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25章 上去坐坐

第25章 上去坐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五月底的松城已经有些燥热,面对系里几个老教授,大家都难免有些紧张。

    丁一朵心态倒是比较轻松,轮到她时,教授也只是象征性地问了几个问题,毕竟像丁一朵这样四年成绩都是第一,专业知识和实际操作都挑不出什么毛病的学生是非常少的。

    答辩结束时已经到了中午,张教授叫住正准备离开的丁一朵,“一朵呀。”

    “张教授!”对于这位老教授,丁一朵很尊敬。

    “中午有事么?”老教授看着眼前的学生,心里有些感慨,这个孩子无疑是优秀的,但她似乎没有考研的打算,听说还拒绝了四大,有时候他们这些老师都会替她觉得可惜。

    “没事。”

    “那就一起来吃个饭吧,今天约了一位重量级的大师,你可以见见。”

    丁一朵点头应下,却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大师,让在金融界小有威望的张教授都这样说。

    饭局定在了离学校不远的江南小筑,从饭馆的名字上看就知道老板一定是个文人雅士,里面的装修风格更是曲觞流水,古韵浓浓。

    价钱当然也不菲,学校里的学生们自然是很少来消费,除非是哪个土豪学生过个生日或者讨女朋友欢心,当然更多的也是学校领导宴请贵宾。

    丁一朵来的次数不多,一次是马苗的生日,宿舍里四个人和班里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那次纵然没点几个菜,结账的时候丁一朵还是觉得肉跳。

    江南小筑的菜系自然是以南方菜系为主,这里虽然消费高,菜品也确实精致,味道上佳,其中有一道甜品,那种味蕾爆炸的感觉,让她都觉得惊艳。

    一同来的还有系里其他两位同学,众人落了座,那位大师还没来,丁一朵品着上好的铁观音,在心里暗暗悱恻这位大师架子大。

    十分钟后,包间的门才被推开,同时一道浑厚带着歉意传来,“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让众位久等了。”

    其他人纷纷起身,只有丁一朵听到这个声音后僵在了原地。

    呵,原来所谓的大师是他。

    来人跟在座的众人一一握手,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丁一朵,而她也坐着没动。

    直到张教授叫了她一声,“一朵,来见见丁先生。说起来也是缘分,丁先生,我们这位同学也姓丁呢。”

    丁一朵微微冷笑,是啊,也姓丁,如果可以她倒是想放弃这个姓氏。

    对面的男人看向丁一朵的目光有些复杂,歉意,懊悔,悔恨,只是隐在灯光里,让人辨识不清。

    “丁先生你好。”丁一朵悠然起身,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伸出一只手与他相握。

    丁贵山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丁一朵,不过很快他就微微苦笑,若不是在这里偶然碰到,她又怎么会见他。

    一顿饭其他人吃的宾主尽欢,而丁一朵却是食不知味,只喝了两口汤,就再吃不下去。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金边眼镜衬得他整个人儒雅异常,他整个人,和她记忆里的完全不同。

    记忆里的丁贵山,喜欢穿舒服随意的衣服,喜欢下了班带她一起去小区的游乐场里玩秋千,那时候他的笑容真实,如今他的笑容虚伪让人生厌。

    看着他坐在那里侃侃而谈,丁一朵觉得包间里有些气闷,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终究决定离开这里。

    她让马苗给她打来一个救场的电话,挂了电话,她歉意地对着众人道:“对不起,张教授,各位老师,我公司有点急事,恐怕要先离开了。”

    张教授觉得今天自己的得意门生表现并不好,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得摆摆手叫她离开。

    几乎是带着一股急切地离开了那个让人窒息的包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点着昏黄宫灯的悠长走廊里,丁一朵步伐竟然有些不稳。

    眼中的泪意模糊了双眼,让丁一朵看不清眼前的路,她以为她可以不在意,她以为那一年她发誓同他再无关系后,他对她就再无影响,可是看到他,心中的恨意还是难以平复。

    “走路不看路的么?”一道清贵的男声从她头顶传来,丁一朵才意识到自己撞到了人。

    “对不起。”她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沙哑。

    “丁一朵!你怎么在这里?”上一秒钟俊还在心里诅咒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下一秒却惊讶地攫住了丁一朵的胳膊。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丁一朵怔楞了两秒,才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男人,“钟俊?”

