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一婚动人,老公太危险 > 81.082关心:她曾用心送过的不值钱的礼物

81.082关心:她曾用心送过的不值钱的礼物

作者:五分之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一婚动人,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

    伊念拿睡衣到浴室里换上。她把衣服穿好出来的时候看到陆禹舟还在磨磨蹭蹭的收拾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再折起来,然后在放进行李箱里,这样的动作频率估计今天晚上是打包不好衣服。

    伊念瞥了他一眼,她现在有些饿了,他在楼上爱整理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她是不想再搭理他了。

    下楼,小欣迎上前,看着伊念,“太太,你有什么需要?”

    “我有些饿了,还有吃的么?件”

    小欣忙点头,笑着说道:“有,今天是面疙瘩,煮好了放在冰箱里,就留着等太太饿了,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这是先生吩咐的,还好她照做了,真是有备无患。

    伊念轻蹙眉头,面疙瘩,他刚才在厨房里翻炒着,不是在做菜么?难道她说不吃,就全被倒掉了么?

    陆禹舟从楼上下来,看着伊念龊。

    伊念坐在客厅里等着小欣热面疙瘩,仰头对上他的视线。拧着眉头,“还没收拾好么?”

    “嗯。我有几件衣服找不到了。你去年给我买的领带,前年给我买的三角裤,还有大前年你给我买的袜子,不知道放在哪了,我找不到。你帮我找一下,”他的语气平淡,说的是陈述句。

    这些话,是夫妻间正常的对话,可是她听着就不舒服。偏偏是她给他买的东西,他一样找不到了,真怀疑有没有被他扔掉。

    她给他买的这些都是因为他生日,虽然东西很普通,但是身为陆先生的太太,陆先生什么都不缺,也没什么特殊喜好,每次给他买生日礼物,她都要想半个月,最后逛商场的时候,看顺眼什么,就挑来给他做生日礼物了。

    跟钟景深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帮他过过一次生日,那时的她觉得钟景深什么都缺,所以送礼物很好送,压根就没花心思想。

    一个是花钱没花心思的,被人珍视的;一个是花心思没花钱的,被人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伊念悻悻的敛了眸子,“你的东西,我怎么可能知道放在哪里呢?”

    她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她送给他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这些东西,一次都没在陆禹舟的身上看到过,许是他看不上眼那些东西。

    “过会吃完饭,帮我找找。”陆禹舟那口吻像极了丈夫吩咐妻子的口吻。

    面疙瘩热热就可以吃了,所以很快小欣就做好了,端了两碗面疙瘩放在餐桌上,抬起脸,笑眯眯的看着陆禹舟,“先生,帮您加了醋,您尝尝够不够,要不要我再去拿些过来。”

    看着小欣先是把面疙瘩端给陆禹舟的,听她那话的意思,好像是陆禹舟也吩咐她煮了面疙瘩,伊念狐疑的轻蹙眉梢。

    “嗯。”

    陆禹舟只是应了一声,视线还是停留在伊念的身上。

    “吃清淡点对身体好,以后不许再往菜里放辣椒。”

    伊念看着碗里的面疙瘩的汤底,清淡的很,她喜欢吃辣,她想让小欣帮她放点辣椒,这话还没说出口,他便猜中了她要说什么。

    结婚四年,时间不短,可是他们真正在一起朝夕相处的时间不到三个月,他对她的喜好习惯了如指掌,倒是她,对他还是一无所知。她原来也没那么能吃辣,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她最近几天特别爱吃辣,她都在怀疑是不是她每天吃什么,家里的佣人都汇报给他,不然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听了他的话,伊念紧着眉头,眼底不耐烦,“要吃饭就赶紧吃饭哪来的这么许多废话!”她妈都没这样对她操心过,连她吃什么都管着。

    她这几天都吃了辣椒,也没事,他就是闲着难受,瞎操心吧!

    小欣从餐桌到厨房,端着菜来来回回的走了三趟,才把菜都给端齐了。

    有了菜,不是单单只吃面疙瘩,伊念的胃口看着那些菜,瞬间变好了。她起身到厨房里找辣椒酱,陆禹舟在的时候,小欣听他的,所以伊念就自己动手,把辣椒酱放在她选中的一盘竹笋炒肉上面,用筷子搅拌均匀。

