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 > 第73章 连坐

第73章 连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最新章节!

    季如祯愣了一下,就凭包子这软糯好欺的性子,打架打不过人家,骂人骂不过人家,人家只要稍微大声一点跟他说话,他就会被吓得肝颤,像缩头乌龟一样缩进自己的龟壳,恨不能一辈子都躲在里面不出来。

    虽然用缩头乌龟来形容自己的弟弟的确是有些难听了点,但事实就是如此,她实在无法想象,一个胆小到包子这种地步的小孩子,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去惹天大的祸事。

    将手中提的饭菜放到一边,顺手拉过不断哭泣的包子,帮他擦了擦眼泪,柔声道:“先别急着哭,说说吧,你到底惹了什么祸事,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

    “姐,我今天跟炎少爷在书院里玩蹴鞠……”

    “等一下!”

    季如祯打断对方,“今天不是书院的休沐日吗?”

    包子吸着鼻子哽咽道:“是休沐日,不过炎少爷说,书院后院的地方比较宽阔,那里很适合我们玩蹴鞠。”

    “再等一下……”

    季如祯又打断对方,“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小霸王玩到一起了?”

    包子道:“就上次你把他倒吊在歪脖树上没多久……”

    “所以你是想说,你跟那个小霸王不打不相识,现在已经算得上是朋友了?”

    包子认真地点了点头,“应该算吧,最近都有凑到一起玩!龊”

    季如祯终于明白,男人之间的友谊,果然是靠打架打出来的,虽然包子在这场战事中只是一个受害者兼旁观者,真正动用武力的那个人其实是她,但能在无形中给弟弟扫除一个障碍,多拉来一个朋友,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好吧,你可以继续了!”

    包子脸上的悲伤原本已经消失了,听到“你可以继续”这几个字,不禁又悲从中来。

    “就是我今天跟炎少爷几个人在书院的后院玩蹴鞠,结果一个不小心,蹴鞠被踢到了一个房子里,砸坏了秦公子最喜欢的一幅画,当时秦公子刚好也在……”

    “等一下!”

    季如祯数次打断包子,“你说的秦公子,是哪个秦公子?”

    “姐,你不是跟我一起在正德书院读书吗?难道你不认识秦公子?”

    季如祯无辜地眨了眨眼,“那个秦公子来头很大吗?我应该认识他?”

    包子翻她一个白眼,“你真是太不关心书院里的情况了,秦公子就是咱们正德书院现在的掌事者啊。”

    被包子这种小人物给鄙视了,季如祯深深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

    等等,“咱们书院的掌事者,不是曾经在京城做过隶部尚书的赵和赵大人吗?”

    “本来是这样没错,不过赵大人已经将书院的权利下放到秦公子手里了。”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包子投给他姐一个你很笨的眼神,“不仅我知道,整个书院的人都知道。”

    “可是我不知道啊!”

    这一刻,季如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无形之中错过了什么。

    不,不是错过,是从头到尾,她根本就没真正的将自己融入到那间书院里。

    她最初进书院的目的只是想给自己寻找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至于书院由来做主,目前当家者又是谁,她没时间去打听,也没时间去理会。

    没想到连包子这种笨娃娃都知道的事情,她居然全不知情,该说她太粗心了呢?还是太粗心了呢?还是太粗心了呢?

    “那么包子,你刚刚说的那位秦公子,他是不是叫秦慕言?也就是赵大人的外孙?”

    包子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是的姐,就是那位秦公子!”

    季如祯无语了一阵,自从上次两人在妙音阁有过一面之缘,她一时之间倒是把这么一个人物给忘了。

    当时只以为秦慕言会出现在正德书院,只是心血来潮刚巧路过什么的,没想到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方居然成了书院的主事者。

    如果真是这样,她以后岂不是要经常见到姓秦的?

    想到这里,季如祯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不舒服,怎么会是秦慕言呢?他好好的京城名门大少爷不去当,干嘛非要来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硌应人。

    不对,她现在的名字叫季如祯,跟前世的白珂玉已经完全判若两人,那家伙应该不知道她是谁才对。

    这么一想,季如祯又将提到嗓子眼处的心放了下去,对包子道:“你说你砸坏了秦慕……呃,秦公子的画,然后呢?”

    “不是我砸的,是和我们一起玩蹴鞠的炎少爷砸的。”

    “既然不是你砸的,你干嘛要被吓成这个样子?”

    包子顿时眼泪汪汪,“因为秦公子说,如果不是我们几个玩蹴鞠,他的画就不会被砸坏,所以我们必须一起对此付出代价,秦公子要勒令我们全体退学。”

    季如祯惊了一下,“即便罪魁祸首并不是你,你也要跟着一起被

    连坐?”

    包子可怜兮兮地点点头,“是的!”

    这个秦慕言还真是有够不讲理,不过就是一幅画,有必要这么欺负一群小孩子吗。

    虽然她一点也不想跟秦慕言打交道,但看着包子鼻涕一把眼泪一包哭得好不伤心,季如祯最后做了一个决定,带着包子去正德书院,当面找秦慕言说个清楚。

    要不是发生了这么一个意外,她还真不知道秦慕言几乎每天都会去书院办公,还以为他会出现在妙音阁只是偶然情况,现在想来,妙音阁到处都是姑娘家,秦慕言一个大男人时不时出现在妙音阁那种地方确实有些不太合适。

    “姐,我听说秦公子那幅被砸坏的画值很多银子,如果他让咱们赔,咱们拿不出那么多银子怎么办?”

    包子觉得自己很没用,才在书院念了几天书,就给姐姐惹下这么一场祸事。

    “没事儿,一切有姐呢。如果秦公子真让咱们赔银子,咱们就赔好了。”

    “可是姐,家里哪有那么多银子?”

    “没有就出去赚呗!”

    一听这话,包子的眼眶又红了。

    季如祯收起开玩笑的面孔,安慰道:“放心吧,也许事情并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说不定秦公子说要将你们退学,只是吓唬你们罢了……”

    “我家少爷说了,那几个惹了祸的学生,明天可以不用来书院了,至于已经上缴的学费,书院会如数返还,你们回吧!”

    季如祯拉着包子来到书院,准备求见秦公子,却被秦公子身边的一个小厮给挡了回去。

    包子原本就对那位看起来很是高高在上的秦公子充满了恐惧,听了这话,本来已经咽回去的眼泪,又要狂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