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月痕之斗定乾坤 > 第六十六章 华野帝王(上)

第六十六章 华野帝王(上)

作者:林荫独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月痕之斗定乾坤最新章节!

    在卢仁贾的带领下张毅一行人来到了卢府,卢家的下人一开门就看到已经做过整容手术的卢仁贾,顿时把开门的下人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之后厉色怒喝道:“哪来个不长眼睛的丑八怪,知道这是哪吗?快点给我滚蛋!”

    说着作势就要把卢仁贾轰出去,原本卢仁贾就因为被张毅暴打憋了一肚子气,如今又被自己家的下人欺辱,卢仁贾顿时火冒三丈。怒骂道:“瞎了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老子是谁!”

    卢仁贾本以为自己骂过他之后,他会像往常那样吓得跪倒在地磕头认错。但是令卢仁贾没想到的是那下人不但没有害怕,反倒是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一脚就踹在卢仁贾的肚子上。

    要知道像卢家的这种大户人家的下人都是有两下子的,若是平时卢仁贾当然不惧,但是现在的他已经被张毅打的骨头都要散了。哪还有力气抵挡,在下人一脚之下翻滚着滚下了石阶,但是即使这样那个下人并没有罢手,呼唤几个下人一起追到石阶下面把卢仁贾围在中央一起“圈踢”。任凭卢仁贾如何叫喊解释下人们根本不听,大有不打死不罢休的意思。

    张毅在一旁都要笑出眼泪了,心中大呼痛快。像这样恶劣的下人都是主人一手惯养出来的,如今可好,这就叫做自作自受。

    但是好戏并没有持续多久,和张毅一起现在后面的狄寒就走了过去,打的正起劲的下人们一眼就认出了狄寒。顿时吓得立即停手退后几步惊慌的看着狄寒,其他下人看到他的举动之后也发现了狄寒,反应和先前的人一样都退后数步一副惊恐的样子。

    在这些下人平时里惧怕的人中狄寒绝对能排上前五,虽然狄寒是那种被踹几脚也踹不出屁来的闷葫芦,对下人们的行为也是从来不管不问。但是他却及其反感恃强凌弱的这种事,所以这些下人除非是在得到卢仁贾的命令的情况之下,不然是绝对不敢在狄寒面前欺负弱小的。他们可不愿意去尝试惹恼了冷杀者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惊退下人后狄寒扶起已经被打气若游丝的卢仁贾。声音冰冷道:“少爷您没事吧?”

    要不是卢仁贾已经被打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一定会先弄死这几个不长眼睛的下人,然后再质问狄寒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出来阻止。不过现在这些卢仁贾都已经不想了,他现在只想回家。

    下人们呆呆的看着狄寒扶着卢仁贾进了卢府,没有人做出反应,好像都被石化了一般僵立在那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打起来那么有手感的“猪头”竟然是他们最惧怕的卢大少爷。

    绝望!已经充斥了他们所有人,他们已经不敢想象他们将要面对什么样的惩罚。

    和下人的的绝望相反张毅现在已经觉得自己笑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当然此时还有一个不弱于张毅笑声的一个人,那就是张心儿。之前在卢仁贾挨揍的时候狄寒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出面阻止,就是因为张心儿拉住了狄寒的手。狄寒虽然看起来总是冷冰冰的,但是面对像张心儿这样女孩子,狄寒也会像见到情郎的大姑娘一样害羞的。所以当狄寒被张心儿的玉手紧紧的抓住之后他的第一反映就是慌乱,然后就试图挣脱,但是张心儿抓得实在是太紧了狄寒又怕用力过猛伤到张心儿所以就被张心儿拖住,没能第一时间解救卢仁贾。

    当看到卢仁贾被自己家的下人狠狠“k”了一顿之后,张心儿心满意足的松开的狄寒,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一幕。

    张毅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冲着张心儿比了一下大拇指之后也走向卢府。当张毅路过下人们身边的时候,突然拍了拍其中一个下人的肩膀认真道:“这位大哥,你刚刚往卢仁贾脸上踹的那几脚真是潇洒,要不是我现在有要事,我都想拜你为师好好跟你学一学。这门斗技继续努力下去的话你会有前途的,我看好你哦。”

    说完之后张毅自己都忍不住再次放声大笑起来。带着愉快的心情张毅一行人鱼贯进入了卢府。

    进入卢府之后张毅就有些犯难了,本来他的就落后狄寒又因为张毅耽误了一会,所以现在根本就看不到狄寒了,以卢府的大小来看想要想到狄寒他们还真不太容易。现在要是问外面那几个像是石雕一般的下人显然也不靠谱,正在张毅打算用精神力搜索的时候。司徒明朗好像看出了张毅的难处主动走到张毅身边道:“萧公子是不熟悉卢府吧?我来过几次,我来带路吧。”

    听到司徒明朗认识路张毅顿时一喜,高兴道:“那就有劳司徒兄带路了。”

    “不必客气。”

    说完司徒明朗率先走进内府,张毅一行人紧随其后跟着司徒明朗走进内府。

    当张毅一行人找到卢仁贾所在的房间之后,卢仁贾的房间已经被很多人为的里三层外三层,显然卢仁贾的伤势很严重,现在正在接受救治。

    站在外围的下人看到张毅他们这么多人突然到来,顿时警惕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话刚出口问话的人就看到了张毅身边的司徒明朗,顿时恭敬道:“司徒公子您来了,我家少爷受伤了,老爷正在给他疗伤呢,我这就去通知我家老爷告诉他您来了。”

    “不用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下人闻声急忙恭敬的退到一旁,原本围在屋外的人也都自行让开了一条道路。一个挺着*的大肚子的中年男子慢悠悠的从屋里走了出来,面带微笑恭敬道:“是什么风把司徒公子您给吹来了,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卢某人也好准备准备。”

    男子笑得很随和,但是在张毅看来总觉得他的笑容里隐藏着什么。而且一个人在自己儿子身手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笑得如此灿烂,想想都觉得可怕。

    “卢堂主不必客气,我今天来只是为了陪我朋友而已。”说着司徒明朗指了指身边的张毅。

    被司徒明朗称作卢堂主的中年男子好像是刚刚看到张毅一样,依旧是面带微笑对张毅道:“这位公子但是很面生,不知道找卢某有何事情。”

    正面面对男子的笑容,张毅终于知道在他的笑容里隐藏的是什么了。那是一种宛如毒蛇一般阴毒的眼神,虽然这种眼神被他隐藏的很深,但是当男子看向自己的时候,张毅能够轻易感觉到这种情绪的存在。张毅被他的眼神看的脊背发寒,微微定了定神张毅这才说道:“我姓萧,来此的目的呢,是之前我与贵公子有过赌约,我赢了卢家就要还狄寒自由,所以此行我是来接狄寒的。”

    张毅开门见山的把话说完之后便等候他的答复。听了张毅的话卢堂主除了眼中那不宜让人察觉的阴毒外看不出任何变化,沉吟了半刻后对下人吩咐道:“把狄寒给我叫来。”

    (这几天对不住大家了,独步今天满血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