    等她看着竹笋炒肉上面的辣椒酱够了,颜色鲜红有食欲了,她才放下辣椒酱,当放下辣椒酱的时候,那瓶辣椒酱就只剩下小半瓶了。

    陆禹舟把菜给推过去,从新换了一盘青菜在伊念面前,示意她吃这盘菜。

    伊念瞪着他,不悦的扬起眉梢,她这自给自足的拌了好一会才弄好的菜被他拖过去,她哪里高兴,霍然起身,把推远的竹笋炒肉又拉到面前。

    她那固执的劲儿又起来了了,对他更充满敌意。护着那盘菜,瞅了他一眼,低头开吃,吃的特别的香。

    陆禹舟紧着眸子,拿起筷子夹她面前的那盘竹笋炒肉,一筷连着一筷。

    说了吃辣的不好,还跟她抢吃的,还吃的这么香,真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一顿饭吃下来,气氛渐渐的好转,伊念顾着吃放,这样的吃饭,好像她产生了错觉,他们还是以前那样,吃饭的时候默契十足,她会帮他挑菜,他会夹菜给她。</

    p>

    陆禹舟停下筷子,看着她,“伊氏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现在能正常经营了。伊念设计的珠宝,暂时就放在t.e的商场里卖。你什么时候去伊氏都可以,伊氏的法人代表是你的名字。”

    放t.e的商场里卖,这样就省了去找合作商了,又省钱又省力,他把一切都处理好了才告诉她。

    她还以为陆禹舟收购了伊氏就归入到他的名下了。

    伊念敛了敛眸子,收起情绪。“嗯。”

    “还有,我请了杨玥帮你公司做代言,广告还在拍摄中。”他看着她,继续说着。

    伊念看着他眼底泛起一丝嘲讽,“代言的费用应该省了吧。”

    没省的话,那就是财不外流,直接送给杨玥了,站在林肯中心跳芭蕾舞的,林肯中心的人或许能认识杨玥,但是在北城有谁认识?也不知道能有多少广告效应。

    “你要不喜欢,换人也可以。”他尊重她的意思。

    伊念悻悻的闭上嘴巴,没有开口。换明星,名气大代言费就越多,她欠他的钱滚雪球的越来越多,能不能还清是未知,当然还是能少欠他一点是一点。

    空气中异常的安静,彼此都是缄默。

    良久,他凤眼锁着她,那瞳色幽深不见底,声音低沉,“那天,我没有同意杨玥住这里,薛姨没有事先问过我,先和你说的。”

    所以,那天薛夫人话的意思是在征询伊念,只要伊念不反对,薛夫人就能说服陆禹舟,可是薛夫人说话有技巧,她那话的语气不像是征询伊念的意见,而是在通知伊念,让伊念误会了。

    伊念听到他的解释了,只是垂着眼睑,看着面前被吃光了只剩下盘子的那盘竹笋炒肉。

    是杨玥在对她撒谎,不是陆禹舟撒谎?她拧着眉心,思衬着。

    若是杨玥对她撒谎,那便是一个谎言,害得她冲动,导致爷爷出车祸。只是一个谎言害死了一条人命,她连自己都不原谅,若是杨玥撒谎,她绝对不会就这么不了了之。

    见伊念眼底神色恍然,陆禹舟唤她,“我不希望你以后再误会我,与我置气。所以,你不要相信你眼睛看到,还有听到的。”

    让她用心去感受,用心去看。可是伊念向来就只相信眼睛看到的还有耳朵听到的。她出生的家,没有阴谋,说着她不需要用心去看,用眼睛和耳朵就够了。

    是误会他了?这些天记恨他恨错了?他除了为她身体着想瞒着她爷爷去世,把爷爷火化了,也没有别的错。

    伊念忽地想起了什么,起身,上楼。

    陆禹舟眼底浸满失落,他错以为她还是生她的气,始终不肯原谅他。

    伊念到房间里开始翻找,陆禹舟曾经胃病昏倒,李妈有把药放在她的房间里,还叮嘱过她,只是她想不起来药被放在哪里了。

    陆禹舟不要命的跟她抢了那么多的搅拌辣椒的竹笋炒肉,他胃不好,还管她吃辣太多。伊念烦躁的挠了挠短发。

    再找不到药,过不了一会,他就会胃痛了,她见过他昏倒,可不要再见第二次。

    伊念找不到药,这个时候后悔了,不应该赶走李妈才是,至少李妈也不是一无是处,在照顾陆禹舟方面,她还是有用的。

    伊念下楼,眼睛视线在四处寻找,看到茶几上的水,便拿了杯子给他倒一杯,递给他,对上他狐疑的眸子,“没找到胃药,你先多喝点水吧。”

    陆禹舟看着伊念,眸色水色无边,“我过会自己去买就行了。”

    她只是关心他一句,他的内心都雀跃不已。

    伊念看着他,“过会你的胃病就该发作了,你现在住哪?有人照顾你么?”

