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49章 打开心结

第49章 打开心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丁一朵赶到医院时,六六正在病房外急的团团转,见到她就像见到了救星,一把拉住她的手,“一朵,你可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说钟俊出事了,怎么不进去?”

    六六哭丧着脸,“他不让我进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我出去接了个电话,然后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阿俊自己下床去了卫生间,他揭开了自己脸上的纱布,看到了自己的脸,然后打碎了卫生间里的那面镜子,手也受了伤,脸上的伤口也又崩开了!”

    六六说完,丁一朵已经能想到那是怎样一种场面,她嘱咐了所有人把屋子里的镜子和手机都收起来,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模样,却独独忘了卫生间里嵌在墙上的那面镜子。

    之前都是有人陪着他,而他因为伤势也没有下过病床,方便都是在床上,他那天还开玩笑说,感觉现在自己像个废人一样。

    现在她也不能苛责六六独留他一人在病房里,钟俊一定是存了这样的心思,就算今天不发生,他也会找机会支开所有人。

    钟柏岩和他们说过,钟俊早晚都要面对自己现在的这张脸,可是却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缓和,最起码等伤口好之后,没有现在这样狰狞。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这里交给我。”

    敲了敲病房门,里面还是没有声音,“阿俊,我是丁一朵,我要进来了啊。”

    手放在门把上转了一下,没有转动,她又敲了敲门,“阿俊,把门打开,我有话对你说。”

    里面仍然没有声音,丁一朵手上敲门的力度加大了一些,“钟俊,你要是再不开门,我立马走。”

    在病房内跟她一门之隔的钟俊咬了咬牙,知道她这不过是激将法,却还是真的害怕她走掉。

    自己如今已经变成这样,失去了曾经那张引以为豪的脸,却没法再承受失去她的痛苦。

    可是该如何面对她,想到镜子里那张惨不忍睹的脸,他自己都觉得恶心,自己都觉得看了晚上要做噩梦,他要如何面对她。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一个靠在门板上久久不动,一个手握在门把上表情凝重。

    不知过了多久,丁一朵握着的门把手终于动了,她松开已经有些麻木的双手,等待着门开。

    门被打开,里面的男人也出现在她面前,脸上刚刚崩开的伤口已经重新处理过缠上了绷带。

    钟俊给她打开门后就默默地转身往病床走,因为身体没有完全复原,走起路来还有一些蹒跚,然而对于钟俊来说,身体上的疼,却远没有心里的疼来的真实和让他觉得窒息。

    一个简单的往床上躺的动作却让他出了一身汗,而整个过程中,丁一朵就站在一边双手抱臂冷冷地看着他。

    躺倒了病床上,钟俊侧身躺着,没有看她,这还是两人在一起以来,钟俊第一次没有主动跟她说话。

    看着他的背影,丁一朵先气,后来反而怒极而乐,“钟俊,先是逃避着我不肯醒过来,现在又不肯见我,是不是要我真正消失在你面前你就开心了?”

    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丁一朵也摸清楚了他的性格,绝对是喜欢被骂的受虐型体质,他若是钻了牛角尖,没有人在他身边骂醒他,他一定是出不来的。

    “你走吧。”知道她说的是气话,可是想到她如果真的要走,钟俊还是觉得心里难受,那种难受甚至盖过了他看到自己现在的鬼样子的失望和难过。

    听他说这话,丁一朵的火气蹭蹭往上涨,她绕过病床,走到另一边,眼看他又要转身,丁一朵一个箭步上前,双手撑在他的头两侧,完全将他困在自己的双臂之中,让他转动不得。

    丁一朵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闪烁的眼睛,咬牙切齿地说道:“姓钟的,你再给我逃避下试试!”

    “原来我怎么没发现你长了一颗玻璃心,刚开始跟我认识的时候怎么各种霸道各种不要脸各种秀下限,到了现在倒是一副菩萨心肠了,钟俊我现在就想要你一句真心话,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到底有没有为我想过,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想见到我!”

