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穿越而来的曙光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武朝?

第五百二十三章 武朝?

作者:花裤衩狙击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越而来的曙光最新章节!

    “周晋峰让我们准备一万两银子作为赔偿,同时全部退出东方港,把所有武朝从**众交出来,这样就能让我们安安全全离开,否则的话就会有朝廷天军……”说到这里李喆的鼻子耸了耸,这个一直在科技部门供职的IT头头现在存在感超低,要知道随着东方港规模越来越大,他这个IT部门使用率已经是越来越少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尽管IT部门的服务器每天依旧在为元老们的各种查询终端忠实地提供所需的各种科技资料,但是科技部门的人依旧是在不经意间被执委会的各种“借调”然后就不再回来了。

    李喆对于这个情形感觉非常担心——不论是称作狡兔死走狗烹也好,卸磨杀驴也好,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鉴于本时空能够在大图书馆数据库里查询资料的终端总是一定的,并且几十年时间内绝对没有可能生产出来,那么把贵重的元老院人力资源耗费在这个明显会慢慢消亡的部门是非常不智的,这事情李喆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他就是不服气,整个东方港的知识宝库都在他的服务器里装着,这廉颇尚可饭之,怎么就开始裁剪起科技部门的羊毛了?他一直以来对这个情形心有不满,但是却又毫无办法,今天他的科技部门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一份都不知道怎么会轮到自己头上的工作——为李喜珏带来的信件进行翻译。

    小篆不是问题,用扫描仪扫描成文档,再转换成宋体,就知道写的是什么字,旧时空的各种高科技电脑设备以及几乎全能的各种辅助软件干这个全然没有什么难度。但是知道什么字不难,难的是要知道这些字说的是啥,周晋峰在里面疯狂地引用古书词句卖弄才学,各种引经据典各种掉书袋,把李喆折磨得差点把脑袋上的头发都给拔光了。这种看起来全是中文可是死活读不通的信根本就没法翻译嘛……好在他妻子蒋燕得知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给他出了个非常有意思的主意——直接从教育口调几个考过乡试的童生过来给他翻译,再不行这东方港里一两个秀才还是有的,虽说这种掉书袋的书信在元老们的眼里看起来无从理解,但是这些从小就在这种教育措施下培养出来的“知识份子”们对这种书信倒是没啥大问题,至少也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因此李喆手中的这份被翻译过的信就是几个在教育口担任文化教师的归化民工作的结果,他擦了擦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下面的话,“大家先当笑话看着,反正那个周晋峰说的是如果朝廷大军一到,必能把我们从这个世界上抹去,齑粉不留。”说着李喆抬头看了看在座各位脸上尴尬的表情继续说道,“他说平时也受到我们的照顾,不愿意看到我们在朝廷天军手下受到损失,更不愿意……”

    “他是怕我们以后不给他发工资了吧?”肖竞一脸郁闷,“喵了个咪的,花了一大笔钱养了个不听话的狗。”

    “还真是有点让人头疼啊,朝廷天军一来,”范例说着笑了笑,“也不知道我们的战俘营装不装得下。”

    “哈哈哈哈”在场的元老们纷纷笑了起来。

    后科远科独敌学由月秘不

    “我说咱们就掏点钱破财免灾好了,看看能不能掏点钱买下这块地,哪怕是租下来也好啊。这仗是真的不能打了啊。”这话风格迥然不同,把大家都说得一愣,纷纷转头过来看,说话的竟然是孙文彬。杨铭焕不由得脸上抽了抽,“老孙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咱们就认栽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孙文彬连忙说着摆了摆手,“我是说我们的粮食又有缺口了,你们还记得上次出现缺口的时候吧?正好占城港之战,我们没有了粮食来源,只能从安允富户手里购粮。现如今安允的粮价高涨,明显就是地主手里也没有多少余粮了。”边说他站了起来从身上掏出来一个小笔记本翻了翻说道,“这事情很棘手的,如果只是之前以前的归化民和占城港难民的话,这些粮食倒是足够保证能吃到冬天前后。可是这不是来了个两万多人的伊藤军团吗?光是他们这两万多人,一个月就要吃掉三百六七十吨粮食,我们现在的粮食储备而言,最多吃到九月就要挨饿了。”

    “我们不是有那么多地吗?”“对啊,我们还承包了安允地区那么多农田呢。不可能没有收成吧?”有人立刻就开始提问了。孙文彬把笔记本塞回口袋里,坐下来说道,“你们先别急着看地里可能有多少收成,随着台风季节的到来,我们可能要遭遇三到四次台风的样子,台风对于地里的庄稼往往都是毁灭性的,即便是我们的粮种里大多都是来自旧世界的抗倒伏品种,但是也扛不住台风的。按照我们的播种时间表,一二月种西红柿、二三月和**月种土豆、四到十月种白菜、三到十月种萝卜,由于我们所处的地方是热带,水稻和小麦基本上全年都可以种植,但是考虑到台风季,其中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种植,那样粮食供应就会有缺口。”

    “有钱害怕买不到么?”辜晴倩脸上有点不屑的表情,“这时候在东方港外海等着入港的船多着呢,许多商人都是直接运输一批粮食过来,然后出手后再换成工业产品运走的。”

