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58|冷战

58|冷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天气终于开始转凉,九月底的天气,洗去了那份燥热,独剩清爽。

    天边是一片漂亮的火烧云,映的天边一片火红,这样漂亮的晚景在松城十分少见,引得行人纷纷驻足观看,很多人纷纷拿出手机记录下这个美丽的时刻。

    丁一朵站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看着过往的车辆,红绿灯变了一茬又一茬,她却没有动。

    那天在医院里她说了那句话之后,等来的却是钟俊长久的沉默。

    后面却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始的冷战。

    这两天两个人依然在微信上互相道晚安,说一些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对话,可是谁都知道,两个人之间似乎横亘起了一道无形的墙。

    丁一朵低头看了看自己鞋,其实想想,如果互换立场和身份,她甚至可能当场跟钟俊翻脸。

    她凭什么觉得钟俊会毫无条件地等着她,换做是她,会怎么样。

    叹了口气,她举步向前,如今这个样子,或许他去国外做整形手术都不用自己陪了吧。

    刚用钥匙开了门,薯条儿就已经飞扑上来,见到自己的主人,使劲往前拱着身子,嘴巴凑到主人手心里,讨好地舔着。

    如果是平时,丁一朵肯定要跟薯条儿嬉闹一阵子,可是今天她没有这份心情,仅仅是伸手拍了拍大狗的脑袋,“薯条儿,别闹,乖乖的。”

    被主人如此对待的薯条儿觉得十分委屈,嗷呜一声,别过身子,跑到自己喜欢的懒骨头前,一蹦上去,不再搭理丁一朵。

    小样儿的,还闹脾气,要不是姐没心情理你,非收拾你一顿,瞪了两眼薯条儿,她换了鞋,循着香味去了厨房。

    厨房里,丁老爷子一边跟着收音机里的戏文咿呀唱着,手上一边利落地忙碌着。

    现在能看到丁老爷子在云水居后厨之外的地方下厨,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厨师对于刀具厨具都有自己一套惯用的,这也是许多厨师在外参加比赛或者应邀外出烹饪时一定要带着自己的一套刀具的原因。

    做了一辈子饭的丁老爷子自然也有这份坚持,丁家世代为厨,当年甚至贵为皇帝御厨,据说曾经一道除夕百花宴,让皇帝最宠爱的妃子红颜一笑,皇帝大喜之下,赏赐了丁家先祖一把御制金刀,可是那把本应成为丁家传家宝的金刀却在纷乱年代不知流落何处,成为丁家后人的遗憾。

    丁老爷子年轻时候,条件艰苦,他的父亲也仅仅给了他一把木柄方刃,凭着这把木柄方刃,他走遍大江南北,学惯八方菜系,本想着将自己生平所学交给自己的儿子,却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

    人有的时候到了一定境界所做之事已经不单单是一门手艺,而是可以称之为艺术,就像此时丁老爷子手上的功夫。

    平日里她握在手里显得有些大的银柄黑刃在丁老爷子手里却显得十分协调。

    案板上的鱼已经去了内脏和腹内黑膜,鱼鳍也已经被剪掉。

    老爷子下刀,鱼头和鱼尾已经利落地剁了下来。

    刀贴鱼头处的切口,贴着中间鱼骨横切而下,一大片鱼肉已经被切了下来。

    另外一片带着鱼骨的鱼肉丁老爷子手法更快,她不过是眨了眨眼,那根鱼骨已经被抛在了一边。

    接着又拿起其中一片鱼肉,鱼皮向下,黑刃微微倾斜,从鱼头顺着鱼尾方向,手腕翻飞,黑色刀刃从白色的鱼肉中间滑过,一片片大小适中,薄厚均匀的鱼片已经落在案板上。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丁一朵咋舌,这样干净利落的处理,怕是她现在也没有完全的自信能够做到。

    丁老爷子处理完鱼,用一块干净的抹布擦了擦刀身。

    “这把刀可还用着习惯?”