    这是难得的机会,陆禹舟开合唇瓣,声音很低,缓缓说着,“住酒店。”这段时间忙着处理伊氏,事实上,他根本就没地方住,都是睡着办公室,两边来回的跑。

    “住酒店,那就是没人照顾,那怎么行呢?”她紧蹙着眉心,很是担心,思衬了片刻,“你把小欣带过去,有个人在你身边照顾你,你昏倒了,也有人知道,能把你送去医院。”

    这女人是有多狠心?他以为她会说让他留下来的话……

    陆禹舟起身,上楼,手上收拾行李,动作比先前快很多。

    伊念站在边上看着他,他的脸上越发的难看,应该是他开始胃痛了,伊念犹豫半响,还是开口说了,“要不然,你今天留下来吧。”

    “答应过你的,我们暂时分居。”他拿她的话来堵她。

    伊念瞪着他,有必要这么傲娇么?要真不想留下来就不会回来拿这几件衣服了吧?

    陆禹舟还是翻找衣服,伊念怒了,“要走就赶快走。”

    “谁说我要走?”陆禹斜睨着她,翻找出一个大箱子,大箱子里面是她为他买的那三件礼物。

    他刚才不是说找不到么?现在怎么又找到了?

    伊念看着陆禹舟,也不知道他今天想起来翻这些东

    西做什么。

    她没什么兴趣,但是视线不敢离开他,怕她一个不留神,他就昏倒了,看他这样子,他也不为自己的身体担心。

    连自己身体都不关心的人,却连她多吃辣椒都要管。

    伊念看着陆禹舟,开合的粉唇,声线清浅,“我去药店帮你买胃药。”

    “让小欣去。”陆禹舟还在整理东西。

    伊念仔细看着他折的衣服,整整齐齐,他会做饭,会折衣服,应该什么都会。他童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他虽然是陆家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可是陆老爷有把他安排在现在这个陆家寄养,就算再不济,只要有钱,也不会吃什么苦吧。

    况且,老宅的陆老爷子好像很喜欢陆禹舟。

    他的那一段过往她真的很好奇,很想知道。

    “明天再整理吧。”

    陆禹舟看着伊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有时间把我这些衣服都熨烫一下,我有空再来拿。”

    熨烫衣服,她哪里做过?

    差不多离开人照顾,她就是个不能自己照顾自己的废人一个,从伊家大小姐到陆太太,她的人生根本就不需要她去学这些。

    好吧,从现在开始她慢慢学,毕竟要快当妈妈了,都不会照顾自己,怎么能照顾好宝宝呢?

    “孩子有胎动么?”陆禹舟的视线落在她的小腹上。

    “怎么可能会胎动?”

    孩子才一个多月,距离胎动还早着吧?她具体也不清楚,没有搜集一下关于孕妇得知识,更没普及一下育儿经,什么都没有准备。

    陆禹舟凤眼看着她的小腹,“很想看看宝宝长什么样,我希望一半像我一半像你。”

    孩子是爱的结晶。

    “我希望能生一个长得像你的男孩,如果是女孩的话,最好是像我。”伊念也想过无数次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提到孩子的话题,她聊开了,眼底浮现了笑容。

    从伊国去世,她就没笑过。

    她说希望男孩长得像他,他自然的嘴角扬起。

    陆禹舟看着伊念,薄唇开合,“我希望是女孩。”长得像兔子的孩子,一定很可爱。

    他眼角嘴角都有浮现笑意,可是伊念看着他的脸色,心底失措,他的脸色惨白,唇瓣也开始失去血色。

    “陆先生,你还好么?要不要再喝点水?”伊念双眸关切带着焦急,瞳里有他的倒影。

    刚才在楼下他就只喝了一杯水,她让他多喝点水了,他不听。他那脸色看着就吓人,应该很疼吧,会胃痛疼昏过去的人,吃这么多的辣椒,她不担心是假的。

    陆禹舟躺在床上,侧脸看着伊念,低声安抚着,“没事,躺下会好受很多。”

    也不知道小欣买药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们家是距离市中心有点路程,可是小区有药店,胃药应该是有的。伊念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他,让他缓解一些疼。

    伊念拿出手机百度,胃疼在没有药得情况下怎么缓解,按着里面说的照做。

    一边掌控力度,不敢太用力,伊念狐疑,“你为什么会得胃病?”

    “饥一顿,饱一顿,就得了胃病。”

    他回答的倒是风轻云淡,满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真的是一点都不关心。

    伊念瞪着他,嗔道:“难道你小时候穷的连饭都吃不起?老宅的那位不给你经济支援?”她那话明显的就是不相信。

    “他女人太多,孩子也很多,怎么可能每个都考虑到。”他拧着眉心,声音清浅,语气夹杂的淡淡的轻嘲。

    老宅的陆家陆老爷子,有多少女人,多少孩子,怕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伊念回过一次老宅,那时候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二十多个人,她都分不清谁是谁,就只认识陆老爷子有名分的两个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