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56|却是故人归

56|却是故人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内什么,你还记得云水镇总是找你茬的如花男么?”

    钟俊这话说完,丁一朵半天没说话,他心中忐忑,握着丁一朵的手不由得紧了又紧。

    “还有你记得当初在去云水镇的路上,有个鞋坏了,还被薯条儿吓的跌进水塘里的倒霉男人,还有在云水镇的一天晚上,被你踹下河的那个笨蛋,其实都是我,因为你脸盲症和我刻意掩饰,你根本没有认出我来。”

    “后来就频繁的找我茬儿?”丁一朵眼神如刀,嗖嗖地插进钟俊的小心脏里。

    “内什么,我那会儿不是为了见到爷爷。”钟俊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噙着笑意看戏的老人家一眼,真是为老不尊,把自己耍的团团转,还说自己是什么旅游办公室的。

    “然后回到松城见到我,是不是有一种,这丫头又栽在我手里的感觉?而且还会想,这丫头是云水先生的宝贝孙女,先征服她,见到云水先生,就可以甩了她了,反正到时候目的也达到了,也可以挫挫她的锐气。”丁一朵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任由他握着。

    她每说一句话,钟俊的脸色就白两分,到了最后眼神里已经带了惊恐,“朵朵……”

    难道她有读心术不行,这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他心里,分明就是他那个时候心理再现。

    丁一朵说完这话,淡定地抽出一只手,却不料让钟俊更加惊恐,“朵朵,你听我说……”

    用抽出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你急什么,我不过是在陈述事实。”

    屋里丁老爷子坐在沙发上,一脸笑意地看着外面的两人,自己这个孙女,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明明就是心里没事,脸上的表情却是一本正经,把眼前的人吓个半死。

    看到丁老爷子的笑意,丁一朵知道自己也是被爷爷摆了一道,一个眼神淡淡地撇过去,就让看热闹的丁老爷子眼神迅速转移。

    “事实?”钟俊有点跟不上节奏。

    “我没告诉过你,我辅修过心理学?而且我是经济学和心理学的双学位?”

    “你简历上没写!”又是学霸,钟俊心里被虐成了渣渣。

    “哦,那是我忘记告诉你了,不过又不是什么大事。”这么云淡风轻……

    “所以……”丁一朵对他勾勾手指,示意他低下头。

    等他低下头,丁一朵这才附到他耳边,“所以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说谎话,嗯?不然给你好看!”

    她吐气如兰,温热的气息钻进自己的耳朵里,惹痒了自己的心,如果不是碍于她爷爷和自己老爹在场,恐怕自己早就吻了上去。

    见他点头,丁一朵满意地笑了笑。

    最初刚得知他就是如花男,她也是震惊的,想到开始他对自己的为难,挑剔,她也是生气,后面明显利用意味,带着心机的接近,也让她气氛,可到了后面终究还是败给了他的一颗真心,她不是傻子,会看不出他的真心还是演戏。

    收拾完这只,剩下的就是自己那个爱玩的爷爷了。

    她拉着钟俊的手,进到病房里,先向钟柏岩打了招呼,这才低头看着自家爷爷。

    她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盯着他,刚开始时候,老爷子还笑呵呵地跟她对视,可是她就一直不说话,眼神平静,平静地没有任何情绪。

    到了最后,丁老爷子终于认输,多少年了,这丫头就只会这么不带感情地看着他,让他迫于压力不得不说实话。

    “先从哪儿说。”丁老爷子摸摸自己的鼻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从头说。”

    钟俊瞪大了眼睛,差点没笑出声来,这是什么情况,外人口中如此神秘的云水先生,在自己孙女面前,竟然像个老小孩。

    钟柏岩认识老人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到老人如此吃瘪,平日里严肃的嘴角也挂了极浅的笑容。

    老爷子瞪了父子两个一眼,复又转过头去笑眯眯地对着自己孙女。

    “我跟阿俊父亲认识,至于怎么认识的,柏岩小子,你来讲。”不能他老人家一个人被孙女鄙视,怎么也要拉一个下水,看自己孙女那个架势,她拉着手的那个臭小子是不能动了,那就臭小子爹来吧。

    钟柏岩轻咳一声,对于老人家拉他下水这种事也不恼,“当年我跟阿俊妈妈刚刚结婚没多久,外界对于她的质疑声和粉丝的抗议让她心理压力非常大,于是我就想带她出去走走,本来是想去国外,毕竟国外认识她的人少,也会更轻松一点。不过阿俊妈妈还是提议去江南,因为她外婆家住江南,小时候她跟着外婆在江南水乡居住过一阵子,后来举家搬迁,她还是向往江南小镇的生活和记忆,于是我们便去了云水镇。”

