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第55章 有些真相

第55章 有些真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薯条儿看到他,一屁股坐在原地不动了,吐了吐舌头,回头看了看。

    丁贵山抬头看到跟在薯条儿身后的人时,身体不由绷直,下意识开口叫道:“爸!”

    丁老爷子背着手走过来,“我没有儿子,你认错人了。薯条儿,走了。”

    自从杨琴的事情之后,丁老爷子便跟他彻底断了父子关系,这么多年,他曾经多次回云水镇去看望他,都没有再进去过家里一步,而丁老爷子更是跟他走了对面也同陌生人一样无视而过。

    他快步上前拦在老爷子面前,语气里带了一丝恳切,“爸,您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丁老爷子停下脚步,多年来第一次抬头正视自己唯一的儿子,自己的妻子去世的早,他又当爹又当妈把儿子养大,说没感情那是假的,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子不教父之过,是他这个做父亲的责任,没有教会他道德和责任,却只教会了他急功近利。

    “贵山啊,我从来没有怨过你,所以也就无所谓原谅不原谅。”丁老爷子开口,本来矍铄的老人,此时却更显苍老,“这么多年,我怪的也只是我自己,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

    “爸……”丁贵山脸上表情痛苦,多年来自己的老父亲第一次愿意跟他说话,却让他更加难受。

    “贵山啊,如今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身份地位财富家庭,一朵和杨柳也都长大成人了,虽然他们不是出人头地,可是也算没有长歪,我的手艺一朵也学了七七八八,就算我死了也可以跟阿琴和祖宗们交代了,你,就过好自己的生活吧。”丁老爷子叹了口气,眼睛中不见任何情绪。

    直到一人一狗消失在楼道里,他才机械地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外走,有的时候人一步走错,就再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

    丁老爷子来松城之前没有跟自己孙女打招呼,人越上年纪越不愿意离开家乡,去陌生的城市生活,所谓故土难离。

    如果不是那天店里的两个小姑娘无意间说起那个消息,他也不会来松城。

    薯条儿之前就跟着丁一朵生活在松城,对于这个家它并不陌生,很快就找到自己喜欢的懒骨头,一下跳了上去。

    丁老爷子给他备好了水,拍了拍它的头,“乖乖在家等着。”

    薯条儿嗷呜一声表示回答。

    丁老爷子再到小区门口时,一辆低调的车子已经等在了那里,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见到老人,毕恭毕敬地为他打开车门。

    车子里还坐着一个男人,见到老人上车,他歉意道:“老爷子抱歉,不能下车去迎接您。”

    丁老爷子不在乎这些俗礼,摆摆手,“我懂,不用道歉,先去医院吧。那孩子的脸?”

    钟柏岩点点头,“是,不过可以后续做整容。”

    丁老爷子拂了拂自己裤子上的褶皱,想着什么这才低声叹气,“哎,那个小子……”

    病房里的钟俊此时正一边看着一档美食节目,一边翻着策划书,病房门敲了两下,他还没来得及说进来,就已经被推开。

    钟俊撇撇嘴,能这么豪放的也就是他爹和他老妈了,不过跟在老爹身后的老人,怎么看起来那么面熟?

    “云水镇旅游办公室大爷?”钟俊把策划书扔在一边,不由上前两步,看清了来人,才肯定的说出口。

    钟柏岩却因为他的称呼皱了皱眉,忍不住低声呵斥儿子,“没大没小的,叫爷爷!”

    “什么情况,爸,你们认识?”钟俊在两人之间看着,父亲虽然人脉很广,可是也不至于连一个小镇的旅游办公室的大爷都认识吧。

    “小子,果然是你,哈哈。”这小子每次见他都不是一个样子,上次在云水镇还把自己画的那么丑,这次却是真的……

    纵然知道他后面可以整容整回来,可还是为他感到惋惜。

    钟俊装傻,“老爷子我们认识么?”

    “小子,我平时不关注乱七八糟的娱乐新闻,可是电影还是看过几个的,那个如花那么出众的妆容,我可是忘不了的。”

    钟俊暗叹一声大势已去,在老爸的高压眼神吓乖乖叫了人,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爷爷,您是怎么认出我的?”

