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食诱男神 > 59|从此不见

59|从此不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食诱男神最新章节!

    “丁先生怎么就认为不是良配呢!”

    听见这话,丁一朵没有起身,低低叹了一口气,才回头看向来人。

    还是知道保护自己,刻意压低的棒球帽,大大的口罩和眼睛,似乎觉得不够,还堆了一条大大的围巾。

    丁一朵觉得头疼,这样反而有欲盖弥彰的感觉,都怀疑服务员是怎么让他进来的,正常人谁会这么穿!

    “谁让你出院了?”即使在冷战中,丁一朵首先想到的还是他的身体。

    钟俊拉住她的手,手臂微微使力就将她带进了自己怀里,想了两天的软玉温香抱满怀,他这才回答她的问题,“医院里太闷了,而且你又不去陪我了……”

    丁一朵狠狠剜了他一眼,是谁先挑起的这场冷战,她不过是本着商量的口气跟他说那件事,他却直接给她冷了脸。

    钟俊凑到她耳边,“等会儿再说这事儿啊。”

    “你是……钟俊?”看着两人的互动,丁贵山开口有些犹豫的问道。

    钟俊这才抬头,摘了墨镜,眼角含笑地点头,“丁先生你好,我是钟俊。”

    丁一朵把脸撇到一边,他倒是对丁贵山挺客气。

    “啊,我还没自我介绍,可能丁先生不认识我,会对我有所偏见。那我下面就正式的介绍一下自己,丁先生见笑了哈。”本来就是天生的演员,演戏么,谁不会。

    “我叫钟俊,时钟的钟,英俊的俊,名字寓意为英俊潇洒的人。唔,可能您也有所耳闻我最近受了伤,被毁容了,不过呢,整形之后依旧是英俊潇洒的我。我的职业,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个演员,也就是人们眼中的戏子。兼职么就是华悦影视的管事,官不大,赚的也不多,不过娶妻生子,护他们一世安稳还是有能力的。啊,当然了,就算是我自己现在穷,我也不会为了自己抛妻弃子。”

    钟俊明显针对他的话让丁贵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可是他却也无从辩驳,难道人走错一步,就一辈子都要烙上这个烙印了么。

    “哦,刚刚还没问,丁先生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是朵朵的良配呢?”钟俊自小生长在那样的环境里,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可是为人处世却是圆滑,而且懂得打蛇随棍上。

    “你们的成长环境,人生观价值观都不一样,而且你的环境太过复杂,会对一朵产生伤害。”

    “丁先生,我觉得你无权去评论朵朵的成长环境和人生观价值观吧,毕竟在她目前的生命中,你几乎有三分之二都是缺席的。而且说道伤害,我觉得没有哪个人比丁先生你带给一朵和杨柳的伤害更大。”钟俊针针见血毫不留情。

    丁一朵面无表情地品茶,丁贵山的脸色却越发破败。

    “我是她的父亲。”

    “哦,丁先生确实姓丁,咦,可是我记得朵朵跟我说过,她没有父亲,难道是我记错了。”

    演技浮夸,差评,丁一朵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吐槽,最后也看不下去他的表演,抬手压下了他即将开口的话。

    “丁大师,这是那处房子如今的市价全款,这几年,房价基本上已经翻了一倍,我想应该会比丁大师存在银行里利息高,所以利息我就不另附了。”丁一朵将卡片推到丁贵山面前。

    “一朵,你这是……何苦,我终究是你和杨柳的……”

    “丁贵山,你也不必再心存愧疚,你亏欠我和杨柳的,这个房子已经也可以抵消一部分了,至于你欠我妈妈的,我无法评价,也不想评价。我和杨柳现在过的很好,我们的人生也不需要你再插手。至于父亲这个词,今生怕是跟我无缘。所以以后,你也不必来找我了,我也实在想不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继续联系的必要。”

    丁一朵如今已经可以面容平静地跟他对话,想到当初在兰亭小筑见到他时,自己还曾一度情绪崩溃,被钟俊看到,他当初的怀抱安全而温暖,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其实那个男人已经对自己不同了吧。

