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孖仔千金七

第一百三十七章 孖仔千金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贺瑾添朝着倪落尘微微一笑,道:“当然是我了。表兄妹久别重逢,要不要来个欢迎的拥抱啊?”

    倪落尘问道:“你知道我们这个时候回来?你调查我?”

    贺瑾添道:“冤枉,我怎么会调查你,调查你对我又没有好处。我不过是去S省出过差,听说过倪大师的名号。毕竟这个名字太耳熟了,就问了问知道倪大师的人,没想到真的是我的表妹啊。”

    陶和弦警惕将倪落尘往自己怀中紧了紧,他可没有忘记贺瑾添做过的那些事情,害怕他又打算利用倪落尘,冷声问道:“你没有调查落尘,怎么会知道我们今天回来,还专门到云氏公司门口等落尘?”

    贺瑾添呵呵笑:“哟,陶大骑士不做云上雪的骑士,改做我们落尘的骑士了?这是移情别恋呢?还是旧爱难忘,找个替身?”

    陶和弦一下怒了:“闭上你的臭嘴。”

    陶和弦就怕倪落尘纠结他曾经喜欢过云上雪的事情,结果贺瑾添故意提出来,是想离间他和倪落尘的感情吗?陶和弦担心地看向倪落尘。

    倪落尘回了陶和弦一个安抚的眼神,道:“你不用挑拨离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信任和弦。”

    陶和弦听了倪落尘的话,心中那个高兴,忍不住低头在倪落尘的脸颊上印上温柔一吻。

    贺瑾添移开目光,不想看两人虐狗:“真没想到你们两个会走道一起,这是所谓的缘分?”

    陶和弦有几分感慨几分得意:“是啊,这就是缘分。”

    他其实在重新遇到倪落尘后就有这样的想法,甚至觉得云上雪才是“替身”。如果倪落尘自小生活在云家与云上雪一起长大,自己若是同时遇到她们两人,喜欢上的人应该会是倪落尘吧?倪落尘才是上天帮他选中的妻子,不过因为倪雨燕在当中插了一手,让倪落尘远离云家,自己才会将云上雪当成未来妻子一样喜欢上。但云上雪终究是不属于他的,因此他离开了A市,兜兜转转十年后才终于找回属于自己的缘分。

    贺瑾添撇了撇嘴。

    倪落尘问道:“你没有调查我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云氏新公司门口?”

    贺瑾添整了整自己的西装外套,傲然道:“本人自然是来接收旗下新公司了,不过赶巧在新公司门口碰到了你们。”

    “接收?”倪落尘反应过来,“你收购了云氏?”

    贺瑾添志得意满地笑:“当然。我可没有用那些小手段,而是光明正大地打败云上雪和蔡轩扬两人,收购了云氏。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嗯,你说这大厦建得不好是吧?等我入主云氏后,就把它推到重建。”

    倪落尘和陶和弦一瞬哑然,心情极为复杂。倪落尘不用说了,本身她确实是云家的人,若是她真要争家产的话,云氏企业有她的一份;而陶和弦呢?毕竟在云氏企业工作了几年,对云氏企业颇有感情。现在看到云氏易主,两人都觉得很不是滋味。

    “云上雪呢?她和蔡轩扬怎么样了?”倪落尘问道。

    贺瑾添道:“放心,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的表妹和表妹夫,我只是收购云氏,不会对他们怎样的。他们手中的钱足够他们做个富家翁。何况蔡轩扬还是个算比较成功的律师,即便云上雪破产,蔡轩扬也能够养活云上雪和他们一家。”

    倪落尘闻言松了一口气,继续问道:“你知道我妈她住在哪里吗?”

    贺瑾添道:“你妈被云上雪送进疗养院,疗养院的名字是安心疗养院,就在北郊的凤凰山脚。云上雪和蔡轩扬一家则住在云家的老房子,地址不需要我告诉你了吧?毕竟你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

    “多谢。”倪落尘拉了拉陶和弦的袖子,道“我们走吧。”

    陶和弦应了声,搂着倪落尘转身走了,他不想和贺瑾添待下去。对贺瑾添,陶和弦一直就没有好印象。

    两人坐进出租车,出租车启动,刚刚开走,大厦的大门就走出了两个他们应该非常熟悉的人。

    “你们来晚了一步。”贺瑾添笑道,“你们的老朋友可是杠杠离开。”

    云上雪哼了一声,他们才不会信贺瑾添的话,如果不是为了云氏的所有员工,两个人根本不愿意出来迎接贺瑾添。

    陶和弦让出租车开到附近的一家酒店停下,带着倪落尘道房间中休息。倪落尘默默地听从他的安排,第二天,两个人前往安心疗养院。他们看到了在疗养院生活得很好的倪雨燕。云上雪对这个半途认回来的亲妈很好,给前排的疗养院是A市最好的,护理人员也很用心细心照顾倪雨燕。云上雪和蔡轩扬每个星期都会带着孩子来看望倪雨燕。除了身体不好以外,倪雨燕的晚年真的非常幸福。

    两人站在走廊上,看着院子中的倪雨燕跟其他老人聊天说笑,倪雨燕脸上的笑容和轻松是倪落尘前二十年都没有看到过的。

    倪落尘转身就走。

    陶和弦连忙拉住她:“这就走了吗?”

    “走吧。”倪落尘道,“看到她过得这么好这么开心,我放心了。”

    “你真的不想和她见上一面?”

    “不用了。她已经忘记我这个女儿了。”倪落尘忍住泪意道。

    “做母亲的怎么会忘记自己的女儿?”陶和弦以为倪落尘是“近乡情怯”,安慰道。

    倪落尘嘴角勾起一个说不清悲喜的笑容,道:“不信,你可以去问问这里额护理人员。”

    陶和弦想到倪落尘的职业,赶紧拉住一个护理人员问起倪雨燕的情况。

    “倪阿姨的身体这些年经过疗养,好了许多,不过在半年前出了一次意外,虽然没有受伤,却遗失了一些记忆。”护理人员答道。

    “哪方面的记忆?”陶和弦忙问。

    护理人员道:“以前倪阿姨常常提及自己有个小女儿,虽然这个小女儿有些不争气,但看得出倪阿姨还是很想念女儿的。意外发生以后,倪阿姨别的人和事都记得,唯独忘记了这个小女儿。”