    “我跟你父母认识多少年了,你的长相除了眼睛像你妈妈,其他都是像你父亲多,刚开始见到你画的那个乱七八糟的妆的时候,我还不敢肯定是你,后来你过敏住院,卸了那个妆,也就看出来了,再说阿良那边的客栈问问也就更加肯定了。”

    “您跟我爸妈早就认识?”钟俊更加糊涂了,这老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恩,还没你的时候就认识了。”老爷子爽朗一笑。

    “您是?”

    这个笨蛋儿子,哎,钟柏岩无奈,只能回答:“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地想要见云水先生,这位就是云水先生,也是一朵的爷爷。”

    钟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眼前这个笑眯眯的老人家,原来在云水镇骗他说是旅游办公室的大爷,居然是他一直想见的云水先生?

    爷爷,您这么玩真的不厚道啊,钟俊的人生彻底颠覆。

    丁一朵今天下班没有回家,直接下班就来了医院。

    vip病房所在的楼层本来就人少,走廊里也铺了一层厚重的地毯,走在上面几乎没有声音。

    一层楼因为病人少,就只有护士站那里有两个护士值班,整个楼层显得安静异常。

    她走到钟俊的病房门前,刚想敲门进去,却发现病房门是虚掩着的。

    而下一秒,一个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出来,让她瞬间僵在了原地。

    “小子,我给过你暗示。”

    爷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认识钟俊?是杨柳跟爷爷说的钟俊?

    丁一朵没动,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安静地垂在身侧。

    “您那哪里是暗示,您那是逗我玩儿啊。”想到自己被老爷子耍,钟俊有些无奈。

    “臭小子,我要是逗你玩儿,我能把朵朵托付给你?”老爷子的声若洪钟,丁一朵想不听见都难。

    “您什么时候把朵朵托付给我了!”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云水先生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孙子和孙女?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朵朵那丫头也在松城上学?”

    钟俊仔细想了想,“唔,好像是说过。”

    “哼,别以为我老头子不知道,你这个臭小子,刚开始打的什么主意。”老爷子眼睛一瞪。

    钟俊有点心虚,“爷爷您说啥呢?”

    “那你说,刚开始我对你说了这话,你心里是咋想的,肯定是想回了松城找到朵朵,以她为突破口,想方设法见到我吧。”

    老爷子一语道破钟俊当时的心态,让他哑口无言。

    门外的丁一朵放在身侧的手无意识地握紧,那只白皙的手上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

    “还不说实话!”钟柏岩一个眼神扫过去。

    “刚开始我是这么想的啊,我当时回来时候本来还想着怎么能找到她,谁知后来她就来我们公司实习了,所以我就……”后面的话钟俊却有些说不出来。

    “你这个臭小子。”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可是钟柏岩和丁老爷子都是阅人无数之人,自然知道他后面的意思。

    门外的丁一朵虽然阅历不多,可是人却剔透,也在第一时间懂了他的意思,想到两人刚认识之初的种种,丁一朵的指甲陷入肉里。

    “我开始肯定会那样想那样做么,但是……”钟俊刚要开口,眼睛不经意扫到门口缝隙处的一只鞋子,他脸色突变,几乎顾不上自己胸口的伤还疼着,几步就跨到了门口处,拉开病房门,果然看到门外一脸淡漠申请的丁一朵,她一只手拎着包,一只手拎着他喜欢吃的蛋糕。

    不知她来了多久,也不知道她听了多少,可是看她眼下的表情,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他拉住丁一朵的手,“朵朵,你别误会啊,别断章取义啊,一定要听我解释,听我把事情说完,你再判刑,别一下子判我死刑啊,犯人还有个辩护的机会呢。”

    丁一朵也不挣,任他紧紧握住自己的手,他脸上的表情紧张,眼神也显得十分慌乱。

    “你说吧,我听着呢。”说话间还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意思再简单不过,就是爷爷,等会儿你也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

    两人站在门口引得护士站的护士探头看了一眼,钟俊只能拉着她回了病房。

    “坦白能不能争取宽大处理。”依然握着她的手,钟俊可怜兮兮地问。

    钟柏岩有些受不了自己儿子,转过头去不看他。

    “那也得看罪行深浅!”丁一朵一个眼神就将他的花花肠子秒回了肚子里。

    “内什么,你还记得云水镇总是找你茬的如花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