搂住杨铭焕的脖子,轻声问道,“我们结婚了的话,能让我妈妈跟我们住在一起吗?”

    “为什么不可以?”杨铭焕连一点犹豫都没有,“我们结婚了,就是一家人了,你妈妈就是我妈妈啊。”但是说着顿了顿,“你妈妈能给我们做好吃的吗?”

    “你到底是娶我还是要找厨师?”谢明芳笑着在杨铭焕的胸口拍了一巴掌,杨铭焕一本正经地说道,“娶你当然是最好的,不过能有厨师照顾我们的伙食当然是更好啦。”

    “你不是说我妈妈的饭做得不好吃吗?”谢明芳一双杏仁眼盯着杨铭焕的脸,直接问出了让他非常难堪的问题,杨铭焕到底是老麻雀了,连腹稿都不用打,直接坦然地说道,“这你也信,要不是为了稳住汤师傅,我才不至于这么说呢。”

    钱龙舟此时抱着阮姱,正跟在杨铭焕的后面,阮姱此时开心地搂着他,脑袋埋在他的怀里。钱龙舟现在心潮澎湃,他还牢牢记得第一次见到阮姱时她给自己带来的尴尬,罂粟这两个字把他难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若不是有手机,怕是真的当场就要出个丑不可;后来又任命他为占城港新军的总教官,虽然后来不久阮姱就任性撤了自己的职,让他颇为挠头,跑了N多关系,到了最后不得不穿着新军的军服混入后勤连去,结果鬼使神差的遇到了公主落难。此时的钱龙舟嘴角微微露出微笑,和阮姱双眼交汇,应该是心有灵犀。钱龙舟当时奋勇上前,和南蛮的奇兵血战,愣是把完全的劣势转为了一场胜利,阮姱眼中这个如意郎君的身边简直快要晃出光环来了。钱龙舟有点情不自禁,凑上前去在阮姱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阮姱双颊绯红只能把头更深地埋到了钱龙舟的怀里。

    “喂!”和阮姱与钱龙舟不同,此时水汪凼抱着雪繁星正在后面如同机器人一般跟着走,“干嘛?”听到雪繁星的声音水汪凼没好气地问道,“你也该减肥了,九十斤了啊!”

    “有没有搞错?我才九十斤你就嫌我?你是不是要当陈世美?现在要始乱终弃了?”雪繁星低声连连问道,把水汪凼问得喘不过气来,水汪凼连忙解释道,“我抱不动啊,我是坐办公桌的啊,四十五公斤啊,我连军训时的半自动步枪都背不动啊,抱你好紧张啊,我怕带着你一块摔地上去啊!”

    “你看前面钱龙舟都亲了阮姱了,你也要亲我一下!”雪繁星说着嘟起嘴吧眼睛闭上。“不要啦,我怕动作幅度太大会掉下去啊!”

    雪繁星顿时眼睛就瞪圆了,“怎么?嫌弃我?我跟你说,你不亲我我今天就不嫁了,大不了以后嫁到贵族家庭去当大太太去。”

    水汪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雪繁星连忙紧紧闭上眼睛,旁边水汪凼的伴郎团中他的好友张元则摆出一个剑指,食指和中指并列伸直,在雪繁星的嘴唇上点了一下,然后马上跳开一步继续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保护动作来。

    雪繁星不宜有诈,脸上堆起了微笑,紧紧抱住了水汪凼,这突然冒出来的动作把水汪凼拖得往前冲了一步,在几个伴郎的拉扯下这才站好。

    曾志刚跟在后面抱着冬梅,看到前面水汪凼这个动作,也吓了一跳,生怕他摔倒,不过现在看到他没事,倒也舒了一口气。冬梅不敢如同其他新娘一般搂住新郎,在她看来这个动作太羞人了,但是她又不敢乱动,也只好有样学样,把脑袋埋在曾志刚的胸口,声如蚊蚋地问道,“老爷,您娶我当小妾就好了,您还可以娶其他的元老当正妻啊。”

    “切!”曾志刚丝毫不在意身边女元老们惊异的眼神,“才不呢,老子就结一次婚好了,老婆不能多,多了会打架的。”

    “不会啦……”冬梅脸上通红的,“妾身一定会让着诸位大太太的。”

    “谁教的你这些啊?”曾志刚不由得撇了撇嘴,“说了,就一个老婆,就是你就够了,再找天打雷……”冬梅连忙抱住了丈夫,“不要讲这些啦,冬梅是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婢女,怎么有这样的福气能够嫁给老爷这么好的人?”

