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第五百零九章 第二代

第五百零九章 第二代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而来的曙光最新章节!

    城墙上的守军还在呆呆地看着城下的敌人黑压压的一片向着西面涌去,人潮退走,地上满满的躺着大片的尸体,遍地尸骸让人怵目惊心。

    “这是我们刚才的战果?”元老们刚才在战斗的时候一个个都麻木得完全注意不到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但是待到战斗结束,看到下面这么多尸体,不由得一个个都呆住了。

    就连他们身边的城墙上,城内的地下,无处不是尸体,南岸军那些衣衫褴褛或者光着膀子的士兵和穿着红色战斗服的外籍军团士兵尸体交错地躺在城墙上,从城墙上滚落的尸体在城下堆积得几乎和外侧的木堡一样高。尽管还在下着大雨,但是血腥味依旧充斥着鼻腔,所有人都呆立在那里,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间有人高喊起来,“敌人逃了!”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高喊,“我们赢了!元老院万岁!”“万岁!我们赢了!”“打败敌人了!”

    沙巴克城墙上充斥着士兵们和元老的欢呼,他们一手高举着自己步枪一手则挥舞着帽子或头盔,仰头迎接着雨水的冲刷,兴奋地在城墙上又蹦又跳,有两个脚下一滑从内城墙上还滑到城墙下去了。

    “这支军队以后可就有魂了!可惜……”李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钱龙舟在他肩上拍了拍,“别忘了,你也是外籍军团的一份子,要不要我写个申请把你调回来?”

    李园在钱龙舟胸口拍了一巴掌,“去你的,指挥守城你上了,以后可就没这么好的仗要打了,我不回来了。”钱龙舟连忙一手扶住旁边的桌子一手抓住了李园的手,“别乱推……我腿还有点软,站不稳,再推就给你推到城外去了。”

    后仇远地方艘察接冷方闹阳

    李园被他那发白的脸色给吓了一跳,“你怎么了?哪里伤着了?”

    “没有,没伤着……就是有点怕……”说着钱龙舟还微微曲了曲腿,接着明显力量不支地向前倒了一下,就这么一头磕在墙上,晕了过去。

    “救护兵!快来人啊!”李园给吓了一跳,连忙高声喊了起来。

    听得指挥台上有人在高喊救护兵,一下子从两旁涌上来十多个抬着担架的民兵,一看到总指挥趴在地上,忙不迭地把钱龙舟给抬起来在担架上安置好,旁边的民兵又脱掉身上的军服帮他护住头上的雨水不至于进入口鼻腔,接着抬起担架往向着城下的救护所跑去。

    “都动起来!”李园冲着身边那些还在发呆和欢呼狂奔的士兵大声喊了起来,“清点武器弹药,检查地上的自己人,活着的送去救护所,牺牲的收敛尸体!都动起来!”

    救护所里也出来了两个归化民医生,他们的任务是检查每一具己方尸体,防止有休克的人员被直接当作尸体处理。

    城墙上的士兵们把尸体分开来,尤其是木堡上,外籍军团和陆战队的士兵死前跟南岸军的士兵扭打在一起,一直保持这个姿势,被冰冷的大雨浇了一通都僵硬了,分都分不开。收敛尸体的士兵大多又刚刚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战斗,之前体力消耗非常大,现在突然失去了压力,很多人开始出现体力透支的情况,有人在搬着搬着忽然倒地晕了过去。

    “快来!我这边有人晕倒了!”“担架队!快过来!我这里有人晕了!”“来,搭把手,我老弟晕了。”城墙上顿时就乱了起来,担架队的民兵忙不迭地跑来跑去,两个军医也是一筹莫展,他们根本就检查不过来,只能够谁近先看谁。

    =============================分隔线=============================

    “沙巴克刚刚发来电报。”肖明伟拿着一份电报纸走进了参联会的会议室。“战斗已经结束,”边说着他一边拍了拍军服上的雨水,“伤亡很大,但是守住了。”

    艘科不不鬼孙恨接月吉仇闹

    会议室里坐着杨铭焕执委、海军总参谋长卜众孚、陆战队总参谋长吴镝,三个人正坐在桌前看着地图,讨论接下来可能会进行的战局。

    “是什么情况?怎么才打了一场就结束了?”卜众孚对于这情形充满了好奇,“敌人进攻兵力有多少?还有多少战斗力,大概在多久时间里可以完成准备进行下一场进攻?”

