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11章 文思豆腐

第11章 文思豆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近距离看,你还挺漂亮的!”钟俊被人揪着脖领,却盯着丁一朵的脸,突然冒出一句。

    六六差点给跪了,嘴巴又臭又毒的钟少什么时候这么夸过女人?演艺圈里什么样的美女他没见过,也没见他夸过谁。

    丁一朵也是没想到他的这种反应,手上一松,钟俊便挣脱出来。

    “小花妹妹,你这话有欠公允啊,首先呢,不能怪我浪费,要怪只能怪厨子手艺不行,做出来的饭菜让人难以下咽。其次呢,我来店里的目的很简单啊,就是来吃饭的,你说的那些我不懂啊。”说完还用无辜的眼睛看着丁一朵。

    钟俊的眼睛是没有化过妆的,而他的眉眼最像他母亲,是典型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翘,平日里严肃的时候,黑色的眼眸仿佛一汪深泉,让人不由深陷其中。

    而此时,他的眼眸里带着无辜的神色,带了一丝迷离和笑意,竟让丁一朵再次愣了一愣。

    六六眼见钟俊这模样,在心里长叹一声,钟少天生就是个演戏的坯子啊,啧啧,看这眼神,连小花妹妹都被电住了。

    不过钟俊没有得意十秒钟,丁一朵就猛然回神,脸上的表情变的甚至有点狰狞,手上的勺子也直接敲在桌子上,她冷笑一声,“既然不懂,那么我们这小庙伺候不了您这两位大佛,今天的饭菜免费了,请您马上离开。”

    这话一听,周围食客也都议论出声,杨柳眼见姐姐空着的那只手握成了拳头,知道这是丁一朵气极的表现,他轻轻拉扯了一下丁一朵的衣服下摆,“姐,你刚刚不是还跟我说,来者是客?”

    “哎,小花妹妹,没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吧,我又不是不给钱,你怎么能撵我呢?”钟俊屁股也没动一下,只是不满地嚷嚷着。

    见丁一朵依然冷着脸看着他,钟俊心想这妹子太不可爱了,跟第一天相识完全不同啊。

    “内什么,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钟俊有些狼狈地摸了摸鼻子,却摸了一手粘腻,特么脸上的粉擦的太多了,跟汗水混在一起都成浆糊了!

    “理由很简单,我嫌你长得丑,影响我店里其他客人的食欲。这是个看脸的世界,理由够充分么?”丁一朵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六六看着钟俊听完这话一脸便秘的表情,再次在心里为小花妹妹点了一万个赞,哈哈哈,靠脸吃饭的钟少也有一天会被人嫌弃,他要不要发个朋友圈庆祝一下?

    钟俊几乎要咬碎了一口白牙,他真想抹了脸上这可恶的妆容,让那个女人好好看看,什么叫脸,到时候她一定会尖叫,一定会跪倒在他的西装裤下,求着他要照片要签名的。

    此时处在盛怒中的钟俊已经完全忘了,他与丁一朵第一天见面甚至是那天在河边,他都没有化妆,是以那张帅脸示人的,而脸盲症的小花妹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还把他踹下了河。

    “小爷我从小到大没吃过白食,今天还就破了例了,一朵花,这笔账我记下了,我们来日方长。”钟俊气呼呼地起身,大步走出了云水居。

    啧啧,现在年轻人,怎么都这么沉不住气呢,丁老爷子透过帘子缝隙看到这一幕,抽了一口烟,摇了摇头。

    ——————

    仿佛这只是一个小小插曲,周围食客也全当是看了一场热闹,只是丁一朵心里却存了个疙瘩。

    中午打烊后,杨柳在前厅收拾,丁一朵在后厨收拾,顺便准备晚饭的食材。

    “丫头啊,给老头子我来一份文思豆腐吧。”丁老爷子手里拿着烟袋走了进来。

    丁一朵眉头皱了皱,“爷爷,您教过我,厨房禁止抽烟。”

    丁老爷子脸色微窘,没想到这牙尖嘴利的小丫头拿他的话来教训他,当下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丁老爷子讪讪地收了烟袋,搬了一张凳子,就坐在了一边,大有一种监工的架势。

    要说起这文思豆腐,也是属于名扬四海的一道美食了,它的历史也非常悠久。传说是清朝乾隆年间,扬州天宁寺一位名叫文思的和尚,厨艺了得,善作豆腐美食,而他用嫩豆腐、木耳等做成的豆腐汤,味道尤为鲜美,乾隆皇帝尝过这道菜后,宫中御膳菜谱上便多了这道菜。

