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47章 不愿面对

第47章 不愿面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一朵,你去休息一下吧,你这样熬着,会受不了的。”从钟俊出事后就一直没有休息过的丁一朵,连六六都看不下去了,眼看月亮落下去,太阳又升起来了,她却连眼都没合过。

    “阿俊如果知道你这样,也会心疼的。”见她不动,六六终于想到用钟俊逼着她去休息。

    丁一朵握着手机,手机屏幕上的壁纸已经换了,却是换成了他的另外一张照片,那天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看到那张让女粉丝喷血的写真照片,感慨了半天,最终说了一句,这么香艳的照片还是单独留着看吧。

    他本来想拍一张两人的合影放上去,丁一朵想到那天在地铁上的经历,默默地摇了摇头,可是最后两个人的合影还是照了,被他放在了他自己的手机屏幕上做了壁纸,他给她选了一张自认为很酷的照片。

    她还记得两个人的合影,她一脸的嫌弃,而他一脸雀跃,还捉着她的手一起比了个最傻的拍照姿势——剪刀手。

    她的手小,而他的手大,她的手白皙纤细,他的手小麦色骨节分明,她的手因为常年掂锅握刀带了一层薄茧,他的手因为常年拍摄也有细小的伤疤。

    本来是两只对比鲜明的手,握在一起却那么和谐。

    而她的脸上不情愿,眼底的缱绻笑容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他甚至都不知道,那天她偷偷把照片拷贝到了自己的电脑上做了电脑的壁纸。

    钟俊,我这样,你真的会心疼么,可是你为什么都不醒来。

    医生说他度过十二小时危险期后就会醒来,可是距离他出手术室已经过去了快十八个小时,他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钟柏岩和莫红玉也有些着急,“裘主任,阿俊他怎么还不醒?”

    裘主任查看了钟俊的一些指标和检查结果,“你们不要急,阿俊受到重大外部伤害,对于身体机能来说损耗很大,需要一定时间修复,目前看来没有什么异常的,醒来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了。”

    医生走后,丁一朵仍旧直直地望着监护室中的人,眼神倔强。

    钟柏岩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出去。

    莫红玉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姑娘,昨天钟柏岩跟她说了两个人的事情,她倒是乐见其成,她的儿子她了解,外表看似吊儿郎当,骨子里却跟他爸爸一样,对于感情,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若是在昨天之前,她都会十分欢喜地接受这个姑娘,可是如今,她却不敢问出口。

    半晌,丁一朵终于回过头来看着莫红玉,“阿姨,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本来就白皙的脸此时却因为疲累显得更加苍白没有血色,眼眶下乌青一片的黑眼圈是怎么也遮挡不住。

    身为女人的莫红玉知道熬夜多伤身体,她为这个女孩儿心疼,接下来的话却更是不忍心开口。

    “阿姨,您放心,你说什么我都能接受。”

    说这话的时候,丁一朵心里苦涩难当,她可以接受他所有粉丝的谩骂和否认,却害怕他父母一丝一毫的不满意。

    莫红玉轻声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病房里的儿子,眼眶又红了,她知道眼前的女孩儿必定是误会了什么,她拉过丁一朵的手,“朵朵,你误会了。若是放在昨天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祝福你们两个,甚至会催促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可是如今。”

    她一只手拭去泪水,轻轻拍了拍丁一朵的手背,“阿俊他的脸……”

    明白莫红玉的顾虑和担心后,丁一朵反而松了一口气。

    “阿姨,我是脸盲症!”

    丁一朵的话让莫红玉一愣,“他的脸固然重要,可是我最看重的还是他能活着,他能健康地站在我面前,我喜欢的是他,不是他的脸。”

    “朵朵,你是个好孩子。”莫红玉将丁一朵揽进怀里,痛哭出声,却不知是在心疼儿子还是心疼两个人的感情。

    丁一朵因为不习惯跟人有身体上的接触,只能僵直了身体,任由莫红玉抱着她。

    自从妈妈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妈妈一样的人抱过她了。

    ——————

    然而到了第三天,钟俊还是没有醒来。

    “医生不是说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他怎么还没醒过来?”前来探望的徐克岩皱了皱眉头。