    “如果不习惯,恐怕早就换了。”这是实话,没有哪个厨子会用一把用着不顺手的刀。

    “那就好,这样也不枉费你外公当初的心意了。”

    “外公?”丁一朵第一次听到爷爷跟她说起母亲身世。

    “这刀是你外公留下的。”丁老爷子注视着刀身,仿佛看着自己多年未见的老友。

    “当年你外公为救你妈妈和外婆而没了命,但是最后也只有你妈妈活了过来,你外婆临终时候将你外公的这把刀和你妈妈托付给我。刀认主,当年我纵然喜欢这刀,也只是想要试试,却染了自己的血,可是这把刀在你妈妈和你手上却用的自如,现在我可以操纵,却还是觉得别扭。”

    “外公他也是厨子?”丁一朵不无好奇,自己的母亲杨琴在厨艺上很有天赋,曾经爷爷说过,如果不是妈妈早逝,或许在厨艺上早就可以超过他。

    丁老爷子洗净了手,想要摸自己的烟袋,却想起来这里不是云水居的后院,“恩,算起来也算是我的同门师兄了。”

    当年一路走一路停,结识了许多朋友,也见识了不少小人,杨琴的父母因为坦荡的为人成为他的挚交,而他也在最后收养了杨琴。

    他这一辈子没欠过什么人,杨琴却是个意外,如果早知道最后让她以那样的结果收场,他一定在儿子来跟他说的时候,就直接掐断这段姻缘。

    然而人生终究没有预演。

    “这道菜你继续做。”丁老爷子敲了敲烟袋,把位置让出来留给丁一朵。

    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吃到老爷子的饭菜。

    “刀法要稳。”

    “放的是蛋清,你那流进去的蛋黄是几个意思,手抖了么?”

    “鱼骨头留着给薯条儿吃么,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丢进汤里提鲜。”

    “什么时候糖醋汁调出来是这个颜色了?”

    “生菜过水就捞出来,你这个一看就老了,完全没有口感了。”

    “海米和虾皮能一样么!”

    “爷爷,你今天没吃药?”到了最后,银柄黑刃一声没入砧板,丁一朵抬头,晶亮的眸子隐约带着火气,看着自己的爷爷,“海米和虾皮我还是分得清的。”

    这丫头,脾气真大,不知道平时阿俊那个小子是怎么忍她的。

    “朵朵,如果你真的喜欢这个行当,爷爷就不拦着你了,什么时候你觉得辛苦了,后面还有爷爷!”丁老爷子一改挑剔,话题转的也快,让丁一朵不由愣在了原地。

    “爷爷,你的意思是……”

    “发什么楞,油都快着火了……”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划过老爷子面上,他一声爆喝引得孙女成功转头。老爷子摸了摸鼻子,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走温情路线。

    丁一朵最后就在老爷子的嫌弃和教训声中完成了一桌子饭菜。

    最后一到饭菜上桌时候,杨柳恰好进了门。

    “哇,今天过节么,怎么这么多好吃的东西,等我先拍照发朋友圈。”

    憋了一晚上的丁一朵一个眼刀飞过去,“手机不想要了么?”

    杨柳不顾姐姐的眼刀,掏出手机迅速拍照,然后上传朋友圈,顺手也给自己未来姐夫,钟俊发了一组照片。

    风中的杨柳:姐夫,我姐今天晚上做了好多好吃的,你咋没来。

    天下第一帅:哦~

    怎么这么有气无力一副怨妇的口气,杨柳差异。

    风中的杨柳:身体不好了?

    天下第一帅:恩,可能是吧。

    风中的杨柳:啊,严重么,难道我姐不知道么,怎么还在家里做饭?

    就是因为你姐知道,所以才不愿意理我!