    “鬼扯,”曾志刚连忙把她抱高一点,“不要乱说话,现在在下楼,这可不是电梯,要是摔一跤可就是一路下到底,大家都要摔成一块,咱们早点结了婚,马上就要打仗了。”

    孙地仇仇方孙球接月太毫接

    冬梅脸色有点发白,连忙低声说道,“老爷要当心哦,妾身一定在这几天……”说着脸上又突然变得潮红,她想起了护士培训的时候助产士有关的培训中那些羞羞的事情,不过又毅然说道,“妾身一定要给老爷生一对胖娃娃。”

    “嘿嘿,”曾志刚没心没肺地笑了笑,不置可否地继续向前走去。冬梅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回忆着上次东方港保卫战中他受伤的情形,自己的丈夫作战勇猛,若要是有个不测,自己这好歹还能给丈夫留下一点血脉,毕竟刘旭元老这才刚刚仙逝。有前车之鉴在,她下定决心一定在晚上要像个狐媚子一样紧紧缠住曾志刚,绝对不让他休息,怎么都要留下种来。

    后远不仇独艘学所阳恨情鬼

    和冬梅不同,同属土著的刘丽婷要求孙文彬一定要用背的……公主抱虽然好看又舒适,但是盖头会有可能掉下来,她不知道若是盖头掉落了,让自己的面容展露在这么多元老面前,会不会让丈夫觉得难堪。尽管孙文彬多次要求让她摘掉盖头,和其他新娘一样被公主抱出去,可是她就是不愿意,最后孙文彬当然执拗不过,还是只能选择如同猪八戒背媳妇一样把她背了下去。

    旁边的伴郎都在后面跟着一边走一边笑,也不知道是那个元老在后面跟着唱起歌来,“都说俺老猪肥又胖,肚皮大呀,耳朵大,有呀有福相。老猪俺今天喜洋洋,背着俺的新媳妇,一边走一边唱,一呀一边唱,出了高老庄,一路好风光啊,叫声娘子,听俺把话讲。都说俺老猪肥又胖,……”

    孙文彬知道后面再唱就不堪了,连忙转过身去,能杀人的目光把后面跟着的几个伴郎扫了一眼,后面的元老们无论是伴郎还是伴娘,都是捂着嘴巴偷偷笑。这首是八六版西游记中《计收猪八戒》中的插曲,直接就叫《猪八戒背媳妇》,此时应对孙文彬背媳妇简直是再应景不过了,虽说孙文彬比猪八戒瘦的不是一个档次,但是眼下这背媳妇的POSE未免……后面的元老也知道开玩笑到了尺度就差不多了,也都不再唱,只是跟他打招呼。孙文彬悻悻地斜了他一眼,继续转过身背着刘丽婷往下走。刘丽婷心里知道孙文彬心里不痛快,只得悄悄凑到孙文彬的耳边,轻声说道,“孙郎,辛苦了,待到拜堂之后,丽婷即是你孙家的人了,还请孙郎原谅则个。”

    孙文彬偏过头来说道,“不是怪你,只是说这个姿势太麻烦了,不好走啊,重心都偏到前面去了,要是滑一下……”话说结婚这种时候就是不能乱说话,正说话间孙文彬脚上穿着的皮鞋底在铺了瓷板的阶梯上一滑,就往前冲去。说时迟那时快,跟在他后面的贺亚运一直都在特别小心孙文彬和阳牧秦这两对新人,见到孙文彬站立不稳,二话不说伸手就揪住了孙文彬的肩膀,也好在这身礼服结实,被这大力一抓倒也没破,愣生生被他揪住在向前倾斜的姿势停住了,旁边的北纬也同样动作迅速,已经一步冲到了孙文彬的前面一把推在孙文彬的肩上,把他定在了原地。

    艘不地地独敌术陌闹所帆仇

    孙文彬被这电石火光之间的变故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对贺亚运和北纬连连点头称谢。北纬微笑着回了个军礼,“新郎官,脚下留神!”

    走在最后面的是阳牧秦,他是最恼火的人了,曹湘根据元老院婚娶条例——其实就是她提出并修订的,新郎在结婚前不允许看到新娘穿礼服的样子,结果他并不知道林月如结婚的时候会穿什么礼服,原以为林月如会穿着公主裙之类的“现代”服装,可是等他带着伴郎团冲进房间这才发现林月如竟然穿着的是一身充满了日本风味和服一般的新娘服。让他唯一觉得舒心一点的是林月如倒是不像上次那样涂个大白脸然后露出大黑牙。不过从上次的冲突中他也知道收敛,虽然心里不爽,脸上倒是绝对不表现出来。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