    六六摇摇头,裘主任甚至怕自己诊断有误请来了自己的大师兄,却还是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阿俊的脸,当真是?”莫逸杭不忍看他满脸绷带,声音里带着涩意地发问。

    六六点点头,那天换药的时候,他看到了他脸上的伤口,只是一眼,便不忍心再看。

    虽然有很多演员并不靠脸吃饭,许多颜值不高的演员在演艺圈也是混的风生水起,可是若是曾经一个颜值很高的演员,被毁容,后果还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尤其是钟俊,他在演艺圈脸算是长得非常精致的男明星,曾经很多媒体都给了他的脸很高的评价,可是如今那张曾经精致的脸,如今却是血肉模糊,一片狼藉,上面布满了大小的伤口。

    傅铭远面色严肃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内还没醒来的钟俊,“可以做面部修复的。”

    那边的莫瑶正陪着丁一朵说话,“一朵,算起来我是阿俊哥的表妹,你别太担心了,钟俊哥一定会没事的,你现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不等他醒了,看你这个样子,一定会心疼的。”

    眼前的女孩子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却不影响莫瑶对她的好感,或许真的是因为不是一家人不如一家门?

    “谢谢你。”除了这句话,丁一朵已经不知道还可以说出什么话。

    “只是这样一直不醒,真的是正常吗?”几个人临走时,徐克岩还是没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丁一朵也带着这样的疑惑一直在等着他醒来,可是过了医生说的十二个小时,二十四个小时,甚至是三十六个小时他都一直没有醒,丁一朵的疑惑已经变成了深深的恐惧。

    “病人的头部其实并没有收到太大撞击的损伤,而且到现在为止,看到病人的体征也都是非常正常的,我们初步判断,病人会出现目前的情况是因为病人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在逃避他不愿面对的东西,不愿醒来面对现实。”

    众人面面相觑,片刻后,却又同时想到了什么,“他是不是在做手术的时候听到了脸被毁容的事情,所以不愿意醒过来面对这件事情?”莫红玉抓住丈夫的手低声问道。

    裘主任点点头,“不否认有这个可能性,一般情况下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大多是因为病人不愿面对的是自己最在意的东西,对于阿俊来说,他是一个演员,脸对他来说太过重要,很有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那有什么办法么,总不能让他就这么一直睡着的呀,他……”莫红玉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钟柏岩安慰着妻子,“裘主任,你们原来遇到这样的病人都是怎么处理的?”

    “一般情况下我们会采取心理干预的方法,病人目前虽然人没有醒过来,但是意识是有的,也就是说是可以接收到外界的信息,可以采用心理暗示的方法让他不再逃避。”

    “也就是现在跟他说话,实际上他是可以听到的?”一直安静的丁一朵开口问道。

    “是的。”

    “让我试试吧。”

    ——————

    钟俊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普通病房,脸上的绷带还没拆,让他看起来样子有些狰狞。

    几天没有正常进食,一直靠着营养液维持体能,让他原本就显得有些瘦的手更显苍白细瘦,手背上更是布满了针眼。

    丁一朵握着那只没有插着针管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却觉得扎在自己心间,疼痛难忍。

    拿了一块温热的毛巾,仔细地擦着他的手。

    “钟俊,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你那天说你要好好陪我吃一顿饭,可是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兑现,我在想我是不是遇到了一个骗子,骗了我的心,然后许诺了我很多事情,却一件都不肯兑现。”

    “钟俊,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他们都说你是在害怕面对自己毁容的事实,可是我知道,你是在害怕面对我,你不知道醒过来该怎样来面对我,你是在害怕从我脸上从我眼里看到一丝一毫对你的嫌弃和失望。但是你怎么就忘了,我从来就不是因为你的脸而喜欢你的。”

    握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钟俊你不能这么自私,我们之间一直都是你说了算,你说要在一起试试,我就答应了,你说你要追我,我就答应了,我一直都在一个被动的处境里,现在你又自私地选择不肯醒过来面对我,你根本没有说的那样喜欢我。”

    “如果真的不愿意醒过来面对我,那就当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就当我从来没有规划过我们两个的未来,就当你从来没有来过我的世界,就当你是跟丁贵山一样的男人,对不起,钟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