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54章 飞蛾扑火

第54章 飞蛾扑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从会馆出来,莫红玉送她到了医院楼下,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莫红玉笑着拍了拍她的手,“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你是个好孩子,若是换做别人,怕是受了这么大委屈,回来一定会跟男朋友哭诉的,你能想到我,已经非常难得了,阿俊那孩子,最是护短,他的东西,他的人别人动不得也欺负不得,更何况是他心爱的人。只是这件事情他也是顾虑到了我和楚瑜的关系,放不开手脚去为你做些什么,只能迂回着来找我这个当妈妈的。”

    莫红玉顿了顿,想到什么,神色温柔,但是眼神中却带了一点惆怅,“其实阿俊这孩子不是这样的性格,从小到大他就无法无天,受了委屈也一定会讨回来,有的时候甚至不会考虑那么多,如今他的确是成熟了不少,而这都是你的功劳。”

    “我和阿俊爸爸都不会看错人,你跟阿俊在一起,恐怕以后还会面临更多困难和委屈,但是不管面临什么,只要两个人始终在一起,心心相依,就能无坚不摧。”莫红玉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丁一朵。

    “阿姨,谢谢您。”

    “上去吧,如果看不到你,那个臭小子恐怕又要闹脾气了。”莫红玉赶她下车。

    ——————

    丁一朵进了病房却没有看到钟俊的人,她扬声叫道:“钟俊?”

    过了几秒钟,卫生间里才传来他的回答,“我在这里。”

    丁一朵走到卫生间的门前,敲了敲门,“你在里面干嘛?”经过上一次的事情,卫生间里的镜子早已经是卸掉了。

    半天没有人回答,她试探性地推了推门,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她又往里推了推,却看到钟俊背对着门站着,而他面前赫然是一整面明亮的镜子。

    而他那张已经拆了绷带和纱布,已经结痂,甚至有些伤口痂壳已经脱落,露出粉红色的新肉的脸就倒映在镜子中。

    钟俊双手支撑在洗手台上,眼睛有些红。

    这面镜子怕是他在自己不在时让人装上去的,他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脸,她纵然是欣慰,可在撞进他有些泛红的眼里,她心头还是紧紧一缩,那种毫无预感的疼痛袭来,让她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她推开门,走了两步,来到他身后,伸出双臂,从背后圈住他的腰,将脸庞贴在他宽厚的背上,感觉到他身体的暖意,自己的眼角却又有些发涩。

    钟俊一只手放开了洗手台,轻轻抚着她的手,“朵朵,别担心,我只是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没事啊。”

    本来是最需要安慰的人,此时却反过来安慰她,丁一朵的眼泪终于滚滚而下。

    感觉自己的后背又湿又热,同时十分细微带着压抑的哭泣声从他身后传来,钟俊转过身,伸手将她圈进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嗅着她身上淡雅的香味。

    “乖,我真的没事,真是只是想看看情况,想要跟医生讨论一下后续的治疗情况。”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反而让丁一朵的眼泪流的更多。

    感觉到她小声的啜泣,钟俊放开她,用手指温柔地拭去她的眼泪,“我们朵朵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姑娘,我怎么不知道还是个水娃娃呢?”

    他温柔的指腹蹭在自己脸上,带着一点点粗粝,却仿佛蹭在她心上,让她心疼。

    “钟俊你不用为我担心,选择跟你在一起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要面对很多,困难甚至是骂声,我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你也知道我的防御系数很高,不用为我担心。”

    她的话,让钟俊动情,这样一个又执着又傻的姑娘,他何德何能拥有了她。

    他靠在洗手台上,而她被他半抱着圈在怀里,他低头就能看到她被泪水洗刷得晶亮的眼睛,脸上还带着点点泪痕。

    他心中一动,一低头,薄唇就落在了她的唇上,开始还只是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唇形,后来便不再忍受这种厮磨,直接撬了她的贝齿,诱哄着她同自己一起沉/沦。

    丁一朵睁大眼睛看着他的脸靠近自己,他的身上还带着清凉的药味,他的轮廓在自己眼中也越来越清晰,那双平日里总是充满戏谑和不正经的桃花眼中,此时却盛满温柔,褐色的瞳仁里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跟一个男人这样耳鬓厮磨,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为了一个男人忍受她曾经都无法忍受的委屈,或许这就是爱了吧。