    “这个估计很难,”孙文彬摇了摇头,“粮食一直以来都是朝廷明令的违禁物资,任何把粮食运来我们这里的统统都是走私。任何一个国家,只要真的下定决心要来打击走私,就一定能打得干干净净。一旦武朝真的和我们开战,向我们运输粮食就必然会成为重罪,即便我们的工业产品利润再高,粮食采购也会严重不足,最多是晚一点挨饿罢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如果跟武朝直接开战是绝对不合适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卜众孚在一旁说了一句,把大家的好奇心给勾了过去,“大家先看看我们身边是些什么国家,”说着他还往上指了指,“我们的北面是庞大的武朝,虽然武朝官场现在**不堪,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武朝毕竟还是幅员辽阔,上面还是有数不清的老百姓在生活的,即便是长江以北旱灾的情况下,江南还是比较富庶的。哪怕是在满清攻占了长江以北,南明也还是苟延残喘了几十年的;向西和南面是安南,北安南对我们不会有善意,因为我们直接收纳了南安南的前皇帝阮福源,更把前公主阮姱接纳成为了荣誉元老;南安南就更别说了,能够把国家脊梁的南岸军抽调出来攻击我们,这就说明他们已经对我们还在他们枕边酣睡表示出绝对的不满了;向东虽然是无尽的大洋,但是大洋是被迈德诺占据的,迈德诺人对我们的态度我们已经很清楚了,他们操纵安南对我们发动进攻,我们前段时间也用水雷对他们的舰队进行了攻击,造成了足以让他们肉痛的损失。他们肯定知道是咱们的杰作,所以迈德诺人对我们的态度绝对不会好到哪儿去。”

    “他们的船不还是天天有进港的?”辜晴倩好奇地问道,卜众孚摇了摇头,“进港的迈德诺商船的确是多,但是你没有发现那些战略储备级物资已经越来越少了吗?我看过港务部门的记录,还是从几个月前开始,通过迈德诺商船进入东方港的粮食就一直在减少,他们还有一段时间在用他们的物资套购我们的白银,迈德诺人亡我中国之心从来就没有少过。”

    说着卜众孚站了起来,再次向上指了指,“我们只有四个方向,东南西三个方向都是对我们有恶意的敌人,最好的也是没有善意的。我们现在只剩下了北面一个可能出现的朋友,而这个朋友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粮食种植区域,更有着大量的财富等着我们去攫取,更不要说还有着广阔的土地。”

    “我们有安南啊,”杜彦德有些不悦地说道,“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击败安南,这已经得到了证实了,我们向南可以一个城一个城地打过去,打一片建设一片,为什么要跟武朝这种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低三下四?”

    “为了我们能够更好地利用资源,”刘业强说着扶了扶眼镜,“刚才卜众孚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看我们的东南西三个方面,都是敌人,想要从他们手里获得足够的粮食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便是占领一地,接管当地资源要时间吧?种植开发要时间吧?我们的问题就是没有时间,而且也同样缺乏管理新区域的人才。”说着他指了指房间里开会的几十个元老说道,“我们元老只有五百多人,五百多人而已,就连这东方港都填不满。如果向南打下新的区域,无论是新城市长、医疗部门、人力、军事防御,每样都要我们的元老到场,根本就是忙不过来的,到那时,占领的地方越大,我们自己的损耗也就越大。”

    “就是这个意思,”肖明伟点头赞同道,“《战争论》里就说到过,进攻会逐步削弱的规律,说得浅显一点,就是进攻方随着战线的推进,需要防御的占领地区和至关重要的后方交通线越来越多,所使用的兵力也就越来越多,而用于第一线的部队逐渐减少,相反防御方随着战线的缩短,兵力逐步集中,因而第一线的部队越来越多,于是随着双方前线兵力的对比转变,防御方一旦兵力大于进攻方就可以发动反击,从而使战局发生转变。也就是说,进攻方的攻击行动,如果超出己方力量的极限,就将遭受失败。我们能够打赢一场战役,但是我们的力量还远不足以打赢一场战争,更不要说要打赢一场同时在四个方面进行的战争。德国人当年还要怎么强盛?一己之力单挑整个世界,最后还是要被人彻底打败。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朋友,多一个朋友总是要比多一个敌人好。”

    “没错,我觉得肖叔说得不错。”杨铭焕点了点头,“那么对武朝态度大家是怎么看的?表决一下,愿意跟武朝开战的元老请举手。”

    下面只有聊聊几人举起了手。杨铭焕记录了一下,又说道,“那么就跟武朝进行谈判吧,我们尽量要跟武朝多要点东西。”

    “多要点东西?”卜众孚笑了起来,“这个就太难了,武朝属于鼻孔朝天的天朝上国,对于我们这些‘海贼’身份的人,能不一通贬低让我们滚蛋就不错了,还想要找他们要东西,这个难度就大了。”

    “也不是这么说,”辜晴倩也笑着反驳道,“卜哥,武朝虽然是天朝上国,但是它也是有缺点的,武朝官员对于经济方面几乎是全然不懂的,他们而言主要自己口袋里能够进银子,能够有功绩,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要的并不是钱,无论是黄金白银还是铜钱,如果只是留在东方港金库里,那么它永远都只是一团死物,只有流通起来,它们才是钱。我们现在要让武朝接受的并不是给我们多少钱,而是允许我们和他们进行交易,雇工,承认我们的合法性。”

    “还有货币发行权!”水汪凼几乎跳了起来,“这个很重要,只要能够把货币发行权拿在手里,就什么都好办。”

    “货币发行权我们自己不是有吗?东方港早就已经开始使用我们自己制造的银币了,而且安南广西都已经开始有我们自己冲压的银币,并且老百姓对我们的银币面值也是承认的啊。”杜彦德再次一脸懵逼,“无论他们承认不承认,我们都在发行货币啊,为什么要他们承认?”

    本书来自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