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盛世谋妆 > 348 谢家古怪

348 谢家古怪

作者:月下无美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世谋妆最新章节!

    自那一日后,素雨对薛柔恭敬了许多。

    若是细瞧,还能看到她偶尔流露出的忌惮和惧意。

    只是再也看不到刚入京那两日的试探。

    芹兮将此事告诉了薛柔后,薛柔只是无所谓的笑笑。

    她对素雨并没有什么深刻感情,而素雨也不像芹兮和芹言,自幼就跟在她身边,她之所以让素雨跟随在身侧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她要的只是素雨听话不自作主张坏事就好,至于她到底是尊敬她还是怕她,对她来说,两者没什么区别。

    只要达到效果就好。

    两日后百花会,京中解了宵禁,入夜后,薛柔同容璟一起出了府。

    而谢府的马车早就在凌王府们外候着。

    谢宜柳和谢葭萱坐在马车上,两人之间气氛虽算不上融洽,可比起早前水火不容的态势却多了几分奇怪的和谐。

    身穿一件杏黄底撒花锦绣素绫纱裙,披着象牙色镶边碧霞罗天香绢的谢葭萱微垂着眼睫坐在一侧,粉黛略施的俏脸朝一旁撇着,不去看坐在身旁的谢宜柳,而穿着莲青色梅竹菊纹华裙的谢宜柳则是淡淡靠坐在另外一边,描绘的更为精致的眉眼泛着几分冷淡之色。

    两人身旁的丫鬟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开口,不时的抬头打量着各自的姑娘。

    半晌后,听到凌王府中动静,和马前车夫提醒薛柔出来了,谢葭萱身形一动就想站起来下车去接薛柔,却不想谢宜柳突然开口叫住了她。

    “三姐姐,今日出来之前父亲的吩咐你可还记得?”谢宜柳淡淡开口。

    谢葭萱脸色变了变,攸然握紧拳头扭头瞪了谢宜柳一眼。咬着贝齿道:“我当然记得!”父亲让她做的事情她怎会忘?!

    “三姐姐记得就好,我知道三姐和薛姑娘交好,可切莫要忘了你是谢家人,只有谢家昌盛三姐姐才能是京中人人羡艳的谢三小姐,若是谢府没了,三姐姐就什么都不是,今日的事情三姐姐若是办稳妥了。父亲自然会念着你的好。若是……想必三姐姐知道父亲的脾气的。”

    谢葭萱被谢宜柳的话气得不轻,她怒视着谢宜柳那张格外让人讨厌的脸,怒声道:“父亲既然让我来办。我自然知道轻重,用不着你一再提醒。”说完后她冷眼扫过谢宜柳的眉眼,在她发髻上斜插的编珠云纹金翎钗上顿了顿,语气中更添几分厌恶。“四妹与其担心我的事情,倒不如想想你自己。听说沈姨娘家的亲戚又惹了事,妹妹还是先想想怎么把那些人从奉天府里捞出来吧,听说这次的人里面可是有妹妹的亲舅舅!”

    谢宜柳闻言脸色瞬冷,就连一向不起波澜的眸子也阴沉了下来。

    谢葭萱察觉到谢宜柳的变了脸色才觉得出了口恶气。想起今日晨起就跑来府里哭诉的妇人,和祖母第一次对谢宜柳露出失望和厌恶之色的样子,谢葭萱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眉眼嘲讽的瞥了谢宜柳一眼,朝着她不屑冷哼了一声。直接转身下了马车。在掀开车帘的那一瞬间,谢葭萱就收敛了脸上的异色,扬起恰到好处的笑容朝着凌王府门口迎了上去。

    “阿柔!”

    谢葭萱满脸笑容的快步走了过去,拉着薛柔的手就欲寒暄,却不想一抬头就见到了紧跟着她身后走出来的容璟。

    容璟穿着一身玄色衣裳,长发随意束在身后,一双桃花眼仿佛没睡醒似得微眯着,映衬着无双容颜却带着别样的魅惑。

    谢葭萱连忙朝着容璟行礼,“参见凌王殿下。”

    “起来吧。”

    谢葭萱听到容璟好听的声音后,起身时忍不住抬眼偷偷打量容璟,却不想刚好撞上了容璟懒懒的睨过来。

    容璟凤眼微眯,一张俊脸在夜色中格外妖异,而略微上扬的嘴角却带着令人心神摇曳的魅惑,那幽黑的眸子仿佛要将人的神魂都吸了进去。谢葭萱被那黑色眸子淡淡一看,连忙就垂下头避开了眼,心中却仿佛什么被打破了似得,噗通噗通跳了起来,而她原本白皙的双颊上,更是染上了红霞。