    钟俊挑了挑眉,凭丁一朵现在公寓的地段,那处房子市价应该不菲,这个小女人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知道她在资本市场上很有一套运作手段,可是这么不被依靠的感觉还是不太爽,所以说有个学霸女朋友,压力不是一般大。

    “关于我是不是朵朵良配这个问题,我劝丁先生还是不要过多操心了,您有时间还是多关心一下您的宝贝女儿丁萧然吧,我可是听说您和尊夫人的宝贝女儿,在国外留学圈里风评很独特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丁贵山面露疑色。

    “呀,原来丁先生不知道呀,看我这嘴,真是欠抽。”虽然带着口罩,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他眼中的戏谑之色还是出卖了他,这货明明就没有半点愧疚之情。

    想到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那天拦住她那个飞扬跋扈的女人,丁一朵倒也好奇丁贵山和萧冰这个引以为豪的女儿都干了什么事情。

    接收到自己女朋友眼中的好奇之光,钟俊这才开了金口,“其实放在国外也很正常了,你要知道歪果仁儿都比较开放啦,男女朋友都换的比较勤,而且玩个什么多人趴呀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当然如果有个东方面孔经常出现,他们不过就觉得新奇了,就会上传个脸书啊啥的来感慨一下。”

    这话说的委婉,但是丁一朵和丁贵山却听得十分明白,她倒是没想到那个看起来不过是被宠坏的小女孩,私生活竟然如此精彩。

    看了一眼已然被气的变了脸色的丁贵山,她觉得实在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了。

    “丁大师,希望我们自此别后,再不相见!”丁一朵留下这句话,便拉着钟俊的手离开这里。

    钟俊却没有跟她往前走,反而拥着她往后门走去,“还有后门?”

    “这是一朋友开的,我来过多少次了,当然知道是有后门的。”他们这种人,都是习惯走后门的主儿。

    好在这家伙还没有笨到要自己开车的程度,坐在驾驶座上的六六朝丁一朵举了举爪子。

    “我说大少爷,咱们现在要去哪里?”现在这世道,做一个艺人经纪人怎么那么难,每天要为他接各种通告,谈各种片子,还要挡住记者的各种奇怪采访和问题,还要苦逼逼的当司机,而且还要顶着医生的责备把他从医院弄出来。

    钟俊身体还未完全康复,此时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看他一脸我不想回医院的表情,丁一朵回答六六,“去我那儿吧。”

    丁老爷子住了两天就厌倦了这种钢筋水泥森林,把薯条儿留在了这里,便又回了云水镇,杨柳住校,丁一朵又恢复了一人加上一只狗的生活。

    进了屋,薯条儿兴奋地围着丁一朵转了几圈,发现她身后还跟着个男人,不由有些目露凶光。

    不都说金毛很温顺么,为什么这只狗就对他这么凶,先是把他吓的跌进水塘里,后来又把他扑倒在地,如今还这么凶,好歹他也是它未来的男主人啊。

    他还没来得及出手,丁一朵已经在薯条儿头上拍了拍,“薯条儿,乖点儿,这个人你见过的。”

    薯条儿闻言,上前嗅了嗅他的裤腿,淡定地趴回了自己得专属宝座——懒骨头上,然后一脸忧郁地望着窗外。

    看他一脸疲惫之色,丁一朵有些不舍,“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去给你煮一碗梨水。”

    不知是这两天降温的缘故还是在医院呆的时间太长了,他有些感冒,她不过也是刚刚在车上跟六六聊天时知道的。

    “恩,好。”

    眼看他高大的身躯就要往沙发上倒,丁一朵心底又是一个不忍,“你还是去床上躺一会儿吧。”

    钟俊掀了掀眼皮,“丁姑娘,可是我要去谁的床上躺一会儿呢?”