    钟俊却被她的泪眼吓了一跳,顿时心里像是被盐水泡过,紧紧缩在一起,揪的他有些疼。

    平日里见惯了她倔强的模样,那双黑珍珠般的眼眸里也都是骄傲和坚强,此时却是满满的迷茫和悲伤,她是一个冷静自持的人,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能让她失态至如此地步。

    也许是顾忌到自己还在外面,丁一朵眼中的泪并没有滴落眼眶。再看不下去她这个样子,几乎就是下意识地,钟俊将她揽进了怀里,一只手在她后背轻轻拍着,“想哭就哭出来,憋着更难受。”

    一股凛冽的男人味儿撞进丁一朵的鼻间,自小到大跟她有过如此亲密的男人不多,除却爷爷,杨柳,还有包间里的那个男人,就再没有了。

    因为丁贵山的原因,对于男人,她一直有些抵触心理,

    如今这样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丁一朵的眼泪终于再忍不住,沾湿了他价值不菲的t恤。

    钟俊感觉到胸口传来的湿热,她的眼泪像是有意识般渗进他的心里,苦涩异常。

    钟俊掏出手机给包厢里的六六打了个电话,“我这边有点急事,先走了,你跟宋总说一声。”

    没理会电话那头六六的抗议,挂了电话,钟俊拍了拍丁一朵的肩膀,“走吧。”

    “去哪儿?”丁一朵难得迷茫。

    “送你想去的地方!”钟俊忍不住一笑,这丫头迷糊的样子不失可爱。

    钟俊带着她从侧门进了停车场,然而丁一朵刚坐进钟俊的车子,停车场的角落里一道闪光灯闪过,钟俊眯眼望过去时,只看到一个匆忙离开的身影。

    该死的狗仔队!

    车子平稳地驶出停车场,丁一朵也慢慢平静下来,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丁贵山还是能影响她这么深。

    “送你回家还是回学校?”除了这两个地方,钟俊想不出还能送她去哪里。

    “回家吧。”这个状态回学校,室友一定会担心。

    钟俊自然是认识她家,路上,她不说,他也不问,钟俊知道丁一朵并不是一个善于倾诉的人,若是她想说,自然也就会说。

    况且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只能算是上下级,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

    想到这里,钟俊不由得苦笑,有多少女人都是上赶着希望跟他扯上关系,她却这么不知珍惜机会。

    这次到了小区门口,已经不用刷脸,小保安已经认识钟俊的车子,直接放了行。

    车子停在楼下,“到了,你上去吧。”

    “你,要不要上去坐坐!”丁一朵转过头看着他,黝黑的眸子至真至纯。

    钟俊听见自己心里噗通一声,貌似有什么东西轰然沦陷,“好!”

    公寓是典型的两居室,整体的装修风格偏冷色调,没有女生喜欢的一些小东小西,多了几分冷清。

    “我家只有纯净水。”丁一朵拿了一瓶水放在他面前。

    钟俊也不挑剔,“水就好。”

    “你……刚刚是不是还没吃饭?”丁一朵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昨天晚上他发微信说今天中午会有应酬,应该是在江南小筑。

    正巧在这时,钟俊的肚子也很给面子地叫了一声。

    钟俊尴尬地笑了笑,“是还没吃。”应酬的饭局本就是这样,坐在饭桌前先要从民生再聊到国际大事,然后慢慢切入谈判主题,再来一番推杯换盏,谁也不是为了吃饭而去。

    应酬到了最后,喝了一肚子酒,饭菜没吃多少,胃难受,这也是钟俊为什么不喜欢应酬的原因。

    “你等我一下,我给你下碗面。”丁一朵起身向厨房走去。

    钟俊也起身跟着她走到了厨房,到了厨房门口,看到里面的设备和大小,钟俊不禁感叹,这厨房简直堪比一个小型酒店后厨了。

    看到他惊讶的表情,丁一朵淡淡解释:“这是打通了一间起居室改造的。”一般普通人家的厨房都不会弄这么大的吧。

    经她这么一说,钟俊又重新看了屋子的格局,竟然是三居室,而不是两居室。

    丁一朵打开冰箱才发现自己记错了。杨柳那天晚上突然跑回来,手擀面给他煮了。

    “面没了,我给你炒个菜吧。”丁一朵快速搜寻好下饭做起来又容易的蔬菜。

    “不用那么麻烦,我下午还有事,随意吃点好了。”要不是等下还有个会,钟俊才不想错过这吃出锅菜的机会。

    丁一朵想了想,又打开冷冻室,“馄饨要不要吃!”

    钟俊探头看过去,一排排白胖圆滚的馄饨静静地躺在结满冰霜的板子上,一个个散发着一股“来吃我呀”的浓烈气息。

    钟俊喉结滚了滚。

    “就吃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