    她早就知道凌王容璟姿容无双,有着倾城之姿,哪怕有关他性情的传言有多恐怖,也难掩他容颜是这皇城中最为出色的,听说当年凌王的生母云妃就是倾城美人,深得楚皇宠爱,只可惜红颜薄命,而凌王的容颜却比云妃更胜数筹,难怪那杨尚书家的小姐哪怕被凌王当众拒婚,羞辱成那般,却仍然对凌王痴心不改,若非早她早得了父亲的告诫,心中又所防备,恐怕连她在乍然见到凌王的容貌下,也会忍不住丢了芳心。

    谢宜柳下车时就见到并肩而立的容璟和薛柔,还有一旁垂着脑袋忸怩不已的谢葭萱。

    她目光在薛柔身上一如往常低调却难掩奢华的白裙上顿了顿,目光扫过她随意用玉簪挽起的青丝和脂粉未施却难掩绝色的容颜,这才笑盈盈的朝着容璟行礼道:“见过凌王殿下,殿下这是要和薛姑娘一同前去百花会吗?”

    容璟扫了谢宜柳一眼,淡淡道:“本王正好闲极无聊,怎么,你有意见?”

    谢宜柳并不怕容璟,也没有其他女子见到容璟时的娇羞模样,她闻言后只是扬唇笑道:“当然不会,今夜百花会本就是盛会,殿下若能前往自是给盛会增色不少,恐怕无数女子见到殿下都会为殿下失了魂丢了心,只是若是早知道薛姑娘有殿下相陪,我和三姐姐就直接在烟霞湖等着薛姑娘了。”

    她说话时笑得爽朗,完全没有女子的矫揉造作,而且话语里熟稔的像是跟老朋友叙旧似得,一双眼睛直视着容璟干净的没有半点旖念。

    容璟挑眉看着谢宜柳,脸上难得的起了些兴味之色。

    “你这是在抱怨本王和薛总管让你们白跑一趟?”

    谢宜柳挑挑眉眼底露出几分狡黠,整张脸显得生动无比:“小女子岂敢抱怨,您可是凌王殿下。这京中谁不怕您?”

    说完她还仿佛害怕似得缩缩脖子,让人轻易能感觉到她性子里的调皮,然后她仿佛被自己逗笑了似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的泛着灵动,整张脸鲜活无比。

    容璟闻言目光在谢宜柳脸上停顿片刻,嘴角也是扬了起了嘴里溢出好听的笑声,半晌后才好似心情极好的问道:“你这女子倒是有意思。你是谢家几女?”

    谢宜柳笑着道:“我在家中排行第四。”

    容璟扬眉意味深长的道:“原来你就是宁贵妃提起过的那位妹妹。”

    谢宜柳触及容璟的目光。顿时脸上一红,让宁贵妃提起的自然是想要和凌王府结亲之人,此事京中之人都知晓。谢宜柳原本的爽利的笑容中多添了几分女儿家的娇羞,美目中泛着涟漪,端是美不胜收,她强装镇定的对着容璟说道:“殿下可不许打趣小女子。之前的事情全是父母和姐姐的意思。”说完她好似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有些害羞却仍旧爽利道:“既然殿下也要去烟霞湖。那我们府上的马车恐怕不方便,不如我和三姐姐就先行了,薛姑娘和殿下一起,我们烟霞湖再见如何?”

    薛柔闻言淡淡一笑。谢宜柳从一来就直接是对容璟各种表态,若是不知的,恐怕还当谢宜柳姐妹两今日邀请的不是她。而是她身边满脸骚包笑容的凌王殿下。

    她似笑非笑的点点头道:“是薛柔考虑不周,倒是累的谢四小姐和葭萱多跑一趟。”

    谢宜柳闻言亲昵的笑道:“薛姑娘这话不对。你是三姐姐的朋友,自然也是宜柳的朋友,哪有劳累之说,那我和三姐姐先走了,薛姑娘和王爷慢来。”

