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30章 中二少年

第30章 中二少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

    对于中二少年突然冒出的一句,钟俊完全不担心,就算杨柳不像他姐姐是个脸盲,以他在云水镇的伪装,想要认出他来,他还是太自信了点。

    “你是演天线小子的钟宝宝!”看吧,他说什么来的,可是,等等,天线小子,钟宝宝,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他人还小,被自家无良老妈坑了演了一个在别人眼中经典,在他自己眼中傻缺的角色,那时候他才六岁啊!

    可是那部电影顶多是他们这代人的事情,谁来告诉他,跟他隔了不止两道鸿沟的中二少年怎么会知道这个角色,甚至连他的外号都知道,这个外号都多少年不被人提起了。

    “爷爷从小就给我和姐姐放这个片子。”少年骄傲地说。

    “云水先生最在乎的除了厨艺和美食,就是他的孙女和孙子了。”

    钟俊想起离开云水镇之前那位老人告诉他的。

    如果自己还想见到云水先生,那么这个中二少年或许也是个突破口。

    钟俊的沉思被开门声打断,是面无表情提着保温饭盒的丁一朵和一个……长的……嗯,乱七八糟的男人。

    在帅的掉渣的自己面前,确实是长得乱七八糟。

    丁一朵进来后将饭盒放在桌上,拿了两个小碗,冒着热气的菠菜猪肝粥盛在瓷白的小碗里,让病床上的杨柳和沙发上的钟俊频率一致的吞了吞口水。

    两个小碟子里一个是蜜黑豆,一个是小酱瓜,那边袁博已经给杨柳撑起了桌子。

    将一碗粥和蜜黑豆摆在杨柳面前,另外一碗粥和小酱瓜摆在钟俊面前的桌子上。

    整个过程丁一朵都是一言不发,表情冷的几个男人都有些受不住。

    杨柳的表情更是要哭出来,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袁博。

    袁博轻咳一声,刚要说话,就被丁一朵堵了回来,“袁师兄,你不用替这小子说话。”

    气场之强大,气压之低,袁博乖觉地闭上了嘴巴。

    杨柳,好好承认错误,争取宽大处理,哥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袁博和杨柳眼神上做着沟通和交流。

    袁博哥,我怕……拿着勺子的杨柳表情仿佛要上断头台。

    丁一朵假装没看到两人之间的“眉来眼去”,“放心吧,粥里没放□□。”

    真的是亲姐姐么!

    钟俊没察觉到几人的暗潮汹涌,他心情愉快地喝掉了一碗粥,恩,猪肝口感合适,嫩滑而不腥,香脆而不软绵,菠菜也是去除了那股铁锈的味道。“我还要一碗!”

    其他三人齐刷刷地看向他的碗,这人是乱入的吃货么。

    只是这种平衡很快被南倩打破,刚来医院还没来得及换衣服的南倩先到了杨柳的病房里。

    其实她真的是来看看杨柳的情况的,顺便看下有没有八卦可以八,没想到进了杨柳的病房反而看到举着碗一副嗷嗷待哺状的钟大少爷,和一脸苦相的杨柳还有一个便秘脸的男人。

    果然还是错过了什么么?

    “内什么,我是来看看杨柳的恢复情况的。”

    南倩的出现让袁博的眼前一亮,这个女人美而不妖,艳而不俗。

    “南倩,谢谢你。”丁一朵真心跟南倩道谢。

    南倩豪爽地摆摆手,“看他的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注意饮食就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有啥事到五楼脑外科找我。”

    走过钟俊身边时,一个爆栗子打在他头上,“没事少吃点。”

    “我昨天献了好多血,要补一补,不然会气血两亏的。”钟俊一脸无辜。

    “呵,你还知道气血两亏,就你献那点血,还需要补,别闹!没事好好回去工作。”

    “每天忙工作还要进组拍戏,我很累的好不好!”钟俊委屈地小声嘟囔。

    南倩笑着摇摇头不理会他的碎碎念,这么一大早就来医院报道,体贴和细心从来不是钟少爷的style,再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冷着脸的女孩儿,,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喝到喜酒了。