    孙仇科科独后术由冷结显战

    “战场上遗留的尸体至少有一万具,进攻人数肯定在这之上。现在没有能力进行战场清扫,不清楚敌人的损失情况。”肖明伟看了看,“西面陆军也发了电报。”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另外一张纸,“几万溃军逃掉了,把他们自己以前的营地都给踩踏了个干净,陆军的几个连歼灭了大约六百左右的敌人,没能抓住对方的高级将领。”

    “我们又没有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就连骑兵都没有投入这场战斗,根本没什么可能对他们进行包抄和围歼了。”袁振力一边推开门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何滚龙,何滚龙嗓门很大,跟着就说道,“没错,再说我们的兵力太少了,就算是用散兵线战术对他们进行拦阻也拦不住,十万人呢,你们是没在空中看过,真的是茫茫人河,飞机都要在空中飞个半小时才能看到首位呢。想要进行大规模的穿插和围歼基本上没可能。”

    “说到点子上了,”肖明伟点了点头,“现在的确问题是没有足够的兵员,我们扩军的步伐已经很大了,现在就连军服都有些供应不上来,更不要说装具、武器装备这些,而且训练也是大问题。”

    “扩军可不能一蹴而就,”杨铭焕在一旁深有体会地说道,“一个士兵身上穿的衣服,头上戴的头盔,手上的武器弹药,脚上穿的鞋子无一不是由我们的装备采购部门进行提供。眼下我们自己的装备部还没有生产能力,只能通过其他各工业部门进行下单生产。如果工业部门把主要生产力放在生产军需物资上,那么势必就要影响民用产品提供,影响民计民生。”

    “还有贸易,”袁振力补充了一句,“现在纺织厂的生产几乎全部被集中到军需生产上来了,对外贸易的布料生产已经全部停止了,全部是通过仓库库存的在顶着,但是现在仓库库存也已经到了警戒线了。”

    “啊?”杨铭焕吓了一跳,“现在纺织部门不是在每天二十四小时进行不停机生产吗?军需缺口有这么大吗?”

    “是的,”一旁的何滚龙点了点头,“纺织厂的布料基本上都是被直接送到服装厂进行被服加工,量一直都不怎么够,所以在生产上还是拖了整个军需订单完成率的后腿。”

    “对了,昨天纺织厂还发生了事故,”袁振力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生产被终止了十二小时,所有机械进行排查,人员休息……这段时间的连轴转,纺织厂的人手缺口很大,所以都是每天工作十二小时的,昨天的事故就是因为疲劳导致的,一个女工的右臂被卷进机器折断,还好经过急救后没有生命危险,而且手臂还有一定程度可以康复。”

    “我去!”杨铭焕有点好奇了,“你们两个不是空军的吗?怎么变成你们两个跟我汇报纺织部门的工作情况了?弄得我还一愣一愣的,怎么……”

    “你啊……”旁边的肖明伟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在杨铭焕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你忘了他们俩的老婆是干什么的了?”

    结仇远远酷艘学由阳鬼鬼指

    “哦!”杨铭焕恍然大悟道,“忘了,杨灿铃和雪漫是吧?”

    “嘿嘿,那当然。”何滚龙脸上不无自豪地说道,“我老婆每天回家都要跟我‘汇报’服装厂的生产情况。”

    后仇科仇方结学由阳羽由技

    敌地仇远鬼敌术由冷艘所封

    倒是袁振力一直不吭声,杨铭焕笑了起来,“我说你怎么就不说话了?还不赶快结婚?再不赶快结婚,只怕孩子都要跑出来了!”

    “唉……”袁振力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走了过来,只是坐在桌边,身上的空军军服还在往下滴水。“怎么了你?”杨铭焕满脸好奇,“怎么一说起结婚就愁眉苦脸的?咱们可是在新世界啊!又没有岳母娘,房子也不是问题啊,只要你开口,马上就能给你分配一套新房结婚!”