    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暧昧,这个房子,就两间卧室,一间她的,一间杨柳的,她总不能让他去睡杨柳的房间吧,那他也就只能去自己的房间。

    丁一朵咬了咬嘴唇,觉得自己搬了块大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钟俊这才大摇大摆地进了她的房间。

    不是第一次进她的卧室,上次还是她哭着向自己讲述那段痛苦的往事,最后哭的累了,在他怀里睡去,那也是她第一次放下任何防备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也是他望着她的睡颜,第一次有那么强烈想要吻一个女人的冲动,那也是他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对她的感情。

    过了几个月,屋子内的装饰并没有很大改变,变的也就只是床上的床品。

    恩,不软不硬的床垫,枕头上满是她的味道,终于可以安稳睡一觉了。

    拥着被子,钟俊终于陷入了梦乡。

    ——————

    梨水做起来相当简单,不过就是取雪花梨,冰糖、银耳、枸杞炖煮,味道甜而不腻,清爽可口。

    丁一朵煮好了梨水,进了卧室想要叫他起来趁热喝,却看到他睡的香甜。

    他的脸已经好的差不多,只剩几小块还没痊愈,伤疤还是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任谁也想不到这张脸曾经是怎么样一副精致倾城的样子。

    高挺的鼻子随着他的呼吸而动,长长的眼睫毛也是轻轻闪着,这样一副全然无戒备的样子,还真是让她下不了狠心叫他。

    只能将梨水放在锅里,等他醒了再热吧,遇到了他,她的原则已经很少能够遵从了。

    钟俊这一觉睡的香甜,再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外面没有灯光,让钟俊有些慌神,她不在家么?

    试着轻声喊了一声,“朵朵!”

    却没有得到回应,钟俊心里真的是有些慌乱了,情急之下连两只脚的拖鞋穿错了都没有意识到。

    客厅里比卧室稍稍亮了一些,钟俊也看到了窝在沙发上的那一团人影,自己那颗慌乱的心也终究是落回了远处。

    她就窝在了沙发上,矮几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想必她是看书看的犯了瞌睡吧。

    因为沙发不够宽大,她睡的不是很舒服,眉头微微皱着。

    不忍见她皱眉,他伸出手指想要抚平她眉心,在手指快要接触到她时,最终还是俯身低头,在她眉心落下柔软一吻。

    他多想能在以后的岁月里,睡醒了就能找到她,哪怕她只是在这个家里的哪个角落,只要有她,就会很温暖。

    可是他却不能自私,放她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吧,让她为了自己真正活一次。

    他的一声幽叹,仿佛叹入了她的梦中,丁一朵缓缓醒来,就看见那个本来应该睡在自己床上的男人正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因为天色暗,却看不清他眼中的具体神色。

    她坐起身来,抬手拧开了沙发边上的壁灯,灯光乍泄的一秒,钟俊甚至来不及收拾自己的情绪,丁一朵便直直望进了他眼里。

    那眼神,是眷恋是豁达还是不甘?还是兼而有之,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她刚刚睡醒,脸蛋还有些微微发红,一双眼睛介于清明和迷茫之间,少了平日的冷静自持,却愈发显得娇媚诱人。

    也许是因为口干的缘故,她伸舌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谁知下一秒,自己的整个唇便被人吮住,他用自己的舌尖滋润着她的唇,却越发让她觉得燥热难耐。

    随着他越吻越深入,本来撑在她身侧的手也抚上了她腰间的细肉,她抓紧他的衣摆,在他唇间嘤咛一声。

    没想到这样的声音却换来了他更加疯狂的反应,甚至唇上已经带了一点点胀痛。

    按住他企图再次游走的大手,丁一朵得了空隙,终于忍不住开口,“钟俊,你吻疼我了。”

    谁料,这本来带着明显撒娇和求饶意味的话,却换来了他粗声粗气的回答。

    “知道疼就好,免得你到时候像个离家的小鸟,四处飞不知道归家!”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存稿,又加班的苦逼孩子真的是够了……

    苦逼老七飘过……

    可能有些错别字,老七没来得及捉虫子,大家见谅

    还有这段时间没时间回复大家的留言,非常抱歉,其实每天老七都有看,感谢各位妹子们的一路支持,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