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异梦传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出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出海

作者:沉香亦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异梦传最新章节!

    冰块凌那厮走的并不快——不知是不是故意在等我俩。因此,我俩只是小跑了几步,就再次跟在了冰块凌那厮的身后。大概是感觉我俩跑了过来,冰块凌那厮头也不回的冷冷说道:

    “还有多余的东西吧?”

    听到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我心中有些迷茫:什么多余的东西?这厮跟谁说话呢?然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王权那小子就直接接口道:

    “没事儿,多这小子这么一个人,东西还能匀的出来。”

    听到这小子接茬,我才缓过神来,连忙追问道:

    “什么东西啊?”

    王权那小子看了看我,故作神秘的贱笑了一下:

    “求我我就告诉你。”

    “滚!爱说不说!老子迟早会知道!”

    我有些气愤的吼道——本来这一路我被冰块凌那厮冷的就有点心烦意乱,这时候这小子还跟我耍贱,不是上厕所点灯——找(屎)死么?

    “嘿!你小子吃枪药了你!”

    王权看我突然发这么大火,也是一愣:

    “几日不见你脾气见长啊你——”

    然而就在王权那小子还没说完话的时候,忽然,一个憨厚深沉的男声,从不远的前方传来,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对话——

    “嘿——东家~船在这!”

    听到这浑厚的嗓音,我和王权下意识的朝前看去——只见,一个上身穿着帆布马甲、下身穿着一条及膝短裤,头上戴着渔夫帽的瘦高男人,正站在离我们大概五、六米远的地方,笑着向我们招手示意。

    看到那人。王权那小子眼睛一亮,连忙抬手挥舞着回应:

    “哎!兄弟!这就来了!”

    听王权应着他的话,我心中一动:这人,应该就是我们此次出海的船主了吧!

    想到这,我开始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那位瘦高的男子——只见,他年纪不大,大概才二十几岁左右。身高却不矮。和冰块凌那厮差不离,比王权还要高上一些;

    他长着一张四方脸,五官没什么特别。但却很端正,憨厚的笑容给人十分亲近的感觉;他全身的皮肤都黝黑黝黑的,只有脸上颧骨的地方有两坨红晕,一看就是经常在海上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浑身上下。虽然没有夸张的肌肉,但是却给人一种十分精悍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干瘦的鱼鹰一般。和这港口,融为了一体。

    就在我细细的观察这位年轻的水手的时候,王权那小子已经快步的跑到我和冰块凌的前头,走到那伙计跟前。开口说道:

    “咱们的家伙都准备好了没?”

    “好嘞,东家,您就放心吧。都在咱船上了!”那年轻水手憨憨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和他那黝黑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王权听他说罢,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冲着我和冰块凌笑着说道:“好了,一切准备就绪了!咱们可以准备出海了!”接着,他走到那位年轻水手的身边,大大咧咧的揽着人家的肩膀说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此行的船长——阮越舟同志!”

    “你好。”

    冰块凌看着那位叫阮越舟的年轻水手,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呃,您好您好,请多指教。”

    看着冰块凌那冷的跟什么似的人都开口跟人家打招呼了,我也赶紧开口,跟那位名叫阮越舟的年轻的水手说了句话。

    阮越舟看我们俩和他打招呼,有些憨厚的挠了挠头,旋即便不卑不亢的说道:

    “呵呵,两位东家,不用客气,咱能在一条船上度过一段时间,也是缘分!况且我也是收了这位小哥的钱财,替您们办事,您们这么客气,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听阮越舟说罢,我微微抿嘴一笑,心里却有点犯嘀咕:这船长虽说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但毕竟还那么年轻,真能靠得住么?

    就在我心中有些怀疑的时候,王权哈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朗声说道:

    “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小看这位同志!这位阮越舟同志,不仅从小就生在这片黄渤海之滨、长在这片黄渤海之滨,而且,他也是个退伍的海军!跟我也算是战友,他在这海上行船的本事,随说不敢吹是首屈一指,那也绝对是名列前茅!你们就等着瞧好吧!”

    说罢,这小子大手一挥,对着靠在港湾里面的一艘白色的渔船,雄赳赳,气昂昂的说道:

    “走!咱们登船!”话音未落,他就率先向那停靠着渔船的港湾走去。

    冰块凌那厮则依旧是像个空气一般,就那么静静地跟着王权,不言不语,不嗔不躁;我则走在他的后面,走在最后的,则是我们的“船长”——阮越舟。

    我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瞥了那瘦高的阮越舟同志一眼——原本还有些怀疑的我,听到王权那小子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他之后,提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下一点,不过,王权请的人越是厉害,我心中越是有些焦虑:不知道此行究竟是要去哪里,连船长都要会这么多本事!

    然而走到这,就没有再回头的余地了。

    既然如此,索性,我心一横,把那些焦虑都暂时抛到脑后——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活得糊涂不如死得明白,再说了,之前那王氏宗祠不也说是九死一生的局么?老子我不还是照样活着出来了,说不定这次也有老天爷保佑呢!

    安慰了自己一番,我们已经走到了渔船的进侧。

    此时,王权和冰块凌那厮,都已经手脚麻利的上了船,我看着船身漂浮在海水里,微微有些眼晕,但还是硬着头皮,登上了这艘小渔船——这是一艘吨位在70吨的中型渔船,因此船舱中的地方还不算拥挤,但由于船舱中堆积的东西很多,所以我们三个人,也只是堪堪坐下。

    看我们全部安全登船后,阮越舟又在码头上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最后,也登上了这艘渔船的驾驶室。看我们都在船舱中坐定,阮越舟透过驾驶室和船舱中相隔的那块玻璃,给我们比了比手势——出发。

    旋即,船的马达声就响了起来——

    “轰隆隆——”

    伴随着机械那低沉的轰鸣声,我们的渔船,渐渐的,驶离了旅顺新港,向只有我“未知”的海域,全速行进……透过船舱的玻璃,我看着港口停泊的船只越来越小,心跳也渐渐有些加快起来——出海了,就这样真的出海了……

    想到这,我心中不禁有些自嘲:全船的人,就我不知道要去哪!这是不是有点太缺心眼儿了?不行!我的问呐!

    旋即,我连忙转过头——冰块凌那厮是不行了,看来只能从王权那小子身上找突破口了。心中打定主意,我便想办法冲着王权那小子“逼供”。我略微调整了一下情绪,拿出我“演员”的天赋,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说王司令,您老是不是得开诚布公点儿啊?都到了这节骨眼儿了,您老还不让我做个明白鬼啊?”

    此时的王权,正蹲在地上那一大堆不知道装着什么玩意儿的帆布兜子跟前,听到我没好气的话,有些纳闷的抬头说道:

    “您老,是真不知道咱们去哪?”

    看着他那一脸奇怪的表情,我老脸一红,之前酝酿的演技全白费了,直接怒道:

    “靠!老子要是知道,还用问你啊!”

    听我说罢,王权那孙子先是一愣,旋即便哈哈贱笑道:

    “卧槽,哈哈哈哈,您老真是胆大包天啊你!都不知道去哪,就敢跟着来?啧啧啧,真不愧是老子认的皇上,就是狠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