    钟俊握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简直诱惑人,钟少顿时觉得摆在面前的五星级饭店的饭菜都不好吃了。

    可是自作孽不可活,这两天他都已经吃不到亲亲女友的爱心饭菜了,真是心塞。

    其实这件事情归根结底还是他不对,她还年轻,之前为了爷爷,为了妈妈,为了杨柳,做了她自己并不爱的事情,如今好不容易想要放手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却多了一个需要顾及的他。

    她那么年轻,后面还有万千种可能,他不该自私地困她在身边,只是想到要放她去广阔的天地自由的飞,向来自信的钟少都还是有些犹豫。

    只是就算被困在他身边,折了翅膀的她,怕是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心中永远留下遗憾了吧。

    爱情再如何自私,也不应该搭建在这样的基础之上。

    不过就是几年时间,大不了自己随她四处奔走,正好可以尝遍美食。

    想通了这一点,钟俊觉得通体舒畅,连带着阴郁了几天的脸色终于稍微有些晴间多云的征兆。

    天下第一帅:现在同城快递还来得及么?

    杨柳许久没有回话,钟少爷默默地含着泪水,一边看着手机上自己女友做得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一边吃了几口所谓五星级大厨做出来的招牌菜,想到曾经一份简单的蛋包饭的味道,默默合上了食盒盖子。

    自作孽不可活,他算是有了深刻体会。

    只是没想到的是,那天晚上,杨柳化身贴心快递员,还是给苦逼的钟少送来了一点残渣剩饭。

    钟少爷抱着“爱心”美食,感动的想要落泪。

    ——————

    这两天在丁一朵身边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个妹子的低气压,甚至从冷艳女神推荐的股票上都能看出来,原来的时候她推荐的股票以温和中长线标为主,这两天却是短线激进型,虽然涨幅客观,可是心跳也很客观就是了。

    丁一朵的烦躁是依据这两天微信上寥寥无几的对话引起的,而且随着时间越长,她也就越发的烦躁。

    每天早晨习惯性的看一眼微信,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再刷一遍,除了简单的那两句话,再无其他。

    腻了,厌了,还是自己那样的要求无法接受?丁一朵发现自己多年研究的心理学此时也毫无用武之地。

    爱情里一个患得患失的女人,如何能以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姿态去看待自己的爱情?

    “一朵,晚上去唱K,去么?”办公室的同事叫她。

    她刚好低头接收了一条短信,抬头时,脸上冷意更深,“不了,我晚上约了人。”

    赴约之前,她特意去了一趟银行,那张卡上的数字早就达到了她要求的数目,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见面的地点是一家高雅的茶艺会所,木制屏风,优雅壁画,穿着墨色旗袍,身姿绰约的服务员,果然是国学大师么,选择的地方都要这么的风雅?

    茶室没有封闭的包间,相对密闭的包间也都是以藤帘隔断,影影绰绰。

    丁贵山悠然坐在椅上,正品着一杯茶。

    还真是国学大师风范,想必这要比当一个厨子有身份地位多了吧。

    捏紧了手中薄薄的卡片,丁一朵在服务员的殷勤服务下,掀帘而入。

    “一朵,你来了!”丁贵山连忙放下茶杯,起身迎接女儿,神色微带慌张。

    丁一朵落座,“我今天来,一是为了想听听丁大师对我究竟有什么教诲,二呢是把一些亏欠丁大师的东西归还回去。”

    “一朵你……”

    “丁大师,我们言归正传吧,您今天约我来到底为了什么?”

    “一朵,那天我误会了你。”丁贵山语带愧疚。

    丁一朵瞬间明白他所谓的那天是指那天在长安会馆外发生的事情,不过那天的事情她确实没有放在心上,本来就是不在乎的人,何必给自己添堵。

    “只是一朵,我听说你现在跟钟俊在一起?”丁贵山刻意压低了声音。

    “恩。”她点点头,想到那个人,心里又平添了几分懊恼。

    “一朵,你们不合适,他不是良配!”

    丁一朵眉角上挑,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听见一声隐约带着压抑怒气的声音响起。

    “丁先生怎么就认为不是良配呢!”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灭了渣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