    钟俊被她震慑住,小眼神里带着可怜,“我……我喜欢你,我想见到你,每天二十小时都想你在我眼前,每天想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

    “那你就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把自己弄得二次受伤,反锁房门,不想见我,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钟俊闪躲着她的目光,“朵朵,我自从知道自己的脸毁了之后,每天都在给自己打预防针,每天都在给自己做心理防线,可是自我催眠和真正亲眼目睹的结果仍然不一样,你没办法明白,当我看到自己的脸那个鬼样子的时候,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他眼里的痛苦一闪而过,可是丁一朵还是捕捉到了,她能体会到他的那种绝望,因为他都多难过,她心里就有多疼。

    她轻轻叹了口气,眼神就软了下来,她低头,一个轻吻落在他的眼睑。

    “你怎么知道我没见过!”不顾他呆掉的眼神,丁一朵继续说着,“前几天你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的时候,每次护士给你脸上换药的时候,我都在。”

    “你……”

    丁一朵伸手捂住他的嘴,却小心地控制着力度,尽量不去碰到他脸上的伤口。

    “我以为那天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我从一开始喜欢上你,就不是因为你这张脸,所以你不用担心会吓到我。”

    “可是我从此以后可能就再也演不了戏了。”

    “那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留恋那个光鲜的位置,不愿走下神坛,像个普通人一样跟我在一起?”

    “我当然愿意,可是……”他的心里即便是过了丁一朵这道坎,可是对于自己曾经喜欢的演艺事业,不能说没有遗憾。

    “我知道让你接受起来有些困难,毕竟如果换做一般人的话都难以接受了,更何况靠脸吃饭的你。”

    “我不单单靠脸吃饭,我靠演技吃饭的。”钟俊小声反驳。

    看他已经能够反驳自己,丁一朵知道他心里已经平静很多,“恩,还靠演技吃饭,现在医学和整容技术这么发达,就你这些伤口还怕复原不了么?”

    钟俊虽然还是无法忘怀镜子里那张狰狞的面孔,可是如今却被丁一朵吃了两颗定心丸,心情也平复下来,终于能够坦然接受自己毁容的这个事实。

    心情平复下来后就想着要翻旧账了,“你刚刚说要离开我。”

    丁一朵收起温柔的表情,又换上冷笑,“钟俊,你还敢问?你知道我在家听六六给我打电话说你又出事时候的心情么,你知道我听六六说你发生了什么时的心情么,你还敢问!”

    看着她凶狠的样子,钟俊小媳妇儿一样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朵朵,我错了!”

    “你这话最近说了好多遍了,不好使了。”

    “朵朵,你再亲我一下呗,像刚才那样,就一下,这次亲嘴好不好!”他像个要糖吃的小孩子,拉着她的衣角,还晃了两下。

    “你……”丁一朵狠狠盯着他。

    “阿俊,你没事吧,我听六六打电话说……”莫红玉的话说了一半脚步也停住了,而跟在她后面的众人也是纷纷停住脚步,看着病床上的两人。

    丁一朵双手仍然撑在他的身体两侧,面色有些凶狠,而钟俊则是一副娇羞的模样。

    这场景怎么都觉得有些违和啊……角色有些颠倒了吧!

    丁一朵看到这么多人,脸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她站起身来,对着众人点头打招呼:“叔叔,阿姨……”

    莫红玉一脸惋惜的表情,钟柏岩看着妻子的表情,握拳轻咳一声,成功转移了妻子八卦的注意力。

    “啊,阿俊,我听六六说了,你吓死妈妈了,现在有没有觉得怎么样?”莫红玉扑到儿子身前,上下打量着他。

    “妈,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我已经联系了韩国最好的整容医生。”钟柏岩淡淡地开口,作为父亲,他也不想自己的儿子这样,只能站在他身后,为他做更多。

    丁一朵将空间让给他和父母,一人去了卫生间。

    宽大的卫生间里还是一片狼藉,没有来得及收拾,洗手台上扔着染着血渍的纱布和绷带,墙上的镜子已经从中间裂开,中间碎裂的中心处一团血迹。

    想到他当时一个人进了卫生间,拆掉脸上的纱布和绷带,看到镜子里那样的自己时绝望的心情,那种窒息般的心疼又再次袭来。

    曾经她以为自己这颗心在看过了父母的那段感情后不会再为任何人而动,可是他却以一个无赖的模式强行入侵她的生活,再以那样霸道的方式入侵她的心,让她一步步沦陷,再也无法自拔。

    他曾经说她是他的劫,可是对她来说,他钟俊,又何尝不是她丁一朵的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