    文思豆腐其实最为考验的是厨师的刀工,要将软嫩的豆腐切成头发一般的细丝,可以说对厨师刀工的考验几近苛刻,没有一番刀上功夫,不会有厨师轻易尝试制作这道菜。

    丁老爷子见丁一朵挺直了腰背站在砧板前,取了一块嫩豆腐,将刀面上沾了一些冷水,先将豆腐切成薄片,用手抹平,然后便听见厨房里响起“笃笃”的声音,而丁一朵也微微弯了身子,从旁人的角度看来,简直就是运刀成风,若是外人看到恐怕要尖叫了。

    不大功夫,丁一朵已经切好了豆腐,将豆腐放入清水中润开,放在一边待用,她又陆续取了火腿、木耳、胡萝卜切成细丝,这才开始上锅烹制。

    等到一碗冒着热气的文思豆腐羹端到丁老爷子面前时,杨柳也凑了进来,“哇,今天有口福了,姐,我也要一碗。”

    丁老爷子弹了弹他的脑门,“你这个臭小子,整天像没吃饱一样,哪日你没口福了。”

    杨柳哈哈一笑,手脚麻利地舀了一碗小菜,坐到丁老爷子身边,讨好地说道:“跟着爷爷每天都有口福的。”

    “哐当”一声,丁一朵案板上的黄瓜被拍成了瓣状,杨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的手一哆嗦,手里的勺子差点扔出去。

    丁一朵转过身,看着她冷凝的表情,杨柳赶紧改口,“跟着老姐每天也有肉吃,嘿嘿。”

    眼看着丁一朵的脸色缓和下来,杨柳的心才回归正位,艾玛,老姐,你这么暴力,以后真的嫁的出去么。

    等到杨柳被丁老爷子赶去了里屋写作业,丁一朵则被他叫到了天井中。

    “丫头,你可知道我今日为什么让你做文思豆腐?”出了厨房,丁老爷子重新点上了烟袋锅子,对于孙女不满意的瞪视他装作没看到。

    “文思豆腐虽然不是工序最复杂的一道菜,但是讲求一个耐心和细心,手眼心必须集中在食材上,才能做好这道菜。”未等丁一朵回答,丁老爷子便缓缓说出了答案。

    看着那边拿着两个铁球抛来抛去的孙女,丁老爷子脸上神色复杂,“朵朵,从你决定学习厨艺的那一天开始,我一直教导你要用心去烹制食物,将你对食物的爱融入到菜中,吃这道菜的人也能感受到你的用心。只是我现在在想,当初我是不是做错了。”

    丁老爷子的话说到最后竟然有些低沉,过分低沉的声音让丁一朵眯了眯眼睛,“爷爷,过分铺垫不是你的作风,我们之间向来都是直来直往的的。”

    “咳咳……”丁老爷子本来酝酿好的说辞和表情就被丁一朵的话给堵在在嘴里,这谁家孙女,怎么这么不可爱!

    既然被孙女这么说了,丁老爷子也就不演戏了,他挺直了背脊,“小花儿,我还是那句话,纵然你从小对做菜感兴趣,在厨艺上尚且算得上有些天赋,当初我教你厨艺也并非为了让你成为一名厨师。一个女孩子作为一名厨师太过辛苦,我不想你那么辛苦,好在你还有其他的爱好和专业,所以你必须回松城去,找一份你真正喜欢的工作。”

    这段时间丁一朵的暴躁他不是没有看在眼里,所以他才更加坚定让她回到松城去。

    “但是你怎么办?云水居怎么办?”丁一朵闷闷地说道。

    丁老爷子抽了一口烟,他调皮地吐了两个眼圈出来,丁一朵小的时候,他常常用这个逗她,每次小丫头都很给面子的笑出声来,只是现在,坐在她对面的丫头一直低着头,唇绷的很紧。

    “丫头,你呀,有的时候就是太过于执着一些东西,有些东西本其实就是虚妄的,是人们太过看不开,非要夹在自己身上的桎梏。我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说白了不过是会做一手菜,又被人们传的神乎其神。没有了云水居,走到其他任何地方,都能找出比我厨艺好的厨师来。所以说不定哪一天人们再来云水镇就找不到了云水居,我也可以趁着还没老到动不了去四处走走,像你曾祖爷爷一样。”经历了许多的丁老爷子脸上笑意淡然,那双深邃的眼眸中也尽是对岁月的参悟。

    “还有啊,丫头,你这脾气着实要好好收敛一番,唔,还有你这张嘴巴,这么伶牙俐齿,爷爷以后要给你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哦。”丁老爷子想到今天中午的一幕,摇了摇头。

    “所以让我做文思豆腐收敛脾性?”

    “怎么可能,是我真的想吃了。”丁老爷子有些心虚。

    “既然爷爷你一直想让我回松城去,我就跟杨柳一起回去,只是如果晚上那两个男人还来,你来招呼!”丁一朵看了爷爷一眼,起身准备离开。

    “哎,丫头,为什么是我来招呼?”

    “因为我觉得你跟如花很投缘!”丁一朵没回头,给了老人家一个肃杀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