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5章 头汤面

第5章 头汤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还冒着热气的东坡肉色泽晶莹剔透,因为黄酒的原因透着红亮的琥珀色。

    钟俊夹了一块,味道浓郁,汤汁饱满,薄皮嫩肉在口中融化,肥而不腻,带着淡淡的酒香,回味无穷。

    正宗,简直太正宗了,作为资深吃货的钟俊,几乎吃遍世界美食,东坡肉也不是第一次吃,却头一次觉得这么地道,这么好吃,难道是因为太饿的原因?

    都说一名合格的吃货在品尝美食时,会闭上眼睛慢慢咀嚼口中的食物,而钟俊也确实这么做了。

    丁老爷子挑开门帘的一个缝,看了看外面如痴如醉的钟俊,嘴边的胡子一翘,这小子,着实有点意思。

    旁边的食客看到钟俊的样子和他面前色泽红亮的东坡肉,不觉咽了咽口水,心里打算什么时候也来点一道东坡肉呢。

    而杭三鲜与东坡肉在做法上有一些共同的地方,例如都是要用砂锅炖煮,都要加入黄酒调味,里面都有肉皮。

    鱼肉丸子的鲜香与猪肉丸子的爽滑,加上猪肚和鲜笋的脆嫩,堪称是杭帮菜的代表菜。

    不大功夫,两盘菜一碗米饭已经被钟俊消灭干净。

    他喝了一杯茶水,满足地拍了拍肚子,这才把柜台后的杨柳叫了过来。

    杨柳虽然不怎么待见这个如花男,但是爷爷教育他,进门就是客,对待客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先生,您一共消费六十五元。”杨柳以为钟俊要结账,他将手写的菜单递到钟俊面前。

    钟俊没接菜单,长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谁说我要结账了?”

    “那您叫我干嘛?”杨柳脸上的表情抽了抽。

    钟俊打了个响指,“啊,我叫你来,是投诉的。”

    “投诉?”杨柳有点摸不着头脑。

    钟俊点点头,“对,投诉,不是我说啊,你们这里的主厨有没有厨师资格证啊,做的实在是太难吃了啊。”

    “难吃?”杨柳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钟俊,“难吃你还都吃了?难吃你刚才吃的那么陶醉?你是来骗吃骗喝吧!”

    其他食客纷纷点头,这男人一看就是骗吃骗喝的。

    钟俊嗤笑一声,开玩笑,他堂堂男神怎么可能骗吃骗喝,他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引云水先生出面。

    今天一上午他都堵在云水居门口,愣是没见到除了杨柳和丁一朵外的第三个人出入云水居。

    “汪汪……”两声犬吠传来,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钟俊已经被一条体型硕大的金毛犬扑倒在地上,金毛犬还恶狠狠地咬着钟俊的衣服。

    作为主人,杨柳却乐的在一边看好戏,他们家薯条儿平时乖的很,一定是得了姐姐的指令才这么干的。

    干得漂亮,杨柳在心里默默为薯条儿点了个赞。

    “薯条儿!”一道女声传来,被唤作薯条儿的大狗也从钟俊身上下来,跑到主人身边。

    昨天是一把长柄勺子,今天是一把长柄锅铲。

    杨柳看到姐姐手中的“凶器”,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菜刀,还好不是菜刀,如果老姐拿着菜刀出来,还不把周围食客都吓死,估计以后云水居也就要关门大吉了。

    丁一朵单脚踩在椅子上,锅铲在手上来回掂着,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有些狼狈的钟俊,“又是你?昨天说我做的菜难吃,今天又难吃?我说这位大哥,你要是想吃白食呢,你就提前打个招呼么,虽然我们家店小,但是请你吃一顿饭两顿饭还是请的起的。出门在外谁没个手头紧巴的时候呢?”

    钟俊一口老血差点喷在地上,特么居然被当成吃白食的了,这简直是他这辈子受过最大的屈辱。

    他刚想起身,就被一把铲子按住了胸口,“话还没说完呢,谁让你起来的?”

    看着钟俊逐渐变冷冽的眼神,丁一朵毫无畏惧,“你那是什么眼神?吃白食还有理了是怎么着?昨天你提出我做的烤鱼不好吃有欠缺,我承认,今天这菜,你倒是说说又难吃在哪里?”

