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 > 第333章 天生不对盘

第333章 天生不对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萌妃当道:拐个皇帝去种田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啊……”

    这个答案似乎让秦慕言有些没想到,他仔仔细细又看了男扮女装的季如祯一眼,之前只是觉得像,只对方这么一说,才发现眼前这个俊美逼人的年轻男子,与记忆中那张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面孔,可不就是有六、七分重合的味道。《

    季逍寒别有深意地看着季如祯,心中暗想,看来他这个妹妹,当年在平阳城可没少给自己招惹桃花债。

    “没想到秦公子与家妹居然也是旧识,看来世间的缘分,果然是妙不可言啊。”

    季如祯先发制人,提前将自己跟另一个季如祯的身份区别开来,毕竟秦慕言不是傻瓜,而且关于她和另一个季如祯是孪生兄妹的事情,已经在她的刻意散播下搞得人尽皆知了,她可不想因为秦慕言的过分敏感,而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是是非非鲫。

    秦慕言仍旧沉浸在眼前这个季三公子,与自己记忆中那个姑娘居然会是孪生兄妹的震惊之中,所以接下来旁人都说了什么,他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因为康亲王与季逍寒平日里只是点头之交,所以寒喧过后,自然是各玩各的,互不相干峻。

    直到季如祯随着季逍寒走出一段距离,秦慕言才从怔愣中回神,当他再试着去寻找那个与他记忆中女子相似的面孔时,那人已经在眼前消失不见了。

    康亲王见他神色有些不太对劲儿,不禁关心道:“慕言,你没事吧?”

    秦慕言麻木地摇了摇头,“无碍!”

    康亲王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唇边浮过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除了秦慕言这个老熟人之外,季如祯居然还在今天的臻品会上,遇到了孙家宝。

    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孙家宝看到季如祯出现眼前的那一刻,他差一点就要冲过来与之理论一番。

    不过孙家宝也不是个傻的,猛然想起之前在会贤居,亲眼看到这个季三公子当着众人的面将白珂杰一脚从三楼窗口踢了下去。

    事后,非但没有给自己招来什么惩罚,反而还能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出现在鹤仙楼,这让孙家宝的心里顿时生出了几分忌惮。

    听说这个姓季的可是当今皇上的救命恩人,如果他明目张胆的跟对方作对,能不能获胜是一方面,再招来皇上对他们孙家的记恨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这么一想,孙家宝决定暂时放姓季的一马,待日后寻到机会,再来找他算帐也不迟。

    孙家宝脸上的表情从愤恨转变为隐忍的过程,并没有逃得过季如祯那双精明的目光。

    她似笑非笑地回了对方一记挑衅的笑容,在孙家宝无比愤恨的目光中安然落座。

    随着拍卖仪式正式开始,现场的气氛也被拉入了一个新的***。

    有一句话她二哥还真是说对了,出现在臻品会中的这些商品,在市面儿上还真是十分少见。

    第一个被展出来的是一柄千年古剑,这柄剑名叫寒冰,据说是古时候的一个非常有名望的铸剑大神炼制的一把神器,剑一出鞘,便会带出一抹慑人的寒光,将在场不少习武之人的眼球瞬间便勾了过去。

    “二哥,这柄剑怎么样?”

    季如祯知道自己的哥哥对兵器向来有着盲目的热爱,想来这柄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宝剑,肯定能入得了他的青眼。

    没想到季逍寒神色淡然地摇了摇头,回了她一句,“外表有余而实力不足。”

    “啥意思?”季如祯满脸茫然。

    季逍寒像看白痴一样看了她一眼,“就是字面儿上的意思。”

    季如祯撇了撇嘴,小声在对方耳边道:“二哥,你故弄玄虚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可爱。”

    季逍寒瞪她一眼,“我干嘛要被你一个小……”

    他想说小丫头片子,却又怕被有心人给听了去,于是改口道:“我干嘛要被你一个乳臭味干的臭小子说成可爱?”

    “兄弟”俩凑在一起有说有笑,至于那柄名叫寒冰的宝剑,最后则被一个姓林的公子,以八千两白银一举获得。

    接下来出现的几个展品虽然看似名贵,不过对于见过世间宝贝的季如祯来说,根本就不够看头。

    还以为臻品会中的展品会出类拨粹到令人心惊的地步,没想到也不过就是尔尔。

    “季三公子,这展台上左一件右一件的宝贝你该不会是一件都没看上眼吧,不然怎么从你坐在那里直到现在,一个物件也没被你拿走?还是说,你来这里,不过就是做个样子?其实囊中羞涩,根本就没有购买的财力与实力?”

    在旁边观察季如祯有一阵子的孙家宝,终于寻到了挤兑她的机会。

    在孙家宝看来,这个季三公子虽然有将军府三少爷的名头,实际上却是一个草包穷光蛋。若不趁机打击对方一通,怎么对得起他酝酿了这么久的愤怒情绪。

    快要昏昏欲睡的季如祯听到耳边传来孙家宝那欠揍的声音,忍不住回看了对方一眼,笑着道:“有一句话你

    还真是说对了,刚刚出展的那些被你看成是宝贝的东西,还真是没有一件儿能入得了本公子的眼。”

    孙家宝冷笑一声:“你这大话说得可真是动听啊。”

    季如祯不紧不慢的回道:“不如你放的屁动听。”

    “你……”孙家宝没想到这个姓季的居然敢骂人,刚要反骂回去,就见一向以冷面悍将著称的季逍寒,不冷不热的向他瞥来一记警告的目光。

    说起来,孙家宝对将军府的这个二公子还颇有几分忌惮,起因就是,他那个喜好男色的狐朋狗友白珂杰,当日无意中看到俊美肆意的季逍寒,居然对人家心生情愫,并心心念念的想要将对方据为己有。

    那个时候,孙家宝等人并不知道季逍寒的身份是将军府的二公子,因为季逍寒早些年被他爹送到外省学本事,每年回京的次数非常有限,所以在贵族公子哥的圈子里,季逍寒的存在感并不太高。

    那时的孙家宝,为了帮白珂杰得到“心上人”,居然设计季逍寒,在他的酒里下药,结果事情以失败告终不说,他们这些试图对季逍寒行不诡之图的公子哥儿们,还挨了对方一顿狠打。

    虽然大家都是京都城里的公子哥儿,可季逍寒与他们不同,他们之所以敢在京城里横着走,仗的是自己老爹在朝廷中的权利。

    而季逍寒之所以敢在京都城中横着走,仗的则是他自己的本事和能力。

    小小年纪就因为屡立功劳而被提拔为骁骑参领的位置,普通公子哥儿,绝对没有季逍寒的这份毅力和能为。

    正因为如此,孙家宝等人才会对季逍寒产生惧意,平日里只要没有过分的冲突,大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彼此互不相干。

    没想到有朝一日,被他视为仇敌的头号死对头,居然会是季逍寒的亲弟弟,这让孙家宝忍不住想,他跟永平将军府这些人,是不是天生就不对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