    说完她朝着容璟福了一礼,然后拉着谢葭萱就跑回了谢家的马车上。

    等到马车行走之时,谢葭萱立刻一把甩开谢宜柳的手冷哼道:“四妹不愧是沈姨娘的女儿,这诱惑男人的手段果然是与众不同。”难怪她以往总是在谢宜柳手上吃亏,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绝不敢相信一向清高的谢宜柳居然会对男人露出那样的神色来。

    虽然她不愿承认,可不得不说谢宜柳的那些变化就连她都忍不住心折,更何况是男人。

    想起刚才凌王对谢宜柳不同寻常的神色和态度,谢葭萱就忍不住咬牙。

    谢宜柳脸上依旧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娇羞之色,马车经过容璟两人身前时,掀开的车帘正好露出她姣好的侧脸来,等到马车离开凌王府前后,谢葭萱脸上的娇羞和笑容瞬间褪去,她淡淡转头看着谢葭萱说道:“三姐,我对你如同你对我,若不是今日父亲所托,我绝不会与你同车,可既然答应了父亲,你就好好做你的事情,别试图激怒我。”

    她声音十分冷漠,一双眸子里虽然平平淡淡的,可却让人觉得浑身发寒。

    谢葭萱刚准备继续讥讽几句,可触及谢宜柳的眼神之后猛地打了个冷颤,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她连忙缩回眼,不甘的扭着手中的锦帕,想要开口却不敢再出言刺激谢宜柳。她现在根本没把握能对付谢宜柳,更何况……这段时间她已经见识过谢宜柳的手段,想起那天亲眼看到谢宜柳将一个女子活活翁死而她却面不改色看着那人断气的神情,她就喉头发涩。

    她,比不上谢宜柳的狠辣。

    谢家的马车走后,暗三赶来了凌王府的马车,芹言被薛柔派去了别处,而素雨和芹兮则是随行。

    薛柔和容璟一起上了车后,薛柔就止不住的笑起来。

    “我还当她们今日为何会邀我一起去百花会,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想起刚才谢宜柳的那番神态反应,不得不说谢宜柳真的是在容璟身上下了功夫了,容璟性情怪异,在外人眼里肆意妄为,可说到底脱不了率性两字,谢宜柳就让自己投其所好变成容璟会喜欢的女子类型,若是换做其他男子,恐怕十有*都会被她那副狡黠不做作,又透露着几分真性情的的爽利性子所吸引,就算不会一见倾心,至少也会留下个好印象,而男子但凡对女子有了好奇心,那便是沦陷的开始。

    薛柔不由扭头看着容璟,最终溢出笑声道:“这谢宜柳心倒是不小,恐怕当真是惦记着凌王妃的位置,只是她看上你到底图什么?”薛柔啧啧嘴,眼下的容璟除了这张脸,到底有什么能值得谢宜柳放弃更好的宣王、庆王和福王不选,反而放下身段来引诱容璟的?

    若不是想要看谢宜柳笑话,薛柔真想问一句谢宜柳是不是眼瞎。

    容璟半靠在车壁上,听到薛柔的笑语翻个白眼道:“谁知道她图什么,指不定她就看上本公子的美貌了,只可惜她长得太丑,本王对丑女一向没兴趣。”

    薛柔忍不住失笑道:“人家长得虽不算绝色可也好歹是清秀佳人,哪里就是丑女了?”

    容璟翻了翻眼皮毫不留情道:“长得没本公子好看,我瞧着哪里都丑!”

    薛柔听着容璟的话,目光在他脸上扫了一圈不由无语,如果说是长得没容十三好看的都是丑女,那恐怕这世上就没有美人了,至少薛柔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过了这么多年,所见过的人里单就长相能和容十三相媲美的一个也没有。

    容璟见到薛柔满脸无语的样子不由凑过去笑着道:“当然我家柔柔例外,柔柔在我眼里是最美的。”

    薛柔听着容璟越来越顺口的甜言蜜语,有些黑线的将他凑近的脑袋推远了一些,这才正色道:“不跟你闹着玩了,说正事,我总觉得谢宜柳突然这般反应有些奇怪,今天晚上的事情恐怕不会太顺利,虽说那边的事情我已经让芹言去盯着了,但是你待会行事也小心着些,别着了他们的道。”

    容璟听到薛柔说正事不由收敛了玩笑之色道:“我知道轻重,你也要当心谢宜柳,那个女人不简单。”

    薛柔扬眉淡笑着点点头。

    她倒是想要看看,那个谢宜柳和谢家,到底想要做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