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盛世谋妆 > 026 污秽

026 污秽

作者:月下无美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世谋妆最新章节!

    这满室的秽乱,让得沐恩侯夫人脸上通红。

    她连忙掩面退后,甚至捂住薛柔的耳朵又将她拉远了一些。

    林夫人却是脸上变成了猪肝色,颤着手指头大怒道:“身为皇子,居然敢在佛门之地行如此苟且之事!!”

    她家老爷是御史中丞,日日行御史职责,弹劾朝中违纪之人,林夫人身上也不知不觉的染上了几分林御史的气势,此时又因看到污秽之景恼怒至极,思及还在厢房中差点被污了双目的女儿,林夫人更怒。

    其他众人方才还不知发生了何事,然而听到林夫人的话后,看到她们脸上掩不住的羞恼,再加上里头不时传出的低吼呻/吟之声,哪还能猜不出到底出了何事?

    武卫营众人和那些勋贵香客早已经傻了眼,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堂堂三皇子居然会在普济寺中做出如此勾当。

    代替济恩刚掌普济寺,听闻了消息赶来的慧慈老和尚站在人群不远处,脸上已经是难堪到了极点。

    这普济寺在京中地位特殊,存在的年份比大周的历史还要悠久,视为大周国寺也不为过,几时出过这等污秽之事,在寺中如此行事,简直是对佛祖的亵渎!更让他怒的事情是,此时外面围着数十人,那三皇子居然还不知收敛,里头声响越来越大,还不时的发出低吼呻/吟之声。

    他真想立刻就将三皇子拖出来丢进戒律堂,可是想起三皇子的身份,还有他是出家人怎能观这等事情,顿时僵立在原地。

    正当所有人都不知该如何反应之时,人群外却突然传来人声。

    “什么人在此喧哗,扰了佛门清静之地!”

    那声音带着威严和苍老,虽不大,却在此时的混乱之中传入了每一个人耳中。

    薛柔一回头,便看到人群之外站立的两人,其中一人头发全白,身着寺中老僧夹袄,头上虽然蓄发,却也带着僧侣的帽子,一副带发修行的打扮,虽然面容苍老,那眉眼身势却是不怒自威。

    而另外一人则是身着便服,一派儒雅之像,只是两鬓也已有些花白。

    “参见荣阳王!”慧慈看到惊动了这人,连忙行礼。

    荣阳王?!

    其余众人听闻他口中称呼齐齐愣在当场,唯独沐恩侯夫人吓了一跳,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其余众人这才缓过神来,也纷纷行大礼,而许多人心中却是震颤不已。

    荣阳王之名在大周无人不知,他曾以一己之力,率军将北戎驱除北方边境,数十年不敢来犯,此人一生战绩彪然辉煌无数,被誉为大周战神,与当时的殷绍并称文武双将,文能治世,武能安邦,二人合力撑起了整个大周江山。

    然而二十二年前,荣阳王不知何故突然辞去军中之职,避世不见外人,完全消声匿迹隐于人前,谁也想不到,那有大周战神支撑的荣阳王居然就隐居于这京郊西山的普济寺之中,只是据言荣阳王今年也不过才不到五十,怎的一头长发已经全然变白?

    荣阳王看了眼众人,也没让他们起来,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慧慈身上,“济恩主持呢?”

    “回王爷,师兄已于日前闭关修禅,将寺中之事交予贫僧处理。”

    荣阳王听闻济恩闭关先是一怔,然后瞬间皱眉:“既如此,为何还让这些人如此吵嚷,岂是佛门之地该有的?”

    慧慈双手合十,正想回话,屋内又响起男人交/合时最到深处的声音,那一声厉叫让得荣阳王整个脸色顿时冷凝下来,他虽修佛二十载,可身上的杀伐之气又岂是这些勋贵后宅之人所能承受的了的?

    一众人纷纷浑身发软瘫在地上,唯独薛柔和芹言两人巍然不动。

    荣阳王身旁之人轻咦一声,就连荣阳王也是多看了薛柔两眼,薛柔只是面带浅笑,一双澄澈的眸子不惧回视。

    荣阳王试着加深浑身之势,薛柔却依旧不为所动,片刻后,荣阳王收起气势,朝着一众下拜之人道:“你们起吧,正之,去将里面的人给本王提出来,本王倒是要看看,是何人敢在此处放肆!”

    荣阳王身旁那人应了一声,便进了房内,过了许久,才提着两个胡乱穿上衣衫却更显凌乱的人出来,直接扔在了地上。

    当所有人看清地上两人之时,除了一早就知道内里情形的芹言和沐恩侯夫人、林夫人,还有略微有些猜测的薛柔外,其余众人人皆是忍不住的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瞪着地上两人,倒吸口冷气。

    这屋里颠鸾倒凤的,居然是两个男人!?

    而且居然还有一人是光着脑门的僧人!

    霍景琛眼神泛着狂躁,嘴里兀自喘息,脖子和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全是抓痕。

    而另外那个光着脑门的僧人,此时已然气绝,在他凌乱衣衫覆盖的身上,处处皆是青紫掐痕。

    众人忍不住倒吸口凉气后退几步,恨不得今日没有出现在这里,武卫营众人更是恨不得拔腿就跑。

    皇室私秽向来不少,却极少被外人所知,并非是皇室行事多么隐秘,而是期间知情人士莫不是被灭了口就是下场凄凉,今日为何却偏偏让他们撞了个正着!

    堂堂皇子,喜好男风,还杀人灭口,光是想想他们就已然双股颤栗。

    荣阳王先还无所谓,但是当看清霍景琛的面容后,又见他居然出来后还不忘朝着旁边那气绝的僧人摸去,脸色沉了下来,“正之,给这畜生醒醒脑子!”

    “是,王爷!”

    那发鬓微白的男人快步走到不远处的水缸边,敲破了结冰的表层,从里头装了一桶水,提着回来后便丝毫不留情的全部泼在了地上两人的身上。

    夜晚寒风凛冽,即使是身着厚氅也掩不住寒意,更遑论被泼了冰水的两人。

    霍景琛打着寒颤,眼里的深红逐渐褪去,恢复了几分清明。

    他先是有些茫然的四处看了眼,待到视线对上荣阳王阴沉的双眼之时,才瞬间回过神来,方才的事情浮现在脑中,他侧眼看着身旁已经气绝的僧人,胃里一阵翻滚,忍不住捂着嘴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