    丁一朵这架势,如果今天钟俊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恐怕要血溅云水居了。

    不过今天钟俊还真的挑不出刺来,因为今天的两道菜确实毫无挑剔,水准不亚于他在松城五星级酒店主厨做出来的,甚至水平更高。

    不过眼下这情况,钟俊只能鸡蛋里挑骨头。

    “东坡肉的肉太老了。”

    “猪肉是七个月出栏的嫩猪肉,凌晨宰杀的,肉质新鲜。用来烹煮的猪肋肉肥瘦适中,猪皮紧实,口感最好。”

    “黄酒味道不对。”

    丁一朵冷笑一声,“烹制东坡肉的黄酒用的都是陈酿了至少五年以上的老酒,色泽清亮如琥珀,味道甘美,气味醇香。”

    “鱼丸的味道不够鲜美。”

    丁一朵“啪”的一声将铲子拍在桌子上,吓了周围众人一跳,“鱼丸是用今天早晨刚从湖里捞上来的新鲜草鱼,取了鱼身上最嫩的肉,用刀背剁成肉茸,加入了蛋清水淀粉和猪油做成的鱼丸,口感爽滑,滋味鲜美。”

    众人听了丁一朵的解释,都对眼前这个女孩子肃然起敬,原来呈现在他们面前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做起来竟然如此繁琐。

    而众人此时也更加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眼前这个长得丑陋的如花男,就是来吃白食的。

    “还有什么可说的?”丁一朵眼露凶光。

    爷爷从小教育她要对食物和做饭的厨师怀有敬畏的心,食物不可浪费,而将一道道平凡的食材烹制成美食的厨师更是辛苦。

    所以不管饭菜好吃与否,都应该感恩,而眼前这个家伙明显就不懂得敬畏和感恩。

    钟俊脑门不禁冒出两滴冷汗,心想这小丫头还真是厉害,不但厨艺好,嘴巴也厉害。

    “我……”

    “你什么你?你若是真的吃不起饭,我请你都没关系。但是打肿了脸充胖子是几个意思,啊?身上还穿着名牌?高仿的?年轻人,做人不能这么虚荣,要脚踏实地,知道么?”丁一朵一脸无语的表情。

    “你……你……”钟俊指着丁一朵的手在抖啊抖……

    “杨柳,告诉他。”丁一朵冲杨柳点点下巴。

    “不要用手去指别人,你一根手指指着别人的时候,实际上是四根手指指着你自己。”杨柳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看着眼前的姐弟两个,钟俊心里真的是在吐血。

    “你不就是嘴皮子厉害么?因为厨艺不行,所以只能用说来掩饰你内心的恐惧,掩饰你厨艺不行。”

    从小到大,钟俊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带着倾慕的眼神看他,只有眼前这个女人,几次三番不把他放在眼里,现在居然还说自己虚荣。

    此时被丁一朵刺激打击二连击的钟俊已经完全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他此时是以如花男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别说是丁一朵了,连隔壁饭桌几十岁的大妈都不拿正眼看他。

    “我说出一道菜,如果你能做的让我满意,就证明你厨艺真的好。”钟俊从地上起身,提出一道要求。

    “呵,我的厨艺好坏为什么需要你的证明?你算哪根葱哪根蒜?”此时的丁一朵简直就是一头喷火的小火龙。不过任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发火。

    “怎么,怕了?还是说根本就没那本事?”开玩笑,他钟少好歹大学时候也是辅修过心理学的人,他当然知道此时激将法更好用。

    “好,你倒说是什么菜。”丁一朵不信他还能说出什么离谱的菜来。

    “头汤面。”

    “头汤面?”丁一朵微微有些诧异,本以为他会说出什么复杂的菜式来,没想到却是一道简单的头汤面。

    周围的食客跟丁一朵的反应一样,一碗面能看出什么厨艺来,在场的人恐怕谁都能煮出一碗面来。

    门帘后的丁老爷子闻言却又是别有深意的一笑,这小子虽然长得丑了点,不过倒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头汤面是苏菜中很有特色的一道面食,所谓头汤,就是面条店一天刚开门,用换上的清水所煮的第一批面条,后来面汤渐渐被骨汤代替。

    所以头汤面并不具体指哪一种面条,鸡汤面,肉丝面,哪怕只是一碗阳春面,因为面条吸收了熬制了一晚上的骨汤的鲜美,都会觉得面条筋道,味道浓郁。

    丁一朵未发一言,只深深地看了一眼钟俊,便转身往后厨走去。

    其实越是简单的菜式,就更考验一个厨师的功夫,很多时候考验一个厨师基本功的菜式就是及其简单的家常饭,甚至是一份蛋炒饭。

    这男人不知道是真懂得,还只是误打误撞说出来的。

    十几分钟后,一碗冒着热气的汤面被杨柳端到了钟俊面前。

    汤头清亮,上面浮着翠绿的香葱和菜心,倒是及其赏心悦目。

    钟俊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面,又喝了一口汤汁,在众人的注视下,一碗面条很快被钟俊消灭了。

    只是十分钟后……

    面对着呼吸苦难,起了一身红疹的男人,众人都乱了手脚,倒是丁一朵冷静地吩咐道:“快送他去镇上的医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