    艘远仇科方艘学由阳后仇月

    孙仇科远酷后恨接孤技最秘

    “唉……”旁边的何滚龙也唉了一声,“不是那个问题,房子什么的根本就不是问题,而是这个孩子来得有点不是时候。”

    “怎么会?”卜众孚第一个跳了起来,“这可是我们元老院到了新时空的第一个宝宝呢!怎么会不是时候?”边说着他忽然看到了何滚龙斜着眼睛望着他,连忙辩解道,“不是那个意思,你的娃娃来得早,我的意思是这个娃娃是第一代。”

    “我也知道啊,可是……工厂工作你也知道的,”袁振力低头再次叹息了一声,“她工作忙,最近一段时间总后勤部的订单特别多,她反应又比较大,不仅影响工作,同样也影响生活,她跟我说……”袁振力边说着边擦了擦眼角,“想要中止。”

    “中止?”“不太好吧?”“第一个孩子最重要,要是第一个孩子就中止,以后就……”卜众孚连忙把嘴巴捂住了,旁边的人都是一通苦笑。

    杨铭焕稍微愣了愣,“这个事情,你们没有跟执委会秘书处报备吧?”

    “啊?”这下轮到袁振力发愣了,“这执委会管着吃饭睡觉拉屎撒尿的,怎么生小孩的事情也要管着吗?”

    “那当然,”杨铭焕自己其实心里也没底,他不愿意看到一个未来的元老就这么消失掉,这事情如果能够报备到秘书处,起码可以让杜彦德那边的总务处管一下,起码也能够想点办法不是?想到这里,他连忙跟袁振力说道,“这事情你最好是跟秘书处通个气,杨灿铃有小孩的事情许多元老都知道的。”

    袁振力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那天被田飞虎探脉探出喜脉的事情早就被大多数元老知道了,为此在元老论坛里占据榜首的几个帖子里,“论元老第一代的养育之我见”这个帖子一直都占据前三排。

    后远不地鬼艘学接阳科岗结

    整个元老院里的元老们对于自己第二代的问题一直都是津津乐道的,对于袁振力和杨灿铃的孩子取名的帖子也已经有了一千多的回帖,虽然有的元老抱着恶搞的兴趣在乱取名,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抱着很严肃的态度在献策献力的,甚至为了意见不统一互相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的都有。若要是大家知道了这个孩子就要这么毫无征兆地无疾而终的话,肯定会闹出轩然大波的。

    “我说咱们不是来讨论战局发展和对战报进行分析讨论的吗?”袁振力忽然醒悟过来,“怎么突然就讨论起小孩来了?咱们可没有多少时间耽误啊。”

    “没关系,”“这不是问题,”“就是,只是一场仗罢了,没事的,”看着旁边的几个总参谋长都在说话,杨铭焕连忙说道,“对于我们来说,第二代元老是最重要的事情,尤其是这第一个……”他突然想起了雪漫的孩子,连忙跟何滚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何滚龙挥手打断了杨铭焕的辩解,“我知道不是这个意思,你接着说。”

    “是的,”杨铭焕连忙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可是来到这个时代的不速之客,如果没有第二代第三代,我们很快就会被历史长河给淹没掉,整个元老院,我们现在打下的基业,也会渐渐泯灭。繁育和发展第二代,保证知识文化的传承,用我们的世界观改变这个世界,才能让元老院的红旗一直打下去。”

    “是蓝旗,咱们的是北极星旗。”肖明伟在一旁低声补充道,杨铭焕一脸无奈,“我知道啦,只是这个意思罢了,咱们如果后代教育搞不好,我们现在拼命打江山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反正等到我们都死完了,这江山也守不住。”

    “我去,”袁振力一脸郁闷,“我们回到正题上好吗?说得我都十恶不赦了。”

    “这不是大家关心你吗?”杨铭焕说着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要是有困难,就来找执委会,执委会是为所有元老服务的地方,有困难不怕,怕就怕有困难自己一个人扛,我们可是五百元老的集体,未来是我们共同的责任嘛,好了,咱们来接着讨论下接下来怎么办吧。”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