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23章 蟹黄汤包

第23章 蟹黄汤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晚上到了家,丁一朵扫了一眼冰箱里的食材,终究还是给他发了个短信:“明天带宫保鸡丁和油闷冬笋”

    收到短信的钟俊终于露出今天第一个舒心的笑,都是自己喜欢的菜哎。

    钟少很高兴的结果就是在微博和朋友圈各得瑟了一圈。

    “哎呀,明天进组,胃口忽然好起来了!”还配了一张自己萌萌嗒自拍照。

    微博上自然是一众粉丝的各种回复。

    “老公帅帅的,要吃好一点,不要太辛苦,期待你的新戏!”

    “老公进组要受罪了,剧组伙食不好的吧。”

    “俊夕,在一起!”

    “杨乐夕才配不上我们家钟少!”

    “小夕怎么配不上钟少了,看图说话,他们在里多般配,多有夫妻相!”

    ……

    相比较于微博上的粉丝撕逼,只有亲人朋友的朋友圈则平静很多。

    知道他为什么会胃口变好的几个人同时保持了缄默,只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下面一直追问原因。

    傅叔叔不满自己妻子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别的男人身上,冷笑着拿起手机回复了一条。

    “你们觉得一个明骚的人能自己保持秘密多久,呵!”

    麻痹,不能做兄弟了!

    第二天中午,丁一朵刚拿出饭盒,办公室几位同事已经凑了过来。

    “呦,小丁,自己带饭呀,看起来不错呦。”

    “哎呀,现在会做饭的女孩子可真是不多了。”

    丁一朵其实不太擅长应对这样人际交流,她只能微笑着做回应。

    只是这种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一条短信就发了过来,“把饭菜带上来,当然,你有两种选择,一个自己上来,另外一个我下去找你,不过貌似后一种选择,全公司的人都会知道!”

    最后一句*裸的威胁还能更不要脸一点么,原来昨天一直追问自己今天带什么饭,是在这里挖坑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有一瞬间,丁一朵都想直接电话甩过去,姓钟的,老娘不干了。

    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丁一朵收拾了饭盒坐了电梯上楼。

    因为钟俊身份的特殊性,他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几乎都是封闭式的办公室,连他的助理都是男人。

    助理先生看到丁一朵拎着装饭盒的手提袋来到钟俊办公室前,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原来钟少中午不让他订饭,是有人给他做了爱心午餐,不知道如果他把这条爆炸性的消息发布到网上去,他的粉丝们会不会伤心死。不过想想他客观的收入和福利,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丁一朵敲了敲门。

    “进来。”门内一道低沉醇厚的男声,真的是很悦耳,即使她不是声控,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声音,真的好听。

    推开厚重的白色实木门,里面的视野豁然开朗,整体的色调是充满现代质感的灰色和白色的组合,大大的办公桌上也只有一些简单的陈设,旁边是一个中型的会客室,后面还有一道门。

    原来真的每个boss办公室都会有个休息室,适合藏匿小情儿?

    “把门关上。”钟俊抬头看她愣在原地,嘴边扯出一抹几不可查的笑容,淡淡吩咐道。

    丁一朵关了门,很自觉地走到休息区的茶几上,将饭盒拿出来,摆好。

    “钟总,饭菜在这里,已经加热过了,你吃吧,我下去了。”自己饭菜被剥夺了,自己还得苦哈哈地下去食堂吃大锅饭,这叫什么事儿。

    “等等,谁让你走了。”钟俊最后看了一眼邮件,确认没有问题,才按下了发送键。

    “钟总,你的意思是让我留下来看你吃么?”丁一朵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后面那句“人性呢!”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钟俊一脸笑意满面春风,“哎呦,不要说得这么刻薄,当然是一起吃了,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跟我一起共进午餐么,这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你知道么!”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跟你一起吃饭跟我有屁关系。

    “丁一朵,你是山顶洞人么?”钟俊托腮抬头仰望站在他面前的一朵花。

    “钟总,请不要对你的员工进行言语攻击,否则你会收到法院的传票,还有我确认自己是进化好了的现代人,你可以去考证一下自己是否是原始人!”