    仿佛想到那段惬意而甜蜜的日子,钟柏岩眼神温柔,“那个年代没有网络,甚至连电视和电影都不是那么普遍,云水镇那时候也几乎没有商业开发,人们都十分淳朴。我们住的地方里云水居很近,本是想着住几天就走,结果没想到却赶上了百年难得一遇的洪灾,那天晚上暴雨如注,房子漏水,是老爷子带我们去了家里避雨,后来小镇几乎与外面断了联系,我和阿俊妈妈住的房子本就是临时租住的别人的,粮食和水都没有,而阿俊妈妈又在这时候发现已经怀孕一个多月,最后是老爷子每天变着花样给我们提供饭菜,才度过了那段时间,后来每年我们都会再去云水镇看望老爷子。”

    话说到一半,钟柏岩抬头看了看牵着手的两人,嘴角又添一抹笑意,“其实如果真的说起来,你们两个小时候就见过呢。”

    八九岁的小男孩一直都想有个妹妹,于是对于那个躺在漂亮阿姨怀里吐着口水泡泡的小家伙非常感兴趣,总是喜欢戳戳她的脸,拉拉她胖乎乎的小手。

    不过也就只是见过一面,后来莫红玉的名气越来越大,产后复出,因为一部电视剧,几乎红遍了大江南北,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怕给老爷子一家平静的生活带去麻烦,他们也就不再亲自去了,只是每年差人送去礼物。

    “我怎么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钟俊对丁一朵左看右看,想要从现在这正冷艳的脸上找到儿时记忆里那张模糊的小肉脸,可是最终发现还是想不起。

    “你这个小吃货基本都是前一秒见到美食,后一秒就能忘了爹娘的人,怎么可能记得。”钟柏岩没好气地回答自己的儿子。

    丁一朵嫌弃地睨了一眼他,学渣吃货脾气有差,怀疑自己到底喜欢他什么。

    这话说的简直尴尬,真是亲爹。

    “所以其实你当初出现在云水镇,第一眼看到你我也没往你爸妈那里想,后来是你那双眼睛,太像你妈妈,而且,朵朵踹你下河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你了。”

    老爷子笑呵呵地接过钟柏岩的话茬,然而却习惯性地先在钟俊脆弱的小心灵上补了两刀。

    钟俊简直要哭了,被亲爹坑完,又被未来的爷爷丈坑。

    “后来又去问了阿良,最终确定了你的身份,又看到你和丫头的互动,我才给你支了那样的招。”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您为什么当初要跟我说那样的话,是为了让我故意接近朵朵还是为了别的?”钟俊始终想不明白这一点,就算是故人之子,也不能在完全没有了解的情况下就将自己的孙女推给他。

    老爷子眼神却是一黯,再开口时语气已经有些沉重,“一朵这孩子小时候活泼异常,是个爱笑爱闹的孩子,后来那件事情之后,她就变得坚强的不像个女孩子了,不会哭,不会闹,表情冷漠,对于男孩子敬而远之,哪怕是到了大学,还仍然是这样,我知道是他爸爸对她影响太大,以至于这丫头都不肯打开自己的心扉。”

    丁一朵也低下头,心中波涛翻滚,她一直以为爷爷看不到自己的内心,却没想到,他都知道。

    “我也知道,她妈妈去世后,她几乎将继承丁家的厨艺当成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然而我却不想让这枷锁套在她身上,她还可以有不一样的人生,一个女孩子做厨师太苦了,所以我就逼着她上学,逼着她去认识更多的人。”

    原来这就是爷爷不允许她当厨师的原因么?

    “后来看到你们的互动,看到你能把冷静的一朵气到都能拿着勺子和铲子出来跟你拼命的样子,我忽然又从这孩子脸上看到了她小时候骄纵的模样,我当时就想啊,或许你会是一朵那个对的人,而且柏岩的儿子,我怎么也放心。”

    “我已经没有几年活头了,最大的愿望不过就是能看到有个男人能真心实意地疼你爱你,能代替我照顾好你们姐弟两个。”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困的不行了

    昨天晚上老七实在是累的不行,所以没有码字,然后就没更,今天补上

    周六周日老七要回家觐见母上大人,所以周日可能更不了了,如果周日更不了,我们就周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