    她忽然有些明白妈妈当年的心情,以那样飞蛾扑火之姿去爱一个男人,就算那个男人最终背叛了她,可是在她的生命里,她还是真正的爱过,那么也就不会有什么遗憾了吧。

    钟俊放在她腰侧的大手轻轻捏了她一下,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她耳侧响起,“丁姑娘,专心一点。”

    丁一朵抬头去看他,他的眼里带了一点点恼怒,唇色却因为接吻显得一片嫣红,她忽然低低笑了开来。

    最终在钟俊将要恼羞成怒之际,她闭上眼睛,踮起脚尖,将他的埋怨都堵在了嘴里。

    ——————

    相比于医院里两人的平静甜蜜,丁家此时却是一片兵荒马乱。

    “爸爸,你当时为什么要拦着我,她都那样说你和妈妈了,你要是不拦着我,我一定上去给她一巴掌的。”丁萧然坐在客厅里,一脸骄横地指责丁贵山。

    “然然,这是一个女孩子应该说出的话么?我和你妈妈从小都是怎么教你的。”

    “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她都说的那么难听了,爸爸,我才是你的女儿,户口本上,你的子女一栏上的名字是我,不是她。”

    “够了,然然,你先回房去!”一直没说话的萧冰吩咐女儿。

    “妈妈……”丁萧然回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我和你爸爸有话说,你回屋去。”萧冰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她此时的想法,丁萧然只能撅着嘴上楼。

    客厅里只剩下两人时,萧冰看了丁贵山许久,才慢慢开口,“当年是我犯的错误,是我不该在知道你还有家室的情况下撩拨你,是我不该设计你生下然然,是我不该带着然然去找她。所有的错误我都愿意承担,可是然然是无辜的,我犯的错误不能让她来承担,她还年轻,她的生命还很精彩,我不想让她以后背着一个骂名。”

    “我可以装作不知道你给他们姐弟两个房子,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你去找丁一朵,我可以假装不知道你说出差实际上是回了云水镇给她扫墓,这一切我都可以假装不知道,可是丁贵山,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把然然牵扯进来。”萧冰凄然一笑,“所有的错误都由我来承担。”

    “萧冰你……”丁贵山变了脸色,“你说你当年设计我?”

    当年他在一次交流会后的酒宴上醉酒,醒来时跟萧冰已经在一张床上,他那时虽然存了抛弃糟糠之妻的想法,也的确是贪恋萧冰的美色和她的家境地位,可是他还是想先跟妻子离婚再去跟她纠缠,却没想到这一次意外,萧冰意外怀孕,而他因为心存内疚就同萧冰在松城生活下来。

    再回云水镇时,他面对杨琴的求欢终究没能忍住,一夜贪欢,杨琴有了杨柳,而那时杨琴尚且不知道萧冰和孩子的存在。

    后来杨琴的死,他不是没有伤心过,毕竟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而且为自己养育了两个孩子,还替自己照顾父亲,而且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就算到最后没有了爱情,他依然当她是家人。

    只是对于有的男人,女人不过是他们前进路上的垫脚石,为了名利地位,他可以爱任何一个女人,尤其是这个女人可以为他提供这些。

    “是,当初你本没有几分醉意,是我故意勾引你,所以都是我的错,丁贵山,看在这么多年我们感情的份上,我只求你,不要再去见丁一朵,不要再让她出现在然然面前。”

    丁贵山豁然起身,“你……”手指着她,终究还是无力地落了下来,“我想静一静!”

    说罢转身离开,只剩突然爆发出痛哭声音的萧冰。

    丁贵山最后怎么走到丁一朵公寓楼下的都不知道。

    这一路他想了很多,当年萧冰带着丁萧然去云水镇要杨琴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可是他近乎是以放任的态度任其发展,因为当时萧冰的父亲许诺,只要他能跟杨琴离婚,跟萧冰结婚,他就会安排他一个很好的职位。

    而他还是对杨琴开不了口,只能任萧冰去,他一直以为杨琴会直接跟他离婚,却没想到她会以那样一个决绝的方式离开。

    后来他想弥补丁一朵和杨柳,但是却发现一双儿女早已经离他很远了。

    他抬头望了望楼上,手在楼宇电话上停了许久都没有按下,他如今还怎么出现在丁一朵面前?

    “汪汪……”几声犬吠吸引了丁贵山的目光。

    那只大金毛看起来十分眼熟,丁贵山愣了愣,才叫出口.

    “薯条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