    啧啧,这张嘴皮子还真是像刀子一样锋利。

    “你若不是原始人,怎么会不认识我!”连几岁的小朋友都听过他的名字,她怎么对自己的名字无动于衷呢。

    “钟总,就算你是个名人又能怎样,不过是比我多了一些社会名声和财富,在我眼中你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昨天回家之后,作为好学生的丁一朵问了度娘钟俊的情况。

    显赫的家世,母亲是影后,父亲是华悦影视创始人,自己从小就是童星,长大成为红极一时的男星,两年前开始接手华悦影视,这两年虽然鲜有作品问世,但是人气却依然不减。

    丁一朵在网上看了许久他的照片,现场活动的,剧照,写真,还在脑中慢慢回想他现实中的样子,到了最后,能记住的也就只有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或深沉,或凄然,或明媚,或无正经。

    除了眼睛,那张脸还是模糊。她知道,能红成这样,他的容貌一定不会差,只是对自己而言却没什么意义。

    脸盲症的人,真的伤不起!

    钟俊觉得自己这颗脆弱的小心脏被她虐成了渣渣,于是默默选择打开饭盒,化悲愤为食欲。

    不过他看到饭盒里的饭菜却有些傻眼,“怎么这么少!”这怎么够两个人吃的。

    丁一朵很想送他一声讽刺的冷笑,她一个女孩子,又不是大胃王,能吃多少。

    “这是按照我的食量带的饭,钟总您昨天晚上有打过招呼说您要吃了么!”

    “我昨天一直在问你今天带什么饭菜,领导的意思你好歹揣摩一下么,对不对!”

    “我从来不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我只关心领导是否会按时发我工资!”他以为别人都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钟俊再次在言语上完败,他想了想,起身到办公桌前按了内线。

    “涛子,帮我叫聚祥楼的蟹黄汤包、紫薯烫面饼和粉蒸排骨,让他们十分钟内送到哈。”

    “你等会儿吧,一起吃。”这件事情钟俊确实没理,用身份压了她上来,本想着她带的饭够两个人吃的。

    丁一朵也不客气,蟹黄汤包和紫薯烫面饼是聚祥楼的招牌面点,她自己在家做过,可总是差了点味道。没有办法找到人家的大厨去学习,就只能多去品尝,不过每次排队的人都太多,她也没吃到过几次。

    如今有了这机会,她当然不会错过。

    聚祥楼的送餐速度很快,等到饭菜都摆上了桌子,也不过才八分钟的时间。

    丁一朵带来的饭菜用微波炉热过味道有一点点变化,不过钟俊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夹着一个蟹黄汤包,丁一朵先是仔细看了看,一个个元宝形状的蒸饺放在笼屉里,包子皮纯白透亮,隐约可见里面的馅料,甚至能看到里面流动的汤汁!

    吃这样汤馅儿料足的汤包,也是有一定讲究的,若是像平时吃饺子或者小笼包的吃法,可能会有烫到或者汤料溅一身的危险,所以要先用筷子夹住汤包的一边,用勺托底,然后咬开一个小口,轻吮汤馅。

    浓浓的蟹味儿在唇齿间留有余香,她用筷子拨了拨馅料,明明是一样的材料,为什么做出来的味道却完全不一样呢。

    “想什么想的这么认真。”钟俊见他盯着饺子一直在看。

    “我在想为什么我做出来的味道会不一样。”丁一朵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钟俊的问题完全是下意识的回答。

    钟俊放下了筷子,也没再搭话,他的手肘支在沙发的扶手上,第一次近距离地并且在这么和平的状态下观察丁一朵。

    其实一朵花的皮肤真的很不错,在素颜的当下,脸上的毛孔几乎细的看不到,她的肤色也是属于偏白皙的那种,一句话总结,一朵花的皮肤绝对是自带美颜相机磨皮美白效果。

    她安静的时候,整个人也显得沉静秀气,完全不像开口说话时那样的凌厉。

    她应该是很喜欢做菜才对,不管是在云水镇还是在这里,只是他不明白,既然这么喜欢做菜,那就去做一个厨师,为什么她又要选择读财会专业,来财务部当一个小实习生。

    想到昨天晚上,她落寞地说出那句,“如果有那么简单就好了。”她是不是有什么无法说出口的秘密。

    “你这样想是得不到答案的,做事情想问题不是要光凭脑子去想就可以得到答案的。”钟俊实在不想看见她这样,只能循循引导她,“针对这个问题,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呢就是去问做这道面点的师傅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当然这个办法的前提是你要认识人家而且人家愿意告诉你。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分解法。”

    丁一朵放下筷子,转头定睛看着他,“分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