    只是连走路都摇曳生姿的南大美人医生没想到的是,在她背后也有一道热烈的目光注视着她。

    袁博因为还有事并没有代很久,倒是大老板钟俊在喝了两碗猪肝粥,一小碟酱黄瓜后,心满意足地摊在沙发上不想动。就连那边的姐弟两个对峙都没有回避的意思。

    “杨柳你真是长本事了,在学校里跟人打架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姐,是他们说那样的话。”

    “杨柳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没有权利去干涉别人说什么,但是我们可以管住自己的行为,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冲动,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丁一朵神色暗了暗,“况且人家说的也是实话。”

    最后一句话丁一朵说的声音很轻,病床上的杨柳没有听到,却被钟俊听进了耳朵里,他皱了皱眉,看向低头的女孩,清晨的阳光照在她身上,甚至能看到她细白的脖颈上一层绒毛和……绷紧的血管,是要多么隐忍,才能这个样子。

    床上的少年也固执地与姐姐对视,眼中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痛苦和坚持,“我只是想告诉他们,我有人生也有人养,养我的人是我的爷爷,是我的姐姐。”

    “杨柳,你还是觉得自己没错?”

    少年负气地转过头,“我没错。”

    “好,既然你觉得自己没错,那我看之前爷爷和我对你的教育也是白费了,你自己就呆在医院里好好想吧,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给我打电话。”说完,丁一朵转身出了病房。

    病房门关上的一刹那,倔强的少年眼中终于有了泪花,转头对着关死的房门,嗫嚅地叫了一声,“姐姐。”

    目睹了一场世纪姐弟大战的钟俊又喝了一碗粥,这才心满意足地撂下碗筷,将杨柳面前已经有些凉的粥重新倒回保温桶,跟里面的粥中和了一下,这才又给中二少年盛了一碗。

    “这粥里的食材都是顶新鲜的,你姐姐一定是早起去买的食材,然后花了很大心思给你做的,不要浪费你姐姐的心意。”

    杨柳把一勺粥放进嘴里,熟悉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口腔,他眼眶中本来还打转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妈妈去世那年,他才五岁,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女人总是会在他哭闹的时候像变花样一样,变出美味的食物来,那时候姐姐还很活泼,每次看到他有好吃的,都会抱着妈妈的胳膊撒娇,也要一份一样,妈妈总是先习惯性的勾勾姐姐的鼻子,然后从身后再变出一份来。

    再后来,他的记忆和生活里便只有了爷爷和姐姐,爷爷经常会在夜里对着流淌的河水,抽着烟,轻声叹息。

    而姐姐,脸上的笑容越来也少,也越来越沉默,直到他上了小学,被同校的孩子欺负,姐姐以*,那时候他才发现,原来那个爱笑爱闹的姐姐变成了一个冷冰,暴力而且毒舌的姑娘。

    慢慢的长大,他才明白,那何尝不是姐姐自我逃避,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他一直都希望姐姐能够放下那些不快乐的事情,做一个正常的二十一岁女生。

    “啧啧,这么大的男人了居然还哭鼻子,出息。”钟俊嫌弃地将抽纸扔到他面前。

    “小子,记住,你已经长成一个男人了,拳头是男人的一种象征,但是拳头只是用来对付坏人,而不是对这自己同学挥动的。比拳头更有杀伤力的是脑子。遇到事情的时候先动动脑子,不然它就是一个顶在你脖子上的球状物。”

    杨柳的眼泪已经凝在了脸上,眼前这人真的是男神钟俊?这么毒舌的男人他不认识。

    “小子,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这件事情,你本来就有错,跟你姐姐道个歉。”

    “可是……”

    “可是什么,我说你这小子怎么那么磨叽啊,知道你心里气不过对不对,我和你姐姐已经帮你讨回来了。”想到昨天那群灰溜溜的家长,钟俊越发觉得自己脑子真的是太聪明了。

    看吧,这就是四肢发达和头脑发达的本质区别,中二少年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

    那边从医院离出来的丁一朵并没有去公司,她跟公司请了两天假,如今从医院里出来,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抬头看看逐渐惹起来的太阳,算了还是回家吧,自己说是不管那小子了,可是自己又怎么真的狠下心来让他去吃外面的饭。

    叹了口气,丁一朵招了一辆出租车回家,脑子里一直琢磨着吃什么会有助于他的伤口恢复。

    然而丁一朵却怎么也没想到,在公寓楼下,她竟然会看到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